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6日下午,神韻交響樂團於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演出。(攝影/羅瑞勳)

神韻交響樂以中西樂器完美結合,譜出協和動人的篇章,是神韻音樂的獨家亮點,神韻音樂還有更高的境界和力量,「不論你是年輕人或是年紀大的人,你的人生只要能體會過一次,我相信你才會不虛此生。」環球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主任劉懷幃感動地說。

文 _ 龍芳

「手都已經拍紅了,我用力拍得更大聲,只是想要把我心中的那種感動、沒有辦法言喻的那種情緒、那種感謝,藉由掌聲,傳達給臺上每一位偉大的音樂家。」今年3月曾看過神韻藝術團演出的劉懷幃說:「一敲鑼,一開幕之後,莫名地眼眶就紅了,那種心靈的撼動,又重新再度充滿心中。」

「此樂只有天上有,沒有辦法用文字去形容,已經登峰造極,已經超越了我所能理解的、超越了我所能用言語去描述的層次。」對神韻音樂無限讚歎的劉懷幃強調:「神韻音樂的高度已經超過我能夠形容的,沒有任何一個字句可以表達我內心對她的讚歎,我感謝能有這個機會可以接觸到她,我會繼續把這份感動傳遞給其他的人。」

音樂穿透細胞 能量在體內流轉


9月24日午,神韻交響樂團於屏東演藝廳舉行演出。圖為男高音歌唱家天歌在演唱。(羅瑞勳/大紀元)

劉懷幃說:「神韻音樂,她直接撼動了我們身體裡每一個細胞,這是細胞的感應,所以她是全面的,而且是很深層的,直接到心裡、到你的每一個細胞,然後反映出來,那是不一樣的境界。」

他接著說:「就像是我現在的心跳,身上每一個細胞,那種反應還在,那種能量還在你的身體裡面流轉。她並不像是你看完一場普通的表演,出來之後就又回歸到了現實,你是一直帶著這一份感動和能量離開這個表演廳,然後一直帶回家,明天之後你還在回味。」

「她非常的直接、純粹,而且持續、長久。」劉懷幃說:「我覺得神韻音樂的那個穿透力實在是太(深層),眼眶都要泛淚了。」

中國古代就知道好的音樂可以治病,劉懷幃說:「我認為神韻音樂還可以破除遇到的一些困難,我為什麼邀母親來,因為她有一些病痛困擾,我希望她來聽了之後,不論是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會有助益或是提升,而我媽媽給我的回饋也是如此。她覺得這是一場非常棒的演出,她60多歲了,才第一次能夠享受到神韻音樂帶給她的美好影響。」


2017年9月24日下午,環球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系主任劉懷幃與母親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臺灣屏東演藝廳的演出。(攝影/龍芳)

劉懷幃認為,神韻音樂還有更高的境界和力量,「她不單單只是讓你陶冶性情,或者讓身心放鬆,她更可以帶領我們去感受這個音樂,去平靜我們,去深思熟慮,知道我們該如何盡我們的責任,善用我們的力量,為這個社會,這個國家,這個世界做一點事情。」

他進一步強調:「我覺得我們在任何一個時間點能夠接觸到神韻音樂,都不算太晚,但一定要開始,不論你是年輕人或是年紀大的人,你的人生只要能體會過一次,我相信你才會不虛此生,你才會真正開啟你內心一直沒有開啟的那一塊,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

劉懷幃說自己曾經差點錯過緣分,與神韻擦肩而過。「直到我碰到她之後,我才發現,原來,真的我的人生改觀了。」

演唱家讚神韻是音樂最高境界:永恆的迴盪


2017年10月3日下午,原住民歌唱家、苗栗力馬生活工坊創辦人南賢天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臺北中山堂的演出。(攝影/陳柏州)

「過去在傳統音樂裡,感覺世界就是這樣子的侷限,可是在聽過神韻交響樂團之後,忽然整個心境翻轉了。」10月3日下午,臺灣原住民演唱家、苗栗力馬生活工坊創辦人南賢天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臺北中山堂的演出後讚歎地說。

「原來聽神韻音樂,可以讓我們心情也隨著昇華,她無形中給人帶來一種力量,讓心境隨著她提升。」他興奮地說:「真的是震撼!到現在內心裡還一直激動著。」

歌聲穿透心靈 喚醒迷失的生命

南賢天非常讚賞歌唱家是用「心」在歌唱,「沒有麥克風,歌唱家們的聲音就可以從前面傳到後面。其實,他們每一字、每一詞都很用心在唱。」他發現歌唱家把每個字都唱活了,「聽男高音歌唱家天歌唱的時候,我也逐字看歌詞裡面的意涵,他能唱出每個字的內涵,連這都做到了。」

南賢天說:「《為何來這裡》這首歌,在敘述生命的來源。有時候人會迷失,還會追逐名利,歌詞敘述、詮釋了人到底要的是什麼。」他表示歌唱家的歌聲非常有穿透力,可以直達心靈,有喚醒人的作用,「聽一次不夠,我有叫我太太買專輯,回去還要再聽。」

南賢天特別佩服神韻音樂的作曲家,「最成功的還是編曲,他了解中華文化的底蘊,知道如何把內涵呈現出來,真的是(做到極致),我真的很佩服。」

他表示,生活中的喜怒哀樂,可以透過音樂和不同器樂來表達,而神韻音樂還可以進一步讓觀眾產生共鳴,「作曲了解他(曲目)的歷史背景,所做的整個和聲也好,感覺也好,好像千軍萬馬在奔騰也好,讓我們在聽音樂時能夠感動,把時空融合在一塊,產生共鳴。」

南賢天說,聽神韻交響樂的感動無法用言語形容,「我聽到神韻音樂的細膩跟柔和,還可以感受到大山大海、大原野的磅礡,由音樂來詮釋各種情境,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形容(此時的感動),心裡在翻滾和翻轉,我相信今天每一個人,都有這樣子的感動,我只能說,感動再感動!」

「這種感動讓你回去以後一直會不斷地回味,你得到的是永恆的迴盪。我覺得,對所有觀眾朋友,這是最大的回饋。」南賢天表示,永恆迴盪這是音樂最高境界,他回去要跟更多朋友分享這種感動。

「唯有神才能作出這樂章」理事長淚求安可曲


2017年9月26日下午,臺東市光明愛心協會理事長陳金溪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臺灣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的演出。(攝影/鄭順利)

「期盼安可曲的時候,到最後我拍手拍到流淚了,真的是欲罷不能,真的讓人欲罷不能。非常非常的棒,真的非常非常不想離開。」9月26日下午,臺東市光明愛心協會理事長陳金溪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高雄的演出後說,「快結束的時候,我不由自主站起來,內心在吶喊:『請繼續、繼續,我還要聽,我還要聽!』我拍手拍到手都痛了,但是我還是繼續拍,因為我怕她不再演奏了。」他表示,「從不曾有這樣的感覺,讓我還想一直聽下去。」

神才能創作如此美的樂章

陳金溪表示:「能夠有這個機會來聽到這麼好的一個交響樂,我要用三個「『感』,感動、感激之外,還有感恩,表達聽完的心情。」他讚歎:「神韻音樂真的是天籟之音!」

「真的是餘音繞梁,我現在整個耳朵還停留在音樂廳,那種樂聲,整個澎湃的感覺,還是一直在耳邊。」陳金溪開心地說:「這是世界上最美聲的東西,可以讓我們這種凡人慢慢去享受,我覺得今天真的非常高興也非常幸運。」

陳金溪表示要感恩藝術總監:「我不知道藝術總監是誰?但我想跟他說:『您是神人,唯有神才能創作出這麼棒、這麼美的樂聲。』」

神韻音樂結合東西方樂器,譜出完美動人的篇章。陳金溪讚歎:「真是不可思議,讓我大開眼界,怎麼會有那麼多樂器的融合,有看到琵琶,還包括長笛,跟小提琴、大提琴包括鼓聲,我覺得整個配合得都相當好,尤其這些曲目幾乎都沒有聽過,很多是原創曲。」「哇!還有指揮家真的非常棒,而且他讓所有人enjoy在他指揮的一個氛圍裡面。」

他表示,演奏過程中,自己像是被音符牽引到不同的意境,「她一直牽引著我,音樂輕的時候,就像來到綠草如茵,身體輕輕地飄著,那種感覺非常非常的舒服。」

他接著描述:「樂曲演奏到很激昂、雄渾壯闊的時候,又像那千景飛瀑、萬馬奔騰一樣,感覺非常振奮人心,連身體細胞都在跳躍。」

陳金溪說,隨著音樂高低起伏體驗各種情境,也帶給他一些人生啟示,「我覺得人生應該要像樂章一樣,在萬頃平波裡面,要能夠怡然自得;在萬馬奔騰的時候,也要能夠保持冷靜。」他形容,「跟著樂聲去逍遙,人生自然豁達,盡情揮灑。」

陳金溪最後也強調,每個人都不要錯失聆賞神韻交響樂團的機會,「不管你是市井小民、不管你是高官富賈,其實只要你願意都可以來聽,而且花少少的錢,就能聆賞這麼美妙動人的交響樂,所以我覺得真的要感恩,真的要感恩,這個真的是天籟之音。相信我,來聽就對了,你會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