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歐洲必須抵制中共金錢的誘惑


中共已經是歐洲北海港口的重要參與者,擁有全球最大的滾裝船碼頭澤布魯日100%的股份。圖為2017年6月30日,從中國大慶到澤布魯日港的首列火車。(Getty Images)

中共急於進軍歐盟,越來越多地將其投資影響力用於政治目的。

歐洲被中國的貿易吸引,因害怕被報復, 對中共的獨裁及做生意方式噤聲。歐盟必須應對來自中共的挑戰, 需要嚴格的規則來審查外國投資,並確保各國遵守這些規則。

編譯 _ 李清怡

葡萄牙電力公司EDP(Energias de Port)的案例彰顯中共企業購買外國關鍵基礎設施的嚴重程度,同時,也說明歐洲需要應對這一問題。

郝思禮.賀伯頓(Humphrey Hawksley)是亞洲研究專家,曾任BBC駐北京記者,近日在《日經新聞》(Nikkei)發表文章說,三峽為中共國有大型企業,已經是EDP最大的股東,持股23%,其近來想以91億歐元購入EDP餘下的股份,因條件「不足」被拒,但三峽準備再次嘗試。可見中企的決心有多大,尤其是在收購關鍵基礎設施。

這次收購未成之下,存在著更大的問題,即歐盟還會允許多少中共的巨額投資。像EDP這樣的歐洲公用事業是否應屈服於中國共產黨?那麼高科技公司呢?它們也都吸引著中國的買家。

歐洲被中共貿易吸引 噤聲其獨裁

2010年,中共在歐洲的投資額不到30億美元。但由於歐洲在經濟方面出現困境,外國股東也開始受歡迎。僅在2017年,中共投資額就達800億美元,中企搶購了高科技企業、港口和其他基礎設施項目。自投資潮開始以來,中企在歐洲的投資超過3000億美元。到目前為止,歐盟和各政府都沒有提出一個統一的政策來平衡商業和安全的需求。

歐洲研究智庫「歐洲領導力網絡」(European Leadership Network)的Ian Kearns說:「對經濟上正在掙扎的歐洲大陸,歐洲以為中共投資是一個機會。然而中共日益增加的足跡最終對歐洲的民主意味什麼,歐洲卻沒勇氣關注。」歐洲被中國的貿易所吸引,由於害怕報復,歐洲對中共的專制獨裁政府及其做生意的方式也噤聲了。

中共將投資影響力用於政治目的

由於中共急於進軍歐盟,歐盟企業在中國所面臨的問題正在加劇,布魯塞爾不能再保持沉默。值得關注的是,中共政府越來越多地將其投資影響力用於政治目的,特別是在東歐和南歐較貧窮的國家,中共靠各國政府軟化對北京的批評,特別是對侵犯人權的批評。這種現象必須停止。

中共一直看重於東歐和中歐,2012年,它與歐盟內外的16個政府建立了貿易聯盟,這個16+1集團總部就設在北京。其中發聲最多的是匈牙利,匈牙利總理維克托(Viktor Orban)支持他所謂的「非自由的民主體制」,經常挑戰歐盟關於移民和民主價值觀的政策。他說:「如果歐盟不能提供財政支持,我們就轉向中國。」

去年,匈牙利拒絕簽署歐盟的一封信,該封信件譴責中國的人權律師遭受酷刑,從而出現歐盟歷史上首次未能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遞交聯合聲明,因為還有希臘——另一個吸引中國資本的脆弱經濟體,也不同意批評中共的人權紀錄。

從中我們可以發現與中共的亞洲戰略相似之處,即目標鎖定如柬埔寨等較貧窮和較弱小的政府,同時小心翼翼地踩壓類似新加坡這樣更強大富有的國家。

最重要的是中共搶奪先進技術。長期以來,歐洲企業一直擔心一個事實:與中共做生意的代價是將關鍵技術轉讓給中國的合作夥伴。去年,歐盟商會發表了一份長達70頁的文件,批評這種做法「非常成問題」。

但現在,中國企業不僅從外國合作夥伴那裡獲取技術,還越來越多地在歐洲購買技術,這使得問題變得更加嚴重。中共投資的重頭戲包括德國機器人公司Kuka、瑞士農藥和種子集團先正達,以及法國PSA Peugeot Citreon的股份。

歐洲必須應對來自中共的挑戰

歐盟委員會主席Jean-Claude Juncker表示必須具有「透明度、審查和辯論」,但在保護關鍵基礎設施或科技公司方面仍然沒有硬性規定,如允許外國股東擁有多少股份;當外國的經濟力量用於政治目的時,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措施。

歐盟沒有審查外國直接投資的官方機制,只有不到一半的成員國有立法允許政府以安全為由進行干預。德國和法國正在牽頭呼籲採取行動,歐盟就外國直接投資和安全問題首次展開的分析報告將於今年年底完成。歐盟還計畫設立一個委員會,就有風險的投資提供諮詢意見。與此形成對比的是,美國設有一套系統,由美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負責從安全角度考量,對入境收購進行審查。

德國前外長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警告說:「如果我們無法成功地出臺一項針對中共的單一戰略,那麼中共將成功地分裂歐洲。」

歐盟領導人應該以三種方式應對中共提出的挑戰。首先,他們必須針對外國直接投資項目加緊建立一個早期、透明的嚴格甄別機制,並向民眾更加清楚地解釋關鍵基礎設施和先進技術的概念,在向外國投資者出售能源、水利、通訊和運輸網絡領域的股份時,需要對投資者進行審查。

其次,他們可以阻止高級退休政治人物到中共的組織機構從事高薪工作,從而遏制北京的政治陰謀。這些政治人物包括英國前總理卡梅倫(David Cameron)、德國前副總理羅斯勒(Philipp Roesler)。第三,他們可以改變與北京打交道方式,不要再把中共當做藏寶箱,而是要關注一個現實:一個野心勃勃、新興崛起的極權。


眾所矚目的「一帶一路」倡議已經演變成為中共政治和經濟全球擴張的簡便代名詞。(Getty Images)

眾所矚目的「一帶一路」倡議已經演變成為政治和經濟全球擴張的簡便代名詞。英國外交官和資深中國專家彭朝思(Charles Parton)警告說:「這阻礙了我們看清中共的目的,從而阻礙我們明智地制定政策。」

歐洲在過去十年依然飽受重挫,感覺受到了來自俄羅斯的威脅。其共同貨幣和移民問題仍然懸而未決。2019年,歐盟還要面臨英國脫歐的動盪。歐洲懷疑主義(Euroscepticism)態勢持續上升,但與此同時,歐洲必須應對來自中共的挑戰。

中共在歐洲購買港口擴大影響力

美國匹茲堡大學教授Ronald H. Linden在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網站發表文章說,今日的地中海,中國人是新的「海上人」。他們的進攻本質上不是軍事進攻,他們的野心不是領土征服,但是,他們的目標卻是構建一條天衣無縫的路徑,用投資並將產品銷售至歐洲主要的商業區域。中共國有企業(SOE)正在利用表現不佳的經濟體(如意大利)和反感歐洲統治地位的情緒(如希臘、土耳其)。中共幾乎無限制地擲金大把投資,北京的國有企業在歐洲廣開店面,從西班牙的瓦倫西亞到博斯普魯斯海峽,從亞得里亞海北部到蘇伊士運河。

奧巴馬首次就職時,中共在全球海外對外直接投資(OFDI)中所占的份額還不到2%。現在已超過11%,僅次於美國。在過去的五年中,有三年中共對歐洲的直接投資超過了在美國的投資。此外,與中共在非洲或大部分亞洲地區的投資不同,中共對歐洲的興趣在於收購高價值的製造業及其技術,連帶各個供應鏈的關鍵要素,為了提高聲譽,還偶爾買下引人注目的足球隊(包括米蘭的兩支球隊)。

中共已經是歐洲北海港口的重要參與者,擁有經營歐洲最大港口鹿特丹的Euromax碼頭35%的股份、第二大港口安特衛普集裝箱碼頭20%的股份,以及全球最大的滾裝船碼頭澤布魯日(Zeebrugge)100%的股份。

但影響力不需要擁有所有權。在漢堡港口(歐洲第三大港口),中國商品的流量比其他所有國家的流量總和還要多。此外,2017年,當時中國交通建設集團中標簽下了一個合同,興建一個能夠處理超大型集裝箱船隻(ULVC)的碼頭,引發當地投標商強烈抗議。

北京的國有企業在西班牙管理瓦倫西亞港口,擁有意大利瓦多港的49%,瓦多港擁有地中海地區最大的冷藏設施。由一家中國公司牽頭的財團也贏得了一個招標,項目是在威尼斯海岸設計一個停靠灣,能夠處理大型集裝箱船舶。

在地中海的另一端,中共企業控制著土耳其第三大港口庫姆港(Kumport),這也是離伊斯坦布爾最近的一個港口。中共國有企業正在建設以色列兩個最新的港口:海法和阿什杜德,並且是埃及蘇伊士運河經濟區最大的投資者。◇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焦點新聞

中共第二大洩密案? 俄媒曝遼寧艦數據被賣給CIA

Post 焦點新聞

從追捧到批中共 斯諾夫人為何改變

Post 焦點新聞

美情報官憂 中共十年內武統臺灣

Post 焦點新聞

中企海外收購熱潮遭更多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