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第二排穿褐黃色上衣居中者)與清華大學部分法輪功學員合影。(明慧網)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初,中共全國喉舌媒體齊上,開足馬力散布謊言和仇恨,包括抹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斂財」。

穿透謊言,背後的真相到底又是怎樣的呢?

_ 葉楓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初,全國喉舌媒體齊上,開足馬力散布謊言和仇恨,包括抹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斂財」。穿透謊言,背後的真相到底又是怎樣的呢?

辦學習班

19925月至199412月,李洪志先生應邀在大陸多個省市地區講法傳功,總計辦班56次。

法輪功當時是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直屬功派。明慧網報導,所有的法輪功學習班都是由當地氣功科研會邀請舉辦,辦班收入和氣功科研會四六分成。

北京市公安局曾經成立專案組,調查過航天部二院辦過的兩期法輪功學習班的情況。原法輪功研究會的工作人員拿出了清晰的帳目:九天的學習班,兩個班總人數不到3000人,四分之三是老學員,老學員收費20元人民幣,新學員收費40元人民幣。辦班的學費收入要付場地費,還要上繳給氣功協會。法輪功研究會只剩下不足2萬元,而研究會還要支付自己的工作人員費用、資料、交通等等費用,所剩純收入更是寥寥無幾。

航天部辦的班已算是在北京辦的大型法輪功學習班,其收入尚且如此,更不用細說其他各小型班的情況。

法輪功辦班的學費是全國最低的,收費是其他氣功師的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因為收費太低,很多氣功師對此都有意見。為此,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曾多次要求李洪志先生提高學費,但先生考慮到學員的經濟能力,始終沒有答應。

而且,李洪志先生還幾次將氣功報告的有限收入捐獻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圖書館或紅十字會。



李洪志先生幾次將氣功報告的有限收入捐獻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圖書館或紅十字會。圖左為公安部頒發的感謝信,右為延邊紅十字會頒發的榮譽證書。(明慧網) 20多年來,各地參加過李洪志先生講法班的法輪功學員寫了不少回憶文章。

一位延邊的法輪功學員講道:「當時師父在延吉講法結束,準備離開延吉。幾位(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去送站,師父和站長們同坐一輛出租車去火車站。到站後,某站長要付車費,師父不同意,執意要拿自己的錢付。看大家不理解,師父說:『我在延邊的事情已經辦完,各種費用帳目已經結清,在經濟上我與你們已經沒有關係了。出租車費我要自己拿錢(付帳),我不能要學員的一分錢。』」

參加學習班的學員還看到,李洪志先生總是吃穿非常簡樸,經常夜裡把衣服洗乾淨,第二天再穿;吃的也是最省錢的,經常一連十幾天,天天吃方便麵;住的也是最簡易的招待所。

而在大陸1994年底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一書出版後,李洪志先生就沒有再辦班收費,學員都是義務教功。

出版法輪功書籍和音像製品

中共聲稱李洪志先生靠出版法輪功書籍和音像製品「瘋狂斂財」,這也是毫無根據的。

據明慧網的資料,法輪功的第一批教功錄像帶是由中國氣功科研會攝製、出售的,與法輪功研究會無關。第二批教功帶是由體育出版社負責攝製、出售的,也與研究會無關。後來通行的由北京電視藝術中心製作、發行的版本,按合同規定,出版社應在以後的收入中撥一部分給法輪功研究會作為版權使用費,這是合法的。

一位長春法輪功學員說:「師父初期傳法時很艱難。《中國法輪功》出版前,師父借了8000元(人民幣)錢買書的版權號,首批書發行後,師父看見有緣人沒錢買就免費贈送,結果書賣完了,但借版權號的錢都沒收回來。」「師父在講課時還不止一次地講了,個人的錢和中小企業的錢一律不收,而且輔導站不許存錢,這已成為一條鐵規矩了。」

事實上,在大陸正式出版的法輪功書籍,李洪志先生獲得的全部稿費只有2萬多元人民幣。

李洪志先生曾表示,「我在中國正式出版社出版的書,稿費每次幾千塊錢人民幣,所有都加在一起給了我2萬多塊錢人民幣,合幾千美金吧,就這麼多。因為他的出版社是官辦的,他不會像其他國家的出版社那樣給你稿費,就是那個情況……基本上我就是指著稿費生活。」

在《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遭到中宣部等部門禁止出版之後,社會上盜版橫行,在整個中國大陸,李洪志先生再沒得到過一分錢的稿酬。

內蒙古赤峰公安局把一個與李洪志先生從未見過面、沒任何聯繫的書商,關押、施以酷刑,強迫其錄製假電視新聞,這則新聞在迫害之初在中共中央電視臺播放。事後,有內蒙古的知情百姓曝光這是造假。

其實,在法輪大法網站上,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講法音像資料和煉功音像資料全部可以免費下載,只為救度更多有緣人。李洪志先生曾說:「我這一生就是來傳這部大法的。」

所謂「住豪宅」


中共誣蔑李洪志先生在中國長春住豪宅,圖為李先生在長春的住處外觀和被貼上封條的門。(明慧網)

與誹謗「斂財」相呼應的,是中共誣蔑李洪志先生在中國長春住豪宅。

一位長春學員與李洪志先生住在同一個居民區裡,她說:「師父家境清貧,家中最值錢的擺設是一臺12寸的電視機。師父出來傳法前,有許多人找師父治病,但師父從不收錢財,有時還準備一點水果來招待看病的人。」

實際上,李洪志先生在長春市解放大路103號西門四樓1號的家,是一棟破舊的老式住宅樓的一個單元房。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證實所謂的「斂財」是「子虛烏有」。

覺者風範 言傳身教

李洪志先生教導弟子們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李洪志先生自己的一言一行就是這一標準的真實寫照。

李洪志先生傳法傳功不求名不求利。

在中共正式發動迫害前的19995月,李洪志先生在加拿大法會講法時說,「比如說,我有一億的學員在學法,如果我現在說一句,大家每個人給我一塊錢吧,大家想一想,一人給我一塊錢我就是億萬富翁……我只要說一句話每個人給我10塊錢吧,我就是10億富翁!這來的多痛快呀!誰都高高興興的給我,我還堂堂正正的,我何必費那個事呢?」但是,李洪志先生從未向法輪功學員伸手要過一分錢。

一位學員說,「師父沒要過我們一分錢,卻給了我們道德的回升和健康的體魄。」這代表了億萬法輪功修煉者的心聲。

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

199962,李洪志先生針對中共欲利用減少5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來引渡他回國一事發表了〈我的一點感想〉一文。以下是文章部分內容:

「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的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錢與物質報酬。對社會對人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知是不是因此而引渡我哪?讓我回國是想讓更多的人得法、修心呢?如那樣的話,請國家不必損失五億美元做交換。我自己回去好了。」

法輪功「沒有宗教的各種必須遵守的規定,沒有廟、教堂,沒有宗教儀式。想學就學,想走就走,沒有名冊,何『教』之有呢?至於說『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或者是,不是共產黨理論範疇的就是邪的哪?」

「其實我非常清楚有的人為何非要反對『法輪功』。就是像媒體報導中說的學『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一億多人是不少,難道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

這一番話,點出了中共懼怕好人、為何迫害法輪功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