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黨媒刊發文章稱共產主義應消滅私有制,並猛烈抨擊當今私有化思潮,引發民眾熱議與擔憂。圖為上海一軟件公司使用文革圖像的廣告。(AFP)
近日,中共黨媒刊發文章稱共產主義應消滅私有制,並猛烈抨擊當今私有化思潮,引發民眾熱議與擔憂。圖為上海一軟件公司使用文革圖像的廣告。(AFP)

近日,中共中央機關官方微博刊登文章稱共產主義就應消滅私有制,並搬出馬恩列鄧語錄和共產主義原教旨主義理論,猛烈抨擊當今中國社會中的自由主義私有化思潮,引起網上熱烈討論。

加上官修的新版歷史教科書大幅淡化文革十年浩劫造成的災難,使人們不禁懷疑,兩件事是否存在某種內在關聯?

是否傳遞了當權者的新動向?引起人們的擔憂。

文 _ 王華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委員會機關刊物《求是》專欄「旗幟」的官方微博上,刊登了人民大學教授周新城的文章〈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文中點名批判了兩位經濟學教授張五常和吳敬璉,直指他們鼓吹「私有制萬歲」有問題,並搬出馬恩列鄧語錄和共產主義原教旨主義理論,猛烈抨擊了當今中國社會中的自由主義私有化思潮,引起了讀者、特別是網上的熱烈討論。

周新城的文章最先發表在左派網站「察網」上,後來被求是旗幟欄目官方微博轉載。

文中不僅針對私有制,更點燃大陸「國有企業」是否應該存續的議題,直指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頂梁柱,「沒有國有企業,整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大廈是要垮塌的」,突顯背後隱含的國企路線之爭。

還不止這些,近年來左派一直不斷寫文章鬧事,這等於變相在逼中共在馬列主義問題上給人們一個公開明確的答覆。

周新城89年後搖身一變末路狂奔

按照人民大學網站介紹,周新城83歲,是人民大學「一級教授」,「著名」經濟學家、理論家、教育家,蘇聯東歐問題研究「泰斗」,博士生導師,曾當過人民大學研究生院長。

他是五十年代人民大學經濟學系學生,獲學士和碩士學位,然後留校工作,文革後成為講師、副教授。教授是1984年國務院特批的。他的主要研究領域是馬列主義政治經濟學、鄧小平理論、蘇聯東歐經濟。

據一位人大畢業的學者說,周新城本來早就該退休了,由於學校和外邊的政治方向變化,轉為終身。周早年不是這樣,也曾對戈爾巴喬夫高度評價,北京新聞工作者戴晴在1989年前對他有兩次專訪,都說戈、蘇聯改革、民主化、公開性的好。「89年後搖身一變,嘗到好處,就徹底撕破臉,末路狂奔了。」這位學者說。

據說,周新城早年也曾公開讚揚戈爾巴喬夫、蘇聯改革、民主化。但「89年後搖身一變,嘗到好處,就徹底撕破臉,末路狂奔了。」(Getty Images)
據說,周新城早年也曾公開讚揚戈爾巴喬夫、蘇聯改革、民主化。但「89年後搖身一變,嘗到好處,就徹底撕破臉,末路狂奔了。」(Getty Images)

他說,周過去是學校研究所的領導,意識形態掛帥,因此,在職工福利方面,特別是住房和職稱方面,經常給持不同觀點的師生穿小鞋。這位學者說,因為周走得太過了,文章在官方的刊物也不便發表,只能在一些不入流的毛左和意識形態強的刊物或網上發表。但是在《前線》雜誌(北京市委主辦黨刊)和《求是》雜誌發表的幾篇,都是北京市市委領導和中央領導的首肯。

其發表文章的《求是》雜誌是中共中央理論刊物,其前身是紅旗雜誌,是文革中著名的「兩報一刊」的一刊,是中共高層的理論喉舌。有人說,其旗幟官博的權威性甚至大於新華社和《人民日報》。

於是有人擔憂這篇文章是否傳遞了當權者在所有制方面的新動向?

中共會按馬列主義要求消滅私有制?

周新城這位中國著名的馬列主義專家,到底在其文章中說了什麼?

文章開篇的第一個小標題就是「共產主義就是要消滅私有制」。美國之音評論說,這聽起來是1920年代共產黨開始煽動國人鬧共產、鬧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時代的語言,在中共執政後,也是在土改、社會主義改造、人民公社、大躍進、文革等運動中非常時髦的語言和口號。

對指斥的「著名經濟學家」,周指名道姓炮轟張五常、吳敬璉,聲稱張、吳二人「鼓吹私有制萬歲」,並人身攻擊張五常、吳敬璉,稱張為「赤裸裸地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新自由主義分子」,稱吳「人格卑劣」「用心極其險惡」。

概況來說,文章有以下觀點:共產主義就是要消滅私有制;消滅私有制是社會發展的客觀必然趨勢;所有制問題是共產主義運動的基本問題;當前圍繞要不要堅持和發展公有制、逐步消滅私有制的鬥爭,集中表現在如何對待國有經濟的問題上;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特殊現象,不能凝固化、永恆化,言外之意,中共目前還不能消滅私有經濟,因為還利用私有制發展經濟,但終有翻臉的那一天,中共最終要消滅私有制,實行公有制。

周新城言外之意指,中共目前還利用私有制發展經濟,但最終要消滅私有制,實行公有制。但卻不提共產黨實現公有制的暴力手段。(大紀元)
周新城言外之意指,中共目前還利用私有制發展經濟,但最終要消滅私有制,實行公有制。但卻不提共產黨實現公有制的暴力手段。(大紀元)

馬列是錯的 公有制是反人性的

網上流傳張傑博士的評論,他說,在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框架裡,周新城文章的觀點是正確的,但文章有意迴避了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共產黨實現公有制的暴力手段。在現實中,周的觀點是極其錯誤的,因為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理論本身就是錯誤的。馬克思要消滅的私有制是源於人的自私本性,共產主義之所以失敗的根本原因就是反人性。以消滅私有制挑戰人性的以往的共產主義運動造成了巨大的人類災難,難道中國要回歸計畫經濟嗎?

很多人都注意到,文革浩劫後,中共為了擺脫滅亡的危機,從1980年代開始搞「改革開放」,從以往單一絕對的公有制,逐步走向多種體制共存的所有制模式。儘管中共也推出《物權法》保護私有財產,但中共一直不敢在理論殿堂中去除馬列主義,不敢公開否定全民公有制的危害。

中共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的做法,在正宗的馬列主義眼中,就成了「背叛與顛覆」。近40年來,由於中共無法在馬列主義之外找到自己獨立的理論體系,所拋出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經常遭到馬列原教旨主義的攻擊,於是,左右之爭成了中國思想界周期性出現的思想痙攣,中共改革也就成了半吊子改革了。

近40年來,中共拋出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經常遭到馬列原教旨主義的攻擊,於是,左右之爭成了中國思想界周期性出現的思想痙攣。(AFP)
近40年來,中共拋出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經常遭到馬列原教旨主義的攻擊,於是,左右之爭成了中國思想界周期性出現的思想痙攣。(AFP)

對此,《炎黃春秋》發表了匡萃堅的〈對「消滅私有制」理論的反思〉,文章稱,《共產黨宣言》中有段名言:「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這一理論,在20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既呼風喚雨,掀起過革命風暴,又引起過巨大的混亂;直到20世紀後期,在改革開放中才被放棄,但爭論卻一直不斷。

從人性探索的角度看,私有制是萬惡之源還是動力之本?「馬克思在早期著作中曾把如何看待私有制的問題提到人性的高度。他強調,要『弄清楚私有財產的積極的本質』,『理解人的本性』。並指出,這就是『人向自身、向社會的(即人的)人的復歸』,是『完成了的人道主義』。」

作者認為,對市場競爭和私有財產一概予以取締和廢除,則是反人性的。從人性的角度觀察,人與人之間的天賦能力必然存在差別,且必然導致社會差別的產生,並從產品和財富的占有上表現出來。承認個人產權和競爭權就是承認人的天性,保護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活力之本。因此對待資本主義私有制(包括競爭機制)的符合人性的態度,應該是調控而不是消滅。

其實,「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共產黨宣言》開頭這句話就道出了共產黨的實質。《大紀元》系列文章《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標》都談到,共產黨就是毀滅人類的魔,它披著美麗的外衣:所有一切大家公有,但實質卻像《動物莊園》裡的豬一樣,把從他人剝奪來的財富全部掌控在自己手裡,而且這種公有制是通過血腥殘暴的暴力強取豪奪來實現的。所謂公有,其實就是共產黨獨自占有。

國企早已不是中國頂梁柱

周新城文章中還點名,鼓吹社會主義不需要國有企業,最堅決、最激進的,也許要算是吳敬璉,更痛斥他製造鄧小平主張社會主義不需要有國有經濟的謠言。

文中提及,當前針對是否堅持、發展公有制,逐步消滅私有制的鬥爭,集中表現在如何對待國有經濟的問題上。

周新城也表明態度,認為國有企業、國有經濟必須不斷發展壯大,更反批部分有心人士大談「國有企業壟斷論」與民爭利、去國有化等話題惡意攻擊、抹黑國有企業。

周新城還不點名地批評了一位「省統計局副局長」和一位「曾經擔任過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的『經濟學家』」他說,「這位經濟學家通過歪曲恩格斯的原意,為消滅國有經濟、推行私有化製造輿論。其用心極其險惡。」

周新城還強調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頂梁柱,沒有國有企業中國會垮塌。他還援引習近平在2016年全國國有企業黨的建設工作會議上的講話說:國企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要善於從政治上看問題,絕不能認為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所有制問題,或者只是一個純粹的經濟問題,那就太天真了!」

不過,如今中國國企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早就下降到比民營企業還要低很多的地步,早就不是頂梁柱。

周新城強調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頂梁柱,必須不斷發展壯大。不過,現今的中國國企早就不再是頂梁柱。圖為中國國企宜昌興發集團。(大紀元資料室)
周新城強調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頂梁柱,必須不斷發展壯大。不過,現今的中國國企早就不再是頂梁柱。圖為中國國企宜昌興發集團。(大紀元資料室)

有報導說:按照美中經濟和安全審議委員會的一份報告,中國國有企業產值占經濟總量的45%。還有一個報導援引前國家統計局局長李成瑞的文章說:到2005年,中國國有企業產值占中國經濟總量的39%,私營企業產值占61%。

中共早就允許資本家入黨

還有網友提到,周新城在撰寫這篇文章時,不知想到沒有,中共從江澤民執政期間開始允許資本家入黨後,有多少民營企業家也就是西方意義上的資本家,加入了「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共產黨。最明顯的代表是三一重工集團的老總梁穩根,他還多次參加黨代會,還差一點成了中央委員。

有網友指出,周新城在那裡抨擊主張擴大私有經濟、縮小國營經濟的共產黨員比如吳敬璉等不配入黨時,有沒有想到批評一下把成千上萬的資本家招入黨內的總書記江澤民以及他領導的兩屆中共政治局?

據不完全統計,中共在其16次全國黨代會開始允許資本家入黨,16大、17大、18大都有十多位企業家當選全國黨代會代表。基層資本家入黨更多,曾在江蘇發生過企業家入黨潮。

消滅私有制令民眾擔憂

周新城的文章出來後,儘管是原教旨主義左派的老話題,但依然在全國範圍內帶來巨大的心理衝擊。不光民營企業家群體對此感到憂心忡忡,認為這是吹風之舉,轉而審視手頭的資產,就是普通百姓也很擔憂。誰家沒有私有財產,有人開始胡思亂想,甚至聯想到歷史上的各種運動,人們都擔心中共會再搞一次土改或文革,把百姓財產歸為公有。

周新城文章出來後,在全國帶來巨大心理衝擊,擔心中共會再搞一次土改或文革把百姓財產歸為公有。圖為中共土改,批鬥地主。(資料圖片)
周新城文章出來後,在全國帶來巨大心理衝擊,擔心中共會再搞一次土改或文革把百姓財產歸為公有。圖為中共土改,批鬥地主。(資料圖片)

正是因為中共沒有拋棄馬列主義違反人性的公有制,很多中國富人在無法用手投票選擇政府時,就開始用腳投票:把資產轉移到國外。如今富人移民、資金外流,成了中共執政一大難題。難題大了,不排除中共會採取以往政治運動的方式,一下子查封沒收民營企業家的資產。一再周而復始下,中國將永無寧日。

私有制與修改文革教科書

就在周新城發表〈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文章的前幾日,媒體曝出中共官方新版歷史教科書對文革歷史進行了大幅修訂。人們不禁要問,兩件事情是否有著某種內在的邏輯關聯呢?

1月10日,媒體爆出消息稱,中共教育部官修新版歷史教科書,刪減了舊版本教材的「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課,將其內容與「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探索」合併,統稱為「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

新版歷史教科書用語方面著力淡化文革錯誤,稱「人世間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業,世界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過程中前進的」,改「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為「毛澤東認為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動亂」與「災難」用語亦消失不見。

分析人士指,從官修歷史教科書淡化文革,到黨刊發表消滅私有制文章,這都是中國社會意識形態領域左右紛爭的氛圍下滋生誕生的。如今關鍵是中共高層到底怎樣看待這些事。

拋棄馬列 中國才有希望

了解一點歷史的人都知道,共產黨帶給人類的只有災難,共產主義是比法西斯納粹主義更危害人類的變異東西。1949年後,中共利用各種政治運動就迫害死八千萬中國人,文革更是把中華民族拖入毀滅的邊緣,而如今中共教科書竟然刪除文革帶來的浩劫與災難,這與日本軍國主義刪除南京大屠殺有什麼兩樣呢?這樣下去,中國不危險嗎?

至今中共還豢養著一大批馬列主義理論家,這些左派不時冒出來發表一些謬論,引發社會不安,這無疑也是在變相逼迫中共官方在馬列問題上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過去鄧小平為了從崩潰邊緣挽救國民經濟,他提出貓論,「不管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並迴避和不許討論「姓社會主義還是姓資本主義」這個關鍵問題,強制迴避共產黨的目的就是要消滅私有制,卻大搞私有制,這令很多外國人都認為中國現在搞的就是資本主義。

也就是說,中共實質上早已拋棄馬列主義,如今高喊堅持馬列,只是為了維持其統治權而已,因為一旦公開拋棄馬列,中共1949年用暴力搶來的統治權,就沒有延續的合法性了,人們隨時都可以站出來推翻中共。

拋棄變異的公有制,回歸正常的人類社會,這是人的本性,包括中共黨員的每個人,他們心裡都知道馬列主義這套東西不但行不通,而且非常有危害,中國人一半以上都遭到過中共政權的迫害,這樣一個過時了的有毒之物,為什麼不公開徹底的拋棄呢?

拋棄馬列主義,拋棄共產黨那套邪惡學說,回歸正常社會,恢復中華傳統,做真正的中國人,這才是每個中國人應有的選擇。

拋棄馬列主義,拋棄共產黨邪惡公有制學說,回歸正常人類社會,做真正的中國人,這才是每個中國人應有的選擇。(大紀元資料室)
拋棄馬列主義,拋棄共產黨邪惡公有制學說,回歸正常人類社會,做真正的中國人,這才是每個中國人應有的選擇。(大紀元資料室)

那些中共高官們也一樣,真正拋棄中國共產黨這些歷史包袱,真正為中華民族負責,重新選擇一條新的道路,擺脫共產邪靈的控制,免除了與共產紅魔一起下地獄當陪葬的厄運。

那時,天會很藍,水會很清,花會很艷,人會很好,中華民族能夠真正興旺,國家才會真正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