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經濟緣何突然陷入危機 ——在美國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的客座評論


對明眼人而言,中國經濟早已危機重重。圖為一艘來自中國的集裝箱貨輪在加州奧克蘭港卸貨。(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中美貿易戰的陰雲綿延不去,中國經濟危機四伏。近期人民幣匯率也不斷下跌至今年的最低水平,股市一路下走,已跌至3000點以下。與此同時,中共央行年內三次降準,向市場釋放約上萬億人民幣。中共智庫一個名為《警惕出現金融恐慌》的內部報告日前在網上流傳,但很快就被刪除。人民幣「跌跌不休」是中共應對貿易戰的手法嗎?貨幣政策上進一步「放水」會產生什麼後果?關鍵問題是,中國經濟是否突然陷入巨大的危機? 

關於人民幣的下跌,或認為是中共應對貿易戰的手法,是有意而為之。筆者不以為然。人民幣下跌主要體現在離岸市場,應該是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展望失去信心、認為中國經濟前景不妙、人民幣走勢會持續下跌的反應。因為中國經濟進入停滯,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成長在川普的貿易戰戰火中希望渺茫,出口勢頭銳減,故而人民幣貶值的期望上升,這才是導致人民幣下滑的原因。說中共對此有意而為之,恐怕他們不敢,也不太會,因為中共仍然在同美國進行談判,應該不會故意貶值、刺激出口、激怒川普、增加順差。所以,人民幣下跌,雖然不是中共刻意所為,但反映了中國經濟的慘淡前景。

至於人民幣會跌到什麼程度?中共是否會控制匯率在6.6左右?那要看這場貿易戰會持續多久、會怎樣收場。如果沒有中共政府的干預而讓人民幣自由浮動,開放市場流通,按照中共目前的發鈔程度,如筆者在以前的分析中指出,人民幣對美元1:10至1:20都是可能的。

人民幣這種下跌會造成什麼影響呢?它會加劇中國的資金外流,尤其是外匯流失的速度。貨幣貶值本該能刺激出口,但在現實中美貿易的條件下,人民幣下跌對出口的刺激應該是很有限的,因為下跌的幅度遠遠趕不上川普的關稅和壁壘的增加幅度。

中共最近加強了對外匯的管制,民眾兌換美金一次只能幾千,而且還要出示許多國外證明。許多人抱怨這種限制只針對老百姓,權貴可以通過許多其他途徑把錢弄出去。的確如此。中共對中國人民財富的攫取,對內,是用濫印鈔票、製造通脹的方法;對外,是用強制換匯、結匯、實施外匯管制並累積外匯儲備的方法。只有限制百姓,限制匯兌,中共的財富、他們可以支配的硬通貨才能累積起來,赤龍的錢囊才會飽滿。中共的斂財行徑,與北韓金正恩個人的39號辦公室,是一模一樣的,只是規模不同。

中共這種極端的管制資金的政策,不會是臨時的,因為它是中共累積財富的手段,所以一定是長期的。問題在於,當川普要中共做出「結構性的改變」、「減少國家對自由貿易的干預」的時候,正是在要求中共停止刻意追求順差和積累外匯,恰恰是擊中了中共的要害、擊中了赤龍的錢囊。中國最近的股市下跌,也是受到了貿易戰的影響。川普的要求必然導致中共貿易順差的減少、外匯儲備的減少;中共沒有足夠的外匯支撐,國內發行人民幣、濫發貨幣就失去了基礎,這會銀根緊縮,進而影響股市。

6月底,中共央行下調部分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釋放約7000億元的流動性,支持商業銀行放貸和重組債務。大陸媒體說,此次定向降準,是防範「明斯基時刻」。據中共央行表示,這次降準帶來5000億元流動性,將釋放給17家大型商業銀行,用於對債務違約公司實施「債轉股」項目,並帶動「同等規模社會資金參與」。降準另外釋放約2000億元資金,「供較小的放貸機構,擴大向小微企業放貸」。

債轉股的實質,是強迫國有銀行承擔國企違約、經營失敗的結果,這會開啟一個惡劣的先例,鼓勵更多的企業轉嫁危機。而最後,由國有銀行承擔的這些失去價值的垃圾股票,就成了全中國百姓的負擔。這是中共政權又一次從中國人民頭上巧取豪奪。官方釋放5000億元流動性來專門支持債轉股,對於填補債務違約的窟窿不會有太大效果,後續的、更大的窟窿會讓中國的銀行根本承受不起。

中共向來都在高喊支持小微企業信貸,但從來沒有能夠真正落實。其癥結在於,中國沒有真正能夠建立一個基於信用和誠信的社會體制、商業體制、信用體制。中共本身就是靠謊言和暴力起家的,並且在繼續撒謊、欺騙。中共對國人的多少承諾,對國際社會的諸多承諾,都成了泡影。中共怎麼能指望這樣的社會的人們、團體、企業能信守承諾、維持信用呢?

新唐人另一個問題是:中國宏觀經濟正在減速,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定向降準是強心針還是飲鴆止渴?定向降準可能是一劑強心針,也許是飲鴆止渴,但更像一片速效救心丸,它能讓心臟病發作的人先緩過來,但是還是需要把這個病入膏肓的人送進病房。

如果中共能遵守貿易規則,改變自身做法,是否就可以避免貿易戰呢?這樣做對國人會有什麼好處?而如果中共硬扛,就是要打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和中國人又會造成什麼影響? 中共如果願意遵守貿易規則,按WTO的要求做,17年來中共一直有機會這樣做,但中共不會做也不願做。現在看來,中共恐怕是根本做不到了;因為如果做到,就意味著喪失中共既得利益集團對出口、外貿、經濟的控制,失去對財富的控制,中共就沒有金錢支持它的奴役和統治了。沒有了錢的驅使,中共的城管、武警、黑社會、政法系統、內外統戰都會停止運轉,中共的統治也就土崩瓦解了。所以,中共有可能這樣做嗎?沒有。

在明眼的人們看來,中國經濟不是「突然」陷入危機的,而是早已危機重重,並且處在危機之中至少已經有二十年了。只不過,在川普幾度揮舞大棒之下,中國經濟的危機才突然急遽的浮現出來,並且,中共現在也掩蓋不住了,如此而已。可以預見的是,中共的專制體制,在這一波經濟危機中,很可能隨著中國經濟泡沫的破滅,即使不隨之同時崩塌,也會重重的受挫 。 ◇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鋒筆天下

貿易戰是中美關係拐點的表象

Post 封面故事

中美衝突全面展開 美國兩天八大行動圍剿中共

Post 特別報導

美中貿易休戰? 美國未停手 中共智囊評危

Post 焦點新聞

資本外流 陸企藉買球隊轉移資產

Post 焦點新聞

專家分析 比特幣助長資本外流規模有限

Post 自由評論

中共靠印鈔票 維穩股市造成通脹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