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資料室)

19大開完一個月後,人們正在關注新班子未來的工作重點為何時,傳出了證監會懲罰前著名電影演員趙薇夫婦的消息,同時,官方對2015年股災的處理也再次引發人們對經濟政變的關注。


2017年11月8日,趙薇夫婦分別被處以30萬元罰款,並且五年內不得再次涉足證券市場。(大紀元資料室)

文 _ 王淨文

2015年江派搞股災 中信三高管獲刑

中信證券公司在大陸2015年股災後,有十多名高管被當局調查。作為「國家隊」救市主力之一的中信證券,在2015年6月、7月間的股災中,涉嫌與外資聯手做空股市,被稱為「內鬼事件」。8月起,中信證券有11名高層被查。

據財新網11月13日報導,除三人判刑外,中信證券部分高管和業務骨幹被查後返回,部分回到中信體系官復原職,部分離開中信另謀出路。

報導說,2016年4月29日被逮捕的中信證券前總經理程博明、經紀業務發展委員會行政負責人劉軍、權益投資部負責人許駿,一審已判刑。程博明2016年12月被判刑三年半,罪名為非國家公務人員的受賄罪,證據來自程博明給安徽老鄉辦了事,對方給他在安徽老家購地、建房,案值幾十萬元。劉軍被判三緩三、許駿被判二緩二。

不過,他們真實的罪名是在股市參與了經濟政變。

2015年8月起,程博明、汪定國、徐剛等中信證券多名高管涉嫌內幕交易、洩露內幕信息被調查。同年9月16日,時任證監會主席助理的張育軍被調查。據報導,張育軍跟程博明是同門師兄弟,兩人私交甚好。

程博明和徐剛被指是中共江派前常委劉雲山的兒子、中信證券實權人物、時任中信證券副董事長劉樂飛的「手下大將」。這場股災被指是江派針對習近平當局的一場「經濟政變」。張育軍在2015年大陸股災期間充當「救市隊長」,暗中和姚剛領導的證監會與中信證券等聯手洗劫大陸股市,迫使習當局動用數千億人民幣救市。


中信證券在大陸2015年股災後,有十多名高管被當局調查,其中被判刑三年半的前總經理程博明是中共江派前常委劉雲山的兒子、中信證券實權人物劉樂飛的「手下大將」。(新紀元合成圖)

不過,2017年9月15日,張育軍也以涉嫌受賄罪被立案偵查,官方也沒敢公開提出股災罪名,但私下卻展開大規模的金融領域反腐。金融大鱷肖建華從香港被抓回北京就是第一步。

胡舒立示警 習最大風險是經濟政變

11月15日,財新傳媒創辦人、總編輯胡舒立,在「第八屆財新峰會」開幕式致辭時說,面對「深水區改革」之難,中共19大堪稱改革再出發的動員令,在全面深化改革中,金融監管體制改革是重中之重,又是當務之急。

她表示,未來一個時期,不同利益集團衝突可能越發激烈。越來越多信號顯示,金融領域將是習近平下一個反腐主戰場。

她認為,未來的改革注定不會一帆風順,不同利益集團之間的衝突可能越發激烈,一些過去隱藏的矛盾次第顯現,任何環節處理不當,均會阻礙總體進展,甚至可能讓改革止步。

在前五年由習近平與王岐山聯手主導的反腐打「虎」中,胡舒立與財新集團曾多次出現。特別是在對貪腐高官家族的爆料方面,財新曾採用特殊的爆料手法且屢試屢應。有觀點認為,胡舒立的威力來自王岐山等人的支持,她與財新起到了在輿論界為習王打「虎」造勢的作用。


胡舒立(左)與財新起到了在輿論界為習王打「虎」造勢的作用。圖為10月24日胡舒立旗下兩隻ETF在港上市。(余鋼/大紀元)

香港《蘋果日報》曾在中共19大期間刊發李平的一篇分析,認為「習近平未來遭遇軍事政變的危險仍然頗低,最大的風險甚至不是暗殺之類的人身安全,反而,類似2015年的經濟政變更具殺傷力」。

「中共權貴集團在金融界都有其代言人、操盤手,太子黨近年甚至視金融界為權力尋租的最佳途徑,勢力遍布各大投資銀行。只要中共黨內還有不同的權貴集團,就會有權力與利益鬥爭……習近平把金融安全提升到戰略性、根本性大事的層次,在19大報告中要求『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毋寧說是要守住不再發生經濟政變的底線。」

正因為如此,外界對胡舒立這次有關利益集團的警告頗為重視。普遍認為,習近平在中共19大開啟第二個任期後,清洗金融領域將是一大工作重點。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趙薇與黃有龍夫婦被中共證監會處罰一事,就被視為是習近平動手的第一刀。

趙薇夫婦被頂格處罰背後

「想用六千萬換30億,用空殼公司收購上市公司,卻在信息披露上說假話……」「股市女巴菲特」趙薇及其丈夫黃有龍終被證監會怒斥,並被禁入證券市場五年。

11月8日,中國證監會公布《告知書》,指趙薇夫婦收購萬家文化29.1%股權的30億元資金,實際上是透過51倍的槓桿借來;且收購方「龍薇傳媒」註冊資金僅200萬元,於收購前僅成立一個多月,資本運作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及重大遺漏」等問題。趙薇夫婦分別被處以30萬元罰款,並且五年內不得再次涉足證券市場。

《告知書》稱,「其行為因其名人效應等因素疊加,嚴重誤導市場及投資者,引發市場和媒體的高度關注,致使萬家文化股價大幅波動,嚴重擾亂了正常的市場秩序」。

很快,「小燕子」趙薇被罰的消息傳遍整個資本市場。如今已經更名為祥源文化(600576)的萬家文化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證監會告知書,萬家文化、龍薇傳媒等涉嫌信披違法違規案已調查完畢。證監會依法擬對萬家文化、龍薇傳媒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對孔德永、黃有龍、趙薇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

業內人士表示,對於手握重金的趙薇夫婦來說,30萬的罰款似乎並不算什麼,但這已是《證券法》對信息披露違規直接責任人的最高處罰。此外,五年的「市場禁入」也是真正打在痛處。公開信息顯示,從2003年就進入資本市場的趙薇,目前仍擔任五家企業法人代表,八家企業高管。作為股東,其持有16家公司,其中,持股比例不低於50%的公司共有九家。

 
對於手握重金的趙薇夫婦來說,30萬的罰款似乎並不算什麼,五年的「市場禁入」才是真正打在痛處。(大紀元資料室)

圖謀51倍槓桿「空手套白狼」

2016年12月,趙薇夫婦旗下的龍薇傳媒擬以51倍槓桿入主上市公司萬家文化。這種幾近「空手套白狼」的交易手法,引來監管關注。最終,萬家文化對上交所問詢函的回覆中披露,本次30.6億收購資金中,龍薇傳媒自有資金僅6000萬元,其餘全部來自於金融機構借貸。

今年2月14日,萬家集團和龍薇傳媒調整收購方案,龍薇傳媒以融資遇阻為由,將擬收購股份由原先的18500萬股調整為3200萬股,總價款調整為5.2億元,股份比例降至5.0396%,一個月內縮水83%,趙薇也從控股變為參股。2月27日,證監會對萬家文化進行立案調查。一個月後,龍薇傳媒宣布放棄收購,趙薇全身而退,萬家文化的股價卻一路下跌。

從2016年證監會「換帥」以來,國家對違規行為的處罰力度明顯加大。據有關統計,2016年證監會共對183宗案件做出處罰,罰沒款共計42.83億元,較2015年增長288%;對38人實施市場禁入,較2015年增長81%。

在2017年的行政處罰中,基本「三天一罰」,罰沒款金額、市場禁入人數均創歷史新高。而市場操縱違法案件、信息披露違法案件以及仲介機構違法案件,成為重點監管對象。11月10日,證監會發言人常德鵬還透露,證監會對博元投資李曉明處以60萬元罰款,並終身市場禁入。

陸媒拆解趙薇夫婦56億資產

澎湃新聞網11月13日撰文拆解趙薇夫婦56億資產版圖。文章稱,根據萬家文化1月12日發布的對上交所問詢的回函,龍薇傳媒實際控制人趙薇及其配偶黃有龍投資金寶寶控股、順龍控股、阿里影業、雲鋒金融、唐德影視等多家上市公司股權,截至去年底上述股票市值約45.22億元。

報導還稱,初步統計顯示趙薇夫婦還持有不動產價值約6.66億元,其他股權投資價值約3.18億元,加上經營影視、酒業貿易、4S店等多項業務,相關資產總價值約56.63億元,2016年投資收回的現金流約12.56億元港幣。

根據上述披露信息,趙薇夫婦目前至少在五家上市公司中擁有股權,其中四家均為港股上市公司,而在金寶寶控股、順龍控股持股市值分別為1.2億港元及11.4億港元。

文章還稱,趙薇夫婦與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的關係匪淺。2014年12月,趙薇夫婦斥資31億港元購入阿里影業19.3億股份,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2015和2016趙薇夫婦連續兩次減持,共22.5億港元。如果目前兩人仍持有阿里影業4.97%的股權,根據11月10日收盤價,這部分股票市值約為15.9億港元。

除了跟隨馬雲投資阿里影業,2016年趙薇夫婦還與馬雲一起出資成立公司,收購了瑞東集團(後改名雲鋒金融)19.43億股股份。按照11月10日雲鋒金融的股價,黃有龍對雲鋒金融的間接持股市值約為23.46億港元。

聯手金融大鱷肖建華

另據報導,趙薇夫婦也被指與今年1月被抓的金融大鱷肖建華關係匪淺。在趙薇夫婦以「蛇吞象」式收購萬家文化30億元資金過程中,僅有6000萬元是趙薇夫婦的自有資金。其餘資金中有15億元來自西藏銀必信資產管理公司提供的借款,擔保措施只是趙薇的「個人名譽」。


趙薇夫婦被指與金融大鱷肖建華關係匪淺。在趙薇夫婦「蛇吞象」式收購萬家文化30億元資金中,有15億來自與肖建華「明天系」深度關聯的銀必信資。(新紀元合成圖)

陸媒爆出銀必信資產管理公司與「明天系」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疑似「明天系」旗下的非上市公司,或稱「明天系」的馬甲公司。「明天系」的實際掌門人是肖建華。

被稱為中國資本大鱷的「明天系」肖建華在今年1月27日被帶回大陸「配合調查」。《大紀元》獲悉,肖建華案是目前中南海頭號大案,他被視為中共江澤民集團財富最大的「管家」、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白手套」。中共內部估計其掌控的資產高達2萬億人民幣。

趙薇成第一刀 黃有龍要辯解 

在中共證監會對趙薇等發出處罰通知書後,黃有龍方面在11月10日傳出要向證監會提交陳述和申辯意見並要求舉行聽證會的消息。

五天後,中共官媒新華社與《中國青年報》相繼發文,披露趙薇收購萬家文化過程中的貓膩,並表示「趙薇受處罰,不僅是警告其他的『趙薇』,更要引發監管部門的反思,不能讓股市繼續成為『資本大佬為所欲為的天堂』」。緊接著,全國十餘家律師事務所徵集萬家文化案「受害投資人」,準備向趙薇夫婦索賠鉅款。

外界猜測,黃有龍敢於申辯,背後或另有支援;官媒聲討興師動眾,恐怕也不僅是在圍剿兩個「資本玩家」這麼簡單,這一戰背後可能是習近平當局與某些利益集團、權貴家族間的爭鬥。

這場爭鬥一旦鋪陳開來,陣仗一定不小,因為金融領域是中共「太子黨」勢力集結所在。《新紀元》此前報導過,相比周永康那樣貪污幾千萬或上億的貪官而言,真正的大鱷在金融投資領域,如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所言,每筆生意他所掙的錢不上億的,免談。這些大鱷們真正的在暗中掌控了中國的經濟大脈。

中央社報導說,趙薇夫婦遭調查和懲處,可能源自兩個線索:一是在近些年不守規矩的資本運作,二是肖建華相關案件的延伸。巧合的是,北京當局近日新成立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並分析稱,趙薇夫婦在金融穩定委成立後被罰、成為第一刀,透露中國金融領域「山雨已至」。

對此,知名經濟學家何清漣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趙薇的名氣大,但後臺並不硬。成立金融發展穩定委員會的第一刀,最大的動作不是趙薇。因為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從去年發表四次重要講話,要打擊金融大鱷,把他們罵成了野蠻人、寄生蟲、挖國家牆角,開始大家覺得劉士余只是嘴巴大說說而已。後來周小川(中國人民銀行行長、貨幣政策委員會主席)也為此講了話,所以說不是現在動第一刀,只是媒體認為這是第一刀,人家早就動手了,在名單上面的一個都逃不掉。

郭廣昌連續辭職 復星系不平靜

與趙薇夫婦被處罰相對應的是,復星集團創始人、董事長郭廣昌三個月內辭任三家「復星系」公司職務的消息,在當局金融反腐大背景下引發各方關注。

11月10日,郭廣昌卸任復星高科董事長的消息得到確認。緊接著陸媒報導,郭廣昌在今年9月29日和8月24日已經辭去了復星產業投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復星健康產業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的職務。意味著郭廣昌三個月內連續辭任三家「復星系」公司職務。


復星集團創始人、董事長郭廣昌三個月內辭任三家「復星系」公司職務,引發各方關注。(AFP)

市場上紛紛猜測曾經傳出「失聯」和「協助調查」的郭廣昌或將退休。郭廣昌隨後回應稱,自己依然擔任復星集團的董事長,上海復星高科技的董事變動屬於公司正常人事調整。郭廣昌還表示,「我還年輕,還沒想退休」。

外界對郭廣昌的猜測並非沒有來由。過去幾年,復星系曾多次處於動盪中。最早在2013年末,就有媒體報導郭廣昌在香港被限制出境,之後復星系股價大跌。

2015年12月10日郭廣昌再被曝出失聯,復星國際11日晚間發布公告說郭正在協助調查。但隨後的14日,郭廣昌在復星年度會議上露面,當天復星國際和復興醫藥A股都在午盤大跌10%。

根據大陸財新網等多家媒體的資料顯示,郭廣昌與已經落馬的原上海光明集團原董事長王宗南、原上海副市長艾寶俊、原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徐翔等人關係密切。

今年6月,中共銀監會要求各家銀行排查安邦保險集團、復星國際、海航集團、大連萬達等企業集團的金融風險,之後的7月5日晚間,網路突現復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失聯的消息,復星系股價再度大跳水。同期,也出現王健林的萬達陸續出售核心資產來還債,金融市場一片肅殺之氣。

何清漣:習要重構政商關係

對於郭廣昌的職務變化,知名經濟學家何清漣對《大紀元》表示,復興系郭廣昌的大的背景是,習近平下定決心要重構政商關係。「因為習認為過去這種關係是不健康的,是利益勾結關係,牽涉腐敗,所以19大後的主題之一就是重構政商關係。這是他的大方向,但他也不是個個都要去弄。」

何清漣認為,「他就是把中國富豪中前面幾個比較顯眼的資本大鱷,王健林、吳小暉這樣先做一些處理、調整。吳小暉現在已經在牢房中了,王健林前一陣嘴巴也硬過,後來表示服軟,而且現在說不准出境。」

何清漣說,郭廣昌從去年被拘留幾天後,雖然比較低調,但從他那裡可以調查海外洗錢,大背景是這個。當局對郭廣昌也不是要把他們「打死」,因為這些資本大鱷手中掌握太多線索,當局要的是情報,要他們幫忙找出其他資金的所有者、持有者,以便繼續深挖。

對於近期成立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何清漣說,這個委員會其實成立有幾年了,原來叫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辦公室,改名後將大大地加強它的功能,而且把它變成了主管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三大機構的超級機構。

何清漣說:「原來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三個機構各管一攤,就有很多資本大鱷,比如吳小暉在保險行業翻雲覆雨,又把手伸進去銀行領域、金融系統,這兩個系統各管一攤,互相也不交換情報,使得他在監管縫隙之中做了很多政府不高興的事情。吳小暉在習近平限制資本外出的時候,成了資本外逃的大戶,弄出去了上千億美元。」

何清漣認為,吳小暉作為中國第一政治家族的女婿被動了之後,其他人都害怕,所以有敲山震虎的作用。


吳小暉作為中國第一政治家族的女婿被動了之後,其他人都害怕,所以有敲山震虎的作用。(大紀元資料室)

徐翔案:139個帳戶非法獲利93億

能稱得上資金大鱷的還有徐翔。2017年6月7日,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公布的一份紀律處分決定書,披露了徐翔案的部分詳情。2010年至2015年間,徐翔先後與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或實際控制人合謀操縱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控制139個證券帳戶,非法獲利93.38億元。基金協會也做出了紀律處分,澤熙投資及徐翔等涉案人員均被加入了黑名單。

徐翔的父親徐柏良早年在資本市場即有「最牛散戶」之稱,而徐翔除了炒股,沒有其他愛好。1990年,中國第一個證券交易所在上海成立,股市的熱潮迅速在全國蔓延開來。1993年,徐翔拿著家裡給的三萬元入市了。18歲的他放棄了高考,專心投資股市。1995年,年僅19歲的徐翔聲名鵲起,當時有傳言,他成了上海兩個勢力強大的黑幫爭奪的對象。

2003年2月,《中國證券報》頭版刊發〈漲停板敢死隊〉一文,正式提出「寧波漲停板敢死隊」名號。徐翔被冠以「敢死隊總舵主」稱號。在歷史人物中,徐翔最崇拜毛澤東和康熙大帝,2009年底成立了公司,名為「澤熙」,進軍陽光私募界。

徐翔和他的澤熙投資尤其擅長「抄底」、風格「快狠準」,十分彪悍。作為中國最大的私募基金之一,澤熙以高收益率和對市場精準的把控能力聞名於私募界。2015年,徐翔控制了至少280億的資金,徐翔被推崇為「私募一哥」。2015年公布的胡潤百富榜中,徐翔身價22億美元,位列第188位。十年間徐翔財富暴增數十倍,相比1993年三萬元則增加40餘倍。


資金大鱷徐翔2010年至2015年間,非法獲利93.38億元,其在2015年公布的胡潤百富榜中位列第188位。(新紀元合成圖)

早在2011年7月,外界就有傳言澤熙投資違規被查。多次傳言下,徐翔和澤熙都曾公開否認。2014年12月19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張曉軍通報了包括中科雲網、百圓褲業、寧波聯合等在內的18支個股涉市場操縱違法違規行為立案調查,澤熙又被傳言捲入。

徐翔當時回應:「我管理100億的盤子,東方鋯業只買了1000萬元,拿這個來內幕交易?」直到2015年11月1日,身穿白色阿瑪尼西裝的徐翔被捕,表情淡定。

2016年4月29日,新華社發布消息,徐翔等人涉嫌操縱證券市場、內幕交易犯罪,於近日被依法批准逮捕,此外,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博明等,也被青島市公安局依法批捕。

2017年1月23日,徐翔操縱證券市場案在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犯操縱證券市場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有期徒刑三年、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徐翔還被判處93億元罰金。

徐翔與肖建華搞股災 逼宮習近平

徐翔為什麼能靠抄底致富,消息從哪來的?其後臺是誰?《財新周刊》曾起底徐翔及其公司運作內幕,公開其與曾慶紅、江綿恆利益相關的公司華潤及東方航空之間的合作關係。

據指,徐翔背後涉及三股江派勢力:一是中信證券有多位高層在股災後被調查,原總經理程博明在去年4月被批捕,副董事長劉樂飛則是江派常委劉雲山之子;二是與曾慶紅家族深度關聯的華潤集團,徐翔是其重要合夥人;三是上海幫,徐翔的澤熙總部及最重要的三大資本平臺都設在上海,與上海幫官員有很深的關聯。

美國之音2017年2月7日引述前《紐約時報》北京分社新聞助理趙岩說法指,2015年中國那場「股災」就是由徐翔和肖建華共同操控的。他說,在股市大跌前夕,他在香港曾聽到消息人士的相關談論。


據報,2015年股災即由徐翔和肖建華共同操控,兩人皆是替中共太子黨們圈錢、洗錢的「白手套」,背後深涉江派曾慶紅、劉雲山家族及江澤民父子的上海幫等。(大紀元合成圖)

趙岩說:「他就親口跟我說,一個叫徐翔的,一個叫肖建華的,就是要利用股票市場的槓桿,要把習搞下臺。這個確有其事。」

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王建國在股災初期曾連發微博指出,中共內部的貪腐利益集團試圖發動一場驚天的「金融政變」以搞垮國家經濟。

回頭來看趙薇夫婦,他們也有江派背景,再發展下去,很可能會同肖建華、徐翔一樣,成為江派暗中逼宮習近平的工具,這也是證監會要嚴懲他們的原因之一。從做人的原則上來看,「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如果只聽任貪心的支配,只會越來越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