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玩弄法律的紅朝被正義所懲

玩弄法律的紅朝,注定被正義所懲罰。圖為加拿大溫哥華的法律女神塑像。(溫哥華太陽報)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2018年新年伊始,人們還在感嘆時光流逝是如此之快,2017年轉眼就成為過去式了的時候,爆出中共的「法院」與其文藝宣傳的喉舌之間的互掐,真是令人感慨萬分,頗有幾分覺得哭笑不得之意。紅朝向來都是把文藝演出當作其宣傳惡黨文化和給中國人灌輸、洗腦的工具。從大陸出來的人都知道,它用中國文化在反對中國文化,破壞中國文化,敗壞中國人的道德。中共的文宣口號和虛偽的司法口之間起了摩擦,肯定會讓中南海措手不及。

事件給紅朝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偏向所謂的「法律系統」的話,無疑會打擊紅朝文藝宣傳喉舌大軍的積極性和能動性,也會鼓勵中國百姓更多的拿起法律的武器,挑戰中共的極權統治;偏向其自己的文宣喉舌的話,未免把幾乎已經不存在的司法遮羞布全都扯了下來,更加讓世人認識到中共政權集權和專制的本質,司法體系的虛偽,也會促成其手下爪牙愈發的罔顧法律,肆無忌憚,更加的為所欲為,把中國民眾最後的一點點耐心給消磨殆盡。

北京法院在《紅色娘子軍》的版權案中,判處中央芭蕾舞團敗訴,芭蕾舞團事後發聲明辱罵法官,稱法官「肆意踐踏國家法律、破壞社會法治」,做出「罔顧案件事實的自相矛盾的荒唐枉法判決」。

舞團又把矛頭直指法官,稱「辦案的劣質法官敢如此明目張膽枉法判案」,「這是哪個法學院教出來如此濫竽充數的法官?」並稱「堅決與司法腐敗鬥爭」。中共的最高人民法院也捲入了,深夜反擊,轉發評論斥責舞團蔑視法律。北京西城法院似乎得到了靠山和支持,發聲明回應稱,將依法對中央芭蕾舞團強制執行判決。中南海如何讓這齣鬧劇收場,是值得人們喝著茶、翹著腳、心平氣和的冷眼觀察的。

在西方的神話和傳說、西方文明中,司法的正義和公平,一直處於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在民主自由的政治體制被世界所普遍接受的今天,公正的司法,幾乎是社會安寧、人類幸福的關鍵。

來美國的中國人,剛來的時候,往往對美國社會在最高法院的裁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方面,對美國人的熱心關注、積極參與感到不解,覺得這是與普通人的生活完全不相干的事。

來美國的時間越久,這個觀念就越會轉變,開始理解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選和案例的裁決,對普通人的生活是多麼的重要。尤其是,當奧巴馬下臺、川普當選,競選之中總統候選人之間的辯論,以及川普當選之後第一個大法官的提名,都讓華人社會更加了解了法律和司法正義,對美國的未來是多麼的重要。

西方的神話和傳說、西方文明中,羅馬神話中有司法女神(Lady Justice),她是一位被蒙住了雙眼的女士,右手持寶劍,垂直指向地面;左手舉著天平,在脖頸的高度。

這裡的象徵意義是,司法女神不會因人而異,不會罔顧公平正義;司法既有公平的一面,也有威嚴的一面,可以懲惡揚善,維持社會公益。

司法女神說起來,是一個司法系統背後的道德力量的人格化體現。只要這個社會的道德尚存,只要人們覺得公平還是必須的,就一定會擁戴司法的正義、要求司法的正義、維護司法的正義。實際上,司法公平是所有民族、所有國家的人們都期望的,司法女神手舉天平,實際上是源自古埃及的女神。古希臘的司法女神,也是手持天平。

司法女神、司法正義的三要素,是天平(公平)、蒙眼(不偏袒),和寶劍(具有施行的權力)。公平是說法官(法庭)需要全面衡量兩方面的證據,不因為個人喜好有偏袒的行為;不偏袒是指判案時不會因為雙方的財富、地位、權勢和其他因素而區別對待。寶劍是指法律的懲罰是具有權威性的,並且是迅捷和最終的。

古希臘的司法女神Eunomia,她的名字的涵義是「良好的秩序」。中共摧毀了中國大地上的獨立司法,又怎麼樣能夠求得社會「良好的秩序」呢?沒有「良好的秩序」,那這個社會就只有抗議、混亂、反抗和騷動了。中共歷年來維穩的經費越來越大,已經超過了軍費,就是為此付出的代價。並且,可能讓中共更沮喪的是,只要司法正義不保,社會秩序還會繼續惡化,它們需要付出的維穩代價也會越來越高,最後中共肯定是會被埋葬在中國人民憤怒的汪洋大海之中了。

顯然,這個案子挑戰了中共的黨的意識型態,一般來講,中共的法院系統都會做出維護意識型態的判決。此次的例外,可以說是中共內部不再是鐵板一塊,而是處在分崩離析的狀態,部分有良知的法律界人士也在利用他們可以利用的所有機會,爭取一片自由的空間。

芭蕾舞團仗著自己是紅色政權的吹鼓手的特權優勢,被判敗訴後大發雷霆,直接攻擊法官和法庭的判決。這在正常社會,會立即被以蔑視法庭罪而收監。中共的司法體制一片混亂,章法全無,法律的尊嚴也無從談起。說到底,還是中共自己惹的禍,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怪不得別人。

不管怎麼說,2018年伊始,中共就受到了法律和正義上的挑戰,對中國人民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很好的兆頭。 ◇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自由評論

進步主義、唯科學主義及 馬克思主義究竟是什麼東西?

Post 自由評論

談治學與生涯 ——周末網路答客問

Post 自由評論

【在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研討會上的演講】澳洲在被中共赤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