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選擇香港的年度熱詞,我會鄭重推薦「釋法」一詞。

2017年,中國人大常委越來越多地通過各種方式介入香港的「高度自治」,不但在立法和司法審判方面,甚至開始進入行政領域。來自北方的官員,也越來越多地提到人大,在干預香港政治上,這種方法對他們來說更簡單更直接更快速。

中國官員們並非是因為尊重人大常委而尋求「釋法」。事實上,雖然中國憲法中規定人大是中國權力最高機構,但實際上人大只不過是「橡皮圖章」。

這不是誣衊性的貶義描述。即使是中國官方媒體的要求和宣傳中,全中國人民必須「圍繞」的,從來就不是人大或人大常委這些「最高權力機構」,而是官媒稱之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的最高領袖個人。

來自高層的政治指令,香港人習慣說是「紅頭文件」,大陸三十年前曾痛批為「長官意志」,認為是政策失誤治理失敗的根源。但近十多年以來,這種做法日益回潮,甚至已經到了不容任何發問、質疑和討論的地步。

過去一年,香港DQ議員、嚴判雨傘運動和社會活動人士、一地兩檢、國歌法,甚至是港珠澳大橋這樣的具體事務,背後都有來自北方「紅頭文件」的鬼影幢幢,局中之人都心知肚明。

本來就沒有民主的香港再失去獨立的司法,行政再高度依賴這些來自共產黨的文件,社會精英組成的高效行政體系,只能淪為摧毀自由的銳器。想想納粹德國,歷史上的案例數不勝數。

人類社會正常的社會制度,基本都是自下而上的社會自治和自上而下的行政管治的結合。只有共產黨的專制,徹底摧毀社會自治體系,而實行自上而下的嚴厲管制。其實,這只是人性自我的一種濫殤。「我」是最好和最對的,外部世界的好壞,按照與「我」的距離來計算衡量。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在孔子那裡,治國的君子應該具有和低端人口不同的氣質:知止。贏者通吃和錙銖必取,最後必然導致社會崩潰。

以香港為前車,如今北京對臺灣的承諾,保留軍隊、獨立法制等等,能贏得臺灣社會的認可嗎?其實現實已經給出了十分明確的答案。

近日在美國度假,恰逢美東冷鋒南下,溫度急降至零下15度。住所後面的樹林中,通常只活動在幾棵樹範圍內的松鼠,開始了它們的長途奔襲。在厚厚的雪地上,松鼠成群結隊地快速奔跑,方向明確,就是樹林中幾顆巨型的橡樹,那裡有秋天落在地上的果實。

北風呼嘯之下,香港的政治寒冬即將降臨,港人是否已備好冬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