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性侵 淫色侵吞中國


(Getty Images)

7月的大陸,驕陽似火,令人難受,而7月以來,網路上受害者相繼點名曝光近20位名人性侵的醜聞悲劇,更令人難受。

這次主要率先曝光色狼的是公益圈的女性,因為這裡權力和金錢的壓力最小,這裡的女性也最勇敢。

其實,在中國的各行各業,各個單位、甚至很多家庭,都發生過各種類型的性侵案,淫色正在侵吞著中國。


(AFP)

文 _ 王淨文

性侵舉報 從校園到公益圈、媒體圈

直到7月初,中文網路上浮現出的性侵舉報主要仍在高校範圍內。7月8日,5名女性發文舉報中山大學教授張鵬,多年來持續性騷擾多名女學生及女教師;其後,知名法學家、北師大刑法學院院長趙秉志被舉報性侵和強姦。

7月20日,舉報性侵案例開始擴延至公益圈。曾在公益領域工作的李靜(匿名),在朋友圈舉報曾遭議事規則專家袁天鵬性侵未遂。


7月下旬起,大陸舉報性侵案例開始從校園擴延至公益圈、媒體圈,多名知名人物陸續傳出性侵醜聞。(新紀元合成圖)

這位女生揭露「中國開會專家」、推廣民主化溝通的「羅伯特議事規則」的專家袁天鵬性騷擾她,強壓她在床上,幸而因她強烈反抗,性侵未遂。袁天鵬曾獲得《南風窗》2007年「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

隨後,7月23日,一名女志願者譴責宣揚乙肝患者平權的公益名人雷闖,在三年前性侵她,雷闖開始承認了強姦,但後來又變卦了。雷闖是中國首個拿到食品行業健康證的乙肝B肝帶原者,為B肝帶原者爭取權益,曾獲得檢察日報2009年度中國正義人物獎。

時間還沒過去24個小時,一個被稱為「馮校長」的環保領域權威人物馮永峰,也被指控性騷擾女實習生和女員工,情節包括襲胸、暴打和強姦。

馮永峰以前在《光明日報》當科技記者,曾和北大李正孝一起搞過騙人的「納米水」,後來變成了「環保領域權威人士」。他從2006年底在民間組織自然大學,在環保圈內有「校長」之稱。

隨後,同志和愛滋病人平權活動家、「香港彩虹」和「彩虹中國」創辦人張錦雄也都被指涉入性侵或性騷擾。

7月24日,一篇題為〈章文,請停止你的侵害〉的文章在網路上熱傳。化名「小精靈」的舉報人指其於2018年5月15日被資深媒體人章文強姦。一天後,包括作家蔣方舟、媒體人易小荷和藝術家王嫣芸均實名爆料,都表示曾遭受章文的「性騷擾」。

此外,80後女作家春樹也實名曝光作家張弛、《新周刊》創始人孫冕,稱曾遭二人性侵。央視名主持人朱軍也被網友爆料曾涉嫌猥褻女實習生……

被曝光的色狼還有很多,這裡就不一一點名了。當然,曝光出來的,只是中共淫亂治國的冰山一角。

公益名人 強姦辯稱「談戀愛」

《南方周末》在7月26日在〈反性侵猛擊知名人士,黑名單還有多長〉一文中,披露了雷闖強姦案的細節。受害女生化名曉寧。

「從北京安定醫院出來,曉寧一口氣完成了2600多字的「控訴書」,指控三年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起性侵事件。在確診為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和重度抑鬱症後的這天晚上,她確認自己是真實冷靜的狀態下,寫下了遭遇性侵的過程及往後的心理變化。

曉寧指控的雷闖,是公益組織「億友公益」發起人,雷還是2009年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提名獎獲得者。作為乙肝病毒攜帶者,雷闖持續以多種方式公開呼籲社會消除乙肝歧視和偏見,營造乙肝病毒攜帶者公平的就學就業等機會。


宣揚乙肝患者平權的公益名人雷闖被曝三年前性侵女志願者。圖為2014年7月29日,雷闖在秦皇島街頭徵簽宣傳乙肝知識。(大紀元資料室)

高中時期,曉寧便知道雷闖這個名字,因為他近乎行為藝術的公益行動。曉寧參加了雷闖發起的給總理寄信活動,以呼籲乙肝藥物降價。她信任雷闖這個年輕的公益領袖,認為他「是個很棒的人。」

2015年雷闖發起的益行徒步自內蒙古啟程,徒步500公里至北京衛生計畫委員會。20歲的曉寧獨自一人坐硬座火車抵達內蒙古與隊伍會合。進京前隊伍分撥住宿,雷闖找到了曉寧同行,並訂了一間大床房,解釋「做公益的人都很窮,大家都是這樣混著開房一起睡的」。出生在1987年的雷闖,這年28歲。

本以為雷闖將守諾睡在地上,卻在半夜掀開了曉寧的衣服。熟睡中,曉寧發現內衣已被解開,拒絕不成,她最後說:「沒有安全措施不行。」雷闖掏出了單個的避孕套。

「完蛋了」,曉寧感到無能為力:「最後的結果是,我以非常痛苦的方式,和雷闖發生了關係,在此之前,我完全沒有任何性經驗,幾乎是忍受撕裂感和疼痛,一個人清醒地度過一夜。」

事後她選擇了沉默。今年6月28日,她得知還有其他的受害者,「受不了!」曉寧決定讓雷闖住手,她選擇了公開。

7月23日中午,雷闖在他的朋友圈發了聲明,承認了強姦,「我想我已經觸犯了刑法,我在考慮向警方自首。」此外,他表示將不再擔任億友公益負責人,變更億友公益法定代表人等。

然而在下午,他接受《北京青年報》採訪時,雷闖表示,我覺得我們倆是戀愛關係:「至少在我看來,我們是戀人。或許站在當事人的角度,並沒有認可我男朋友的身分,而是基於我們已經發生的關係,她不得不默認我這個男朋友,而事實上,在她心裡也是非自願的。」

雷闖還給媒體發了〈關於雷闖事件的情況〉,謊稱在性侵事件前,自己多次示好而曉寧未予拒絕,事件後,他與曉寧發展為戀人關係,此後還同遊杭州、重慶,並一直保持電話聯繫。

有評論說,這單方戀愛的套路並不陌生,幾乎每個擅長降維打擊的男士,都會反覆拿出來當擋箭牌用:去年,作家林奕含因為16歲時被50歲的補課老師性侵而抑鬱自殺,這位已婚老師在聲明中洗白:我和她交往了兩個多月。

幾個月前,沈陽教授被揭發性侵導致對方自殺的時候,他面不改色地說:我和死者是戀愛關係。「有人為我自殺,說明我有魅力」。

6月底,已婚公職人員與15歲少女發生性關係,被少女母親舉報,在官方通報中,警方答覆不立案,因為他倆是男女朋友關係。

「談戀愛」什麼時候成了中年男士性侵洗白的絕佳藉口?大家記憶猶新的可能是2012年重慶貪官雷政富在網上的辯白:「我和趙紅霞是耍朋友嘛!」

7月23日晚間,曉寧通過微信公眾號「廣州性別中心」公開回應:事實勝於雄辯。她否認與雷闖之間的男女關係,「雷闖對外強調我是他『自己的妹妹』,對我則強調『這是我們之間的祕密』。」

事後她很困惑:「(我想)雷闖是公認的好人,一個好人對我做了這樣的事,它是不是合理的?男生和女生的關係是不是就是這樣的,雷闖對我做的便是世界的規則。」

曉寧不斷地自我懷疑,甚至合理化性侵。但是,現實的反應很直接,曉寧打車遇到跟雷闖手機末位數字4414的車牌號,她會緊張;見到和雷闖穿相似衣服的路人,她也感到不適。

事件後,她刪除了所有20歲以前的照片,原來六點起來跑步的自律能力沒有了,90斤長到120斤,洗澡需要舍友提醒,她無法自我照料。回校上課,看到電影中性傷害的畫面,她會整個人呆住,「像塊木頭一樣」;看到女生衣服上的圖案與當天的床單一樣,她會想起那個場景。醫生告訴她,這是創傷後應激障礙的閃回病症。

曉寧一度拒絕了多家主流媒體採訪。她的理由是,不希望如履薄冰的中國公益沒有出路,也不希望因此給中國公益帶來巨大創傷。雷闖是曝光度高的草根英雄式的公益人,如此曝光,億友公益的籌款將受到影響,也會波及公益行業形象。

可否通過公益組織理事會內部舉報?曉寧想過這一辦法。但理事會能在多大程度上信任一個拿不出切實證據的小姑娘的舉報?又能在多大程度上約束雷闖?這些她都沒底。最終她放棄這條路,以朋友圈半公開的形式發文。

雷闖個人要做什麼才能彌補你?來訪的記者問曉寧。「無論他做什麼,我都回不去三年前了。」

一個反性騷擾、反性侵的機制是曉寧期待的。她希望他人可以求助專門的獨立委員會,而不是向「雷闖」的朋友們說這件事。行業如何自律,如何對發生性騷擾、性侵的機構及個人做出處罰,曉寧期待這個委員會屆時能起作用。

大男子主義性騷擾不算事?

7月23日晚,一篇實名「舉報」性騷擾的帖子在朋友圈流傳開來,其中描述「xiaozhang」馮永鋒的數次性騷擾事件。


環保領域權威人物馮永峰,也被指控性騷擾女實習生和女員工,情節包括襲胸、暴打和強姦。圖為2008年馮永峰資料照。(大紀元資料室)

24日早晨,馮永鋒公開發文回應:「在我清醒的時候,『性騷擾』肯定不會發生。但酒有時候會毀掉我的防線,導致我去傷害一些女性。」文中馮永鋒將性騷擾主要原因歸結為酒後衝動。

一小時後,文章刪除,再更正為「是的,我承認,性騷擾是我欲望太邪惡,是對女性的不尊重」。

有評論說:「中國傳統的男權思想比較嚴重,加上傳統的江湖習氣,許多男性對性騷擾不以為然。」還有很多人說:「這都什麼事,有必要嗎?」

7月24日,愛佑慈善基金會發布公開聲明,將停止資助馮永鋒發起的源頭愛好者環境研究所,另一邊,源頭愛好者環境研究所負責人稱該機構與馮永鋒無人事及財務關係,「愛佑這一做法是將個人行為與機構行為混為一談」。

章文性騷擾 多名女性怒證

面對色狼的狡辯與誣陷,7月25日,化名歐陽的女子對關注女性權利的女記者表示:「我怒了。」「我真的怒了。」「我真的是怒了。」她還加上22個驚嘆號,和一句「我做律師的,會不知道什麼是強姦?!」

氣憤之下,歐陽在24日晚一口氣寫了2600字長文,控訴「我被章文強姦了」,並要求章文「停止侵害」。

她說的章文,出生於1974年,是知名媒體人、時事評論員,曾在《南風窗》、《瞭望東方周刊》、《中國新聞周刊》、《新世紀周刊》等媒體任職。目前已離開媒體,開公司賣起茶葉。

歐陽說,她要化身正義小仙女,指證章文性侵害,是「功在千秋,利在當代」。

文中說,歐陽的噩夢發生在2018年5月15日。那天,章文邀請她一起參加飯局。也許章文在酒裡加了什麼,她很快就醉了。後來章文邀請她「去我茶室喝杯茶,正好醒酒」。歐陽感覺自己身體不太受支配了,醒醒酒也好。

她記得,「進了茶室,燈都沒有開,他開始抱住我……」發生得太快了,歐陽只記得自己哭了,「求他放過我,我一直在求他放過我,我一點力氣都沒有……」

章文強行與歐陽發生了性關係。到後來,似乎是章文妻子的電話打來,催促他回家。歐陽記得在下電梯時,章文說「已婚男人就是這樣的。」

事發第二天,章文來電話約見,歐陽掙扎後答應在公共安全區域見面。見面時,章文說的第一句話,歐陽記得清清楚楚,「你永遠擺脫不了做我女人的命運……我上過100多個女生……我做過十幾年的記者了,認識圈內無數的人。」

這些話至今讓她感覺噁心,歐陽告訴他「一輩子都不要再找來」,然後匆忙離開。回家的路上,歐陽給自己的幾個朋友打了電話。

她想過報警,「那些問題,一下子就讓我崩潰了。」做警察的朋友跟歐陽模擬了一次詢問過程,歐陽受不了。她問過了圈子裡的律師、警察、法醫、記者,每個人都告訴她,報警後最先面對的是警察多次的、詳細的細節詢問。

警察朋友解釋,強姦是犯罪行為,刑事立案需要十分充分的證據,從物理證據的精液到個人身上的傷痕,醫療報告,還需要詳細的過程描述,證明違背婦女意志,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行與婦女發生性關係。

但強姦時,不敢反抗、不能反抗、或者不知反抗的情況下被侵害,沒有出現什麼傷痕,怎麼證明是強姦呢?

「這簡直是一種摧殘。」歐陽還想到,自己的父母會擔心;而且,章文的兒子在申請出國念書,「家長的錯不能連累孩子」,心一軟,她放棄了立刻報警。

事後她嘗試過多種舒緩方式,有時整天吃薯片和可樂,一個月不到胖了10斤;她出國旅行,期待轉換環境來釋放壓力;她和越來越多的好友傾訴,逐漸明白,只有揭露才能拯救自己。

歐陽完全意識到自己沒有錯之後,決定小範圍公開。即便暫時沒報警,也可以在圈子裡揭開章文真面目,讓其他女生有所預防。〈章文,停止你的侵害〉曝光文稿,開始傳遍社交媒體。


7月24日,一女律師怒報資深媒體人章文強姦。隔天,包括作家蔣方舟、媒體人易小荷和藝術家王嫣芸均實名指證曾遭章文性騷擾。圖為2013年章文資料照。(大紀元資料室)

7月25日早上九點多,青年作家、《新周刊》雜誌副主編蔣方舟在她的微博帳號上轉發了歐陽的指控文,配上文字「又一個」。然而,在她更為私密的朋友圈裡,蔣方舟轉發控訴文並憤怒寫道「我也被此人性騷擾過,坐牢吧,人渣」。

蔣方舟具體被騷擾的經過是:「時間是2016年春天,我和此人參加同一個日本交流項目,他回國前一起吃飯(不止一人),他一直摸我大腿,被制止之後繼續摸,我要回住處,他試圖尾隨我。我自己回去他微信繼續給發騷擾的話。」

另一名曾與章文在《中國新聞周刊》共事的資深媒體人易小荷,得到同意後轉發蔣方舟的朋友圈,並撰文:我都沒好意思說,和章文在中國新聞周刊做同事的時候,他特藉機摸過我大腿,隱忍著不說,就是因為這個社會有太多奇怪的論斷,蕩婦羞恥太普遍,看來此人是慣犯。

朱軍被爆性侵慣犯 遭屏蔽

7月26日,一名女性在新浪微博上發文指控朱軍在四年前曾在化妝室對其做出猥褻行為,直到有其他人進入時方中止,引起多方關注。到約上午8點多,新浪微博開始緊急刪帖,與朱軍事件有關的熱搜及話題也被撤下。


陸媒7月26日爆料,央視大牌主持人朱軍性騷擾女實習生,且是「慣犯」,引爆網路,但相關消息很快遭刪除。(新紀元合成圖)

朱軍,1964年生於甘肅蘭州,電視節目主持人。他自1997年開始主持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直至2017年,連續主持21屆),多次同馮鞏合作表演小品,同時,他曾是一名相聲演員。他著有《時刻準備著》,主持目前央視談話節目《藝術人生》,以煽情風格著稱。崔永元曾暗指朱軍對其採訪嘉賓的不尊重,甚至在節目後曾說出「這傻逼還挺配合的」。

朱軍作為政協委員,在2010年兩會期間表示:大學生從事掏糞工作的意義恰體現在「可能會改變中國的掏糞現狀」,因為,無論是在思維,還是掏糞工具的使用上,大學生都具備優勢,從而將「使中國擺脫傳統意義上的掏糞」。這遭到網友大量質疑。

在27日的財新網採訪中,該名女子稱自己於2014年在《藝術人生》節目組實習。一天在化妝室裡,朱軍反覆提到自己有各種權力,包括「讓你留在電視臺」,隨後隔著衣服開始試圖猥褻,絲毫不顧姑娘的推阻,直至有嘉賓進入化妝間,她才脫身。

事發次日她即報警,但警方不予立案,還要她考慮對方對社會有巨大的「正面影響力」,結果其在派出所被警告和規勸,案件後來也不了了之。財新網就此事聯繫朱軍未得到回應,相關的警方派出所也不接受記者的諮詢。

該事件又令網民聯繫到趙忠祥十多年前的桃色新聞,於是假借趙的名字來傳播朱事,一度將「趙忠祥」推上熱搜榜。其後很多有關爆料文章圖片被不予顯示,其他有關「性侵」、「MeToo」等熱搜及熱門話題標籤也陸續被撤下。

一位媒體人撰文稱,朱軍被舉報的消息被刪,正是因為其體制內的身分,而性剝削和性醜聞,最嚴重也隱藏最深的,恰恰是在體制內:「這些性侵,更隱蔽,更絕望。因為受傷的女性,根本發不出聲音,她們是困於柵欄之中的羔羊……性侵絕不僅僅是男女問題,它事關權力。而權力的野蠻,遠超你我的想像。這把me too的大火,燒過了高校圈、公益圈、媒體圈、文化圈,如今燒到了這堵牆的面前,牆後有無數個滅火器,在嚴陣以待。」

也有網民評論說:「央視本來就是一大淫窩,中南海的後宮和公共妓院,曝出這種事並不新鮮。另外,央視主持人的醜聞被屏蔽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他們的醜聞就是高層的醜聞所以不得不顧及。」

2014年央視前副臺長李東生落馬後,媒體曝出李將央視變成「淫窩」,其不但自己玩弄央視女記者、女主播,還不斷開發央視的美女資源,向中共高層官員輸送,淫亂程度驚人。

周永康的第二任妻子央視主播賈曉燁、曹建明的第三任妻子央視主播王小丫,以及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的央視二婚妻子孟莉等,均是李東生向高層性賄賂的一部分。

除女主播之外,央視男主播的淫亂程度更是驚人。

大陸21CN網站娛樂版塊2008年曾曝出央視男主持人的同性戀醜聞。其中之一是央視老牌主持人趙忠祥。消息說,趙某是公認的央視大媽,他是同性戀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

2009年6月5日,央視新聞聯播播音員羅京死亡,官方稱其死於淋巴癌。據悉,羅京死於愛滋病。2014年5月,央視男主播張宏民離開《新聞聯播》後,網路傳出張宏民被一名與江澤民關係密切的同性高官包養。

2014年7月,央視財經主播芮成鋼被帶走調查。據稱,芮成鋼為自保寫下了大量揭發材料,其中包括劉雲山淫亂以及他與《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一起嫖娼等內幕。據說這些年來,劉雲山玩弄的女性超過380餘人。

不過要說中共最具影響力的淫蟲色狼,那就是江澤民,劉雲山、羅京等人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24小時收到1700個性侵故事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有過一句經典名句:除了性本身,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關於性,而性關乎的是權力。

當性不再僅是性、而是關乎權力時,這兩者不健康的產物就會表現為強姦、性侵,而深究這些惡行背後的動因時,權力因素脫穎而出。那一刻,作惡者享受的不再是性帶來的生理愉悅感,而是沉浸在征服的精神快感之中。

7月26日,一個小型的自媒體「人物」公眾號發布問卷,試圖探討性騷擾、性侵在中國的存在狀況,以及,身為弱勢的女性在其中又面臨著怎樣的困境。不到24個小時就收到了超過1700個和性騷擾、性侵有關的親身投訴,在這些故事中,女性是遭受侵害的絕對弱勢群體、而她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選擇了沉默。

總結這1700個案例,有以下幾大特點:

1. 大量的性侵實施者,都是「熟人」

超過70%的當事人遭受到的都是來自「熟人」的侵犯。在這些熟人中,「表哥」、「叔叔/伯伯」、「姑父/姨夫」、「姐夫」、「舅舅」、「鄰居」、「同學」等均為高頻詞。

2. 留守兒童、再婚家庭的孩子,遭受性侵風險更大

由於缺乏父母、親屬的關照,留守兒童是遭受性侵的高發人群。而離異重組家庭的孩子,遭受繼父或異姓兄弟侵犯的風險也較大。而前者由於生活環境閉塞、後者因為家庭關係複雜,在遭受侵犯後,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沉默。

3. 不稱職的父母是孩子被性侵的重要原因

大量的性侵案例都與父母的疏忽、不作為、性別意識、知識匱乏有關,這令人想到日本作家伊阪幸太郎的名句:「一想到為人父母居然不用經過考試,就覺得真是太可怕了。」

比如一個女孩寫道:「高中時,在去學校的公車上,被一個男的騷擾了。下車之後,驚魂未定的我跑進女廁所,用顫抖的手給媽媽發了一條簡訊,『媽,我剛在公車上被人性侵了。』我媽回了一條很短的消息,只有五個字。時隔多年我還是記憶猶新,『躲開就好了。』我媽這句話其實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國的性教育現狀。」

4. 遭親生父親性侵案例,比想像中要多

有曾遭受過性侵的女生填寫問卷後給出了避免性侵的建議,「盡量不要單獨和異性獨處,除非他是戀人,父兄,有血緣關係的異性。」但是,在收到的問卷中,親生父親性侵兒女案例的數量之多,超出了我們的認知。

一位女兒寫道:「事情很久了,我從沒對任何人說起過。我很小的時候,父親經常……大二時他因心臟病去世了,我一周後回家送他出殯,也難受也哭了,但從頭到尾我心裡沒有太多的疼痛,我知道這麼多年他對我做的事是錯的,就算他也為這個家付出了不少,在他的朋友眼中他是至情至義之人,但不代表他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不代表我會對他有一絲絲的原諒。」

5. 學校不是象牙塔,老師是主要性侵實施者

興趣班老師、補習班老師、小學老師、中學老師、大學老師……在收到的1724份問卷中,有五分之一的人遭受過來自老師的性侵,這種侵害通常帶有強烈的控制色彩,令受害者長期無法擺脫。


來自老師的性侵,這種侵害通常帶有強烈的控制色彩,令受害者長期無法擺脫。(AFP)

一個學生寫道:「2007年的我還是一個看到紫薇和爾康接吻鏡頭都會害羞的捂住眼睛的初一女生,他已經是從本地最好的重點中學退休、德高望重的老師。……

從2007年到2012年(初一到高二),我經歷了他長達五年的性侵。……

我不敢給任何人訴說。『誰能相信我說這些?他那麼受人尊重!』我懦弱的一直默默忍耐著。我痛苦的掙扎,整宿整宿的失眠、嘔吐,從130斤爆瘦到90斤,但依舊保守著這個骯髒的祕密。直到一次月考失利後,媽媽打來責備電話,我對著電話大喊:你永遠想不到韓老師對我做了什麼!

媽媽第二天趕到學校詳細的詢問我發生了什麼,並選擇了絕對相信我,但他們選擇了沉默,因為,……我將背負著一輩子不乾不淨的罪名。

後來,我考上了北京的大學,離開了家。但我依舊被性侵的夢魘夜夜糾纏,每天不得不洗兩個澡,使勁的擦洗來保持自己的『乾淨』。……但我依然會恨,恨他的人面獸心,恨小城市的愚昧無知,恨這個世界對女性的深深偏見,恨自己當年到現在如一的軟弱無能。」

6. 職場中的性騷擾,通常伴隨不對等的權力關係

1724份問卷中,職場性騷擾幾乎都是男主管對下屬的騷擾,即便當事人激烈反抗、舉報,這種騷擾大多也會因為這種權力關係的不對等而不了了之,這也會使得職場成了性騷擾的高發地。

一位下屬寫道:「我是男生,我被性侵過,被我男上司,我反抗了,還是被他猥褻了,以後一個多月我都睡不好,想起這件事就害怕。那之後他有通過電話微信簡訊騷擾過我,都被我冷處理了。沒有把事情披露出來,因為上司職級比較高,有利害關係。」

7. 性騷擾的實施者中,也有女性

曾有數據統計,性騷擾的實施者中,超過90%是男性,但也有女性的性騷擾者。

「我想要說出來,是因為對象是一個女老師。我是女生,那時候大概四歲左右,中午午睡時,那個女老師總愛拉著我一起午睡,要我鑽在被子裡吮吸她的乳房並且觸摸我的隱私部位,小時候對這些概念很迷糊,只是感覺強烈的不適,每次上幼兒園我都會哭鬧,後來轉了園,這件事就不了了之。我說出來是想讓大家注意,騷擾不分年齡和性別。」

8. 只有極少數人選擇報警,但沒有得到幫助

在收集的1724份問卷中,只有20人在受到侵犯後選擇了報警,只是,報警之後,她們並沒有得到更好的保護,實施性侵的人,絕大多數也沒有受到相應的懲罰。

一個女孩寫道:「去年過年在武漢機場轉機時,我排隊辦理手續,一個中年男子靠我特別近。我當時很警覺的和他說,不好意思,可以別貼我這麼近嗎,我不太舒服。這個時候他就說很猥瑣的話,然後就往我身上貼。

我大聲呼救,可是沒有一個人出面,後來我去了機場的派出所報警。對方一臉不耐煩說,也沒有對你造成實際傷害呀,怎麼找這個人呀。以前沒有和警察打過交道,這件事兒之後,覺得下一次遇到這樣的事兒也不會求助警察了,也不會寄希望於任何人了。」

蕩婦羞辱——施暴者的通行證

這些色狼被曝光後,不光他們自己狡辯,其他人也為他們開脫。

比如,章文在回應中對其強姦的指控矢口否認,反而不斷強調舉報者情史豐富。

前南方報業傳媒集團高級編輯鄢烈山發文也稱,「蔣方舟的名氣比章文大很多.....她(蔣方舟)當時只要認真拒絕,章文怎麼可能不斷摸她大腿,並後續糾纏她……蔣方舟當時不拒絕不制止,現在在網路上毀人清譽,這個女人真的很邪惡!你們卻認同她,以為她很勇敢甚至純潔!」蔣方舟很快反駁:騷擾的人清白,實名舉報的人邪惡?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雷闖事件中,媒體人、「免費午餐」發起人鄧飛在微信群的討論中稱,「我們支持他勇敢面對,重新開啟,畢竟他是我們公益一份子。」同時,另一些公益相關的微信中也有人稱,「即使做了又怎樣?當時爽了?現在又想敲詐?這個仙人跳有些大。」「既然是強姦,為啥幾年之後才提出來?……我相信他們當時是你情我願」。

對於這些蕩婦羞辱和兄弟間的維護行為,中國獨立學者吳強認為,「其兄弟習氣其實在NGO、公益和媒體界、自由派群體中蔚為普遍,著實造成性別歧視的酒桌文化和圈子文化,相互以性剝削和性占有為戰利品之榮耀。如果me too不以此為超越個人的文化反思,則難以深入。」


2016年10月30日,香港「蕩婦遊行」抗議性暴力、指責受害者和強姦文化。該活動發起於2011年加拿大,抗議警察評論:如果婦女想要避免受到攻擊,就不應該穿得像蕩婦一樣。(AFP)

有微博網友評論說,「這些平時自詡道德高潔的公益人,而且用slut-shaming蕩婦羞辱受害女生,可見更多人面對性侵採取的態度,這是性侵害必不可少的土壤,施暴者倡狂的通行證,受害者沉默的壓力源。」

7月26日,TED(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發布一場演講,主題是「為什麼女性被性侵後會保持沉默?」她舉了西方的例子,然而在中國,問題更糟。

不少實名舉報性侵的案例印證了這一點——今年5月杭州一位女生在被強姦未遂後報警,但她同時承受來自施暴者嘲弄——「這女的想錢想瘋了吧」,來自大眾的奚落——「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找你也是有原因的」,甚至來自母親的反對——「為什麼要把事情搞那麼大?對你有什麼好處?你到底想幹嘛?」這些蕩婦羞辱式的攻擊,以及男友分手,使她一度產生輕生的念頭,也正是這些阻力使更多有同一加害者的女生們保持沉默。

資深媒體人李思磐在2017年10月到2018年3月做過一份《中國女記者職場性騷擾狀況調查》,數據顯示,416位受訪者中超過八成(83.7%)的女記者遭受過程度不一、形式不同的性騷擾,42.4%遭遇的性騷擾還不止一次,18.2%遭遇了5次以上的性騷擾。受到性騷擾的當事人中,57.3%選擇了沉默或忍耐或躲避,只有3.2%的人報告單位上級領導、人事管理部門,報警的更是少,只有0.6%。

Me Too 一場還來得及的覺醒

2006年社會活動家Trana Burke就在美國發起了Me Too運動,但直到11年後才因女演員阿什莉.賈德(Ashley Judd)曝光好萊塢巨頭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侵惡行才受到世人矚目,在全世界範圍內引起了人們足夠的重視。

接下來#MeToo運動蔓延到美國娛樂圈、傳媒界、政壇,並且引出了美國體操國家隊狼醫拉里.納沙(Larry Nassar)性侵上百位女性的惡行。

2017年底美國《時代》雜誌「年度人物」評選第一名的是一群「打破沉默者」(the Silence Breakers),他們代表著敢於走出來公開承認自己曾是性侵的受害者。

雖然這場運動來的有點晚,但是通過這輪從美國開始一路蔓延到全世界、現在終於來到中國的#MeToo運動,希望所有人都能記住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沒有同意,就是性侵。」(Only YES means YES)。


去年起,#MeToo運動從美國娛樂圈、傳媒界、政壇,一路蔓延到全世界、現在終於來到中國。圖為今年婦女節韓國首爾#MeToo活動。(AFP)

現代婦女基金會曾發布公益廣告,呼籲「性需要經過同意」,當社會總是關注被性侵者遭難時「穿什麼衣服,在什麼場合,喝什麼飲料,為什麼不大聲呼救?」但這一切都不應該是性暴力合理的藉口,也不是同意性行為的暗示,因為責備被害者就是助長性侵文化,因為唯一該為性侵害事件負起責任的只有「加害者」。

瑞典政府今年7月頒布的法規也更新了性侵定義:只有性伴侶「明確表示同意」的情況下,性行為才為合法,否則即構成強姦。在法規裡,「被動式的性行為」將不被視為自願參與,而面對嚴重的性侵事件,指控者也不需提供證據。

龐貝城的啟示 修德養生安民

俗話說,飽暖思淫慾,要防止人的劣根性,就需禮儀來教化人,需要克己復禮。假如不加教化,人就會在淫慾的帶領下走向滅亡。1900多年前的義大利古城龐貝人的悲慘經歷,就是最好的歷史教訓。

當時的龐貝城,擁有能容納兩萬觀眾的競技場,整座城市有30家烤麵包房,100多家酒吧,3家公共浴場,還有用於交易的步行街,可容納5000人的劇院;而在街道邊的小酒館裡,牆上畫的酒神渾身掛滿葡萄,每一顆果實都飽滿得彷彿就要脹破。

但是盛極必衰,羅馬帝國自上到下養成了一種驕奢淫靡之風,這在龐貝遺跡中也充分反映了出來。龐貝城有兩多;一是妓院多,一是酒店多,堪稱為酒色之都。妓院牆上到處畫著不堪入目的春宮畫,甚至在許多住宅裡,春宮畫也觸目皆是。那時還出現了同性戀、亂性和混合浴室。這說明那時羅馬人沉溺酒色,道德敗壞。

就在西元79年8月的一天,龐貝的災難降臨了。沉睡的維蘇威火山,突然一聲巨響,噴出大量熾烈的熔岩,滾滾的岩漿向龐貝流來,無情的埋葬了整個城市,龐貝就這樣凝固在那一刻。

有人曾經這樣說:「這城中的羅馬人生活這樣荒唐,難怪要遭受天神的懲罰。」因為人就應該有自己的道德和行為準則,如果違反了這些準則,神將不會把人看作人,而視為獸。

中國古人說:「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不是夫妻的男女關係是罪惡之首,東方的古聖先哲與西方聖經對人類道德的教導,有著絕對一致的標準,絕對不能淫亂、不能姦淫。

縱慾恰恰是神所不允許的。如果人真是神所創造的,那麼神是怎麼看待這些過度縱慾亂性的子民呢?當神不把人看作人時,神就可以在瞬間將其毀滅,無論擁有怎樣的高度文明。

回頭看當代的中國,從官方到民間,從單位到家庭,什麼黃色段子在餐桌上橫行,婚外戀、一夜情、未婚同居、同性戀、強姦、性侵、亂性、亂倫等亂象叢生,道德水準一日千里地下滑著。

上天不會允許有著人的外表、卻幹著不是人的行為的人存在。龐貝古城一夕被毀就是讓人們從中汲取教訓,不要等到災難真正發生時,一切都晚了。

中共致使中國找不到純姑娘

飽暖思淫慾,是人性惡的一面,但中國人一直講究要修身。管仲說:「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倉廩實而後知禮義」。一位網友說,吃飽穿暖了應多看先聖之經書,以道修身,則身正,身正則安身立命。有人說,治療心靈文化貧瘠的藥方就是以道為宗,以天地為依,以聖人為師,以經文為學,別無他法。

幾千年來,中國人對性關係都是很嚴肅的,只有結了婚才能有性關係,否則就是通姦、亂倫或強姦。結婚時要三拜,一拜天地,讓老天爺批准兩人的結合,二要拜父母,讓父母認可,三要夫妻對拜,互相承諾: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然而中共上臺後,文革前先是對百姓搞所謂的禁慾主義(中共高官自己卻盡情享樂),文革後又搞縱慾主義,其目的就是讓老百姓聽命於中共,在忙於個人淫亂中無暇干預中共的邪惡統治。

當今中國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共邪黨在毀滅人的道德,現在中國社會已經到了整個社會亂倫的程度,想找一個純粹的女孩子、純姑娘都很難。


中共邪黨毀滅人的道德,現在中國社會亂象叢生,想找一個純粹的女孩子、純姑娘都很難。(AFP)

一方面是中共縱慾思想在電影、電視、文藝作品中不斷的渲染,未婚就發生性關係,成了談戀愛的常態,人們完全放棄了對貞操的遵守;另一方面,權色交易、錢色交易成了官場商場的常態;最後一方面,對於那些難得保有貞潔觀念的女孩,卻有來自方方面面的性侵發生!

用文學誇張的手法來形容,當今中國再難找到一個思想純潔、身體純淨的姑娘了!反過來講,中國也很難找到一個純淨的男子了!都是中共給害的!

要想不被天譴,找回純淨純潔的人,就必須重塑道德,重塑價值觀,無論是個人還是社會。◇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專題新聞

紅黃藍家長遭死亡威脅 園長夫婦水深

Post 焦點新聞

大陸女童遭師長性侵案頻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