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大陸精英公開反毛 籲徹底清算毛澤東罪行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2017年12月26日是中共前黨魁毛澤東124周年的冥誕,同前幾年一樣,民間出現大量反毛言論和行動,甚至部分官媒也公開反毛,反毛和挺毛形成兩派,激烈爭鋒,辯論中也讓更多人看清了毛的罪惡。

文 _ 何眾力

北京記者批毛殘酷獨裁

2017年12月26日,「新京報記者肖鵬」在個人微信上說:「何為偉人?內戰、整自己人風生水起,死亡數量至今成謎。他一死,全國上下終於可以吃飽飯了。這就是偉人:邪惡、殘酷、獨裁。」

《新京報》記者在毛澤東冥誕日批毛「邪惡、殘酷、獨裁」。(網路擷圖)
《新京報》記者在毛澤東冥誕日批毛「邪惡、殘酷、獨裁」。(網路擷圖)

對於有些毛左紀念毛澤東冥誕,肖鵬寫道:「早上一刷,朋友圈出現這麼多毛粉,一種恐怖感,毛骨悚然。」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吳法天同一天在個人微博上透露:「《新京報》記者肖鵬今(2017)年3月份離職。」但有親共媒體卻把肖鵬2017年3月就離職的消息與他12月26日發表的「批毛」言論聯繫在一起,並把吳法天的微信消息改為:「《新京報》記者肖鵬被停職,接受單位處理。」

河南官方微博說毛微不足道

12月26日,河南文明辦官方微博「文明河南」發帖說:「1991年12月26日,蘇聯最高蘇維埃召開最後一次會議並宣布解散,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正式解體……這一天某一個人出來到這個世界,也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一個龐大的烏托邦帝國的徹底崩潰、垮臺,這才是值得人類歷史記住的。」

毛澤東殺人如麻。圖為海南省一尊9.9米高的毛像於2011年3月被推倒斷成五截,面目全非。(網路圖片)
毛澤東殺人如麻。圖為海南省一尊9.9米高的毛像於2011年3月被推倒斷成五截,面目全非。(網路圖片)

該微博還配了蘇聯最後一任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和蘇聯解體的照片。

隨後,毛左及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歐洲報刊紛紛對此發出質疑。河南文明辦同一天發聲明稱,已經停止了該值班編輯的職務。

《環球時報》紀念毛

一貫以民粹方式來迎合毛派的《環球時報》,推出視頻節目,介紹12月25日晚上有毛粉到毛澤東的故鄉湖南韶山聚集紀念。其總編胡錫進稱,中國民間一直有人揪住毛澤東的晚年失誤,「試圖全盤否定他」,還稱中國社會對毛的主流評價始終沒受這些影響。該報並發社評稱,毛澤東是時間越久越被懷念的偉人云云。

而更多媒體迴避了這個話題。中共官方目前對毛澤東的評價還是沿用八十年代初《關於歷史問題的若干決議》中的說法,所謂「三七開,49年前有功,49年後有很多的錯誤,特別他發動的文革。」八十年代以來,所有提出的改革開放都是跟毛時代格格不入的,但官方在意識形態上固守毛時代的做法,這讓很多人不滿。

2017年9月9日是毛澤東死亡41周年。大陸官方未舉行紀念活動,官媒也鮮有報導,連民間輿論也十分平靜。此外,毛的嫡孫毛新宇落選19大軍隊代表。

2017年9月9日是毛澤東死亡41周年。大陸官方未舉行紀念活動,官媒也鮮有報導,連民間輿論也十分平靜。(AFP)
2017年9月9日是毛澤東死亡41周年。大陸官方未舉行紀念活動,官媒也鮮有報導,連民間輿論也十分平靜。(AFP)

北大毛左讀書會被抓

除網上混戰外,大陸地方政府對毛冥誕也出現不同態度。如毛澤東的老家湖南韶山有毛左紀念毛澤東冥誕,但河北省張家口有人申請集會紀念毛遭到拒絕,當地公安說這會「嚴重破壞社會秩序」。

北京當局在收緊輿論的同時,左派人物也中招。北大馬克思學會前任會長張雲帆因參與讀書會,被警方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目前被關押在祕密居所,引發外界關注。

據自由亞洲電臺的報導,多位左派人士發出的要求釋放張雲帆的連署信顯示,2016年從北大畢業的張雲帆,2017年11月15日晚在廣東工業大學教室參與讀書會時,被番禺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帶走,並將他和數人刑拘。

到12月15日刑拘期滿後,番禺警方改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六個月」,目前張雲帆已經被警方關押在祕密居所。

數位知名毛左向警方發出連署公開信,要求釋放張雲帆,一些常常遭到毛左攻擊的自由派學者于建嶸、張千帆等也參與連署。

張家口官方拒絕紀念毛

另據中央社報導,12月26日,有毛左人士日前申請在河北張家口舉辦集會,理由是「紀念毛誕辰」,但被當地警方以「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為由拒絕。

網傳的一張圖片顯示,河北張家口毛粉田麗君12月22日申請在張家口市橋東區勝利北路帝達購物廣場舉行毛誕集會,當地公安認定該申請「將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發出不予許可決定書。

據早前報導,2016年大陸毛左們宣布成立所謂的「衛毛黨」,原計畫在9月8日,即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去世40周年的前一天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但創辦人被帶走,大會臨時取消。

一半中國人受到毛的迫害

近代歷史上,十大獨裁屠夫,毛澤東居榜首。

據《九評共產黨》一書記載,中共建政後,毛澤東發動了諸如三反、五反、鎮反、土地改革、肅反、反右、「大躍進」造成的「大饑荒」、文化大革命等,致使一半以上的中國人受過中共的迫害,估計有6000萬到8000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毛澤東發動過諸多運動,包括文化大革命,估計有6000萬到8000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圖為1967年文革時期。(AFP)
毛澤東發動過諸多運動,包括文化大革命,估計有6000萬到8000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圖為1967年文革時期。(AFP)

三年大飢荒中的中國兒童。(資料圖片)
三年大飢荒中的中國兒童。(資料圖片)

1946年,中國大飢荒中乞討的孩子。(資料圖片)
1946年,中國大飢荒中乞討的孩子。(資料圖片)

與普通受蒙蔽的中國人不同,一些身心遭受毛迫害的中共高官們有著清醒的認識,並在文革後對毛提出了犀利的批評,更有人明確點出毛是歷史上最大的暴君。

2010年出版的大陸《炎黃春秋》第4期雜誌發表《四千老幹部對黨史的一次民主評議——〈黨的若干歷史問題決議(草案)〉大討論記略》的文章,就是對這段歷史的真實記錄。作者是參加會議的郭道暉。

文章稱,這次由中共中央機關、地方、省軍級幹部等四千多人參加的會議於1980年10月召開,會議對黨史和毛進行了深刻的評析。

值得注意的是,時任中科院院長、後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方毅當時表示:毛澤東是歷史上最大的暴君,連朱元璋也不如他。《明史》寫朱元璋只是「聖德有虧」。

中共建政後,方毅曾先後任福建省政府副主席、上海市副市長、財政部副部長、對外經濟委員會主任、對外經濟聯絡部部長、中科院院長、國務院副總理等。

文革爆發後,方毅被造反派揪出,被多次進行批鬥、示眾,長達七個月,晚上還被勒令寫檢查。無疑的,透過他的親身經歷以及對其他高官類似經歷的了解,使他認清了毛的真實面目,並說出了「毛澤東是歷史上最大的暴君」之語。

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曾說:「我出了一本書專門討論毛澤東的功過,在大陸無法出版,只能在香港出版。其實毛澤東是一個歷史罪人,甚至可以說是千古罪人。」

賀衛方說恨毛 朋友圈刪毛粉

12月26日,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在個人微信上「清理朋友圈」中的毛粉。賀衛方說,今天(26日)在朋友圈刪了20多名朋友。

2017年12月26日,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清理微信朋友圈的毛粉。(大紀元資料室)
2017年12月26日,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清理微信朋友圈的毛粉。(大紀元資料室)

他還要求仍在崇毛者的朋友主動告知,以便其「精準刪除,無需費力尋找」。他表示:「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崇毛我恨毛,何必廝守一圈!」

賀衛方此前也多次發言表達對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不滿,擔心中國再次發生毛澤東時期那樣的災難。

2016年3月29日,賀衛方曾公開回應福建一團委書記公開指責他對毛澤東懷有「刻骨銘心的仇恨」時說,其實仇恨談不上,刻骨銘心的是自己對於文革期間民族災難的記憶,是絕不容許走回頭路的信念。

鄧相超、左春和的覺醒

民間公開反毛已經有幾年的歷史了。2016年毛澤東的冥誕,山東建築大學教授鄧相超在微博上揭露毛澤東的惡行:「如果他1945年死,中國少戰死60萬;如果1958年死,少餓死3000萬;如果1966年死,少鬥死2000萬;直到1976年才死,我們才終於有飯吃。他做的唯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死了。」

2017年1月4日,數十名毛粉到鄧相超所在的山東建築大學抗議,他們高喊「文革式」口號並對他進行辱罵。毛左們還毆打了當天到場聲援鄧相超的山東獨立作家魯揚等人,致數人受傷。而在現場戒備的警察對毛左的暴力行為沒有採取任何阻止措施。

1月5日,山東當局相繼免去鄧相超省政府參事和政協常委等職務,校方勒令鄧停職檢查,並給予記過處分和強迫其退休。

1月11日,社交網傳出一段據稱是鄧相超的感言。他說:「我已年過花甲,站了41年講臺。我經歷過文革,我知道文革有多麼荒唐,多麼野蠻,多麼血腥……那個人是以多麼變態的心理而大開歷史倒車!我害怕文革重來!」

第二天,2016年12月27日,河北省石家莊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副局長左春和發文,也認為「12月26日中國湖南韶山毛澤東生忌是世界最大的邪教活動」和「萬人拜魔」。2017年1月16日,左春和因批中共政權是西來「幽靈所產生的極權主義組織」等言論被免去文廣新局副局長職務等。

張千帆批中共縱容毛左 撕裂社會

鄧相超事件發生後,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人大教授張鳴、人權律師張雪忠等自由派人士,紛紛發文譴責毛左和中共打壓言論自由、大搞文革式圍攻批鬥的做法。

2017年1月23日,《金融時報》中文網刊發了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1月10日出席官方主辦的論壇時的演講修訂稿。

張千帆說,最近山東建築大學的鄧相超教授遭到了「毛左」的圍攻。其實,因為中國現在社會撕裂很厲害,左右爭論很正常,但是最大問題在於中共政府介入了,政府沒有保持中立,干預了自由辯論。

據說,這次左派要求處理鄧相超的集會還得到了官方批准。但要求維護鄧相超言論自由的集會肯定得不到批准。

中共政府更加失職的是,毛左攻擊鄧相超的支持者時,還聽說當時有國保在現場,但是他們並沒有及時採取人身保護。有人甚至認為,這是政府在故意縱容左派,打擊自由派。

張千帆說,這種干預方式只會加深中國社會的撕裂,左派會因為中共政府支持或縱容而越來越激進。

社會需徹底反思毛的罪惡

資深媒體人朱欣欣表示,毛澤東最大的罪惡分為兩點:第一點是他建立的專制體制,他中斷民國逐漸走向憲政的歷史,建立一個古今中外前所未有的、從政治體制到經濟文化各方面的極權統治。這個體制一直延續到現在,本質上沒有改變;

第二點,毛澤東建立了意識形態從無神論到一黨專制的政治,毛澤東的思想左右中共,就是堅持一黨專政。這套意識形態就像幽靈一樣,一直在中華大地上遊蕩至今。

此前有媒體報導,毛澤東殺人如麻,這是中國人公認的事實。殺人記錄前三名:毛、史達林和希特勒,是公認的二十世紀三大暴君,他們的殺人記錄都是以「千萬」計。

毛澤東(中)殺人如麻,這是中國人公認的事實。殺人記錄前三名:毛、史達林(右)和希特勒(左),是公認的二十世紀三大暴君,他們的殺人記錄都是以「千萬」計。(新紀元合成圖)
毛澤東(中)殺人如麻,這是中國人公認的事實。殺人記錄前三名:毛、史達林(右)和希特勒(左),是公認的二十世紀三大暴君,他們的殺人記錄都是以「千萬」計。(新紀元合成圖)

朱欣欣認為,現在每年還有崇拜毛澤東的現象,說明對毛澤東的清算還遠遠不夠。中共想用三中全會歷史決議來評價毛,但這個不能代替整個民間、整個社會對毛澤東的進一步研究、批判、反思。

他認為,不能由當局來代替整個老百姓的思維。「所以必須開放言論、開放網路,讓更多的人了解毛澤東真實的歷史。通過對毛澤東崇拜的現象來反思這個民族,反思我們後面的路該怎麼走。」

最後他強調:「如果不對毛澤東做徹底的批判、徹底的反思,就會成為今後中國社會轉型繞不過去的巨大障礙。」◇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焦點新聞

與毛澤東林彪密切的人神祕死亡

Post 專題新聞

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獲釋 習警告神明清算

Post 封面故事

共產主義不是出路而是絕路

Post 焦點新聞

毛澤東不讓人知道的事(三)

Post 特別報導

卸新疆書記 張春賢調閒職或面臨清算

Post 特別報導

大陸菁英喊話兩會代表提案清算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