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政協主席罕見參加中財委會議內幕解析

汪洋4月2日以政協主席身分破例參加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或為習近平改變權力運行機制的徵兆。圖為2017年7月19日,汪洋帶隊赴美參加美中首次全面經濟對話。(AFP)
汪洋4月2日以政協主席身分破例參加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或為習近平改變權力運行機制的徵兆。圖為2017年7月19日,汪洋帶隊赴美參加美中首次全面經濟對話。(AFP)

4月2日,習近平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政協主席汪洋罕見參加會議。

中共兩會上,習陣營全面接掌最高國家權力;汪洋此次不尋常參會,是否預示習當局權力運行機制有變,令人關注。

文 _ 司馬靖

中財委第一次會議 汪洋破例出席

中共兩會後,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升級為中央財經委員會。習近平4月2日下午主持召開了該委員會第一次會議,研究了三大問題:金融風險、精準脫貧與環境問題,並審定《中央財經委員會工作規則》。

據中共官媒報導,財經委員會主任習近平主持會議,副主任李克強、委員王滬寧與韓正出席會議。這表明,財經委員會高層由四名現任政治局常委組成。緊隨這四名常委之後,報導特別提到,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參加會議。

習近平在過去五年第一個任期內,曾主持召開了十多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每次出席會議的包括小組副組長李克強、小組成員劉雲山、張高麗;但時任常委、政協主席俞正聲未見有報導參加。

汪洋此次以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身分,破例參加中財委第一次會議,是何原因?

首先,汪洋過去五年任國務院副總理期間,任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組長。不知汪洋此次與會,是否與扶貧工作交接有關。

其次,汪洋自18大以來,受習近平重用,兼任多項要職,包括負責中美經濟對話等。

就在剛剛過去的中共兩會上,七名常委多次到地方代表團參加審議。其中四名常委下團到了由六名政治局委員主掌的四個直轄市與廣東、新疆的代表團。

這六個相對等級較高的代表團中,習近平先後參加了廣東省與重慶代表團的審議;汪洋先後參加了上海與新疆代表團的審議;栗戰書和韓正則分別參加了北京與天津代表團的審議。

汪洋同習近平一樣,參加了兩個由政治局委員主掌的地方代表團,待遇超過其他五名常委,突顯其在習陣營中的份量。

汪洋下團的上海是中國金融中心,執掌的政協系統又是大陸與港澳地區富豪雲集之所,而汪洋又曾負責中美經濟對話;考慮到這些重要經濟因素,習近平讓汪洋以政協主席身分參加中財委會議,是否有特別考量,亦未可知。

胡、習陣營首次全面掌控最高權力

第三,2018年中共兩會上,習近平連任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李克強連任國務院總理;習近平的親信栗戰書出任全國人大委員長;汪洋任全國政協主席;習近平、王岐山的舊部楊曉渡當選首任國家監察委主任。

這是自胡錦濤2002年上臺以來16年期間,胡、習陣營首次全面掌控包括國家主席、副主席、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以及新成立的國家監察委主任在內的所有最高國家權力。

中共19大及兩會之後,以「習王體制」為最大特徵,習近平通過親信人馬全面掌控國家權力機構,並將「小組治國」升級為「委員會治國」,已然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之外獨立運行一套國家權力體系。

中共兩會開啟「習王體制」,經由人事布局全面掌控國家權力機構,並將「小組治國」升級為「委員會治國」,習進行政治轉型所需要的權力基礎已然具備。(Getty Images)
中共兩會開啟「習王體制」,經由人事布局全面掌控國家權力機構,並將「小組治國」升級為「委員會治國」,習進行政治轉型所需要的權力基礎已然具備。(Getty Images)

可以說,習進行政治轉型所需要的權力基礎已經具備。汪洋以政協主席身分參加中財委會議,是否是習近平改變權力運行機制的徵兆,值得關注。◇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封面故事

「習王體制」箝制常委會 習陣營全面掌控最高國家權力

Post 封面故事

習王體制開啟 王岐山的虛職與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