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王岐山猛推大數據反腐


7月10日,王岐山在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上強調大數據反腐,讓官員不敢腐,同時推行司法責任制,誰辦的案誰就得經受住時間的考驗。(Getty Images)

王岐山5月13日起隱身40天後,6月20日現身貴州視察,隨後有多名省部級官員落馬。7月3日,王岐山召開12萬人參加的會議,呼應習近平,再度發出「清剿令」,意味著新一輪官場清洗即將展開。7月10日,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在貴陽召開,王岐山強調大數據反腐,讓官員不敢腐,同時推行司法責任制,誰辦的案誰就得經受住時間的考驗。

針對郭文貴近半年在海外的爆料,官方也首度透過媒體在7月10日、11日做出回擊,包括新華社關於海航的真相調查、澎湃網報導郭文貴被騙,均傳遞同一消息:郭文貴只是個底層無賴。

文 _ 王淨文

王岐山開12萬人會議 發「清剿令」

7月3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罕見出席一個有關監督執紀問責的電視電話會議。此次會議在全國省市縣紀委設3000多個分會場,12萬多名紀檢監察官員參加。

這也是中共18屆中紀委六次全會後,中紀委就「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召開的最高規格會議。實際上,會議用時很短,只開了20分鐘,會上,王岐山的講話只用了10分鐘。

也就是說,王岐山藉這個會議在全國12萬紀檢監察官員面前高調亮相,含義很清楚:王岐山依舊是這12萬反腐隊伍的統帥。

此前,王岐山從5月13日開始曾隱身40天,直到6月22日中紀委官網報導稱,王岐山6月20日至22日在貴州省檢查紀檢監察工作。

上周《新紀元》報導了王岐山之所以選擇貴州現身,並稱習近平深刻洞察黨內出現種種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於黨內政治生活不嚴肅、不健康,因此制定了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由此展示王岐山與習近平依舊關係密切。

就在王岐山考察貴州期間,習近平6月21日至23日到山西考察調研,習要求對不嚴不實、弄虛作假的嚴肅問責,對挪用、貪污扶貧款項的嚴肅處理。僅僅10天之後,王岐山圍繞「扶貧執紀」又開大規模專門會議,呼應習近平在山西座談會的要求;再度展示二人的密切關係及在政治上的同步行動。

王岐山在講話中特別提到,要嚴肅查處當中的貪污挪用、截留私分,優親厚友、虛報冒領,雁過拔毛、強占掠奪問題;對於膽敢向扶貧資金財物「動乳酪」的,要嚴懲不貸。

去年底,中共民政部部長李立國和第一副部長竇玉沛被審查,負責扶貧的民政部腐敗窩案曝光,為中共官僚體系從上到下徹底腐敗的一個縮影。

親北京的港媒對此解讀稱,12萬人規模的高規格會議背後必有重要訊號;這次會議是在發出「清剿令」。這意味著新一輪官場清洗即將展開。


7月3日,王岐山召開12萬人參加的會議,呼應習近平,再度發出「清剿令」,意味著新一輪官場清洗即將展開。圖為王岐山資料照。(Getty Images)

7月3日,王岐山召開電視電話大會的當天,曾慶紅的馬仔、中共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張喜武因為「嚴重違紀問題」被立案審查及降職;中共武警河北省總隊原司令員李志堅被立案審查,李志堅曾任中共武警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指揮部主任等職。

7月1日,據財新網統計,2017年前半年,中紀委拿下33名副部級貪官,比2016年全年所拿下的副部級官員還要多。習、王反腐越來越加速。

添「打虎猛將」 徐令義清洗中辦

人們注意到,在12萬人的扶貧監督電視電話會議上,參加會議的有6名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楊曉渡、吳玉良、劉金國、楊曉超、李書磊,還有中紀委駐中央辦公廳紀檢組長徐令義等人。

這是徐令義首次以中央紀委領導身分現身會議和媒體。目前除趙洪祝兼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是副國級外,其他中紀委副書記都是正部級。消息人士向媒體透露,徐令義已升任為正部級的巡視專員。

港媒稱,徐令義升任正部級巡視專員,顯示他已與副書記平級,相信是為他繼續晉升副書記或更高職位的過渡安排。

現年59歲的徐令義,是習近平浙江的舊部。習近平2002年到2007年主政浙江時,徐令義先後任浙江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省文明辦主任、省委副祕書長、信訪局局長等職。習近平2007年秋天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後,徐令義2008年奉調入京,任信訪局副局長,後轉任文明辦。

2014年底令計劃案發後,習近平開始大規模地清洗令計劃安插在中辦的馬仔,同時於2015年3月首次向中辦派駐紀檢組,組長就是徐令義。官媒當時報導稱,徐令義被選中的其中一條原因就是「深得中央高層的信任」。

紀檢組進駐中辦一年後,調查處理或決定處理103人,其中受重處分15人、輕處分和組織處理38人、1人被移送司法機關、49人被函詢。


習近平的舊部、中紀委駐中辦紀檢組長徐令義共查處了103起案件,對於消除令計劃等留下的隱患,起到相當重要的作用。(Getty Images)

徐令義替習近平當局清洗中辦的同時,還曾任第十一巡視組組長,對北京、重慶、江西、雲南等進行了巡視「回頭看」,其中北京、重慶、江西都曾是江派窩點。

時評人士周曉輝曾刊文說,徐令義共查處了103起案件,違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的占60%,有的案件影響惡劣。無疑,這樣的成果對於消除令計劃等留下的隱患,起到相當重要的作用。

繼召開有12萬紀檢官員參加的電視電話會後,據中紀委網站7月5日消息,中紀委近日將對全國紀檢監察系統人員進行集體和個人表彰,發布了相關人員公示公告。擬表彰的包括北京市紀委第一紀檢監察室等98個單位及50個個人,另有288人為中紀委嘉獎對象。

這也從一個側面顯示,無論外界爆料如何攻擊王岐山,王繼續在有效管控著中紀委,該抓的就抓,該獎勵的就獎勵。同時,這也是19大前王岐山對這一屆的反腐工作做一個總結。

貴陽召開 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

等到了7月10日,人們才突然明白為何王岐山要去貴州視察:這天,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在貴陽召開,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會上傳達習近平重要指示並講話,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郭聲琨,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中共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出席會議。

習近平在指示中強調,司法體制改革在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中居於重要地位,對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意義重大。全國政法機關應「堅定不移推進司法體制改革」

會議稱,「更加積極主動擁抱大數據、人工智慧時代」,「和法律制度完善結合起來,全面落實司法責任制和相關配套改革」。看來,王岐山真的要把人工智慧大數據用在反腐上,讓官員不敢腐,同時推行司法責任制,誰辦的案子誰就得經受住時間的考驗。


7月10日,貴陽召開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王岐山強調把人工智慧大數據用在反腐上。讓官員不敢腐,同時推行司法責任制。(Fotolia)

郭文貴河南發家時拉下石發亮

不過近半年來,王岐山一直遭受逃往美國的大陸商人郭文貴的爆料攻擊。

因郭文貴而落馬的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這樣評價郭:「我覺得郭文貴比較陰險狡詐,他在跟一些領導幹部的接觸中,不惜利用一些不正當的手段,抓住領導幹部的把柄,比如安排色情服務和安插眼線等方式,並利用這些把柄迫使這些領導幹部為他服務。」

除了漸為人知的北京市長劉志華下臺內情外,《財經》還報導了郭文貴發家時在河南的石發亮。

1999年10月,石發亮開始主持河南省交通廳全面工作;2000年5月左右,石被任命為河南省交通廳黨組書記、廳長。知情人士稱,2001年,石發亮被做局,受美色誘惑,房間裡被郭文貴安裝了攝像頭。

事後,石發亮指令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購買裕達國貿大廈西塔16、17、18層,而且價格為裕達置業確定的每平方1.4萬元,不許還價。

2002年,石發亮落馬,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但此案的受益者郭文貴卻全然無事,非常蹊蹺。

郭文貴一直稱他爆料是為了給弟弟報仇,不過他弟弟郭文奇的死跟他詐騙別人的錢有直接關係。

媒體報導說,1989年,經郭文貴父親郭金福介紹,湖北省武漢市劉某、王某到中原油田聯繫購買汽油,找到郭文貴。郭文貴以送禮、辦「三證」為由,騙取劉某等共計7150元,後因詐騙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

判決書顯示,當時在刑警拘傳郭文貴時,郭文貴用手卡住刑警寧某的脖子,並指使其妻岳慶芝外出喊人,其八弟郭文奇手持菜刀衝入室內,砍傷刑警寧某。寧某掏出手槍將郭文奇擊傷,經搶救無效死亡。

有媒體從權威管道獲悉,郭文貴及其相關人員涉嫌多宗犯罪,包括挪用資金、騙取貸款、騙購外匯、非法拘禁、銷毀帳目和會計憑證、侵犯隱私等,其中所攫取的巨額資金部分通過地下錢莊轉往境外。

傳郭文貴遭三路人馬追殺

自由亞洲電臺5月26日刊登一篇署名特約評論〈郭文貴有無性命之憂〉。文章說,「郭文貴每月花費百萬美元雇請保鏢,如此不惜工本無疑是深切憂慮性命危險。」

文章說,「最近郭文貴有性命之憂話題是郭文貴自己挑起的,他在5月19日的每日視頻中突然宣布,他如果遭到暗殺將由他介紹的律師和女助手繼續爆料。據網路上諸多分析文章指出郭文貴發布性命危險原由,最明顯原因是郭文貴住所附近布滿了監視者和可疑之人。然而即使所說情況真是郭文貴目前的處境,這也絕不是一天之間突然出現而是時日不短的現象。」

不過隨後網路有文章稱,的確有三股力量在追殺郭文貴。郭文貴席捲阿聯酋某酋長國30億美元跑路美國後,引發各方關注。據信,包括阿聯酋在內的三路人馬已經向郭文貴發出絕殺令。

本 《 新紀元 》 第 534 期 ( 2017 /06/08)封面故事之一〈潘石屹告郭文貴 郭在美國欠債英國找錢〉中,談到「在布萊爾的引薦下,郭文貴認識阿聯酋阿布達比的王儲等要人,募集30億美元資金,成立了阿中基金(ACA),並成為該基金的管理人」。

網上消息稱,中共18大以前,郭文貴曾以中國國家安全部的「祕密」身分前往阿聯酋,與某酋長國祕密接觸,協調推進大陸貪腐集團巨額贓款的洗錢事宜。


網傳郭文貴曾以中共國安部祕密身分前往阿聯酋推進大陸贓款洗錢事宜,在阿聯酋募集了30億美元後攜款逃往美國。目前郭面臨阿聯酋官方的追殺。圖為阿聯酋外交部。(Getty Images)

在該酋長國,郭文貴受到官方超出規格的禮遇。雙方最終達成的協議包括,該國向郭文貴提供30億美元資金,由郭以其財團名義進行資本運作,郭承諾在短時期內讓該資金翻倍,而超出60億美元的收益則歸郭個人所有。

作為這項協議的「附加條款」,郭文貴要求加入阿聯酋國籍。根據後來的公開資料顯示,阿聯酋授予郭文貴國籍的理由是:對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有巨大貢獻。

但習近平執政後,郭文貴身後的貪腐集團成員逐一被定點清除,郭文貴為阿聯酋進行資本運作變得越來越難。事實上從2008年股災之後,最高層早已注意到中國金融資本市場的不正常現象。眼看實現對阿拉伯人的承諾無望,面對阿聯酋的一再催逼,郭文貴攜款出逃美國。

文章說:「阿拉伯人的錢不是這麼好拿的,郭文貴先生在美國至少面臨著國際上三股勢力的追殺。一是阿聯酋官方的追殺。二是以色列摩薩德的追殺。三是郭文貴債主的追殺。」

郭文貴在美被追債逾100億人民幣

7月9日,據財新網報導,大陸方正東亞信託、北京藍盾創展門業等十個公司及個人,赴美指控郭文貴非法轉移資產和非法不當獲利,總求償債務金額約103億人民幣。

紐約董克文律師事務所7月7日在法拉盛舉行記者會,宣布接受北京五辰律師事務所委託,將代表十個中國原告,向郭文貴追討總數超過100億人民幣的債務。

這十個中國原告,包括方正東亞信託有限責任公司、北京藍盾創展門業有限公司、北京京雄消防安全系統有限公司、華正陽泉碳纖有限公司、北京聯益合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毛勒橋梁設施技術有限公司六家公司,及張成風、董偉、畢國清、楊磊四位個人。

一個月前,董克文律師事務所已經宣布代理北京城建五建設集團公司、北京中仙偉業不鏽鋼裝飾中心、河南紅旗渠建設集團公司、江蘇南通四建集團公司等九家中國公司,向郭文貴追討2.72億元工程欠款。

官方首回應 新華社批郭海航爆料

等到7月10日凌晨1時,新華社罕見發文反擊。這算是官方對郭文貴爆料的第一次回覆。

新華社以「真相調查」方式撰文指稱,郭文貴對海航集團的爆料是透過收買民航系統員工,非法收集獲取航空公司內部客戶資料訊息後,進行深度加工、歪曲解讀,「以達到顛倒黑白、混淆視聽的目的」。


7月10日,官媒罕見發文反擊郭文貴的海航集團爆料,指郭收買民航員工獲取客戶資訊後進行歪曲解讀,「以達到顛倒黑白、混淆視聽的目的」。圖為海航飛機。(Getty Images)

報導引述一名現年47歲、曾在中國大陸民航空管部門任職20多年的宋軍說,郭文貴在2015年8月透過即時通訊軟體WhatsApp和他連絡,說可以幫他辦理英國移民,但希望他幫忙打聽中國大陸境內公務機乘客的出行訊息。

宋軍說,從2015年12月到2017年3月間,他透過朋友取得部分海航客戶的飛行日期、起落站、航班號碼、機型、機號等內容,提供給郭文貴祕書王雁平。報導說,這些訊息涉及146人的561項飛行信息。

對於郭文貴指控海航高層在公務機淫亂、奢華,6月遭到逮捕的宋軍全盤否認。他指稱,他提供的只是乘客身分、航班起降時間等訊息,但郭文貴卻胡亂編造,看到隨行人員有女性就說是淫亂,看到經常搭乘就說是有公司股份。

報導指出,郭文貴不僅對準海航集團收集信息,也透過多種管道想辦法收集查詢部分中東、美國等地政要和知名人士與其親屬的個人訊息與相關隱私。

假和尚家總參大校騙了郭兩千萬

7月11日,被稱為習陣營新媒體的澎湃新聞發表文章稱:「假和尚冒充中央領導親戚稱可疏通關係,詐騙郭文貴兩千萬」,這個假和尚名叫趙立新,冒充「軍隊首長」,是中央領導的親戚,其大校軍服是花3萬元買的;而葛長忠冒充「總參大校」。兩人在2015年以假身分,認識了幫郭文貴提供海航乘客信息的民航總局空管局原管制員宋軍。

2015年,逃亡海外近一年的郭文貴,為了達到擺平官司、逃避制裁,回到國內的目的,以「撈人」為名,不惜重金,企圖繼續採取慣用的手段,俘獲官員,圍獵權力。

被撈的人是郭文貴的楊姓女祕書。2016年5月18日,她在被監視居住期滿後,取保候審。郭文貴就以為真是趙立新這位中央領導親戚幫的忙,於是支付了2000萬人民幣。

為了讓趙立新幫忙讓他回國,郭文貴還專門到英國和葛長忠見面。

發現受騙後,郭文貴在境外即時通訊工具WhatsApp上和宋軍聊天時氣憤地表示:「我出了洋相,丟死人了,我長這麼大就沒見過這樣的騙子。」

官方定性郭文貴 

澎湃新聞這篇獨家報導出來後,新華社轉載了。有位名叫Dajun [email protected]的評論說:「新華社這篇報導的看點是,它完全不同於以前財新等媒體對郭的定位,郭曾被財新等媒體描述為權力的獵手,這篇報導將郭文貴描述為(冒牌)權力的獵物。郭的高層背景和戰神能力不見了,只剩下被真權力和冒牌權力愚弄的份。新華社在懟財新?新華社這篇不鹹不淡的報導到底隱藏了怎樣的殺機?」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評論說:「這個點評說得到位!新華社假裝不知道郭背後的馬建和老領導,把郭塑造成一個江湖騙子,規避了體制內鬥的必然性和中共本身的邪性。實際上,郭文貴和賴昌星一樣,甚至比賴昌星更厲害,他本身就是國安體系的一個正規特工。所以調查海航,抹黑王岐山,不是郭一個人在戰鬥,而是整個官僚在和他戰鬥。這一點上,財新當然更清楚也更堅定(支持王)」。

《新紀元》周刊和海外很多媒體都曾報導,郭文貴的老領導就是曾慶紅和江澤民。


官媒把郭文貴塑造成江湖騙子,規避了體制內鬥和中共邪性。而《新紀元》周刊和海外很多媒體都曾報導,郭文貴的老領導就是曾慶紅和江澤民。(新紀元合成圖)

對習近平、王岐山來說,當前最重要的是保證19大能在表面上「順利」召開(因為郭文貴一再叫囂讓19大開不成),讓王岐山繼續留任政治局常委,不被郭文貴的爆料所改變。因此官方出面認定郭文貴只是個無賴加騙子,就很重要了。

看來習、江生死搏殺還得延續到加時賽,更多精彩留給未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