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騙取最惠國待遇 美國反思18年前錯誤


中共以系統性造假騙取美國最惠國待遇,為入世鋪路。時任領導人江澤民全力支援美國會擬投贊成票的人,並壓制中共重商主義經濟戰略信息流出。(新紀元合成圖)

中美貿易戰開打,世界為之震動。 追根溯源發現,全是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又不兌現承諾惹的禍。 18年前,美國前政府被中共的承諾所欺騙,使其得到美國永久最惠國地位後,迅速被WTO所接納。中共從而快速「崛起」,發動全球擴張。

文 _ 韋拓

中共官員披露江澤民陰謀

美國前國防部官員、「中國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7月19日出席國會聽證時披露,經一位化名李女士的中共體制內出走者證實,中共在1995至2000年期間通過系統性造假,欺騙美國國會通過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為中國加入世貿鋪平道路。李女士曾參加中共多次祕密會議,透露當時中共領導人江澤民的策略是「不遺餘力」地支援美國國會擬投贊成票的人,並壓制中共重商主義經濟戰略信息流出。

白邦瑞認為,美國到現在才意識到問題嚴重,過去的美國政府也有責任,「它們(中共)過去40年(這麼做)一直都沒事,出錯的不只在中國。」「很明顯的是,如果你回頭去看早期聯邦調查局的資料、非機密文件,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聯邦調查局就已經發出了警告。」

中共通過造假 騙取最惠國待遇

2000年,美國國會就是否給予中國永久性最惠國待遇(也被稱為「正常貿易關係」)進行辯論,最後參眾兩院都以多數票通過。眾議院於2000年5月24日以237票對197票批准了中美貿易正常化,參議院於9月19日以83票贊成票通過決議。

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2000年的決議為18年後的中美貿易衝突埋下了種子。

李女士介紹了中共如何研究美國政治上的錯誤路線,並利用美國外交政策界的內部分歧進行滲透和操作。她透露,中共在此問題上以毛澤東20世紀30年代的政治鬥爭理論為綱。

於是大家看到,中共在與美國頻頻接觸中,不斷釋放類似的宣傳信息:中共國營企業將被淘汰、自由市場政策即將出臺、人民幣不會被操縱,中國也不會積累大量的貿易順差,美國的創新和知識產權當然會受到尊重。這些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基本條件。

獲得美國永久性最惠國地位的次年(2001年)12月11日,中國便正式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

近20年的歷史證明,這一切都是假的,中共幾乎沒有兌現所有承諾中的任何一項。

中共獲最惠國和入世 卻不兌現承諾

中共獲最惠國九年、入世貿八年後,美對華貿易赤字井噴,從2000年到2009年,貿易赤字增長了近兩倍。中共則繼續妨礙美國出口,試圖進入中國市場的美國企業一直面臨扭曲的市場壁壘。中共為保護其高科技公司免遭國際競爭,操縱標準和技術規範,同時利用監管程式使得美國服務供應商無法進入其市場。

中共至今未完全遵守世貿組織規定,允許外國銀行開展人民幣業務。它承諾不強迫外國公司轉讓他們的技術,但據上海美國商會2018年7月分的調查,大約五分之一在華外企——主要是航空航太和化學工業,表示已經被強迫交出技術,才能在中國做生意。

中共也利用世貿組織機制鑽空子。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共在一個案例中,阻止了高科技產業所需的稀缺原材料出口,損害外國公司的利益;但當世貿組織通過一系列限制、準備對北京進行裁決時,它就取消障礙,但隨後又下令阻止了另一種原材料出口。

哈佛法學院教授馬克.吳表示:「核心問題不在於中國是否履行廣泛的(WTO)義務,而是它能否遵從協議的精神。」

美國政治歷史學者伯恩斯曾表示:「中國的政策制定者都是欺詐能手,可以創造性地利用舉措在WTO和其他國際貿易規則的漏洞中自由穿梭。」


美學者表示中國的政策制定者都是欺詐能手,可以創造性地利用舉措在WTO和其他國際貿易規則的漏洞中自由穿梭。(AFP)

美國前政府2000年的錯誤判斷

在2000年新聞發布會上,時任總統克林頓表示,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是「中國單方讓步,我們僅需要簡單維持過去適用的對華市場准入政策」即可。「美國不用降低任何關稅,我們不用修改任何貿易法,我們什麼都不用做。」

克林頓在演講中說:「是他們(中國)必須降低關稅,開放電信業投資,並允許我們按照低得多的關稅在中國銷售美國境內生產的汽車。」「我們不再需要轉讓技術或者在中國境內聯合生產。」克林頓甚至斷言:「說到經濟影響,對美國來說是百利無一害的交易。」

《紐約時報》7月27日報導,克林頓關於中國入世的理想主義言論,當時被華盛頓大多數精英接受,但有一位貿易律師對此持懷疑態度。這位律師幾年前就在《紐約時報》專欄文章中發出警告,如果允許中國加入WTO,重商主義的中國將成為一個「主導」貿易國,那時候,「幾乎沒有哪個(美國)製造業工作是安全的」。

這位律師就是萊特希澤,特朗普政府的現任貿易代表。有意思的是,特朗普本人在2000年曾調侃說要競選總統,並著書《美國:值得我們擁有》(The American We Deserve),書中說中國(中共)是美國的「最大長期挑戰」。

萊特希澤現任白宮貿易代表,曾在2010年受邀出席聽證,對十年前美國會批准與中國建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PNTR)進行過深度反省。「不幸的是,證據顯示,(政客講的)那些承諾並沒有兌現。」他說。

萊特希澤當時指出,在中美深層次的結構問題中,必須解決的第一件事就是明確承認:中美之間存在「無法持續的雙邊貿易失衡問題」。而在2018年中美貿易第一輪談判中,中美雙方唯一達成的共識就是這點。

萊特希澤評之前六大教訓


白宮貿易代表萊特希澤2010年即指出十年前美國會批准與中國建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PNTR),美國的政策制定者犯了六個關鍵錯誤。(AFP)

白宮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總結說:「在我看來,美國的政策制定者犯了六個關鍵錯誤。」

第一,誤讀中國。政府沒有充分考慮許多中國的獨特現實,包括其政治體制、重商主義承諾及潛在經濟規模。

第二,誤判中國與WTO之間的關係。政策制定者被中共會輕易服從像WTO這樣一個國際組織規定的觀點所誤導,「WTO爭端解決機制的設計根本不適用這樣一個跟WTO成立基礎相悖的法律和政治經濟體。」

第三,他們「想當然地」忽視了西方企業將生產轉移到中國、再從當地把商品運回美國的動機。在美國沒有批准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前,西方企業有充分理由猶豫,要不要這麼做,因為美國國會尚有足夠的工具可制裁這種行為。但在批准之後,情況變得很不一樣,這些企業很有把握地認為,即使它們將大部分甚至全部生產轉移到中國,它們實際上仍然可以不受限制地進入美國市場。

第四,美國決策者也放棄了關鍵工具,包括本可以推動中國市場自由化、讓政治與經濟脫鉤的槓桿法規——《傑克遜-瓦尼克條款》。

永久最惠國待遇是指《1974年美國貿易法》中的《傑克遜-瓦尼克修正案》規定。該規定拒絕授予限制移民的非市場經濟國家最惠國待遇,但規定了總統有權每年對某一特定國家放棄適用《傑克遜-瓦尼克修正案》,同時保留說,這種放棄可以被國會的聯合決議推翻。但從1989年之後,國會每年都為是否推翻總統的放棄適用決定發生激烈辯論,但沒有哪一次推翻過。

第五,決策者消極應對中共扭曲貿易的做法,甚至沒能充分利用現有政策工具。在貿易保障措施以及應對中共操縱貨幣問題上,前美國政府少有作為。

第六,這些決策者被自詡民主和資本主義「勢不可擋」的勝利沖昏了頭腦,輕視了中共經濟超越美國的努力。決定者所許諾的理由沒有一個成立,他們現在還說政策正在見效,甚至仍不敢尋求改變。「但我們已經等了十年,貿易扭曲現象已經普遍惡化,我們再也等不起了。」

克林頓未同意加入人權條件

中國學者楊國華2002年在論文中指出:1989年以前,美國對華最惠國待遇的年度審查並沒有遇到什麼問題,每年都是自動延長。甚至在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後,美國對中國進行全面制裁的情況下,也沒有包括最惠國待遇問題。但到了1990年5月,布希總統宣布他將繼續延長對華最惠國待遇時,美國國會有些人發現,《傑克遜-瓦尼克修正案》是現成的制裁中國的法律工具。雖然該修正案最初只是有關移民問題的,但他們動議,總統在決定是否延長中國最惠國待遇時,應考慮「全面的重要問題」,包括人權、貿易做法和武器擴散等。例如釋放六四事件中被關押人員、新聞自由、停止勞改產品出口、停止宗教迫害等。他們還要求中國保護知識產權,停止不公平貿易,在導彈技術、核武器、生化武器方面停止「與國際控制標準不符的」活動。

據中國通白邦瑞透露,在美國關於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辯論中,總統克林頓未同意在貿易協議中加入國會提出的條件——要求中共改變2000至3000名中國政治犯的命運。


在美國關於中國加入WTO的辯論中,時任總統克林頓未同意在貿易協議中加入國會提出的人權條件。圖為2000年柯林頓(前)簽署PNTR。(AFP)

克林頓當時打出的「中國自由願景」獲得很多精英認同,他說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中國會變得更自由。但18年後,中共仍箝制互聯網,限制其在商業、技術和社交媒體上的使用,並通過威脅甚至監禁發表它認為持批評言論的人。

事實證明,克林頓錯了,中共最近更通過高科技識別技術跟蹤持不同政見者,將互聯網本身變成控制國家的工具。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兼科恩告訴《紐時》:「這是奧威爾式的。」◇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特別報導

日歐簽署經濟夥伴協定 中共面臨孤立無援

Post 焦點新聞

WTO過渡期滿 中國市場經濟地位被否定

Post 商管智慧

TPP: 經濟中國剝離中共之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