?"
許多中國學生來美讀書之前,會想像自己會交到很多美國朋友,但是面對眾多的中國學生,顯然交不到幾個美國朋友。(Getty Images)

從2008年秋至今,來美的中國留學生數量翻了三番,達到32萬9000人。同時,中國學生也在改變著美國的課堂以及教授們的教學方式。

編譯 _ 李清怡

三年前,當美國會計學教授戴維斯(Gregory Davis)在伊利諾伊州立大學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簡稱UIUC)第一次翻開點名冊的時候,他震驚了,班上竟然有這麼多的中國學生。他回憶說,當下看到那個點名冊,就在想:「我的天哪,這些名字可得怎麼發音,如何讀出來啊?」

《CNN》報導,戴維斯教授曾經在美國東岸教書,原本以為離開東岸,來到這個位於中西部、周圍到處都是玉米大豆的小鎮,看到的學生應該是美國學生,但事實並非如此,他的研究生班上80%的學生來自中國。

UIUC的中國學生人數自2008年至今已經翻了五倍,達5629人,這正是目前美國各個大學的發展趨勢,因為那些公立機構財政吃緊,所以支付高額學費的國際學生備受青睞。

中國學生對這座擁有20萬7000人口的小鎮所造成的影響顯而易見:珍珠奶茶、四川餐館、中國髮廊店隨處可見,其中一條街上至少有六家中餐館。

從2008年秋至今,來美的中國留學生數量翻了三番,達到32萬9000人。同時,中國學生也在改變著美國的課堂以及教授們的教學方式。

戴維斯教授說:「教室裡四處設壁。」他還說,「我在開學的頭兩堂,試著告訴學生,在我的課堂上,回答出錯誤的答案是可以接受的,因為這是學習的過程。」

據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社會學家馬英義(音譯,Yingyi Ma)介紹說:「中國學生多的課堂,確實逼得很多教授思考如何調整教學方式。」為了消除美國本地學生和中國學生之間的隔閡,戴維斯確保團隊合作項目和課堂座位的分布不要顯示出種族界線。

他表示,大多數美國本地學生還是很喜歡這種多元化的模式,有些學生看到這麼大比例的中國學生會產生負面情緒。他們認為,國際學生的出現相當於把他們高中朋友的位置給搶走了,對此,他們感到心酸。

對中國學生來說,也存在問題,比如說,王定洪( 音譯,Wang Dinghong)在來美讀書之前,他想像中自己會交到很多美國朋友,但是,面對如此眾多的中國學生,顯然他交不到幾個美國朋友。

UIUIC大學負責本科教育與創新的副校長塔克(Charles Tucker)表示,管理人員非常清楚,中美學生之間缺少融合,他們正努力改變現狀。馬英義說,大學校園裡都在討論這個話題,但是,沒有誰可以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難以溝通:中美學生之間的關係

位於俄亥俄州牛津的邁阿密大學校報《PATCH》報導,邁阿密大學每年都有國際學生入學,其中大部分來自中國,但有些學生面臨文化和語言障礙。

進入大學可謂是人生中的一個最大轉折點之一,無論是在家附近讀大學還是離家遠行,都是來到了一個新的環境。

邁阿密大學每年都接收近2000名國際學生,其中有些是研究生,來之前讀過大學,但大部分是從本科開始讀起。這些國際學生來自世界各地,包括巴西、加拿大、韓國、印度等國家,其中人數最多的當屬來自中國的留學生。

邁阿密大學的本地學生經常開玩笑說,這所大學的每一個學生按照地區來源分類,都可以納入如下五類C字頭的行列:芝加哥(Chicago)、辛辛那提(Cincinnati)、哥倫布(Columbus)、克里夫蘭(Cleveland)和中國(China)。2014年,邁阿密大學的中國學生創史上新高,1411名學生進入俄亥俄州牛津的分校。

隨著每年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加入,美國學生和中國學生都發現彼此之間有隔閡:社交、文化和語言障礙,有時因為這些障礙使得他們之間難以互動和交往。

一位來自中國的學生王(音譯,Mason Wang)說,美中學生之間最大的障礙是溝通問題。王說:「進入邁阿密大學對語言水平的要求沒那麼高,所以,被錄取的中國學生也許能讀懂課本,但是,聽說技能不太好,溝通起來也就困難。」

王最好的朋友是美國人Jacob Bryant,他們是在日語課堂上認識的,Jacob Bryant主修中文。這兩位都認為,一旦美國學生和國際學生真正坐下來談話時,就有點兒難度了。Bryant很幸運,遇到王時正在學習中文。Bryant說,很多中國學生講英文,但是,並沒有太多美國學生講中文,因此,這部分缺口沒辦法彌補。

Carol Olausen是該大學美國文化和英文項目部門(ACE)的主任。ACE是為那些沒有被學校直接錄取的國際學生開設的學期項目,因為這些學生沒有拿到所需要的托福考試分數,他們得補修兩門語言課和一門文化課。

Olausen說,因為語言和文化障礙,他們更難與當地的美國學生建立起所希望的友誼和關係,她說,很多中國和美國學生都寧願維持讓他們感覺舒服的交往方式。她還表示,很多學生在第一學期會試試看,如去俱樂部,結果往往都是行不通,乾脆跟相同語言的人交流,跟懂得自己文化的人交往,這樣容易得多。

Olausen與國際學生顧問Sarah O'Connell都談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很多中國學生發現,美國人在與他人初次見面時都很友好,這種友好被中國學生稱之為「表面的友好。」

Bryant說:「其實很簡單,就是走過去,邀請他人一起出去吃個飯,如果每個人都能敞開一點兒心扉,的確就能打開一條長遠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