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結婚登記先繳保生二胎押金 大陸人口政策再現「奇葩」


大陸新生人口數量和比率在2017年又有所下降。學者擔心未來大陸會面臨很大、很難解決的人口問題。(AFP)

中共為了控制人口,在昔日的一胎化政策下, 若懷二胎須被強制墮胎,而今,在人口政策大轉彎的情況下, 已傳出有地方政府要求民眾辦理結婚登記時須繳「二胎押金」, 以達強制生二胎的目的。

文 _ 蕭律生

近日,大陸網路上盛傳「二胎押金」的消息,即公民在結婚登記時,須繳納費用作為押金,以確保生二胎,否則不退還。有民眾表示的確聽聞此類消息,但中共官方並未承認。

中國新年期間,有網民在微博上發文稱,有地方民政局要求辦理婚姻登記時必須繳納5000元人民幣的「二胎押金」,「等生完二胎再返還」。消息一出,立刻引起眾多網民的關注。

「去年我們這裡就有朋友說起這個事情。要交5000塊,生完二胎再還。」山東威海趙先生(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說,他尚無法得知那位朋友最終是否繳付,「我覺得肯定是有地方這麼做了,不然不會傳這樣的事情」。

趙先生表示,不僅是從周圍朋友那裡聽到此類消息,他的微信朋友圈裡,也有不少人在傳此類消息。如果這個事情是真的,若被大面積普及,老百姓也是沒辦法反抗的。「老百姓可以有看法,但是沒有辦法。不合法的收費很常見,你沒法反抗,只能忍受。」

其實此類消息前兩年已在網路上傳播,只是數額不同、地域不同。2013年網上就開始出現類似有關「二胎押金」的內容,繳納金額為數百元。

據網民轉述,黑龍江哈爾濱、齊齊哈爾市,遼寧大連市普蘭店區,江蘇南通市海安縣、如皋市,山東威海市文登區、乳山市、榮成市,湖北襄陽、四川、山東等地都有收押金的現象。有的地區收取的押金竟然高達上萬元。

但是當記者致電山東威海市文登區、湖北襄陽、四川成都、山東青島婚姻登記處時,對方均表示不收取其他費用,甚至連結婚證的工本費也沒有收。不過尚無法確認這些地方在實際辦理結婚登記時,是否有收錢。

另外,據中共官媒2月17日的報導,四川省民政廳相關負責人回應稱,婚姻登記系統沒有「收取保證金」這樣的事,沒有法律法規依據,也是不允許的。

不過網民卻說:「一闢謠我就信了」。

黑龍江省的劉女士(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她的外甥在2002年辦理結婚登記時,就要求交1000元押金,「要生才還,不生就不給」。她表示,那時候沒有說生二胎,但有要求生孩子。網路上傳的「二胎押金」的消息很可能是真的,之前生二胎,「就把你抓起來,工作給開除了」;現在大家生存壓力大,「打工都不好打,都不好過」,年輕人不願意生孩子,老一輩也能體會兒女們生活的壓力,也逐漸同意不要孩子。

劉女士認為更為重要的是,現在很多「80後」、「90後」都是獨生子女,上有下崗父母要養,中有房貸車貸要還,如果再養孩子,高額的教育經費,根本負擔不起。「有的乾脆就選擇不生孩子,甚至有的選擇不結婚。承擔不起啊,自己掙自己花都負擔不起。」


中國人低迷的生育意願,使中國陷入低生育率危機。(AFP)

中國人口出生率每況愈下

國家統計局今年1月18日公布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與2016年相比,2017年中國出生人口和人口出生率均下降,比最低預測還要低。

2017年,中國全年出生人口1723萬人,比2016年減少63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2.43%,較2016年減少0.52個百分點,其中「二孩」占50%。而在「全面二孩」實施的第一年(2016年),出生人口為1786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2.95%。

劉女士表示,中國老齡化問題會越來越嚴重,中國新生人口也會越來越少,「(中共)就會強制性地讓你生二胎」。如果國家能在孩子教育方面有更多的投入,年輕人能夠賺取足夠的工資養家,自然會有願意生孩子的,「而不是用強制手段、統治思想的手段」。

對此,網民「活著」說:「以前只能生一個,生完被強制結紮,懷二胎了還被強制墮胎,如今又強制生二胎,交押金實際是變相罰款,那我超額完成任務要想生三胎怎麼辦,是不是拿回了押金再去交個罰款?如果我一個也不想生怎麼辦,是不是就罪大惡極要被罰到傾家蕩產?」

大陸二孩家庭的焦慮


據《二孩焦慮指數調查報告》,在已育二孩的家庭中,最大焦慮是帶孩子的辛苦、經濟壓力、教育焦慮。(AFP)

與此同時,一項關於全國二孩家庭的網路調查《二孩焦慮指數調查報告》2月22日在廣州發布,在被徵集的數千份問卷中,二孩家庭占70%。這份在2017年所做的調查表明,有四分之一的二孩家庭表示壓力極大,另有逾六成的二孩母親對職業發展感到迷茫。

尚未生育二孩、但有意願生育二孩的受訪者中,最主要的焦慮依次為經濟壓力、孩子誰來帶、帶孩子的辛苦。而在已育二孩的家庭中,最大焦慮則是帶孩子的辛苦、經濟壓力、教育焦慮。

此外,有超過四成的受訪二孩家庭認為,「養老」已成為上升最快的焦慮因素。廣東省人口發展研究院院長董玉整指出,二孩家庭面臨著「上有二老/(雙獨家庭)四老,下有兩小」的局面。同時,35歲以上的孕產婦越來越多,二孩家長既要操心父母的養老問題,也要擔憂自己越來越逼近的養老問題,「養老焦慮」加倍。

在已育二孩的受訪者中,有75%表示自己的「焦慮指數」位於50分以下,也就是「雖然感到焦慮,但壓力可控。」但同時,也有25%的受訪者表示「壓力山大」。有6.18%的受訪者表示自己極其焦慮,有過極端的念頭。

去年接連發生了紅黃藍幼兒園、攜程親子園等虐童事件,調查顯示,有46%的受訪者受到了虐童事件的明顯觸動,擔憂幼兒教育的安全。

為了緩解二孩帶來的焦慮,一孩家庭開出的「藥方」依次是「錢,多多的錢」(75.61%);伴侶或家庭成員更多的幫助(64.7%)以及可靠安全的幼兒教育(55.89%)。

二孩家庭則更為看重可靠安全的幼兒教育。排序為「錢,多多的錢」(76.47%);可靠安全的幼兒教育(66.87%);伴侶或家庭成員更多的幫助(55.42%)。

調查顯示,79%已育二孩的受訪對象明確表示不會再生;77%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理想的孩子數量是兩個,15%的受訪者表示理想子女數量為三個或更多,表示理想子女數量為一個的僅為7%。

董玉整認為,「生育焦慮加重導致生育意願下降,已經成為一個客觀的現象。」

生育二孩後,「有職業規劃、努力打拚中」的女性,只有37%。高達63%的二孩母親表示,對職業發展沒有目標、沒有規劃、感到迷茫、對未來無能為力。只有不到25%的受訪者表示,選擇以「自我成長」或者通過學習來克服焦慮。◇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