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ixabay.com)
無標題文件 中國有句俗話:有理走遍天下,沒理寸步難行。就是說,一個人要想好好活在世上,必須講理;反之,就一定是找不自在。

然而,放眼六十餘年中共治下,「天下」和「寸步」這句俗話,是越來越找不到毛邊兒了。細細看去,從衙門到坊間,從校園到網上,暴力猙獰,人人為敵,文雅論道說理難見蹤影,謾罵約架霸凌早成常態,就連一貫自詡政治正確的黨媒也充斥著語言暴力而毫無知覺……整個中共國瀰漫著匪氣、霸氣、戾氣,當然,更少不了「有錢就是任性」的趙家土豪財氣。

要我說,這千年罕見的土裡土氣,流裡流氣之風盛行,就算你國自命當今老二,又怎樣?

一個楊姓女孩,在美國大學講臺上讚了幾句彼岸老大的空氣,竟被老二忠粉黨團宦官和職業五毛惡言相向、人肉威脅,其急火攻心、妒火攻心、小人之心實讓人鄙夷;

一名王姓職業律師,莫名其妙被幾個挎著王八盒子的警棍綁票到莫名其妙的施惡所在莫名其妙的關押了兩年多,活不見人,死不見屍,老婆孩子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吵到了聯合國,大曝其醜,讓惡政又一次暴露在全世界文明人眼前,是世人不想尊重你麼?不是你自己不要臉自抽大嘴巴麼;

一位事業有成、身家數十億的孫姓加拿大女公民,只因信仰真善忍普世真理,竟能被從北京家裡直接綁走,關進黑屋,戴十字鐐銬,逼迫認罪……連加國政府譴責營救都不奏效!

這都什麼玩意、什麼世道啊!人類已發展到登上火星、全球互聯、坐無人車、在家辦公、人機弈棋百戰百囧的時代,居然還有這麼一個超級暴虐、超級不講理的奇葩黨國在世上存在!我們正常人類,有一千個理由相信,它一定是魔鬼的傑作,不過它不會活太久,也許就在今年掛科!因為,它實在是太太太不屬於人類了!

不講理,是這個紅禍黨猖獗六十餘年的一大魔寶。早年嘯聚山林,以德人馬克思為教宗,那時明著不講理只講殺人。按說,1949年你從叢林黨殺上檯面,得了「天下」,該講理了吧?這也符合「馬下治天下」的古訓吧。然而,大家都高看它了。「有理沒理,老子說了算」它永遠改不了土匪血統。

五六十年前的事很多人已經淡忘了。得了政權,好好經營吧。它不。要把土地拿到自己手裡,可地為農民之本,人家世世代代生息於斯,硬拿沒理。怎麼辦?有槍就好使,和平時代照樣殺人搶地。知道農民不服,它就編出個理,說地應該是貧下中農的,該殺地主搶地分地。結果,地主殺光了,過幾年,它又編個理,將土地收歸「國」有,國是誰?匪黨自己。

接下來,農村匪村幹為拍匪首老毛馬屁,上位升官,編造「大躍進」、「人民公社」神話——小麥畝產幾萬斤、水稻十幾萬斤。這種毫無常識的大忽悠,農民出身的毛也能「信」,之後其同儕彭某上萬言書指斥,正中其下懷,演變成其殺完狡兔烹宰走狗的陽謀。老毛之奸詐、拍腦門不講理超乎正常人想像。

再說那個震驚世界的「六四」。10年「文革」讓經濟崩潰,民心思變,匪首矮鄧只好到深圳畫圈,放開國人討生活。還定了個貓理,面上叫「經濟體制改革」,實則是要紅二代們先富起來。結果貪腐橫行,貧富懸殊,老百姓不幹了。北京
百萬人上街,要求政體改革,實行民主法治。矮鄧一下慌了,土匪基因啟動,連自己是「人民的兒子」這種謊話都失憶了,公然命匪軍血洗十里長街、坦克碾壓學生市民。這麼反人類的暴行,這廝竟然也編出個理,叫維護安定團結、保衛改革開放局面。

最噁心的就是那個三代匪首江大蛤蟆,漢奸出身,無德無能,淫亂出眾,靠捧矮鄧臭腳出位,品質惡劣卻遠追大匪二匪。眼見法輪大法信眾超過共黨人數,忌憚好人太多,匪理無人再信,個人匪位不保,便悍然下令鎮壓過億修煉人。這廝歪理邪說就多了。什麼「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什麼「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其指令黨國真理部抹黑更是曠日持久,什麼「法輪功搞政治」「法輪功不愛國」,「接受西方敵對勢力資助」……總之按照共黨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之一貫伎倆,不把你「批倒批臭」不罷手。

縱觀共黨篡政幾十年,因為殺人篡政的不合法性,欲保住其「紅色江山萬年長」的夢想,其最大、最日常、最不能收手的一件事就是,天天想著怎麼編造謊言、歪理騙人。在當今民智大開,網路無法徹底遮罩的大環境下,其武力維穩彈壓民生、民意的手段日漸走衰,只好組建、力挺、豢養全世界民主國家甚至非民主國家都沒有的那些奇葩機構,如中宣部、央視、黨媒、網信辦、新聞出版廣電局、掃黃打非辦、綜合治理辦、文化市場管理辦、共青團、學生會……。

然而,這些匪黨維護「正能量」的單位,哪個都沒能做到基點上:講理。講人的理,而不是匪的理。不是他們酒囊飯袋,只因為他們可憐,沒法和主子講理,只能替黨編「理」,向百姓灌輸。如若不然,輕則下課,重則下世。

你比如,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為抵制強拆,被匪打殘,這還不算完,因為她不服,要以黨國法律討說法,為自己維權,於是,一個無可置疑的中產地位的律師,落到露宿街頭,頻遭驅趕恐嚇的地步。試問,哪家黨報敢給她說句話?哪個法官敢給她鳴冤秉公?這是什麼道理?!

再比如,知名作家廖祖笙給兒子學校校長寫信,指出該校亂收費、高收費的錯誤,其獨子廖夢君2006年7月竟遭初三教政治課的班主任譚觀南為首的六、七個歹人暴打謀殺於放假中的校園內。廖公十餘年上告、上網發文求公道,至今不僅兒子沒能昭雪,連自己和全家均遭共黨流氓政法打手全方位迫害,甚至控制大陸境內媒體不發其文章,致使其一家三口連吃飯都不能保證。試問,殺人者沒有伏法,求告著無法生存,天理何在,人理何在?!

又比如,著名律師高智晟,十餘年前第一批為法輪功遭誣陷迫害提供法律支援,一下得罪了始作俑者江大蛤蟆,調遣國保國安打手日以繼夜對高律師施以酷刑,迫其放棄初衷。在下2009年讀過高律師〈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後,憤而寫下〈高智晟律師告慰書〉一文,「律師在全世界都是被尊重的,因為他的職業特徵就是維護正義不被侵害。善良的人們不會想到,在中國卻反了過來,維護正義的律師與正義一起被迫害!這真是我擁有五千年燦爛文明的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

我之所以一再舉維權律師遭迫害的例子,如全世界都知道的「709」。是因為律師在一個正常國家是最擅講理的人群。他們還是莊嚴法律與民眾權益的橋梁,法律實施的潤滑劑,因此也是備受尊敬的階層。然而這樣一個群體,在匪偽黨國,竟然成了當局砧板上的肉糜。律師且如此,可想這國有什麼公理可言!老百姓哪個敢進衙門?

如此,正是匪黨的目的!你不是要替訪民、冤民、法輪功維權麼,我讓你們骨頭硬的集體消失!剩下的,不聽話也可以砸了你飯碗!正如北京著名法學家徐昕質問當局對律所年檢:「企業年檢取消,非營運轎車6年免檢……檢察官不要年檢,法官不要年檢,公安不要年檢,官員不要年檢,憑什麼要對律師年檢呢?」

在這樣一個強詞奪理,理屈詞窮,沒理攪三分,歪理強姦正理的腐爛國度,我們泱泱中華之升斗草民,真該像美國總統川普誓言把ISIS趕出地球那般,人人操起世紀文明的掃把,把這個苟延殘喘不齒於人類的邪共紅禍,掃出地球!不為別的,只為尊嚴、正義、生存、腦活。

早年考學時,看到屈原《楚辭·卜居》裡的八個字「黃鐘毀棄,瓦釜雷鳴」,甚是震撼。今借精引義,速寫匪像,是為文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