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昔日江湖亡命漢 今日正道大法徒

昕航,一個昔日橫行江湖、好勇鬥狠的亡命之徒,在身心俱傷之際,有幸修煉法輪佛法,百病全無,絕處重生。(明慧網)
昕航,一個昔日橫行江湖、好勇鬥狠的亡命之徒,在身心俱傷之際,有幸修煉法輪佛法,百病全無,絕處重生。(明慧網)

在當今這紛亂混雜的社會,人難免會犯錯,甚至走入迷途歧路,不能自拔陷入絕境。

但是,若有幸得遇佛法正道,一切都可能會發生神奇的轉變,所謂「浪子回頭金不換」。

本文是一個昔日的亡命之徒,自述其在法輪大法中獲得新生的故事。

文 _ 昕航

2006年底,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39歲的我走投無路,帶著滿身的槍痕、刀疤,拖著腫得發亮的雙腿,從大都市回到了鄉下老家。年邁的母親看到我這個樣子,傷心而又恨恨地說:「我要知道你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一生下來就該把你掐死啊!現在我是沒有力氣了,要是我還有勁,我就抱著你一起去跳塘自殺了。」

聽著母親傷心的話,我心中也思緒萬千,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啊?!形容枯槁,面色死灰、躺在床上等死的我,眼前浮現著往昔的醉生夢死。

少不諳事 橫行江湖好勇鬥狠

我初中未畢業就在社會上混了,成天腰帶掛把刀,為那些菜行、漁行、建築行業的老闆們撐門面、照場子。我講義氣,為朋友兩肋插刀在所不辭,只要是朋友的事,無論對錯,都會與對方鬧個天翻地覆,不鬧贏絕不罷休。人雖不大,氣焰不小,一天不打架就像別人三天沒吃飯那樣難受,而且只要一打架,那就是上演警匪片,真刀實槍的幹,那是真不要命的。為了打架鬥毆,我的肝被對手捅破過,心包被捅破過;為打架我進看守所、勞教所六次,前後加起來時間達十年之久。

記得1992年的一次打鬥,對方好幾個人一字排開,我一人站在他們對面,雙方舉槍對峙。我拿著長獵槍朝他們胡亂猛射,他們幾人只敢打我的腳。那次我的腳負了重傷,疼痛難忍,和我廝混的女人勸我吸食海洛因,我因此走上了一條新的不歸路:染上了毒癮。

吸毒成癮 身心俱傷

為了止痛吸上海洛因後,我再橫行江湖就不僅僅是為了滿足好勇鬥狠的心,更主要的是為了籌集毒資了。每天吸食毒品的錢大約千元不等。毒癮迫使我不斷的去吸食毒品,昂貴的費用又迫使我不斷的去籌錢。1997年我開始販賣毒品、槍枝,犯下了更重大的罪業。2000年為了籌集毒資,我拿刀砍傷了人,使那人被縫了好幾針。因此我被判四年半勞改,關進了監獄。

吸毒不是好事我也知道。從1993年開始我就戒毒無數次,花了不知多少錢,最終毫無結果。2004年刑滿釋放後,我仍毒癮難斷,又重新開始吸毒,而且癮越來越大,發展到大動脈注射,連戒毒所都不敢收留我。此時的我已不再如當年般威風八面了,已是面如土灰,骨瘦如柴,雙腿浮腫,廢人一個。毒品真的使我身心俱傷啊!

為了擺脫這夢魘般的生活,我選擇了自殺。一次是用繩子上吊,一次是一次性注射超大劑量的毒品。奇怪的是,上吊時我用的一根兩公分的粗麻繩竟會斷掉;注射超大劑量的毒品後很快被人發現,又搶救過來了。

也許冥冥之中老天自有安排,我命不該絕。2006年底,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也是漸漸看到光明的日子。回到老家,母親除了怨恨之外,慈母之心使她又為我指了一條光明大道。我大哥以前是多病纏身,修法輪大法後百病全無了。母親認為只有法輪大法能救我,立即叫大哥帶我一起煉法輪功。

得法重生

大哥捧出了寶書《轉法輪》,我一看到書,就想起了1997年的一天到一個朋友家,看到他家在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好像正好講到殺生問題,我聽到大師說煉功人不能殺生,我就想我就是靠殺生吃飯的,這功我煉不成,轉身出了門。錯過了一次機緣。

現在我已無任何想法,捧起寶書,接連看了三遍,我明白了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書。

我如果早早看到這本書,何苦會落到今天這般境地?!我錚錚男兒抱著媽媽嚎啕大哭了一場,我對自己說:這功我一定要堅定地煉下去。我大哥對我說:「師父說過要多學法,你是新學員,那就更要多看書、多學法。」

從2007年1月1日開始,我如飢似渴的看《轉法輪》。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在我身上顯現了:半個月的時間,我雙腿水腫全消,臉色紅潤,身體康復。以前花了多少萬元未能戒掉的毒癮,現在沒花一分錢,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對師父慈悲救度的感恩,是沒有任何語言能表達得了的。

2016年5月13日,紐約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圖為《轉法輪》書模型。(明慧網)
2016年5月13日,紐約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圖為《轉法輪》書模型。(明慧網)

3月分,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夢中一位身披袈裟藍色、捲捲頭髮的人,我雖不認識他是誰,但我本能的跪下了。他對我說「多學法多救人」。夢醒後,我還不懂是什麼意思。

《佛像》,2004年張昆侖教授雕塑作品。(真善忍美展)
《佛像》,2004年張昆侖教授雕塑作品。(真善忍美展)

一晃到了2007年5、6月分,那時我除了看《轉法輪》外,還看了師父的大量其他的經文,我似乎感到身上的擔子很重,有一次看大法書時,書上閃現金光,我當時驚喜得跳了起來。

有一次,我隨大哥外出掛真相條幅時,清楚的看到法輪在圍著我轉。大法啟悟了我的真實本性,一個昔日的亡命之徒,今日已在大法中獲得新生!

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傳遞「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輪功」、「三退保命」等真相,喚醒世人善念,退黨自救。圖為山東某城市的真相標語。(明慧網)
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傳遞「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輪功」、「三退保命」等真相,喚醒世人善念,退黨自救。圖為山東某城市的真相標語。(明慧網)

幾經魔難 錘煉法徒

完全康復的我,以全新的面貌,帶著得法的喜悅,救度眾生的使命感,重返大都市。回到城裡後,我除了學法煉功外,每天不分晝夜的騎著摩托車到處去用油漆噴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輪功」、「三退保命」等真相標語。哪裡是迫害的窩點、邪惡的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我就去哪裡噴寫。如勞教所、監獄大門外、派出所、政府機關等外牆,到處留下了我們噴寫的真相標語。

2008年5月4日,我因噴寫揭露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標語,被非法抓捕,被判一年半勞教,連幫我噴寫真相標語但不修煉的侄兒也沒放過。這個勞教所是我往日橫行江湖時經常出入的地方。一進勞教所,碰到許多的昔日江湖朋友,他們都非常驚愕:你這次是為煉法輪功進來的?!法輪功真能改變人吶!你眼中已沒往日的殺氣了!身體也是棒棒的了!連你都變好了,出去後我也要煉法輪功……。我也向他們講了我絕處逢生的經歷,講述法輪功真相以及邪黨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程度(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器官),並勸他們三退,退出黨、團、隊,給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在那裡,只要我能接觸到的人全都三退了。直到我走出勞教所,大概勸退了300人左右。

因我今昔判若兩人,在勞教所上上下下知道我的人,都暗暗讚嘆法輪功的神奇,我向他們講述的真相,也使他們明白了江澤民犯罪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多麼的無理和荒唐,也為我在那裡能自由的學法煉功開創了有利的條件。即使在共產邪黨高壓、株連政策的恐怖統治下,依然有明白真相的好人,利用工作之便,每逢有人來檢查工作時,都會把我的大法書保管好,不讓邪惡抄走。

2009年的5月13日師父生日那天,我還託人買了瓜子、糖分發給勞教所的室友們。他們知道原委後,也高興的祝大法師父生日快樂。有人還傷感的說:明年這時誰給我們發糖啊!

2009年11月,我走出了勞教所。我繼續不分晝夜的到處噴寫真相標語。哪裡是迫害的窩點、邪惡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就去哪裡噴寫。

2010年12月,我再次因為噴寫法輪功標語而被非法抓捕,這次被重判四年勞改,被關進了臭名昭著的某某監獄。這裡也是我曾經來過的地方,但那次是因為籌集毒資砍傷了人。

勞教所獄警明明知道是法輪功改變了我,但也要用重刑來「轉化」我,讓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所謂的理由是他們要完成上面壓下來的「轉化率百分之百」的指標。某幹部說「要想改變昕航,想都別想」,但他們依然要這麼幹。法輪功教我做好人,把我從一個廢人變成了一個健康的好人,而江澤民之流卻企圖要把我變成一個連我自己都討厭的壞人,一個無用的人。真是荒唐之極!

這個監獄的邪惡程度外人是無法想像的。剛進去時,因為我不承認自己是罪犯,拒絕排隊報數,獄警就將我雙手用銬子吊在門框上,腳尖著地,為了增加我的痛苦,在我後背與門之間強塞進一個枕頭,使人有著五馬分屍般撕裂的疼痛,我高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往我嘴裡塞髒抹布,我咬緊牙關不讓他們得逞,後來只好把我放下,一落地我人就虛脫了。還有一次,我制止他們打其他法輪功學員,他們把我拖到風場,幾個人對我拳打腳踢,在我肚子上亂踩,直到我大便失禁。

2012年,因為我不配合他們的「轉化」,被關進了小號,期間正逢5月13日——師父生日,我在小號的潮濕的地上跪下,心裡想著師父,叩了九個響頭,遙祝師父生日快樂!獄警在監控室裡看到,不知我在幹什麼,以為我要自殺,拚命喊:「你幹什麼?你在幹什麼?」他們哪裡會知道修煉人的心哪,我心中裝著大法,我有師父,我還未完成我的使命,我怎麼會去死呢?況且,師父早已經明確說過:「自殺是有罪的。」(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在那邪惡的環境裡,我牢記救度眾生的使命,抓住一切機會,講清真相,勸「三退」。在那裡大約勸退了200人左右。

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的各種殘酷鎮壓下,大法徒為堅持真理,幾經魔難,錘煉出金剛不動的崇高境界。(真善忍美展)
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的各種殘酷鎮壓下,大法徒為堅持真理,幾經魔難,錘煉出金剛不動的崇高境界。(真善忍美展)

2014年12月20日,我終於走出魔窟,前後五年之久的非法關押,並未消磨我修煉的意志,反而錘煉了我,使我更加堅定了,修大法一定要一修到底。現在我每天都抓緊時間學法煉功講真相救人。我要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本文轉自明慧網)◇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焦點新聞

婦產科醫生救人奇蹟

Post 特別報導

一位殘疾人的傳奇經歷

Post 專題新聞

學習法輪功 成為美國大學優秀生的榮譽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