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茜在北京獄中傳出的手書。(大紀元)

億萬富豪、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孫茜,通過一張從冤獄中傳出的輕如鴻毛的便簽,表白了自己堅如磐石的心聲:「姐姐是法輪功修煉者,這是姐姐今生最大的榮耀!是姐姐的生命!」

文 _ 宋正清

「堂堂正正地告訴任何部門、任何人,姐姐是法輪功修煉者,這是姐姐今生最大的榮耀!是姐姐的生命!」上面這段話,出自億萬富豪、加拿大華人、在北京身陷冤獄、2014年才入道得法的孫茜女士之口,不由得叫人肅然起敬!

也許有人會猜問,法輪功莫非真的這麼好?竟然讓一個以身家35億(人民幣)名列胡潤榜的富豪、功成名就的企業家,在「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的紅塵深處,看輕億萬財富榮華;把修煉法輪功視為至高無上的榮耀,甚至視為自己的生命!要回答這個問題,還得從孫茜的親身經歷說起。


孫茜2011年檔案照。(大紀元)

自強拚搏財富榮華 卻失身心健康

自古英才多磨難。在磨難中歷練,在歷練中成長。孫茜自幼體弱多病,四歲時曾患肺結核。大人忙,爹媽沒時間陪她去醫院,她就自己一個人步行一里多路到醫院去打針。醫生看她太小了,可憐她,照顧她,先給她打。走時醫生還特別囑咐她,要注意安全,靠馬路右邊走。就這樣,她愣是堅持了三個多月,把一個療程的針打完了。

孫茜父親的「成分」是地主,母親是富農,在階級鬥爭的年代被人欺負,孩子自然也受牽連。所以,當她聽到家中身分被改成「革命幹部」的消息後,不等大人回來,她自己翻箱倒櫃,找到家裡的戶口本,出了門。十歲的小女孩一個人穿過大街小巷,逢人就問「公安局在哪兒?」找到了公安局,把戶口改過來了。孫茜從小生活在逆境中,養成了自強上進的性格。

上學後的孫茜,一直是同學中的「學姐」。她勤奮好學,常有異人之舉:剛剛做完闌尾炎手術,一下手術臺,就捧起書本背英語單詞。1984年,孫茜全家從吉林遷往山東威海。當時距離來年高考只剩半年時間了,為了擠時間準備高考,經常是開夜車到深夜合衣而睡。孫茜以驚人的毅力,克服了東北、威海兩地課本不同、複習材料不同等各種困難,以超出錄取分數線很多的優異成績,考上北京大學生物系,改寫了當地「東北轉來的學生,一個考上大學的也沒有」的歷史。

大學畢業後的孫茜,經過了幾年打工生涯的摔打,走上了創業謀生之路。在父母的支持下,開辦利德爾公司,經銷生化產品。公司成立當初,進貨、送貨,就是自己小車兒拉、肩膀扛擠公交,下了公交,租自行車趕時間把貨送到。很多時候,午飯顧不上吃,也是為了省下幾塊錢,回家晚上再吃飯,兩頓合一頓。有時餓得扛不住了,也在外邊兒吃,都是那種很便宜的大包散裝的方便麵,吃到後來,一聽「方便麵」,就吐酸水兒……

1997年,孫茜與人合夥創建了北京利德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2007年,孫茜取得加拿大公民資格。利德曼公司2012年在深圳上市,公司總部位於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擁有達到國際先進水準的研發中心和參考實驗室。2014年,利德曼成了中國創業板五十強。孫茜是上市公司利德曼的第二大股東,任董事。


雖為億萬富豪,孫茜為人低調,網上很少查到她的消息。這是網上罕有的一張孫茜的公開照片。當時她出席參加浙商創投杯2012春季高爾夫邀請賽獲頒女子「總杆季軍」。(網路照片)

終得大法脫病苦 佛緣恨晚倍珍惜

中國古人很早就明白一個道理,叫相生相剋,有一利,就有一弊。多年的職場奔波,在獲得巨大成功的同時,也嚴重損害了孫茜的健康,使她患上多種疾病,肝壞死、憂鬱症,還有心臟驟停。多方醫治,拜訪高人,學練多種氣功,收效甚微。

憂鬱症讓孫茜吃的苦最大,家裡人也跟著頭疼。移民加拿大後,孫茜經常是大半年躲在加拿大不回來,家裡人很難見她一面。殊不知,這種病越躲越嚴重,她就逼著自己走出家門……好不容易回一次家,家裡沒有人敢跟他說話。

心臟驟停是另一種苦法兒,晚上睡不好覺,上不來氣,睡著覺突然就給憋醒了。平時心跳一百三四十下,心慌得不行。有時感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可能就「過去」了……

2014年的一天,孫茜媽媽知道女兒愛聽歷史故事,就打開播放機,讓孫茜聽。聽完歷史故事,孫茜自己把播放機調到法輪功師父講法,聽了一會兒,哎呀,怎麼肚子這麼疼呀?她就跑到衛生間。出來後,她驚喜地說:「媽呀,我怎麼這回沒便祕呢?」過了一會兒,她又打開播放機,又聽,肚子就又疼,她就又跑進衛生間……打這兒以後,她的便祕去根兒了。

第二天孫茜就要回北京了,見爹媽老倆口兒正在學法,她湊過去說:「媽呀,您跟我爸什麼時候學不行啊,您先跟我說說你們學法煉功那些事兒,告訴告訴我。」第二天她回北京時,從家裡帶走了《轉法輪》,還有其他大法的書,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功。孫茜回北京不幾天,給媽媽打電話,高興地說:「媽呀,我身上的病都好了。」媽媽問她怎麼好的,她就說,我回來後學法煉功,不知不覺就都好了。

此後,孫茜簡直跟換一個人似的,缺少血色的臉龐紅潤了,稀疏分岔的頭髮居然密增多實了,不分岔了。以前誰也不敢跟她多言語,誰跟她說話,要麼不吱聲,一吱聲就把人頂得一愣一愣的,這回可以敞開聊了。

以前,孫茜曾經信奉「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錯了我也不認錯」。自從修煉法輪功,孫茜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兒,她跟小妹打電話說:「以前是姐姐做得不好,現在我做錯了啥你可告訴我啊,我改!」打那兒以後,孫茜跟別人說話常笑呵呵的,她把「哎呀!我又錯了,我又沒做好。」這句話常掛在嘴邊兒。

「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這是億萬法輪功學員親身實踐證實的結論,為中國人和世界所熟知並公認。孫茜為這個結論作了億萬零一個註腳。

當一個人被多種病魔纏身,多方求醫無望,在痛苦的煎熬掙扎中度日,忽然有一天,滿身頑症不翼而飛;當一個生命從聖潔的天堂墜入紅塵,在名利場中越迷越深,苦苦求索半生,終於有一天,她明白了「我從何來,我所何往,我為什麼活著」這些人生終極問題的時候,她那顆喜悅、堅守與感恩的心,也只有拿本文開頭的那幾句話方能言表。

自從得法後,孫茜一件衣服都沒買過,吃的也將就慣了,省下錢來,都用於向人們講大法的美好,用在講真相救人上了。

女強人開始會落淚

孫茜的妹妹,名叫孫贊。在妹妹的心目中,姐姐是很「有範兒」的,什麼都拿得起,放得下。從孫贊記事起,很少看見姐姐掉眼淚。然而,卻發現姐姐修煉一段時間後,在一些情形下會流下淚來,令她感到幾分驚訝。


孫茜(左二)在妹妹孙贊(右二)的婚禮上。(大紀元資料室)

有時拿起大法書,看著看著,會不由自主地落淚。這一點,法輪功學員幾乎都有過相同的經歷。因為大法書中的道理與智慧,讓人啟智開慧,震撼人心,令人折服感佩而落淚。

而當與人談到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多種病症不治自好,想到是李洪志師父為自己消除(承受)了病業,那種對師尊感恩的心情令孫茜喜淚難禁。

有時從真相資料中,看到其他同修遭受的殘酷迫害,有的甚至因為堅守「真、善、忍」信仰而失去寶貴生命,同修們那種堅信師父,堅修大法的山海意志,讓孫茜由衷地感動而落淚。

而每當回顧自己半生在亂世中沉浮,飽受情感、人際、職場的困擾與高壓,身心俱疲,是師父與大法,不僅解脫她十餘年的病苦,還把她從怨恨的苦海裡救起。法輪功講出的道理,理白言明,撥雲見日,讓她看開、看淡了這一切名利情仇。那種劫後新生的感受,怎能不讓孫茜落淚呢?

身陷冤獄,不忘救人

2017年2月19日早晨八時,朝陽區大屯派出所和北京公安交通安全保衛局等二十多名警察非法闖入孫茜家中,她被限制人身自由長達八個小時,甚至連親戚表妹和孩子都不許動。警察搶走家中很多物品和手機。警察把孫茜和保姆用手銬帶走。她表妹和孩子拿出回家的車票給警察看過,才沒被帶走。

孫茜說,北京公安把她和她家的保姆胳膊反背捆綁著,押送到公安機關一個地下室。在地下室,他們圍著給孫茜拍照錄像,孫茜一直在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些人只好停止拍攝。

第二天晚上八時許,孫茜被捆綁著送到了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預審人員多次給孫茜作筆錄,孫茜始終堅持「自己信仰無罪」,公安在違法辦案,對公安作的所謂筆錄從未簽字。

孫茜對辦案的公安人員說:「你們如果能找到信仰法輪大法有罪的法律依據,我才配合你們的工作。」這些公安人員始終沒有找到相關規定,公安人員在偵辦不利的情況下推諉,對孫茜說:「法院對法輪大法信仰者的判決書即是『法律』。」

2017年5月5日,受託代理孫茜案的高律師,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會見孫茜。孫茜說,2017年2月19日,她從家被抓捕後,被關押在一個不知名的祕密地方,一直到20日晚上9點,孫茜被反背扣押著送到看守所,被關押在看守所414監室一直到現在,從未換過監室。414監室是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條件最惡劣的監室,牢頭獄霸很凶。孫茜說自己始終堅信法輪大法好,她已經克服了各種困難,也已經適應了。她非常感謝其他法輪功學員及媒體的發生,與加拿大對她的關注和救援。


孫茜目前正遭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大紀元資料室)

江澤民發動迫害之初,就通過幫凶羅干向全國公檢法司下達了殺人密令:「(對法輪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被施以百餘種酷刑,有的被酷刑虐殺。

2017年5月27日,代理加拿大公民孫茜案件的律師,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會見當事人。孫茜說,5月5日下午律師會見時,在她被帶去會見室的路上,一個青年男警察故意挑釁她,說「你修煉法輪功又怎樣,有什麼特別之處?」並故意要求她走黃線,又說了些難聽的話。孫茜一反駁,他就把孫茜推倒在地(孫茜被戴著手銬)。

然後,在孫茜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下,這名男警察又叫來三個男警察把孫茜按在地上,往她臉上噴辣椒水。緊接著,四個男警察把孫茜抬上二樓,銬在鐵椅子上,往臉上繼續噴辣椒水,還把一個帽子扣在孫茜頭上,為的是讓其充分「吸收」,直到把一整罐辣椒水噴完才罷休。刺鼻的氣味充滿房間,警察們受不了,才把窗戶打開。

噴辣椒水後,警察給孫茜換了不能活動的工字銬和腳鐐,因手銬太緊,孫茜的手多處被劃傷。5月27日律師會見時還能見到多處傷痕。

孫茜一天24小時都被戴著手銬腳鐐,晚上每隔30分鐘,就有一同號值班人員動一下孫茜的手銬,這是一種無法忍受的人身侵犯和精神折磨。孫茜為了便於值班人員「檢查」,睡覺時不得不把雙手高舉過頭頂。

5月5日噴辣椒水後的十多天,孫一直穿著被浸濕的衣服,不能換洗。後來,同號的姐妹趁號頭上衛生間時,偷偷幫孫茜脫下衣服。直到5月18日,加拿大駐京使館人員會見孫茜後,手銬、腳鐐才去掉。

冤獄中傳便簽 表白堅如磐石的心聲

億萬富豪、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孫茜,通過一張從冤獄中傳出的輕如鴻毛的便簽,表白了自己堅如磐石的心聲:「姐姐是法輪功修煉者,這是姐姐今生最大的榮耀!是姐姐的生命!」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1992年5月,由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傳出。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在全國城鄉的公園、綠地、街頭巷尾,每天都可看到晨煉的法輪功學員,優美的動作、動聽的音樂,成為京城的一道獨特風景。眼下,法輪功在大陸遭受迫害,但在大陸以外的任何地方,法輪功都是合法註冊、民眾歡迎、政府獎勵的修煉團體,就像當年在北京一樣。法輪功已傳遍世界141個國家和地區,書籍翻譯成40種外國語言,獲得各種褒獎3000多項。人類需要「真、善、忍」,法輪功洪揚全世界!


1999年,法輪功學員在哈爾濱雙城區展開修煉活動的場景。(明慧網)

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古語雲:「朝聞道,夕可死。」億萬法輪功修煉者,是看破生死、了悟人生真諦的修煉者。歷史已經證明,一切迫害的心機都是枉費,一切迫害的手段都是徒勞。中共要滅誰,誰能挺三天?而法輪功18年泰然屹立,洪傳世界,造就了千千萬萬不懼生死,敢走正道的大善大忍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