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人遭受痛苦的時候,部分中國人幸災樂禍,但這會最終害了中國人自己。圖為拉斯維加斯槍殺案過後,一個悼念集會上的儀仗隊。(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拉斯維加斯賭城的大規模槍殺案發生之後,事件引起世界各國的強烈譴責,也引起人們對世風日下、道德下滑的人類社會的擔憂。有人因為這個槍擊案的慘烈程度,再次提出美國該不該禁槍的古老話題;也有人問如果美國像中國大陸那樣嚴格控槍、甚至控菜刀,會不會使犯罪率得到減少;還有人問導致這類大屠殺的根本原因是什麼,是槍在殺人,還是人在殺人。

無論對這個案件本身及其後續的社會效應的討論發生在世界的任何地方,有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的人們,都會對殺手的濫殺無辜表示譴責,對受到傷害的人們及其家屬表示同情。幾天來,世界媒體報導的,都是在危難中救人、捨己救人的英雄事蹟。但令人遺憾的是,就像美國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發生之後,在中國出現歡呼叫好、幸災樂禍的聲音一樣,這一次,又出現了部分中國民眾幸災樂禍、興高采烈的為這樣的濫殺事件叫好的事。只不過,比起十幾年前,這樣的國人在人數上已經少了許多。

說起來,中國人其實是世界上最不應該、也最沒有「資格」反美、抗美、詆毀美國的民族和人民。為什麼呢,美國沒有在這中國實施任何殺戮的行為,美國也沒有占領中國的任何土地,而恰恰相反,美國其實對中國有至少六次非常大的恩惠,在過去一百年間多次幫助、保護、援助,和支持了中國和中華民族。六次美國對中國的大恩大德之舉,包括庚子賠款、抗日戰爭、蘇聯核武威脅、大陸改革開放後的軍事交流、六四的制裁,及制裁取消後直到今天的市場開放。這六次恩惠,從教育、國防、國家安全、道義和經濟上,全面的有益於中國社會。美國是中國的恩主,也是中國的盟友。如今所謂的中美之間的對立,根本不是中國人民與美國、美國人民之間的對立,而是中共既得利益集團與美國、美國人民、及美國代表的自由世界理念的對立。

美國的六次恩惠在哪裡呢?義和團拳匪之變後,清廷向各國支付庚子賠款,是美國率先退還了賠款,美國的大度引發其他幾乎所有西方各國和日本也都紛紛退還了他們的庚子賠款,使中國可以休養生息。庚子賠款還直接支持了中國向西方大規模派遣留學生、留美預備生,和中國學習西方科技的潮流。1904年清朝駐美公使梁誠和美國國務卿海約翰(John Hay)交涉庚子賠款事宜時,是海約翰主動告訴梁誠,美國得到的賠款過多了!直到今天,臺灣新竹的清華大學還在接受來自庚子賠款的基金。

抗日戰爭期間美國對中國戰區的支持和投入,協助打敗日本,人們都耳熟能詳。中蘇交惡之際,蘇聯共產黨政權威脅使用核武器攻擊中國,準備用大坦克集群碾過華北平原、威脅北京,是美國的情報、美國通過巴基斯坦傳訊,和美國堅決反對蘇聯動用核武的決心,使中國人免去了核武的滅頂之災。當然,共產黨政權之間的惡鬥導致的危險,以及美國怎麼樣幫助了中國,中共是不會告訴國人的。

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後,曾經受益於美國的軍事交流和軍備支持,極大的提升了中國的國防水平。只不過,這種軍事支持在中共的六四屠殺之後終止了。六四之後美國率領的西方各國的制裁,雖然在中共看來是一個災難,但對中國百姓來說,是來自美國人民的恩惠,因為制裁遏制了中共這個血腥和殘暴的政權繼續肆虐、繼續危害中國人民。等到90年代六四制裁大部分解除之後,美國在經濟上更是大力的對中國予以支持,全面開放市場,使中國經濟在過去20年間取得了基於外貿出口的長足進展。

總而言之,過去一百年間,美國對中國真是不薄,是有很大的恩惠的。那些中共的五毛、社交媒體背後的小醜,對中國人民的大恩人,居然如此的惡毒詛咒、幸災樂禍,毫無惻隱之心,你們的居心何在?你們還有一點點良心嗎?要知道,即便是美國的敵人,如北韓政權、伊朗政府,他們可能在叫囂讓美國陷入地獄、葬身火海、或從地球上消失,使用這些誇張、描述性的廣告用語,但他們的民間、媒體和輿論,在面對善良的普通百姓遭到痛苦之際,也都沒有用這樣低下、沒有人格、不講良心的話語。 

幸災樂禍,其實只能是害了中國人自己。恩將仇報、忘恩負義的人,必然被全世界人民所唾棄。幸災樂禍之人,沒有善念,沒有同情心,也沒有感恩之心,反而任由其嫉妒之心格外的大舉發作。人們為什麼會幸災樂禍呢,是因為嫉妒,這個人類最卑劣的個性;因為嫉妒才會看不得別人過得好,而是在別人遭受魔難的時候感到高興。但人們也需要知道,你如果這樣對待別人,你自己遭受痛苦、陷入絕境的時候,你希望別人會怎麼樣對待呢?

為中華民族的長遠之計,請放棄這些齷齪、低下,和偏離了善念的思想念頭和變態心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