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評《共產黨宣言》 共產主義毀滅人類的宣言書(下)


一百多年來血雨腥風的共產主義運動史證明:《共產黨宣言》就是一篇毀滅整個人類的宣言書。圖為紅色高棉(柬埔寨共產黨)S-21集中營圖片展。(Getty Images)

文 _ 凌曉輝        

自有人類以來,從未有過任何一篇文章、一本書、即使是一篇討伐檄文,曾經像《共產黨宣言》一樣,對人類、對社會和世間的一切、以及對人類所有歷代祖先、對宗教、直至對人類各自敬仰的神、佛和上帝會有如此滔天的「仇恨」。

自有人類以來,也從未有過任何一篇文字,曾經像《共產黨宣言》一樣,會號召用「暴力」來毀滅現存世界的一切。

自有人類以來,更是從未有過任何人像馬克思、恩格斯一樣,用如此仇恨、欺騙、煽動、迷惑的詞藻欲將整個世界推入你死我活的鬥爭深淵。

一篇不到兩萬字的《共產黨宣言》,從發表到現在剛好一百七十年,卻給當今世界造成了幾乎一億人的非正常死亡。我們把標點符號全都算上,其每個字就殺害了五千無辜人的性命。而且這些無辜的人往往都是社會的精英、虔誠的宗教信徒、人類社會道德的遵守者和維護者……。

這字字血淚所反應的還僅僅只是表面對人類的殺戮,其深層的危害更是由於《共產黨宣言》曾經建立起來的共產國際,使毒害人類的範圍覆蓋了世界五分之二的人口;所掀起的共產主義運動波及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並不斷的蠶食著整個世界。

共產主義邪惡幽靈陰險、狡詐,並且毫不間斷的、有組織、有計劃、有步驟的將人類推向毀滅的深淵。首先是將人與神和祖先的聯繫斬斷;再進一步就是泯滅人類的良知和本性;最終使人都成為沒有道德,只剩下欲望的異類而自我毀滅。

人們通常知道神所默示的《聖經》、《佛經》、還有老子的《道德經》等等,傳給人類的不同民族和不同人種的「普世價值」會救度迷中的世人。可是共產主義反其道而行之,否定一切人的行為規範和普世價值。 《共產黨宣言》通篇貫穿的就是「恨」,表面上以解救勞苦大眾為幌子,利用社會底層民眾容易被欺騙的弱點,無端挑起一切可以挑起的人間「仇恨」,繼而又鼓動以各種「暴力」去滿足這種「恨」的需求,攪得共產主義所到之處民不聊生,人民無不生活在貧窮、苦難和恐懼之中。

所有這一切都十分清楚的告訴人們:共產主義是邪惡的幽靈、撒旦和魔鬼。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所闡述的:「這個幽靈是在另外空間中由「恨」和宇宙低層各種敗物構成的邪靈。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正義的撒旦為伍。
這個邪靈的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已經聽不懂神的教誨而最終被淘汰,元神被永遠銷毀。」 

整個一百多年來血雨腥風的共產主義運動史充分證明:《共產黨宣言》就是一篇毀滅整個人類的宣言書。

七、被證明錯誤的《宣言》五十年後被俄國撿起

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真正再相信「共產主義」了,特別是中共黨員,包括領導者本身。可是,一直被浸泡在共產主義紅色幽靈製造的、萬變不離其邪的黨文化中的中國人,他們仍然身居於完全沒有信仰、不被信任、沒有相互關愛的社會環境中。儘管無論是從實踐還是理論都證明《宣言》的錯誤和邪惡,但是共產主義背後的邪靈在沒有達到其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之前是不會自動退出舞臺的。

馬克思、恩格斯合寫《宣言》時,均不到30歲。馬克思少年時代就加入了「撒旦教」,他除了被共產邪惡幽靈控制,由此而吸取了邪惡的「能量」外,對人生、對社會並沒有什麼閱歷和經驗,特別是當時英國的情況,與《宣言》中的場景幾乎是相悖的。

當時,馬克思、恩格斯對英國政府的統治情況是極清楚的;政府設置專門機構和人員深入工廠,對工人工資、生活福利、醫療保健、勞動時間……無一不做出公正、客觀的調查報告,尤其對童工和女工,給予特別的關注,正因為下情得到上達,工人工資才得到相應提高,在政府(法律)干預下,勞動時間縮短了,工人的權益,特別是童工和女工得到適當保護。儘管如此,馬克思、恩格斯還是說,國家是壓迫工人階級的機器,這些措施在他倆眼中是「鱷魚的眼淚」,是麻醉工人階級的「毒藥」。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耶克在1954年曾編輯出版了一本論集《資本主義與歷史學家》。哈耶克本人在該書《導論》中斷言:「人們對歷史事件的看法並非取決於客觀事實本身,而取決於他們所能接觸到的關於歷史的紀錄和解釋。」哈氏列舉了倫敦的激進的庫克.泰勒夫人注意到,那些披露蘭開夏工業區工人極其悲慘的生存狀態以及工廠主極端暴虐的文人們基本上都沒有到過蘭開夏,於是不顧他們反對於1843年親自前往考察。然後記錄了她所看到的真實情況,泰勒夫人寫道:「現在,我終於在工廠、在他們的住所、在他們的學校中親眼看到了這些工廠工人,我完全無法理解人們為什麼要為他們奔走呼號?比起其他勞動階級來說,他們穿得好、吃得好,行為也更端正。」「輕信、傳播報紙上的話,這樣的人太多了,他們從來沒有費心思探究一下,報紙上說的是真是假。」哈耶克直言那些悲天憫人的報導是:「一個最離譜的超級神話,人們一直用它來貶低令我們當今的文明受益匪淺的經濟體系。」

劉曉在〈當年英國工人為何對「共產黨宣言」不感興趣?〉一文中列舉了一些具體資料:「1840年時,英國成年男性勞動力中,有47.3%在產業界工作;而在1900年之前,西歐沒有任何國家的工人比例這麼高過。不過,1861年之前,整個英國還稱不上是『一座工廠』,大型的工廠很少,而且大都是棉紡廠,這些棉紡廠主要集中在英國中西部的曼徹斯特。」

以撰寫《美國的民主》而聞名的法國政治思想家Alexis de Tocqueville,1835年參觀曼徹斯特與伯明罕(1840年代英國的第二大工業城)時,說曼徹斯特「有一些大資本家,幾千個窮苦的工人和少數中產階級」,而伯明罕有「有少數大產業,有許多小工業。工人在自己家裡工作,或在小型工廠內和老闆一起工作。工人看起來較健康,生活較好,較有秩序,也比較有道德」。

然而,英國在經歷了19世紀40年代的飢餓時期後,從1850年開始迅速進入了「維多利亞繁榮期」。1856-73年間,英國工人每小時的生產力,每年增長1.3%,這項增長率直到1951至73年間才被超越過。也就是說,《宣言》裡所預測的「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工資會下降」是完全錯誤的。因為這一時期,工人的生活水準大幅提高,實際工資在1851至73年間增加了26%,在1851-81年間增加了38%。經濟好轉後,工人組織全國性的工會,保障工人的福利,不必依靠國家來救助。

「正是因為工人生活水準的提高,當1848年《宣言》出版後,人們對鬥爭自然無法產生興趣。不過,被邪惡幽靈操控的馬恩對此並未死心,仍然期盼著下一波的經濟危機會再帶來革命的熱潮。然而,他們還是失望了,只好轉而批評英國工人的『狹隘心態』。自巴黎公社起義失敗後,他們所期待的共產黨革命終於在1917年的俄國發生了,但卻是一場奪取民主政權的政變。」 

至此可以說明,《宣言》所渲染的許許多多場景都是虛假和錯誤的,後來的實踐中除了其崇尚的「鬥爭」和「暴力」外,其所謂的理論幾乎都是南轅北轍的胡扯。

這種顛倒黑白、罔顧事實的狡辯和欺騙也一直貫穿在後來170年的共產主義運動之中。因此,它只可能是一篇由魔鬼操縱的,並且異於人類邏輯思維,欲毀滅人類的宣言書。

八、竊取政權、搶奪財產使世界成為共產邪靈「所有制」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這是大家所熟悉的《宣言》結尾,邪靈在召喚著跟隨他們的信徒們,他們就是公開的要奪取政權、搶奪財產,將世界統統據為己有。消滅一切私有制,使之成為共產主義邪靈的所有制。

「民主」就一直是共產主義,特別是中共欺騙人民的口號。其實共產主義邪靈一刻也不會,也不可能放棄它的權力和所掠奪來的財物。這樣人們可以隱約看出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一些端倪,趙紫陽和胡耀邦的下臺也許就是因為「堅持黨政分開」,消減共產黨對於國家政權干預,中共怕失去控制政權的權力鬥爭結果。所謂「支持動亂」,連他們自己都不可能相信。只是為了找個理由把邪靈最後的,也是最得意的,人們稱之為「魔頭」的江澤民換上舞臺。江氏也就是這樣喝著六四學生的鮮血而篡取最高權力位置的。

《宣言》中絕大部分篇幅在形式上都是渲染對財富擁有者的仇恨和對立,要用一切可用的手段,將財富從擁有者手中奪過來並將財富擁有者消滅掉。「共產主義的特徵並不是要廢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廢除資產階級的所有制」。「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 

共產主義邪惡幽靈企圖像「進化論」的傳播一樣獲得成功,儘管「進化論」漏洞百出,邏輯混亂,但在邪惡操控下硬是把動物狡辯成人類的祖先,並使之在科學界得到廣泛認可。

共產黨要把人類社會的一切結構、道德和倫理一併毀滅。這就是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所深感欣慰的:「在我看來這一思想對歷史學必定會起到像達爾文學說對生物學所起的那樣的作用……。」

結語

人們可能會認為,現在還有誰信仰共產主義?在當今的中國,無論共產黨員還是黨的各級領導幹部都在搞資本主義那一套了。其實不然,共產黨為了生存可以任意改變表面遵循的任何原則和規範,因為除了欺騙是它的根本屬性外,其餘它都不在乎。特別是其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永遠也不會改變,我們通過其《宣言》可以比較完整的看清共產主義的本質。

科學一貫重視通過給事物下定義來規範世界,從科學哲學(區別於馬列哲學)行而上學的角度來說:共產主義是宇宙中的敗物、以「恨」集聚起來的黑暗勢力。這股勢力是人們看不見、摸不著的有生命的靈體。通過附體在個人、特別是群體身上起作用。這個靈體會使得人和它的組織徹底顛覆作為人應有的世界觀,無意識似的成為暴徒、凶手或規則的破壞者。如同《宣言》的最後寫的那樣:「總之,共產黨人到處都支持一切反對現存的社會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運動」。

而且共產黨喜歡「暴力」,會以最切身利益引誘和激勵人去毀滅現存的一切,手段可以是「打、砸、搶、殺」,並且是越狡詐、殘暴和恐怖,就越容易在共產黨內部獲取榮耀和權力。

無論是道家的陰陽學說,還是西方哲學的辯證法普遍認為:宇宙間所有事物皆有陰陽兩個屬性,他們相互依靠、相互制約、存有相互轉化的關係。

共產主義邪靈將「恨」陰險的通過《宣言》根植於宇宙萬物構成的最根本的陰陽屬性中。將這兩個屬性完全對立起來、鼓動鬥爭、直至達到你死我活的絕境。邪靈清楚的知道,當這種「恨」一旦在人類和宇宙中起著主導作用之日,就是宇宙萬物和整個人類徹底毀滅之時。(全文完)◇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焦點新聞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三)

Post 自由評論

【我看中共紅禍系列】沒有共產黨的清平世界

Post 自由評論

從光照幫到法國斷頭臺 和中共的恐怖淵源

Post 自由評論

中共是人類共同的邪惡(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