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lia.com)

文_ 九天劍

「有理走遍天下」,這話放之四海沒人駁,可在中共國,就是個悖論。沒權沒錢,你再有理,慢說走不遍中共國,誇張點說,你差不多寸步難行。

不管你怎麼舉證中共是個無信黨,它可是覺得自己理大著呢。說1949年它建成山寨國的事有點遠,就看今天吧。它自己定的國法黨紀,隨時出臺,隨時更改,不管品質只論需要,需要什麼就拍一下腦門,不夠,再拍,反正額頭早晚會爛。況且鄧首領不是說「摸著石頭過河」,我們至今還沒熬過「主義」的初級階段麼。拍腦門又不要錢,萬一不小心拍出個政績被首領看上,不是賺到高升了?於是成千上萬的政策、條款、章程、龜月定源源不斷拍將出來。你說我沒理,沒法制?笑話,撂你身上壓死你。

造「法條」多少是一回事,講不講理就是另一回事了。不信?公民有言論、集會、結社自由,是它自己寫進《憲法》裡的,按說那是不可挑戰的權力了吧?6月4日你集個會試試,你找仨人組個民主黨試試,你坐辦公室裡批評黨,哦不用,批評你單位書記試試,等著你的是啥,你敞開想,也別忘了你黨國人生再與幸福無緣709式結局。

所以我說,信誰別信共產黨。那就是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匪幫。

前面幾篇裡探討了它的殺人、騙人、恐嚇、誅心、等級森嚴等一眾雷人「特色」,為了不以偏概全,還是要舉出它非彼等閒的自我包裝。

中宣部就是個包裝部。為什麼中組部和中宣部被視為共黨要害部門?就是因為它太雞賊,誰都不信。組織部選心肝寶貝死忠,宣傳部擅長迷信洗腦。你看全世界除中共外,哪國哪黨天價造設如此巨型的喇叭筒,每日每時每刻粉飾自己,放水敵人?北韓金三兒、ISIS雖然極端,但包裝上和中宣還差著一個段位,如此耗資維護腦殘修補工程,中宣稱得上前無祖墳。

我原來一直鄙視中宣,覺得它只會打口炮,現在我不這麼看了。共產黨發明的宣傳行當,真是曠世偽作。好的說成壞的,臭的描成香的,它天下無雙。

長久以來,它怎麼也沒法擺脫人類質疑它的統治不合法性。可它又死要面子,執拗得很,面子建設就越發不可或缺了。許多殺人騙人「策略」既要隆重上市,不能像蛤蟆送國土給俄國那樣偷偷摸摸,但黑煤球白元宵式的轉換包裝斷不可少。

舉個全民皆知的「國策」:一家准生一個仔。黨宣冠名「計劃生育」。一經包裝出臺,便一竿子垂直命令到細胞村書記,一舉造成30年母嬰殺戮慘劇,特別是女嬰。有功能的人看到,黨國上空日夜漂浮著數千萬早夭嬰胎的陰魂。

30年後,最直接的陽間惡果是多少光棍找不到老婆!按說包裝失敗了吧?你放心,要想共黨認錯,除非讓狼吃草。「鄧二代」時提倡,江蛤蟆在位時立法;鄧一死了之,江動不動死去活來,如今那個從上到下「堅決執行」國策的黨卻跟沒事人似的照樣偷奸耍混。對海內外一片責罵,哪個黨首臉大敢擔責?黨國P民欲申請美加澳難民庇護,被這個惡法迫害都是個理由。丟人遍五洲。至於那些「寧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個」之類的反人類標語我就不舉了,編一本書都綽綽有餘。

故事還沒完,最奇葩的是,30年後,黨忽而發現幹活沒苦力了,雞的屁也直線跌落,匪兒們後脊樑冒冷汗了,一拍腦門,又出臺了180度新「國策」:敞開生。百萬村書記眼珠一轉,配合黨宣大嘴一咧,又「該生不生,後悔一生」了。村裡後山牆上血寫的標語擦都不用,改倆字就妥了。黨宣又顯無敵威力。

我就不明白了,夫妻夜生活、養孩子,多麼私人的事啊,難道他們例外?那天有人損它,最簡單的試驗就是要求黨宣們帶頭計畫出恭,規定何時可拉何時不可,就算鬧肚子竄稀也要按「國策」拉,不可造次。這麼超級簡單的生理需要,都可以一會行,一會不行,這麼幼稚可恨的事都可以以「國策」強制准入,甚至造成多少人斷子絕孫,香火無繼,叫天不應,欲哭無淚,你說,你還有什麼事能信它!

再比如它造的新聞聯播、春晚,幾十年堅持,不能說不成功。不過不是我吹,你把杜憲、薛飛那樣的給我,把春晚一年幾十億的資金給我,我比它洗的還好,洗的還舒服,不是那種「吃肉砸鍋」的偽舒服,是從裡到外的真舒服。當然我想,中國能人多多,洗腦這個專業,很多菁英,我最多只是個副駕駛。

所以我說,共黨拿槍摟著全國資源,號令P民,肥一黨之私,不算什麼本事。這麼比喻吧,交給我國史上任何一個匪幫,這麼多錢,這麼多人,哪個匪也不比它玩得差。

總結起來,它唯一超出別匪的本事,就是祭出了「馬列」鳥主義,給中國幾代人不斷畫那張大餅:共產主義烏托邦。你還別說,老毛1958年就做了實驗,砸鍋煉鐵,湧進隊裡吃大鍋飯,「跑步進入共產主義」。說實在的,幸虧他老人家共產沒試成,如若成功,接下來就是「共妻」了。毛共寄居延安時就有了苗頭,來參加「革命」的大姑娘、小媳婦,多少遭了匪黨高幹的淫手?那時可不能這麼說,小心被活埋。通行的說法是,嫁給領導是「革命需要」。不嫁,就是不識抬舉,就是革命意志不堅定,不聽黨的話,讓你小子吃不了兜著走,哦不對,是丫頭。

你給今天的大姑娘、小媳婦講講這個段子,會被看做傻二犯病。可這卻是共黨高幹騙女強娶普遍的故事。而且,多少官人老家還有結髮妻子、親生兒女望其回歸。不信?看看張戎的《毛,鮮為人知的故事》,不信都不中。

早年共宣還忽悠「無產者沒有祖國」,用以堅定革命者的殺人意志——「砸爛舊世界,創造新世界」。可父母兄弟姐妹兒女親戚朋友都還在國管區的「舊世界」,咋辦呢,就在腦仁裡給砸爛了吧,假裝沒了,什麼親情就都沒了,當然就可以跟著黨亂來了。有句話叫「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老毛可以娶三流明星,我等有啥不能,是吧。對戰友酷刑、活埋、背後打黑槍,也就大可以自我安慰原本還不夠的殘忍。

後來自己建了個「國」,黨宣話鋒一轉,又造了只洗腦水瓢——「愛國」。幾十年灌灌洗,洗刷刷,發現還挺好使。目的當然不是愛國,它早年忽悠「沒有祖國」別人還沒忘記。誰都明白愛國就是個劇,應該是橫店的產品。估計劉雲山們沒少修改保黨維穩的雞血本子,說不定靈感從彼生。所以一有危機,它就「愛國」。只可惜8964那會,學生市民空懷一腔真愛國熱血,沒有徹底認清共黨,最後落得慘遭屠城。也是共黨自我標榜「人民兒子」、騙得百姓愚忠篤信的反證吧。

一切都在償還!邪惡「文革」都沒有撕下匪共的狡猾包裝,8964血案,終於喚醒了中國人的噩夢。自28年前至今,共產黨偽裝合法的信任度,一日千里下滑。

特別是如今無官不貪,無業不騙,賣官鬻爵,偽造證書,上行下效,屢禁不絕。整個黨國沉浸在末日糟爛的瘋狂中。那個河南駐馬店的過馬路女子,先遭撞飛,二次再軋而亡,肇車逃逸,無人搭救,看似路人冷漠,深層彰顯無信無德社會之實象。

身家數十億的女富豪孫茜,身為加拿大公民,竟無緣無故被黨國惡警從北京家中公然綁走。理由只有一個,她修煉法輪功。雖然匪徒斷舉不出任何一條「國法」逮捕孫茜,但它就這麼幹了,而且是對外國公民、在黨國大陸投資建廠的富商。家人請律師不好使,加國使館出面不好使,加拿大國會議員、主流媒體譴責質詢營救都不好使。我想問,難道黨國高層任由公安國安匪盜橫行,不顧國際準則,給你等執政掣肘,給依法治國抹黑,你們這大臉真的不要?!

所有亂象惡徑,全都來自這個黨的本質:自己是邪教,卻天天反「邪教」;自己迷信馬列,卻生怕草民「迷信」真善忍、傳統優秀文化。歸了包堆就一條,它很怕有一天人們再也不信它,因為,那一天,就是它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