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9大新常委露面後,誰將負責棘手的對臺事務,引發外界猜想。圖為2017年9月期間,在國立臺灣大學有學生抗議大陸「統戰」勢力入侵校園,結果釀造黑幫毆打學生濺血事件。(中央社)

19大後,五位新政治局常委中,誰最有可能主管臺灣事務?

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就此分析並推演,並指出兩岸根本的差異在於政治制度是否保障人的基本權益。

文 _ 易如

在中共19大新常委露面後,誰將接任對臺事務,棘手的兩岸關係的未來走向,再次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

在19大第一天的大會上,習近平談到對臺政策時,一方面依舊強調「有堅定的信心、足夠的能力、粉碎任何形式的臺獨陰謀」,另一方面也表示「尊重臺灣現有制度和生活方式」,同時重申了四次「九二共識」與「一個中國」。

臺灣南華大學國際關係與企業學系的副教授孫國祥認為,習近平的講話,第一部分是給深綠、非常支持獨立的人說的;第二部分是給偏藍族群,也就是較支持統一的臺灣人說的,有點像是「一國兩制」的委婉說法;第三部分是給自認較偏中間派的臺灣人說的。

那麼19大後,五位新政治局常委——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誰最有可能接替前任政協委員俞正聲主管臺灣事務,同時又會有哪些不同的對臺政策?

五常委誰接任對臺事務及政策走向

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表示,最可能接替俞正聲的是韓正,因為韓正作為上海市委書記,來過臺灣。「如果未來九二共識仍不能成為臺灣民進黨與中共之間的認知基礎,那麼韓正或許能在目前的兩岸關係形勢下,在兩岸對話中扮演信息傳送角色。」

對現任國務院副總理汪洋,他認為汪洋的形象比較開明,如果進入政協、主管臺灣事務,「可能會在一定程度緩和對臺統戰工作」。而趙樂際、栗戰書與臺灣往來不多,估計不會在兩岸關係上有什麼表現。

至於學界出身的王滬寧,從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入常,如果真的負責對臺事務,可能會不一樣。曾建元表示,臺老一輩學術界與王滬寧有過接觸,如果臺智庫能發揮影響力,通過王互通聲音,「某種程度上,可能將臺灣的自由民主經驗、普世價值傳到大陸。」

他舉例說,當年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面對價格控制(通貨膨脹)問題,就曾邀請臺中央經濟研究所五、六人去大陸講課,交換經驗。如果未來王滬寧通過臺學界,建立互信基礎,或許可能通過他的人脈資源,增進兩岸學界的交流。但是臺灣學界對政界的影響力非常大,所以亦要提防不要被中共滲透。

而且現在的臺灣政治環境,已經跟五年前很不一樣。無論北京交給誰管理對臺事務,都可能是燙手山芋。

18大後兩岸政治環境有變化

中共18大以來,臺灣及大陸都發生了政治轉變。2014年3月14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兩會上提交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堅持『九二共識』,維護一個中國框架,鞏固增進兩岸政治互信,促進經濟融合,推動交流合作,開展協商談判。」

四天後(3月18日),臺灣發生為期23天的「太陽花學運」。當時剛剛連任的馬英九正準備與中共簽署《服務貿易協定》,引起學生大規模上街抗議。

最後促使時任立法院長王金平承諾,《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不召集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黨團協商會議。截至目前,共有六個版本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仍在立法院等待審查。而同年,臺灣執政黨國民黨在九合一大選中僅拿下一市五縣首長,大敗給民進黨。

之後,中共國務院自2015年至今,歷年政府報告涉及對臺部分,幾乎必稱「加強兩岸基層和青年交流」。

但是這種拉攏青年臺灣學生的做法並未奏效。大陸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9月24日在國立臺灣大學舉辦活動,有校內學生質疑統戰勢力入侵校園,舉白布條抗議,隨後招致臺黑幫持甩棍打傷學生,釀造「臺大濺血事件」,隨後引發臺灣各界對中共統戰滲透的不滿。

兩岸「九二共識」的沿革

自國民黨主席連戰2005年4月訪問大陸,國共高層開啓政治對話後,大陸對臺事務的攻略就定調為「防止臺獨」,而政策措施為「以經促政」。北京對臺灣實行了諸多經濟拉攏措施,對臺讓利的銀彈攻略上場。

2015年11月,時任總統、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在新加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這是海峽兩岸自1949年政治分立以來,雙方最高領導人首次會晤。兩人在表述互動時均提及「九二共識」。

因為受太陽花學運的影響,國民黨大敗,民進黨獲得執政權。2016年5月,蔡英文在就職典禮上表示:「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

隨後,中共國臺辦認為其沒有明確承認「九二共識」和認同其核心意涵,切斷與現任臺灣政府的交流。

臺灣南華大學國際關係與企業學系的副教授孫國祥相信,中共在太陽花學運後,又重新擬定了新的對臺戰略,在民進黨上臺後,已經在慢慢運作中。

「太陽花學運」證實了大多數臺灣民眾仍然支持維持臺灣現狀。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曾建元表示,其實兩岸根本的差異在於政治制度保障人的基本權益,使人可以自由地選擇想要的生活方式。如果中共要想改變臺灣民眾的看法,需要先改變自己對待民眾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