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一個佛教徒深深的懺悔

1999年4月25日,一萬餘名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南海旁邊的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要求當局給予一個合法的自由煉功環境。(明慧網)
1999年4月25日,一萬餘名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南海旁邊的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要求當局給予一個合法的自由煉功環境。(明慧網)

1999年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鋪天蓋地播放各種各樣的謊言,作者受影響而對法輪大法產生許多惡念。直到近期翻牆看到了真相,了解共產主義巨魔要毀滅人類,明白法輪大法是純正的佛法。他為過去的罪業懺悔,含淚寫下這篇文章。

文 _ 明慧網大陸來稿

我家住西南某城市,1993年上大學後對佛教產生了興趣,經常看一些佛經,感到佛教就是真理,是自己的精神寄託所在。大學畢業工作後,又看了密宗等書籍,也曾經在書店裡看見過李洪志師父的《轉法輪》,當時隨手翻了翻,並沒有看明白。

受電視裡種種謊言影響

1999年的時候,聽說北京發生了法輪功修行人「圍攻」中南海的事件,當時也不知道太多詳情,只聽別人說「組織嚴密」,那麼多人上訪,竟然地上一個煙頭一張紙都沒有,各行各業都「滲透」進去了,不得了不得了……當時也沒太在意。後來就發生了江澤民發動的震驚世界的鎮壓法輪功的運動,鋪天蓋地的滾動播放著各種各樣的謊言,很多佛教界的人士也紛紛緊跟形勢,說話表態,全是攻擊法輪功。

我也受電視裡種種的謊言不斷的影響。2001年,電視裡突然又報導了震驚世人的「天安門自焚案」,看著電視裡「自焚者」的慘狀,我沒有仔細的去想就盲目的接受了,忍不住恨得咬牙切齒,邪見越發加深。之後只是聽說某某煉法輪功又被抓了、某某被單位開除了等等。

根據醫學常識,為防細菌感染危及生命,大面積燒傷病人要住隔離病房,探視者需穿戴隔離衣帽,而官方記者直接穿便服近距離採訪劉思影,分明是在演戲。(資料圖片)
根據醫學常識,為防細菌感染危及生命,大面積燒傷病人要住隔離病房,探視者需穿戴隔離衣帽,而官方記者直接穿便服近距離採訪劉思影,分明是在演戲。(資料圖片)

翻牆了解邪共黑惡歷史

記不起來什麼時候,QQ總是收到陌生人發來的信息,叫作《九評共產黨》,當時根本看不進去,直接就對發信人破口大罵,惡語相向。雖然對「文革」、「大躍進」知道一些,對毛澤東很反感,但對中共還是懷有一定的感情。後來上網多了,知道了一些強拆、下崗,更多的關於文革、土改、大饑荒的背後詳情,了解到了邪共曾經砸寺院佛像,屠殺西藏僧人,甚至用重型轟炸機將寺院和喇嘛一起炸毀。因為我相信佛教的緣故,對邪共開始憎惡。

我翻牆看到文革、土改、大饑荒的背後詳情,了解邪共曾經屠殺西藏僧人,對邪共開始憎惡。圖為50年代末中共製造的大饑荒導致數千萬人餓死,一位父親在埋葬餓死的孩子。(資料圖片)
我翻牆看到文革、土改、大饑荒的背後詳情,了解邪共曾經屠殺西藏僧人,對邪共開始憎惡。圖為50年代末中共製造的大饑荒導致數千萬人餓死,一位父親在埋葬餓死的孩子。(資料圖片)

也記不起來是什麼時候,誰給我的自由門和無界瀏覽軟件,翻牆出去後,首先看到的就是動態網,慢慢開始了解到了更多的邪共黑惡歷史和毆打、酷刑折磨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事情,看到活摘器官的時候,完全不敢相信,連文章都沒有勇氣看完,看了個大概就趕緊關了,認為這肯定是「編造」的,只不過是「抹黑共產黨」而已,是人怎麼可能這麼殘忍?

翻牆出去後,看到中共活摘器官時,完全不敢相信,是人怎麼可能這麼殘忍?圖為2014年7月20日臺北一遊行活動中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AFP)
翻牆出去後,看到中共活摘器官時,完全不敢相信,是人怎麼可能這麼殘忍?圖為2014年7月20日臺北一遊行活動中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AFP)

但隨著不斷的翻牆,不斷的了解到更多的信息,慢慢覺得這多半是真的。但在對邪共日益反感厭惡的同時,還是在中共謊言的影響下對李師父和法輪大法產生了很多惡念。翻牆出去,從《大紀元》、「看中國」等新聞站點看到許多關於法輪功的正面消息,卻總是以抵觸的心理去衡量、去揣度,反而使自己的惡念越來越增長。

正所謂一念邪念念邪,因不相信法輪大法是佛法,所有看到眼裡的聽到耳裡的都變成了「惡」的;心裡的看法、嘴裡講的話,全都對李大師、對大法、對大法修行人帶著不敬的惡意。很多人聽到邪共和江氏的罪惡,看到神韻帶來的感動,聽到大法修行人講真相,看到大法修行人和平遊行反迫害,聽到看到對待大法不同選擇造成的因果,甚至一些曾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暫時受到惡報的人,很快都能厭離邪共,認同大法,從而走上光明之路。反而是我這樣看過一些佛經,自認為懂得「佛理」的人,心就像鐵石一般頑固。

惡念增長的同時,嗔恨、貪欲、執著,和由此引發的惡行也在不斷的增長,有時候偶爾突然警覺一下:這樣下去恐怕不行,但是念頭很快就消失了,又恢復冷硬麻木。

從去年開始,我的口舌常常生瘡潰瘍,這裡好了很快另一個地方又起,多吃蔬菜水果和維生素也不管用,雖然煩人但也不嚴重。今年2月分開始發作了一次嚴重的咽喉炎,喉嚨彷彿掛著塊玻璃,疼得晚上都睡不著,持續了一個星期才好;左腳也突然開始疼痛,雖然不嚴重但是纏綿不去。嘴上長了個瘡雖然不重,但是一個多月都不癒合。而我的身體一向很好,一年都難得感冒一次,也讓我一直自以為「信佛敬佛」,所以「福報好」。這些情況引起了我一點警覺,但也沒有想到大法上面去。

當年被江澤民和共產黨騙了

今年5月分,邪共開始鼓吹馬克思主義。這時候我總算生起了一絲正念,看到《大紀元》登載的關於共產主義的系列文章,難得的說了一句:「好,支持你們。」從這一念開始,事情發生了變化,我先是在微信空間裡寫下:「我信神明,絕不接受馬列唯物主義。」

第二天,我無意中點開一個關於大法師父往事的回憶,幾年前的文章,我看了有點小感動,隨手發了個評論:「當年被江澤民和共產黨騙了。」第三天,我就鬼使神差的點進了平時基本不去的明慧網,隨手點開一篇文章,講的是一個大法弟子以前是個壞人,學了「真、善、忍」大法以後,怎樣做好人,卻被被警察抓了。看後我心裡為這位大法弟子的遭遇憤憤不平,隨後打開的文章,越看越驚心,似乎把我冷硬的心打開了一個口,看到「大法弟子在監獄遭受迫害,仍堅持講真相救度眾生,讓吸毒的犯人改過自新」的故事,我的眼淚不知不覺流了出來。這麼多年終於對大法生了一個正念:這大法可以讓人變好。

不停點看明慧網文章

接下來幾天,我飯也不想吃,覺也不想睡,就是不停的點開看明慧網的文章,看一個個大法弟子走過的歷程,心已經不知不覺變得柔和,看到被病痛折磨多年的老人修煉大法恢復健康,看到一個大法弟子秉持李洪志大師教的無我無私、先他後我,把好的機器讓給別人、自己用不好的,我心裡突然一道閃電劃過:這不就是佛法裡的菩提心嗎?經裡所說吃虧的事情留給自己,好處讓給別人,這樣修行才能成佛。我自己看看就拋到一邊,而大法弟子卻在身體力行,到底誰才是邪的那個?

當看到大法弟子馮淑榮在獄中受到怎樣的迫害而堅持修煉時,我終於忍不住泣不成聲:五濁十惡的末世竟然能有這麼正這麼純的修行人,換了是我,能做到百分之一嗎?大法的弟子如此正如此純,大法怎麼可能不正?大法師父又怎麼可能不正?

接下來,我一篇篇的看到不同的大法弟子,每一個都是那麼堅韌、質直、柔和、善良、慈悲,在這毒惡的世間,受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仍然堅持著自己的信仰,堅持著自己的慈悲,堅持著救度眾生……我意識到自己以前犯下大錯了,錯得離譜,一錯再錯了好多年,不知不覺中已經造下了大的罪業。

法輪大法是正法!這樣一個念頭生起的瞬間,很多被自己有意無意置之腦後的東西突然湧了出來……一正一切正,心裡認定法輪大法是正法,那麼《九評》、三退、辦網站等等其實都是師父降魔正法的大事業,只有降服魔鬼,才能夠弘揚正法,救度眾生。

不退出邪黨 怎避免墮入惡道之命

佛教中說:看到別人做善事或者惡事,一念接受,心中就已種下了同樣的善業或者惡業。一群人參與殺生,將共同感受殺生的罪業果報。那麼邪黨以黨集體名義對法輪功造下的巨大惡業,入黨前宣誓生死追隨的人怎麼可能不感受這個共業的果報?認為自己做好人,不用退黨也可以,一群被繩子拴在一起的人掉進了水裡,不割斷繩索,水性再好又怎能不一起沉入水底?被共同業力的鏈綁縛的人,不選擇退出邪黨,怎麼可能避免墮入惡道的命運?

我體悟被共同業力的鏈綁縛的人,不退出邪黨,怎能避免墮入惡道的命運?圖為香港的大陸遊客在旅遊景點了解法輪功真相和進行三退。(攝影/潘在殊)
我體悟被共同業力的鏈綁縛的人,不退出邪黨,怎能避免墮入惡道的命運?圖為香港的大陸遊客在旅遊景點了解法輪功真相和進行三退。(攝影/潘在殊)

古代一個城市迫害阿羅漢,用土將他埋住,巨大的惡業催發了全城人善業提前成熟,天空降下了金銀財寶,就在人們得意忘形自以為是的時候,迫害阿羅漢的惡業開始顯現,天空降下無邊的灰土,將整個城市活活埋葬。而這些善根已被提前耗盡的人們,只能在惡道中承受漫長的痛苦煎熬,全城每一個人,只要對迫害羅漢聖者一事選擇認同(包括袖手旁觀),就已經被此惡業吞沒。共產惡黨這麼多年造下無邊巨大的罪業,江澤民發動的殘酷迫害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行動,更是捆綁全國人,即使選擇冷漠旁觀,也必定被此巨大無邊的惡業所吞沒。

而中國這幾年經濟的發展、生活水準的提高,更加大了國人被邪黨惡業吞沒的危險,只要有一念覺得「共產黨其實還不錯」,就已經產生了認同其所作所為的緣起。從佛理上說,就難逃罪業來臨時的可怕果報。再一細想,那些對此滔天罪業選擇默認的中國人、外國人,那些為從邪共撈取好處任其恣意妄為的人,那些表示支持邪共的人,都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選擇了認同,從而被此共產巨魔的惡業所吞沒。

當經濟發展人們縱情享樂的時候,可曾想過那被毀滅之城曾經降下過的珍寶雨,當眾生在縱情作惡、財富卻似乎在增長的時候,有智慧的人知道這其實已經到了極其危險的時刻。天理巍巍,迫害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如山罪業,過去造下的一切罪業,可能逃得過去嗎?

在這個意義上說,共產主義巨魔就是來毀滅人類的——這一道理完全解釋得過去,而且毀滅的不僅僅是身體,還有更加寶貴的靈魂也將一同被帶入黑暗的無底深淵。因此世人已經別無選擇,要麼選擇認同惡黨,要麼選擇同化大法,兩種選擇,一念之間,一條通向毀滅,另一條走向光明。

法輪大法是絕對純正的佛法

在認同法輪大法為正法的當天晚上,想到自己已經造下了巨大惡業,我心中被巨大的壓抑和恐懼充滿,似睡非睡中半夜猛的醒來,突然產生了一個奇異的念頭,大法師父就在我的房裡,雖然我看不到他,但他一定在那裡。這個念頭生起的瞬間,我感覺身體被一股能量猛的湧入,難以形容的舒適和輕鬆,我知道我被大法師父加持了。這時我在心裡生起一念,因為對大法一些問題還感到困惑難解,我想在心中表達一下我的一些看法,如果師父認同,就請用同樣的方式加持我。

在後半夜裡,我就這樣向師父提出一個一個的問題,而師父就用一次又一次能量穿過我身體的加持來回答我。天亮的時候,我落淚了,心中的壓抑和恐懼都已消失,全身感到輕鬆和安樂,我已經明白:大法師父就是最高的普賢王佛顯現在人間,法輪大法是絕對純正的佛法。

幸之又幸,我還有一絲善根,總算讓大法師父在萬丈懸崖的邊上把我拉住了,不知什麼時候,那纏綿不斷的口瘡已經悄然消失。

所以佛門的同修們啊,再不要做助魔毀佛的事情了,如果對大法實在不能理解,請小心守護自己的口業和意業,多做懺悔,你不經意說出的一句話,就可能毀掉你自己,毀掉很多眾生,一念之差也可能決定著你今後漫長歲月中在茫茫蒼穹裡的位置。當你自以為自己有供養僧眾、讀誦經書、放生塑像的功德護佑的時候,你或許並不知道你已經對正法師父、正法本身和正法弟子群體造下了無邊無際的毀謗罪業,而這絕不是一點小小功德可以抵償得了的。

下載了大法師父的全部書籍後,我迫不及待的打開《洪吟》,以前我曾經時不時的念一下佛教咒語,念上一陣子會感覺一股清涼的氣場環繞在周圍,冷硬剛強的心也會稍微變得柔和一些。由於懈怠和懶惰,很快又放棄念誦,心很快又恢復原狀。而一開始看《洪吟》,無需任何作意和觀想,那種熟悉的清涼氣場就立刻包圍著我,打開大法師父的任何一本書都是同樣的事情發生。

我打開《洪吟》,清涼氣場立刻包圍著我。打開大法師父的任何一本書都是同樣的事情發生。(明慧網)
我打開《洪吟》,清涼氣場立刻包圍著我。打開大法師父的任何一本書都是同樣的事情發生。(明慧網)

而當我寫下這些文字作為對過去罪業的懺悔,以及希望能夠幫助到還在執迷不悟中的其他人的時候,這氣場也始終包圍著我,讓我的心靈柔和,讓我的身體輕適。佛法中說,當一個人得到正法加持的時候,顯現的驗像是:這個人的煩惱執著在減輕,心變得柔和慈悲,身體也隨之變得輕鬆和安寧。

有緣修煉法輪大法的修行人啊,你們是多麼的幸運,多少生多少世的功德累積就為了這一時刻。大法師父所做的每一件事情,說出的每一句話,都包含著不可思議的天機和密意,你們在從事和進行著的是不可思議的宏大的救度蒼穹全體眾生的大事,你們承載著所有生命的希望,請努力、努力再努力。

頂禮大法師父、頂禮法輪大法、頂禮全體大法修行者。

一個曾經惡毒毀謗過大法的人含淚寫下這篇文字。◇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焦點新聞

哀悼日變感恩日 汶川十年不見真相 捐款被貪

Post 焦點新聞

中共抹黑李洪志先生「斂財」真相

Post 焦點新聞

「紅色娘子軍」與「南霸天」真相

Post 專題新聞

東方猶太人莆田商業王國背後的懺悔

Post 特別報導

39軍中尉懺悔流淚 曝六四血幕

Post 西方看中國

實驗室調製「合法興奮劑」 中國成全球緝毒新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