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至2012年11月,孫政才擔任吉林省委書記。明慧網報導,孫政才主政吉林期間,至少有36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AFP)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吉林省委書記、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近日落馬被查。

根據明慧網的報導,《大紀元》整理出孫政才在擔任吉林省委書記的三年間,至少有36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孫政才對此涉主要責任。

文 _ 李辰

2009年11月至2012年11月,孫政才擔任吉林省委書記。明慧網報導,在孫任職期間,吉林全省各地對法輪功的迫害程度有增無減。

2012年10月26日,距離孫政才離任吉林省委書記前一個月,他還主持省委常委會,強調要嚴密防範和嚴厲打擊法輪功。

因迫害法輪功,孫政才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涉案追查名單。

孫政才主政吉林期間,至少有36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他們分別是:

孫顯明、孫淑香、王豔芹、馬占芳、于長麗、楊明立、孫秀霞、梁振興、陳淑芹、公方利、裴詠梅、于學忠、趙豔霞、張玉科、陳敬儒、劉端勝、鬱東輝、曹永繁、馬世豔、劉仁閣、于連和、王學珠、許運貴、趙清蓮、殷鳳琴、蔡福臣、楊福進、宋雅琴、辛延俊、張慶軍、吳英子、王慧敏、于全、許佰義、齊玉珍、王恩慧。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以下是部分案例:

原中國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 副處長被迫害致死

張玉科,原中國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簡稱中水一局)財務處副處長,吉林省公主嶺市法輪功學員,2011年2月15日在吉林監獄被迫害致死。

張玉科一家三口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的兒子小偉1995年患上了脊椎炎,多方求醫不治並且病情越發嚴重:下肢肌肉萎縮、雙側股骨壞死,被迫癱瘓在床。張玉科本人疾病纏身,患有神經衰弱、氣管炎、胃病、偏頭痛、關節痛、腰背痛等。妻子也患多種疾病。張玉科被迫一度在家照顧妻兒的生活。

1996年8月,張玉科得到了一本《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一家人走入修煉,絕處逢生。兒子身體不疼痛了,萎縮的肌肉長出來了,開始可以扶著慢走,到後來能自己走。妻子的病症消失了。張玉科本人不僅各種疾病痊癒,而且身強體健、精力充沛地重新投入了工作。

中共迫害後,張玉科被撤職,被迫提前退休,被多次非法拘留、勞教,2008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妻子被勞教三次,後被判刑兩年。

2008年3月4日,公主嶺市懷德鎮派出所出動警車三四輛,警察十多人,將張玉科夫婦綁架。

在公主嶺市看守所裡,張玉科拒穿馬夾,絕食抗議近百天,遭到抻床酷刑、灌食等迫害。

警察還給他戴上死刑犯的重鐐,鎖在鐵欄杆上20多天;讓犯人日夜輪流騎在他的脖子上十多天;還曾將他毒打至休克。

2009年5月,張玉科被吉林監獄關小號,加戴背銬腳銬53天,睡覺都不讓解開。

2010年6月,監獄有文件規定,60歲以上的在押人員刑期過三分之二的可辦假釋。張玉科要求無罪釋放遭拒。

2011年2月15日,張玉科在吉林監獄突然抽搐、暈倒,抬到醫院已不治,當日含冤離世。

孫淑香被迫害致死 生前受高智晟律師關注

孫淑香,吉林長春法輪功學員,2010年10月10日含冤離世,時年53歲。

修煉法輪功前,孫淑香患有多種嚴重疾病,如膽囊炎、萎縮性胃炎、冠心病心絞痛、卵巢腫瘤等。1997年8月,孫淑香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馬上有好轉;40多天後,身體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走路輕飄飄的,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

孫淑香堅持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生前至少遭到中共12次綁架並遭酷刑折磨。丈夫在恐嚇下被迫與她離婚,老母親悲憤離世。

高智晟律師2005年12月12日在致胡錦濤、溫家寶和中國同胞的公開信中所述:當時48歲的長春市民孫淑香,在六年的時間裡總共被非法關押過9次,以下是她在非法勞教期間的部分經歷自述:

「2002年7月初,我在父親家裡,穿著便衣的警察突然闖進來,問我是不是孫淑香。沒等回答,我就被綁架走。第二天,長春市局公安一處將我用車在顛簸了約兩個小時的路程後,兩個警察架著我帶入一個陰森恐怖的地下室裡……

「一個表面很斯文的警察打了我兩個嘴巴,當問我認識哪些功友(其他法輪功學員)時,我說不認識。他就拿起電棍,用電棍前的兩個爪子插到我的肋骨間電我。之後問我功友的電話,我不說,就拿起電棍從手指尖電我,邊電邊問我認識哪些功友。我不說,他用電棍從我手臂外側經過頭到身體的另一側,電了身體的一圈,接著又慢慢地電了身體的一圈,然後又換了一個高伏電棍充足了電,又開始從腳趾慢慢電我身體外側的一周。我還不說,他又開始從另一隻腳尖開始電了身體的一圈。我還是不說,他們就用電棍集中電我的眼睛,眼睛有要蹦出來的感覺,眼前一片漆黑。我還是不說,他們又開始電我的肋條骨,我疼痛難忍,又電我的前胸部,邊電邊問和哪些功友有聯繫,我疼得說不出來話……警察又把電棍放在我嘴裡電,嘴被電糊了,腫起來,外面全是泡。他們邊電邊說,叫你不說,今天就要撬開你的嘴。然後電棍又插在嘴裡電擊。(經過)一天一夜的折磨,我已是奄奄一息……」

2009年9月,孫淑香再次在家中被綁架,被送至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在勞教所裡,身心遭雙重折磨,不到一年,她骨瘦如柴,人已脫相,極其虛弱。

2010年6月,醫院體檢的結果顯示,孫的胃裡有三道疤痕,腹部都是積水。孫淑香不能咳嗽、不能哭、不能笑、不能打噴嚏,否則胃部劇痛。醫生說:「這老太太肚子裡都是病。」

最後,孫淑香被迫害得連剪子都拿不了的情況下,勞教所才讓找家屬簽字回家,同年10月10日含冤離世。

吉林省龍井市稅務局 優秀公務員被迫害致死

蔡福臣,吉林省龍井市稅務局優秀公務員,法輪功學員,2010年9月15日被迫害致死,年僅45歲。

工作中,蔡福臣按照「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待人誠實、善良、有禮貌;對工作認真負責、兢兢業業,是單位同事所共知的年輕有為的好青年。

2005年8月,蔡福臣因堅持信仰被判刑10年,關押在吉林省公主嶺市監獄。

在獄中,公主嶺監獄讓多個刑事犯不分晝夜地包夾他,包括上廁所等一切日常生活都被多個包夾寸步不離地監視著,更不允許他與別人接觸。

2008年5月5日,蔡福臣因寫申訴書,被獄警關在一密室裡迫害。警察把他綁在床上吊起來,不讓他睡覺,用電棍電他的脖子、下肢等部位。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強行「轉化」不成,不了了之,6月5日,蔡才被放出密室。

2010年9月初,蔡福臣最後一次和家裡人通電話,家人問他現在好不好,他說不好;事隔四天,即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迫害法輪功的官員 紛紛遭到厄運

除了孫政才,吉林省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也紛紛遭到厄運。根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數據,《大紀元》整理出1999年至2016年吉林省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厄運的人數超過1200人,包括省委書記、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等。其中,直接參與迫害的公安系統人數最多,超過500人,占四成以上。


包括王岷、田學仁等吉林省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紛紛遭到厄運。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1999年至2016年吉林省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厄運的人數超過1200人。(新紀元合成圖)

他們有的離奇暴死,有的車禍死亡,有的罹患癌症,有的被捕入獄,還有的禍及家人慘死或招致其他厄運……令人警醒。

以下僅舉數例:

王珉,原吉林省省長、省委書記、人大主任,遼寧省省委書記、人大主任。王珉在任職期間,吉林省發生了大批的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長春警察講:「現在新上任的省長王珉對法輪功問題很重視。」2007年,一位官員說:「所有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的名單,都掐在省委書記王珉的手裡,王岷說,誰放走一個人誰負責。」2017年8月4日,王珉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

田學仁,吉林省委副書記、常務副省長,多次指使公、檢、法、司和「610」人員迫害法輪功,致死、致殘數百人,非法判刑、勞教數千人。2013年,田被判無期徒刑並沒收全部財產。

楊慶才,吉林省副省長,緊隨江澤民,極端仇視法輪功,頻頻到遼源、白城、四平、吉林市等地參與迫害、侮辱和攻擊法輪功學員,並多次命令全省各地官員毆打、辱罵和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2008年,楊慶才被「雙規」。

于興昌,原吉林省教育廳副廳長,2001至2009年在任期間親自指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導致吉林省教育系統眾多修煉法輪功的高級知識分子被非法判刑、勞教、開除公職,強行綁架到洗腦班、強迫寫下放棄信仰的所謂「保證書」等,多名老師和學生被殘酷地迫害致死。2010年,于興昌被判無期徒刑並沒收全部財產。

劉元俊,原長春市紀檢書記、政法委書記。2002年3月5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利用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後,劉追隨江澤民「殺無赦」指示,不到10天的時間內非法抓捕5000多人,致多人被非法判重刑、迫害致死。2006年5月,劉元俊因肝癌死亡。

許景山,原公主嶺市委書記,在任期間執行「610」的指令,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僅公主嶺市就非法勞教30多人、迫害致死1人。2003年,許被關押在看守所,等待判刑。

王世宜、周淑雲,夫妻二人分別為原通化市政法委書記、民主街道辦事處主任,對法輪功學員多次非法抄家、勞教、強行抓到洗腦班等。2001年2月,其子在上學途中發生車禍身亡。

郝壯,蛟河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其名字被收入明慧網「惡人榜」裡。1999年至2014年,蛟河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的有21人、勞教54人、拘留25人,送洗腦班的有66人。2015年,郝墜樓身亡。

王舒涵,長春市雙陽區政法委副書記,經其判刑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至少達數十人。2010年6月,王車禍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