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4日,中科院院士朱清時在浙江杭州佛學院作「科學與佛法會合之處」講座時表示,科學能證明的東西很有限,如果把它不能證明的都否定掉,這本身就不科學。他希望能用科學的方法來審視所謂的「迷信」。(新紀元合成)
2015年6月14日,中科院院士朱清時在浙江杭州佛學院作「科學與佛法會合之處」講座時表示,科學能證明的東西很有限,如果把它不能證明的都否定掉,這本身就不科學。他希望能用科學的方法來審視所謂的「迷信」。(新紀元合成)

大陸中科院院士朱清時今年6月因為一場關於真氣的講座引起極大爭議。

有人不解,一位擁有中國科學界最高榮譽的學者,為何轉而研究真氣。

近日,朱清時回應說,科學能證明的東西很有限,如果把它不能證明的都否定掉,這本身就不科學。應該用科學的方法審視「迷信」。

臺灣著名中醫師胡乃文進一步表示,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不是對立的。

文 _ 陳漢、周慧心

科學沒證實的不一定不存在

朱清時是化學家和自然科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曾擔任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第七任校長,南方科技大學創校校長。

今年6月10日上午,朱清時在北京中醫藥大學開講「用身體觀察真氣和氣脈」引起一片譁然,甚至在某網路問答平臺上還引發了「真偽科學之爭」。

據《新京報》11月4日報導,朱清時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科學無法證明的東西,不能全部否定。他希望能用科學的方法來審視所謂的「迷信」。

他說:「佛學的很多思想不被科學認可,並不是因為佛學的說法都與科學矛盾,而是因為科學不需要它們。因為無法證明它們,所以不需要它們。」

朱清時表示,佛學不被科學認可,並不是因為佛學的說法與科學矛盾,而是因為科學無法證明佛法。圖為武漢一觀音雕像上空出現光環。(Getty Images)
朱清時表示,佛學不被科學認可,並不是因為佛學的說法與科學矛盾,而是因為科學無法證明佛法。圖為武漢一觀音雕像上空出現光環。(Getty Images)

「比如人為什麼要善良、慈悲、共用?科學無法證明這些。科學是中性的,好人拿它做好事,壞人拿它做壞事。而且科學本身力量有限,它能證明的東西很有限。如果把它不能證明的都否定掉,這本身就不科學。」

他表示,自己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現在人們走得太快了,靈魂已丟在後面。怎麼辦?

他解釋說現在科技發展得很快,大家忙於趕上潮流,都沒有時間靜下心來想想人的本質是什麼?

他回憶自己小時候,哪個人做不好的事情,母親或者長輩會說那人「作孽」。這就是當時社會的觀念:人不能做壞事,做壞事是有業報的。當社會上還有這種觀念時,每個人自我約束就有基礎。

在民間,這個基礎已經延伸了兩千年。後來人們沒有了這種自我約束,社會問題越來越多。

他認為科技讓人認為佛學的業力、業報思想是迷信,大家都不相信它了、把它拋棄了。

朱清時認為,佛學的基本觀念中,那些沒有被科學承認的,可能是科學涉及不到的。而業力這些觀念是科學還無法涉及的。「我一直在想:如果每個人都利己,沒有業報的觀念,沒有底線了,社會就會出問題,這怎麼辦?」

中共利用物質科學打擊信仰 敗壞人類道德

臺灣著名中醫師胡乃文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人的道德越來越壞,那是因為我們現在被這個科學,被現有的物質科學把人的心給帶走了,帶到不好的地方去了。」

他表示,中共是所謂的「無神論」,他們利用物質科學打擊信仰,把物質和精神絕對的對立起來。「我認為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

胡醫師用中醫理論解釋稱,人生病就是物質身體上有病,中醫理論上,人體有風火濕燥寒等不同體質,而人又有喜怒憂思悲恐驚等情緒的體質,就是人的精神、情緒會影響這個物質身體,導致生病。修煉界或者宗教界認為,業力才是造成有病的真正原因。

他說:「當然不只是身體有病,人還有其它很多的痛苦,很多的痛苦我們從這個現代科學來講,或者是用中國比較高一點層次的科學來講,都不能完全解釋,如果用業力來解釋的話,那麼這個問題才能夠真的解決。」

偉大科學家信神 科學信仰非對立

對於朱清時所闡述的在打坐中,在「一念不生」、「空」的情況下可以感覺到真氣、經絡的存在。胡醫師介紹說,歷史上,過去有名的醫生,包括華陀、扁鵲、李時珍、孫思邈等,他們就是那種真正的「一念不生」,那種真正的修煉狀態,也就是說真的心中已經空到類似佛教所講的「如如不動」。他表示這時不好的東西沒有了,好的東西反而都進來了。

朱清時指在打坐中「一念不生」、「空」的情況下可以感覺到真氣、經絡的存在。圖為法輪功學員在打坐。(大紀元)
朱清時指在打坐中「一念不生」、「空」的情況下可以感覺到真氣、經絡的存在。圖為法輪功學員在打坐。(大紀元)

胡醫師解釋說,「中醫古時候沒有講到這個真氣,它只有講到經絡。人在修煉當中,可以內觀自己的身體,像李時珍的那個《奇經八脈考》裡都提到了很多這樣的事情,就是通過內觀自己的身體,能夠找到所謂的十二經絡,所謂的奇經八脈在體內是怎樣運行的。」

他表示,古代著名的中醫大部分都是修煉的人,他舉例說,「在晉朝時候的葛仙翁,他是因為走入修煉,能夠看到治療瘋狗病的方法;大概過了一千多年之後,巴斯德,他也是一個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其實也是修煉人,那麼他在修煉當中也發現方法,可以治療這個狂犬病,和當時葛仙翁是完完全全一樣的治療方法。」

朱清時曾表示,自己非常崇拜愛因斯坦,曾把「做中國的愛因斯坦」作為自己的志向。

他說:「大學畢業前受文革思潮影響,我幼稚地想批判相對論中的『唯心主義』,現在卻越來越理解它的道理。後來才知道,我們這樣的普通科研人員,一生無非就是理解和觀察他理論中的一些細節,只能仰視他。」

愛因斯坦是歷史上公認的最偉大科學家之一。當他窮盡了物理世界的客觀規律之後,發現關於宇宙問題的最終答案,只能指向神。因此,在晚年時期他走入了宗教。

愛因斯坦是歷史上公認的最偉大科學家之一。當他窮盡了物理世界的客觀規律之後,發現關於宇宙問題的最終答案,只能指向神。因此,在晚年時期他走入了宗教。(AFP)
愛因斯坦是歷史上公認的最偉大科學家之一。當他窮盡了物理世界的客觀規律之後,發現關於宇宙問題的最終答案,只能指向神。因此,在晚年時期他走入了宗教。(AFP)

愛因斯坦說:「我是一位研究科學的人,我深切知道,今天的科學能證明某種事物存在,但是並不能貿然判定某種事物不存在。」「譬如若干年前,當科學未能發現原子核時,假如當時我們貿然斷定原子核不存在,在今天看來,不就犯了大錯誤了嗎?」「今天科學雖然沒有把神的存在直接證明出來,只是由於科學還沒有發展到那種程度,並不是神真的不存在。」

當愛因斯坦研讀佛經之後,更是由衷感慨地說:「以後如果有什麼能取代科學的,那就只有佛法了。」

不僅是愛因斯坦,事實上,歷史上那些在科學發展鼎盛時期的偉大科學家,包括哥白尼、笛卡爾、伽利略和牛頓等均稱自己絕對信仰造物主神,認為這個世界——神的傑作是有矩可循的,正待科學家們去發現證實。

其實科學和信仰並不是水火不容的關係,事實上,歷史上有一大批名垂史冊的大科學家都是有宗教信仰的「有神論」者。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哈維克.紮克曼博士在其1977年出版的著作《科技英才——美國諾貝爾獎獲得者》一書中統計:自1901年設立諾貝爾獎以來,美國獲得該項科學獎的286位科學家中,有92%的獲獎者是信神的。特別是物理獎、化學獎、生物醫學獎的人幾乎全都信神。

傳統文化即是神傳文化

朱清時表示,雖然他的理論受到眾多的圍攻,但也有科學界的專家私下跟他說,他們很理解他在做什麼。「我聽了他們的話,就知道其實我做的、思考的事情沒有錯。一定要從科學角度讓大家意識到,這個東西是有道理的,然後人們才會把我們的傳統文化重新找回來。」

中國的傳統文化是神傳給人的,要了解傳統文化其實要從神傳下來的文化來了解。圖為成都慶陽宮木刻印刷。(Getty Images)
中國的傳統文化是神傳給人的,要了解傳統文化其實要從神傳下來的文化來了解。圖為成都慶陽宮木刻印刷。(Getty Images)

胡乃文醫師認為恢復傳統文化首先要恢復信仰,因為「中國的傳統文化是神傳來的,我們所有中國人大概都知道,我們的文化起源於崑崙山,崑崙山那個地方比較高,一般有很多修道人。修道的人就是跟神在一起的。神傳文化才是中國的傳統文化,我們要了解傳統文化其實要從神傳下來的文化來了解,那麼我們的傳統文化才會有根,不然這個傳統文化沒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