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武漢數十名大學生神祕「蒸發」或爆驚天大案

9月28日,中共官媒新華網報導稱「30多名武漢大學生神祕失蹤」係謠言,網路上相關文章全部被刪除。圖為失蹤學生尋人啟事。(受訪者提供)

9月27日網上一篇文章列出32名自2011年起在武漢失蹤的大學生的資料。

次日中共官媒稱是謠言,該文全部被刪除。

評論人指只有中共才能動用國家機器作案而不留任何線索。

網友跟評:這些學生身體健康,可能被選中抓去活摘器官了!

文 _ 韋拓

9月28日,中共官媒新華網稱,廣泛流傳的「30多名武漢大學生神祕失蹤」係謠言,同時網上相關文章被全部刪除。失蹤學生家長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了背後的真實故事。對網路上質疑涉器官摘除的說法,家長稱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但是無法著手調查。9月29日,曝光大學生失蹤信息的林飛陽父親林少卿被武漢警方約談。海外記者電話採訪到他時,他被留在武漢公安局已超過24小時。

林飛陽自莫斯科回武漢 神祕失蹤

林飛陽,河南洛陽人,2015年8月底到莫斯科大學物理系留學,三個月後的11月26日獨自搭機到達武漢後「人間蒸發」。

林父講述了事件大致經過:11月24日兒子與家人最後一次聯繫。當時兒子給他打電話未通,便打給母親,詢問父親是否安全、是否被人綁架,還告訴母親現在社會上壞人多,讓他們注意安全等,之後便音訊全無。

林少卿飛到莫斯科尋兒子。校方聲稱林飛陽已失蹤半月有餘,當地警方調查發現,林11月26日搭飛機回了武漢。林少卿又急返武漢天河國際機場,機場監控視頻錄到了林飛陽身背雙肩包在大廳行走的影像。

多方搜尋後,林父從一位出租車司機處了解到,兒子曾搭乘他的車去漢江區常青五路29號的武漢市委黨校。林父通過黨校附近的視頻監控發現,兒子換了一身黑衣從黨校出來。

一切消息到此戛然而止,林少卿從此走上漫漫尋兒路,懸賞金額從10萬元人民幣增至50萬元人民幣。

林家掛起橫幅懸賞尋找林飛陽。(資料圖片)
林家掛起橫幅懸賞尋找林飛陽。(資料圖片)

網曝大學生神祕失蹤 網文被封殺

林少卿在長達兩年的尋兒路上認識了許多同樣遭遇的家長,子女幾乎都是在武漢失聯的大學生。這一事實讓他震驚,他不斷搜集其他失蹤學生信息,並與家長們取得聯繫,互相溝通鼓勵。

9月27日,網路上一篇題為〈細思極恐!武漢30多名大學生為何神祕失蹤?〉的文章列出32名自2011年開始在武漢失蹤的大學生的詳細資料,包括姓名、年齡、身高、失蹤日期、失蹤情況以及家長聯繫方式等。訊息曝光的目的是希望引起更多關注,利用網路力量幫家長找回孩子。

次日,該文在網上被大面積刪除。中共黨媒新華網記者馮國棟發文稱,失蹤消息是謠言,經警方核實,32名失聯者僅六人係武漢在讀學生,且一人已找到,二人放假後未回學校報到,另有三人在長江邊失蹤,並稱林飛陽案已立案偵查。網文發布者王某(記者,男,39歲,居住在武漢市黃陂區)隨即被行政拘留10日,王向警方交代該文章是根據林父的要求和網路搜索結果撰寫並發布。

林少卿則說:「官方的報導謊話連篇,愚弄百姓。官方的行為讓人難以理解,官方自己不去找,還要阻止別人去找,非常有違社會常理。他們只是維護他們的特權和利益。」

他表示,所發消息全部真實存在,他完全可以承擔法律責任,任何人都可以通過公布的聯繫方式聯繫他們的父母,證實這件事不是捏造,不是造謠。

另一位24歲、身高1米73的大學生曹興,2014年2月14日在武漢大學附近天橋處失蹤。曹母周女士也向《大紀元》記者證實,失聯名單全部真實,她與其中20多名家長經常聯繫,也因常年尋找孩子了解到這個事實而感到震驚,同時對官方的虛假報導表示氣憤。

江西九江署名「葉公屠龍」的作者在新浪博客上發表題為〈武漢大學生為什麼人間蒸發〉的評論文章,9月28日被柴桑區警方請去「喝茶」。葉先生在朋友圈中透露,警方讓他刪除文章,聲稱該文傳播範圍太廣,影響非常「惡劣」,並要他承諾以後不再寫時評政論,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失蹤林飛陽、楊鑫之父萬里尋子

林飛陽之父

兩年來,林少卿獨自開著一輛改裝成廣播車的黑色現代走過4萬多公里,踏遍大江南北,一接到提供線索的電話就開車過去,但每次都失望而歸。為了尋找兒子,他辭去了深圳的工作,靠著積蓄與誓死尋兒的決心,一步步走到今天。

失蹤林飛陽的父親林少卿開著改裝的廣播車,行4萬里尋兒未果。(視頻截圖)
失蹤林飛陽的父親林少卿開著改裝的廣播車,行4萬里尋兒未果。(視頻截圖)

林少卿還透露,警方不予立案,聲稱林飛陽未受到傷害,無法進行調查,亦無必要調查。他說,以家長個人的能力尋找孩子實在是太難,必須有政府與警方的協助,但警方不予立案,政府不作為,才讓他變成訪民。

楊鑫之父

 據《大紀元》記者了解,湖北黃石市的楊鑫於2015年5月14日在家門口走失,當時14歲。楊父兩年來騎摩托車走過7萬多公里,最遠到達西藏,一路風餐露宿,艱辛地尋找著他唯一的兒子。

「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地跑,兩年多數萬公里的路,到一個城市找救助站、電視臺,有時間就貼尋人啟事,人多的地方發尋子名片,找孩子只要能想到的辦法都嘗試過。找了兩年多,現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楊先生悲傷地說。

湖北黃石市的楊鑫於2015年5月在家門口走失,楊父兩年來自駕摩托車數萬公里尋找兒子。(受訪者提供)
湖北黃石市的楊鑫於2015年5月在家門口走失,楊父兩年來自駕摩托車數萬公里尋找兒子。(受訪者提供)

楊父表示,兒子失蹤後他立即報警,結果警方拖延不接警,事發15天之後才向家屬提供了一個完全沒有參考價值、殘缺不全的視頻。2015年5月22日與6月22日,兒子的QQ兩次異地登錄,第一次他感覺是自己兒子,第二次感覺是別人在使用兒子的QQ。兩次他都把線索提供給警方,請求查找IP地址找兒子,結果警方一直拖延。他最後無奈找到騰訊公司,騰訊告訴他必須涉及恐怖活動才可以幫他查找。「就是這麼直接的線索,沒人辦事,你打官司告它們也沒用。」

楊父因此兩次進京上訪,都被抓回來關押,案子事發後四個月,他到公安部上訪才立案:「立案和不立案沒有區別,只是一個心理安慰,證明政府管了你這個事,就是一個說法而已,它只是給你一個回執單,連失蹤地都沒有,又有什麼意義。」

案子有線索 但警方不作為

另據四川網路廣播電視臺披露,湖北荊門人肖鵬飛,2014年12月31日跨年夜從學校後門獨自步行十幾分鐘到江灘公園,然後人間蒸發。肖是武漢科技大學生物工程專業四年級學生、學習部長、一等獎學金獲得者,已報考研究生。

肖父告訴該臺,武漢大街小巷遍布攝像頭,警方卻稱入夜天太黑看不到:「攝像頭看到我小孩從學校出去,到江邊待了一會,天黑了就看不到東西了。」

家長們表示,實際許多案子都有線索,失蹤案件只要警方積極辦案,完全可以找到,根本原因是政府不作為、麻木。家長找到學校要求看監控錄像,也都被拒絕,耽誤了最佳尋救時間。

網友tuiqiang08吐槽:數十人莫名其妙的人間蒸發,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這很容易讓人聯想起當下最為「時髦」,同時有著高昂暴利的人體器官買賣市場。

大學生神祕失蹤 矛頭指器官移植

有人列出了部分失蹤者名單:2013年2月18日,21歲大學生徐豪在武漢失聯;2015年3月,華中科技大學學生李垿(22歲)從學校出走失聯至今;2015年9月15日,21歲長沙學院學生羅浩到武漢後失聯;2015年9月,20歲中國地質大學學生伊占財返校到武漢後失聯;2015年11月26日,20歲留學生林飛陽飛往武漢,到達後失聯;2016年3月17日,22歲武漢理工大學學生帥宗斌在武昌江堤附近失聯;2016年9月,28歲在海口外派工作的吳清樂突然離職到達武漢後失聯;2017年2月17日,20歲武漢大學學生吳勝在長江二橋附近失聯……

網友楊濤撰文質疑:看似一樁樁毫無關係的失聯事件,隱含著可怕的共性,失聯者絕大多數是20多歲年輕男性;幾乎都是在校大學生;失聯前大多心事重重,獨自出走,沒告訴熟人。吳清樂前往武漢前一天告訴女友「這次很危險,可能回不來了」。除武漢本地學生外,林飛陽、羅浩、吳清樂等外地人都是神祕前往武漢,並在到達第一天即失聯,都是巧合?

網友對失蹤原因也猜測不斷,身陷傳銷、遭綁架、因犯罪被控制,甚至被外星人劫持等。林少卿表示,兒子性格內向,不善與人交往,電腦高手,他陷入傳銷及被綁架等可能性不大。

肖鵬飛父親表示,數十失蹤者的共同特點是年齡在20歲上下、身高在1米8左右,且都是在長江大橋一帶人間蒸發,家長均有不祥預感:「群裡面有家長往這方面想,可能孩子器官挖了,再把孩子處理掉了。」

評論人葉先生說:一個個鮮活的年輕大學生居然「人間蒸發」,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很明顯,讓這些年輕大學生(20多歲,身體健康,具備醫療價值)「神祕消失」的,不是普通犯罪團伙,甚至不可能是一般黑社會組織,只會是那個巨大的東方利維坦(指中共),只有它們能夠動用龐大的國家機器作案而「不留任何線索」。

葉指出,這個猛獸所犯下的滔天罪孽亙古未見,沒有它們做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它們能夠為了某個外交官的腎健康,在毫無充足證據的情況下強行判聶樹斌死刑,只不過是為了摘取聶的腎給那個外交官而已;它們能夠為了醫學實驗的需要,在偏僻的校園角落裡「神不知鬼不覺」的活殺獨行的學生,而那些被害的學生家屬則永遠不可能得到真相。

法學教授何兵也質疑:「這麼多失蹤的大學生,武漢公安在幹嘛?天網不是全世界最牛的?」知名作者秀才江湖問:「日本人武漢丟車,警察全城出動,現在這麼多大學生的安危還不如一輛日本人的自行車?」

海外獨立評論員李善鑒分析,大學生群體年輕、健康,身體素質好,離開家庭,家人社會對他們的失蹤,即使關注到,也因為這個人群相對封閉,很難找到明確線索。

林少卿和其他兩位家長都認為有涉及殺人摘取器官的可能性,然他們不敢也不願多想,但質疑武漢這地方到底有怎樣的一個不為人所知的陰暗面。他們也曾按照這個推測去尋找線索,但警方回答所有人都是自願捐獻器官,沒有被殺死摘器官的現象。

對此,有網友翻出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2015年8月在武漢的講話:「沒有湖北,沒有武漢,就沒有中國的器官移植。」因此有人建議家長,帶著失蹤孩子的DNA到各大醫院和提供移植供體的DNA對比,查找線索證據。

活摘器官罪惡愈演愈烈

2012年8月23日一早,加拿大新唐人電視臺總裁王紹久接到威脅電話,來自大陸國安部門的王姓男子要求其降低對中共當局的批評聲調。中共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妻子薄谷開來毒殺英商海伍德一案開始審判,海內外媒體報導其背後的販賣屍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等黑幕,遭國際譴責,引發中共當局極度恐慌。

2012年8月23日加拿大新唐人電視臺總裁接到大陸國安部門威脅他降低對中共批評的電話。當時薄谷開來毒殺英商海伍德背後的販賣屍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等黑幕遭國際譴責,引發中共當局恐慌。(視頻截圖)
2012年8月23日加拿大新唐人電視臺總裁接到大陸國安部門威脅他降低對中共批評的電話。當時薄谷開來毒殺英商海伍德背後的販賣屍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等黑幕遭國際譴責,引發中共當局恐慌。(視頻截圖)

2016年12月,有移民美國的紅二代透露,在中國大陸,活摘器官牟取暴利這種事「一旦開了這個口子就剎不住了」。現在不光是法輪功學員,民運人士、良心犯、藏人、新疆人、訪民,甚至被拐賣綁架的人和流浪漢都成為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對象。

移民美國的紅二代曝大陸活摘器官牟取暴利「一旦開了口就剎不住」。法輪功學員、民運人士、良心犯……都是活摘器官的對象。(大紀元)
移民美國的紅二代曝大陸活摘器官牟取暴利「一旦開了口就剎不住」。法輪功學員、民運人士、良心犯……都是活摘器官的對象。(大紀元)

網友跟評:這些學生都年輕帥氣,身體健康,有可能被選中抓去活摘器官了!官員和黑社會分子相勾結,警方當然不敢調查,太可怕了!希望把這個散布到國際社會,讓全世界關注這件事。這些孩子和家長太可憐了,現在都是獨生子女啊!家長們何等悲傷啊!

2006年7月,來自加拿大的大衛.麥塔斯(左)、大衛.喬高兩位律師提出《調查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證實中共系統性的器官掠奪是真實的。(大紀元)
2006年7月,來自加拿大的大衛.麥塔斯(左)、大衛.喬高兩位律師提出《調查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證實中共系統性的器官掠奪是真實的。(大紀元)

覺醒的[email protected]發自推特:這些學生都被中共公安綁架,然後活摘掏空器官了,沒有任何疑問!中國人的錢,你們幾萬億幾萬億的拿走;中國人的命你們當商品販賣,活摘掏空,一批一批的拿走。這是人間嗎?這是地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