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六四」前夜再現 北大校友籲所有高校站出來

北大女生岳昕因要求公開前北大教授性侵信息遭校方迫害,北大師生和校友紛紛打抱不平,甚至擴散到其他高校。(galaygobi/維基百科)
北大女生岳昕因要求公開前北大教授性侵信息遭校方迫害,北大師生和校友紛紛打抱不平,甚至擴散到其他高校。(galaygobi/維基百科)

北大前中文系教授沈陽被舉報性侵事件持續發酵。

4月23日晚間北大校園出現大字報,聲援被院方打壓的女學生岳昕,並已擴散到其他高校。

而北大校方的緊急封口令,令學生更加激憤。

北大校友群隨後發出聲明,呼籲所有高校學生連署聲援岳昕。

外界分析,這種跡象恰似「六四」前夜再現,當局如果違背民意一味封殺,可能會再度引發抗議的學潮。

文 _ 李韻、韋拓

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紀念日前夕,該校學生要求校方公開前中文系副教授沈陽涉嫌性侵犯女學生高岩的調查,但校方以維護校園穩定為理由,試圖掩蓋事實真相,觸發學生憤怒情緒。

4月23日晚8點許,北大校園內「紅旗團委」宣傳欄的玻璃上,突然出現三張「大字報」,聲援因要求信息公開而遭到打壓的北大外國語學院學生岳昕。

4月23日,北大校園內出現「大字報」,聲援因要求信息公開而遭到打壓的北大外國語學院學生岳昕。(新紀元合成圖)
4月23日,北大校園內出現「大字報」,聲援因要求信息公開而遭到打壓的北大外國語學院學生岳昕。(新紀元合成圖)

該大字報標題是「聲援勇士岳昕」,文中說,「我們這些匿名者敬佩岳同學實名上書的勇氣,更欽慕她臨事不懼的正氣,而有司諸公你們究竟在怕什麼?」該大字報「貼出」不久,被學校保安員揭下,但現場圖片在網上廣泛傳播。有關岳昕同學被打壓的信息被大量轉載,之後,岳昕和北大在大陸網站都成為敏感詞。

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對《紐約時報》說,許多教職工對學校就岳昕的處理方式感到不滿。他表示作為中國最有聲望的學府之一,北大有責任做到誠實透明。

一群北大校友也發出公開信聲援。這封致北京大學的公開信於25日開始在網上流傳,目前已有約100名北大及其他大學的校友參與連署。連署者之一、中國人民大學78級校友魯難告訴中央社記者,連署的目的就是要支援岳昕,「讓正義的聲音突破封鎖」。

信件開頭稱「我們是北京大學校友,最近發生的『岳昕事件』令我們震驚和不安」。信中要求校方回應外界關注,公開20年前疑似因教授沈陽性侵導致女學生高岩自殺的相關信息。

公開信還要求,校方應向申請信息公開的岳昕等幾名同學道歉,承諾今後不會打擊報復申請信息公開的同學,確保他們能正常畢業。

公開信說,「實利主義和利己主義盛行的時代,岳昕等同學展示了新一代北大人的社會責任擔當意識,是北大學子的驕傲,本應得到鼓勵。」

公開信批評,校方的施壓不但違背了信息公開條例賦予公民的合法權益,也損害了北大的形象。

魯難認為北大對岳昕的約談、找家長等打壓行為,是「把崇尚自由精神的大學變成官衙門,把學生當維穩對象,把校園當洗腦陣地。」

連署者之一、北大88級研究生校友曹嘉和說,當政治紀律與法律衝突、不正義與良知衝突的時候,「良知的力量不可違逆」;若不能用依法治國的素養來處理社會矛盾,這個矛盾有可能會進一步加深。

24日,中國傳媒大學校園內也出現了聲援海報,上面寫道:今天他們封殺了岳昕的聲音,我沒有說話,那明天呢?星星之火,逐漸匯聚成一道光。更多的人為岳昕發聲,為未來吶喊。

岳昕事件發酵 當局恐「六四」再現

由於恰逢5月4日北大120周年舉行校慶,並臨近「六四」屠城29周年,引發有關當局高度恐慌。校內展開全面維穩,緊急下達封口令,嚴控輿論,恐嚇學生,黨媒也接連發文「引導」輿論。

岳昕事件發酵,適逢北大120周年校慶前夕,並臨近「六四」屠城29周年,引發當局高度恐慌。圖為1989年「六四」前夕學生趕製民主女神像。(AFP)
岳昕事件發酵,適逢北大120周年校慶前夕,並臨近「六四」屠城29周年,引發當局高度恐慌。圖為1989年「六四」前夕學生趕製民主女神像。(AFP)

八九學運期間的大學生季風表示,此次北大學生發起的信息公開運動,以及隨後在院校出現的大字報,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後,首次具有學生運動意義的維權運動。所以導致各方高度緊張,擔心會引發連鎖反應,導致新一輪學潮。

來自北大校園的消息稱,北大緊急召開會議,向部分老師和管理人員傳達校黨委和校長的決定,要求系主任們關注各系的動態,輔導老師管好自己的學生。

該校一位要求匿名的學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岳昕這件事情,學校開會讓各輔導老師管好自己的學生,馬上要到校慶日了,不要再議論這件事,千萬不要再出什麼事,確保學校環境平安。」

當日,大陸著名獨立記者、專欄作家高瑜在推特披露,23日下午3點,北大黨委判斷這場聲援岳昕行動,是「具有學潮性質的政治運動」,校方稱,「校內學生已經開始串聯,也有和校外勢力的串聯」。並提醒全校「需要提防國內不良媒體和境外媒體別有用心的報導」。

高瑜形容北大黨委拉開了對付89學潮(六四事件)的架勢,但29年前的北大校方可沒有這種架勢,鎮壓學潮的是教育部長何東昌,當年校長丁石蓀說過「學生要去遊行,絕對不是少數人煽動,而是學生關心國家大事。如果是少數人煽動的話,就說明我這個校長無能。我掌握學校的領導權,都煽動不起來,他們怎麼能煽動起來呢?」

「六四」事件後丁石蓀校長被迫辭職。

高瑜還披露,目前岳昕的手機被限用,微信公眾號都不能上。高瑜還貼出岳昕的同學們為岳昕的呼籲:「岳昕是一個讓人佩服的人,大約所有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的努力、熱情、活潑的生命力,還有對於公共事務真切的熱忱。」

同學們表示,岳昕現在的壓力非常非常大,她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並呼籲請稍微有點風骨的人,停止抹黑岳昕,別以為輿論不會殺人!

高瑜說,世人都清楚北大已成為培養「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的地方,對岳昕這樣有紮實知識功底,有高遠追求、真誠地關心社會的學子組織水軍圍攻,潑髒水,逼迫她精神崩潰,這還能稱為校方嗎?這簡直就是黑社會!

高瑜呼籲大家都關注岳昕,讓她順利畢業!

北大校友群對校方處理此次事件非常不滿意,4月25日,北大校友群發聲明,呼籲所有高校學生發起聲援岳昕的連署行動,以抗議北大校方打壓要求信息公開的數十名學生,並且要求北大停止向岳昕施壓,並向其家人道歉。

但呼籲書在中國社交媒體上迅速遭刪除。

岳昕事件不斷發酵之際,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接連刊發文章,試圖引導輿論,但其貌似公允的兩邊各打50大板的做法,反倒適得其反。

上海撰稿人簡木生質問:什麼叫學生過激?這件事起因是學生對當年沈陽性侵事件追問反遭惡意報復,是公權力濫用的表現,對此避而不談只各打五十大板,左右討好的模樣著實滑頭。

該事件源於20年前的4月5日,原北大校友王敖和李悠悠公開舉報原北大中文系副教授沈陽曾多次性侵學生高岩,導致後者自殺身亡。此事迅速引爆輿情,沈陽遭現就職單位「建議辭職」。

北大前中文系教授沈陽(左)被舉報1998年性侵大二女學生高岩(右)並導致其自殺,近期事件所引發的效應愈演愈烈。(新紀元合成圖)
北大前中文系教授沈陽(左)被舉報1998年性侵大二女學生高岩(右)並導致其自殺,近期事件所引發的效應愈演愈烈。(新紀元合成圖)

兩天後,北大學生鄧宇昊發出公開信,要求北大公開沈陽案相關信息,但迅速遭校方施壓。此後,數十名學生繼續要求校方公開檔案的學生也持續遭騷擾。

4月23日,岳昕發表公開信,指校方連日來不斷約談,要求她停止介入事件,否則會拒絕讓她畢業。其母受到過度驚嚇而情緒崩潰,她亦被帶回家中「看守」。此引起北大學生和社會輿論的極度關注。

海外「自由微博」顯示,24日至25日,岳昕成為中國微博搜索第一名,而北大排名第二,並一度成為禁搜詞。◇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焦點新聞

中紀委查高校 北大最淫穢醜陋

Post 焦點新聞

淫窟?北大?淚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