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脫北者:北韓冬奧啦啦隊被迫當高官性奴


北韓啦啦隊在平昌冬奧會上受到媒體關注。一名脫北者透露,北韓啦啦隊的女性成員在北韓被迫成為高層人士的性奴。(Getty Images)

北韓啦啦隊在韓國平昌冬奧會上受到媒體關注。

一名脫北者透露,北韓啦啦隊的女性成員在北韓被迫成為高層人士的性奴。 北韓啦啦隊員必須經過一個極其痛苦的審查過程,沒有報酬, 每天24小時都受到監視,可能因任何失誤而面臨監禁。

文 _ 夏雨

在韓國平昌冬奧會上,北韓啦啦隊受到媒體關注。但一名脫北者透露,啦啦隊的女性成員在北韓被迫成為高層人士的性奴。

北韓前軍隊音樂家李素妍(Lee So-yeon)於2008年逃離北韓,她對彭博社表示,啦啦隊成員被迫為北韓政治高層提供性服務,也是她們參加冬奧會的一部分工作。

她說,這些吸引許多觀眾注意力的啦啦隊成員,離開鎂光燈背後就成為性奴。

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李素妍表示,北韓的藝術團體來到這裡表演舞蹈和歌曲,外表看起來很光鮮,但「她還必須去參加派對,並提供性服務」,這種痛苦也隨之而來。

她補充說:「她們參加中央政治局活動中,即使她們不願意,也必須陪那些人睡覺。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發生在那裡,女性必須按照他們(北韓政府)所說的去做。」

42歲的李素妍說,這類派對「天天」舉行,她們必須遵照黨內高官的要求提供身體服務,這類侵犯人權的事屢見不鮮。李素妍目前在韓國幫助女脫北者適應生活,並為患有創傷後壓力症的人提供治療。

據商業內幕網站報導,李素妍所指的應該是北韓婦女受到虐待的整體情況,而不僅僅是在奧運期間。

北韓啦啦隊員必須經過一個極其痛苦的審查過程,沒有報酬,每天24小時都受到監視。她們可能因任何失誤而面臨監禁。

運動員也不例外。北韓奧運選手去衛生間都有人跟隨,24小時受到保安人員的「保護」,如果他們試圖逃跑,會遭受處罰。

儘管沒有提及任何性行為,一名北韓前滑雪運動員的父親、54歲的金亨洙(Kim Hyung-soo)也對彭博社表示,啦啦隊成員是「奴隸」,「運動員是金正恩的運動奴隸。」

「甚至連教練都是金正恩和北韓政權的奴隸。」他補充道,「運動員和啦啦隊也是,他們都是金正恩和北韓的奴隸。」

金亨洙於2009年和身為北韓國家滑雪隊成員的兒子一起逃離北韓。◇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焦點新聞

脫北者擬建流亡政府 北京擬「外科手術」金正恩

Post 焦點新聞

高級特務叛逃 金正恩躲入地下27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