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都在一條船上〉引共鳴 張凱獲賞140萬成立基金

2010年毒疫苗事件發生在山西,八年後的今天,疫苗受害者主要在山東。這一東一西,惹動了人們的憤怒。圖為幾年前各地毒疫苗受害家長匯集北京衛生部討說法。(網路圖片)
2010年毒疫苗事件發生在山西,八年後的今天,疫苗受害者主要在山東。這一東一西,惹動了人們的憤怒。圖為幾年前各地毒疫苗受害家長匯集北京衛生部討說法。(網路圖片)

今天中國人有什麼樣的觀念,就有什麼樣的疫苗。

曾代理2010年山西毒疫苗案的北京律師張凱,在爆發山東毒疫苗事件後發文〈都在一條船上〉,文章一天內獲千萬人次點擊、獲打賞140萬元人民幣。

張凱決定用這筆錢成立基金會,提供受害者法律援助。

文 _ 何眾力

張凱,基督徒,北京億嘉律師事務所律師,曾代理的知名案件包括三聚氰胺奶粉案、法輪功學員江錫清非自然死亡案、萬建國被南昌巿公安局逼供和虐待致死案以及山西毒疫苗案、臨汾教案等案。2015年8月,在「709」非法大抓捕中,被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祕密、情報罪」羈押,後取保候審。

律師做不成了,張凱在個人微信公眾號宣布,以寫文章討打賞維持生活。近期長春長生生物公司生產的假疫苗致使百萬孩童受害,毒疫苗事件曝光後,全國人民憤怒至極,直接危及到中共政權。7月23日,張凱發文〈都在一條船上〉,談論劣質疫苗使所有中共國人一起遭殃。文章在17個小時內獲得上千萬人次的點擊量,以及令人震驚的打賞,共計140萬元人民幣。這篇文章旋即被刪除,張凱公眾號亦被封。

張凱決定,「這筆錢全部用於中國的法治建設,成立『有責法治建設基金』。」該基金用於法律援助項目,無力支付律師費的人可以申請;用於法律研究項目;每年年底,進行財務審計,向社會公開。

張凱表示,接下來會和騰訊公司溝通,打開公眾號,正常提取這筆款項;並制定推出「有責法治建設基金」實施細則……

當年為疫苗受害者呼籲的維權律師,持續受到中共的打壓。除了張凱之外,楊慧文、唐吉田等被吊銷執照,唐荊陵、江天勇、余文生至今仍在監獄中。

張凱在文章中說,我們都在一條船上,船裡的每一個人,決定著船的命運。看來讀者們看懂了,他們用打賞的方式來支援指出船漏的人。

以下轉載張凱〈都在一條船上〉全文。

都在一條船上

2010年春天,我和十幾位律師、記者一起研討山西毒疫苗事件。我把研討會記錄放在我的博客裡,第二天,文章被刪,為了表示抗議,我把這個事記錄在了博客裡。

之後,律師和記者分頭行動,一系列維權過程我都寫在博客裡,但文章很快都被外星人劫持了。

那一年,我見了很多當事人,他們的孩子在打完疫苗之後,有的忽然抽搐,有的死了……

但是,人的生病和死亡可能有很多種原因,他們只能說明在時間上有先後關係,但是誰能說清楚是否存在實質因果關係呢?很多部門就是這麼搪塞他們的。

疫苗的保存要求在2至8攝氏度(36至46華氏度),當時有證據表明:很多疫苗直接在高溫下保存和運輸。高溫下的疫苗只是無效,還是變質為有毒物質?誰都說不清。

疫苗的保存要求在2至8攝氏度,若在高溫下保存和運輸,恐致使疫苗無效甚至變質為有毒物質。圖為7月24日香港一私人診所護士在冰箱裡尋找疫苗。(AFP)
疫苗的保存要求在2至8攝氏度,若在高溫下保存和運輸,恐致使疫苗無效甚至變質為有毒物質。圖為7月24日香港一私人診所護士在冰箱裡尋找疫苗。(AFP)

當時毒疫苗事件發生在山西,八年後的今天,疫苗受害者主要在山東。這一東一西,惹動了人們的憤怒。

山西疫苗事件距今已經八年時間了,這八年,我經歷了人生各種起落和變故。就像坐在一艘大船裡,自己完全無力左右命運,只能跟著大船起起落落。後來我意識到:我們何嘗不都在一艘大船裡,看起來船決定著我們的命運,而事實是:船裡的每一個人,決定著船的命運。

我的同學今天給我留言,讓我寫寫毒疫苗的文章,因為他的孩子打了報導的問題疫苗,他不知道這疫苗進入孩子的血液裡會發生什麼。

我還記得他嘲諷我:不懂得賺錢,每天總是關心自己改變不了的事情,閒的蛋疼。

我的同學就很會賺錢,平時不問西東,念叨著什麼歲月靜好。八年前山西毒疫苗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似乎也不需要知道。山東的事終於輪到他了。他也真的急了,一下午給我發來好多這個事件的文章,問我是不是真的。我說:「不傳謠,不信謠。」這正是他曾經發給我的微信。

2009年,我幫助毒奶粉受害者。2010年幫助毒疫苗家庭。我的這位同學說:你什麼都改變不了,倒是把自己搭進去了。識時務者為俊傑。他說的是真的,而且他也是俊傑。所以,我不為自己辯護。

2009年,我代理毒奶粉的受害人,到法院起訴,法院不立案。

2010年,毒疫苗的受害人到法院起訴,法院也不立案。受害人就到衛生部抗議,最後被拘留了,於是行政訴訟,我拿著他們的訴狀到法院,依然不立案。我和法官吵起來,最後被轟出去了,這事發生在北京法院。

行政拘留不算太重的處罰,最多十五天。據說有人因此被判刑,理由是:尋釁滋事。

確實,我什麼也沒有改變。我常常感覺到:這樣的處境,律師是最沒用的,有時候,我們只是給當事人帶來一些心靈的安慰而已。

今天網上才傳出消息:過去管奶粉的領導,並沒有卸任,現在管疫苗了。網友質問:管不好奶粉的人,能管好疫苗嗎?

疫苗問題沒有解決,管疫苗的人也沒有解決,但提問題的人都被解決了。當年披露山西毒疫苗的記者王克勤被報社下崗,總編包月陽被免職。還有當年的那些律師,我都不想多說了。

最近讀哈耶克,這位先知般的思想家,指出了人類通往奴役的路,他說:「觀念的轉變和人類意志的力量,塑造了今天的世界。」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麼:今天的中國的樣子,就是中國人觀念塑造的,中國人普遍有什麼樣的想法,就有什麼樣的中國。換句話說:中國人有什麼樣的觀念,就有什麼樣的疫苗。

我那位同學的想法,基本是國人的普遍想法。平時我懶得理他,他也懶得理我,同一個世界,不同的夢想。而這次,這位同學或許才意識到,我們是在同一條船上。不僅僅我與這位同學,這次大富豪劉強東與八年前那些衣服都穿不整齊的農民,也站在了同一條船上。

女兒也打了長生生物的疫苗,這次大富豪劉強東與八年前那些衣服都穿不整齊的農民,也站在了同一條船上。圖為劉強東參加今年中共兩會。(Getty Images)
女兒也打了長生生物的疫苗,這次大富豪劉強東與八年前那些衣服都穿不整齊的農民,也站在了同一條船上。圖為劉強東參加今年中共兩會。(Getty Images)

平時我的這位同學一門心思賺錢,哪裡管什麼洪水滔天。但這次他發現了船在漏水,可能自己也會溺水,總應該想想怎麼把船修好吧?

況且他平時很「愛國」,微信朋友圈幾乎沒有「負面」信息,最近又在朋友圈裡轉發人報文章,吆喝著要和美國把貿易戰打到底,說什麼:美國亡我之心不死。這位同學最後發信說:「要好好賺錢,讓兒子移民。」我回覆:「真慫」。

一個大膽的假設:如果2010年,那些做報導的記者、律師不是被打壓,而是得到榮譽。如果那年的疫苗事件,責任官員得到懲處,法院大膽的開庭審理,受害人得到高額賠償。如果那些自發組織起來的NGO組織,可以自由的發揮他們的功效。那今天會怎麼樣呢?

不用太聰明也會知道:會產生更傑出的記者、律師、官員……法官會充滿榮譽感,他們會驕傲的說:八年前那個案子是我判的……NGO組織會自豪的把八年前他們的功績寫在自己的宣傳冊裡,對來訪的人誇耀自己在疫苗事件中所做的貢獻……

但,這一切都只是假設。

如果把我的這些假設翻譯成政治或法律詞彙,就是:新聞自由、司法獨立、主權在民……這些已經被歷史無數次的驗證過的價值,難道我們還需要別出心裁,另闢新道嗎?

問題疫苗難道真的只是疫苗問題嗎?愛國青年說:「任何國家都有問題。」是的,他們說的沒錯,但解決問題的方式卻大不相同。

八年前,我們把毒疫苗的帖子刪乾淨了,以為疫苗問題解決了。但問題疫苗只是換了一個省。而且,這或許只是剛剛開始。

《南方都市報》刊發的調查報告《疫苗之殤》中披露,中國是世界疫苗事故最多、最慘的國家,每年至少都會有超過1000個孩子患上各種疫苗後遺症,或死或殘。

中國是世界疫苗事故最多的國家,每年至少逾千個孩子因疫苗後遺症,或死或殘。圖為2010年廣東發生學生注射乙肝疫苗集體住院事件,女童因注射疫苗致殘。(大紀元資料室)
中國是世界疫苗事故最多的國家,每年至少逾千個孩子因疫苗後遺症,或死或殘。圖為2010年廣東發生學生注射乙肝疫苗集體住院事件,女童因注射疫苗致殘。(大紀元資料室)

美國也曾經有過疫苗危機,大家都爭著要往美國這艘船上跳,看看他們是怎麼對待船客呢?

幾年前,美國麻州一家藥廠出現違規,導致全國腦炎爆發,76人死亡,該廠負責人被控二級謀殺,藥廠倒閉,賠償2億美金。1988年,美國通過《國家疫苗傷害補償程式》。確立了為接種疫苗造成傷害的無過錯補償制度,受害人無需訴訟就可獲得初步賠償。

我們得到賠償的概率有多大呢?這要解釋什麼是無過錯補償。簡單的說:雙方舉證方式不同。

2013年湖南、廣東、四川有4名嬰兒注射乙肝疫苗後死亡。家屬向醫院提出索賠,院方稱:尚不能確定死因與疫苗有關。也就是說:家屬需要證明孩子的死是疫苗導致的。

想想,這樣的證明有多難?孩子打了疫苗,孩子也死了,但這可以證明是疫苗導致的嗎?不可以。醫院會說:孩子中午還吃飯了呢?你怎麼知道不是吃飯死的?醫生可以拿出一大堆病例說明:吃飯也是可以死人的。

你是一個幾年才會接種一次疫苗的人,你的訴訟對手是精通疫苗醫學的機構。你怎麼可能贏?你當然可以申請鑒定,但是疫苗有多假,鑒定就可以有多假。

美國確定的無過錯補償責任正好相反,上面的案子為例,按照美國的法律,院方需要證明:孩子的死與疫苗沒有關係,如果院方不能證明,就要賠償。依據上述的美國法律,也是先行賠付。就是說:先賠錢,然後再打官司,一般而言,孩子打疫苗後,只要不是明顯的意外死亡或其他疾病導致死亡,都會推定為疫苗導致。

而賠償的數額呢?在山西毒疫苗事件中,唯一獲得法院立案的尚彩玲,打了三年官司,最終和疫苗廠家達成和解協議:廠家補償十萬元,尚彩玲放棄訴訟和上訪權利。

從1988年至2000年法案實施12年間,全美有1500多人得到11億多美元的基金救濟。平均每人約500萬人民幣。

從數字來看,我們孩子比美國孩子疫苗致殘、致死的數額多出十多倍。而賠償,我們比美國少十幾倍。看了這樣的數字,不知道那些整日喊著:「厲害了,我的國」的人會怎麼想。

不能再寫下去了,再寫一下就又變成「別有用心」的人了。但希望這篇文章不要被刪,誰家沒個孩子,誰能避免被狗咬一口呢?

當年為疫苗受害者呼籲的律師,現在多半已經不幹這事了。他們在哪裡,自行谷歌吧。

我回到了北京,北京司法局還沒有給我年檢,所以不能執業,既然大家都在一艘船上,誰認識局長,幫我和他聊聊。把這麼優秀的律師逼成一個靠文章打賞的人,實在違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西方看中國

澤林眼中的中國:無法信任

Post 焦點新聞

山東疫苗案延燒 民眾挖出「蒙面五毛」

Post 封面故事

章子怡憂「黑心疫苗」 被轟「不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