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韓國中年農民自學背誦中文書


2018年7月20日,在優美、舒緩的煉功音樂聲中,韓國法輪功學員以展示法輪功功法拉開反迫害19周年的序幕。(全景林/大紀元)

我於2000年得法,幾年後開始學習中文《轉法輪》。

只要在家我就堅持抄寫《轉法輪》,我悟到無論什麼時間、無論多麼疲倦, 學法就是要一心不亂的學。後來我開始背法,在田裡幹活也邊背法,過程中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

文 _ 韓國大法弟子

做明慧工作 自然學中文

我於2000年10月,通過哥哥而得法,當時17歲多。2004年初,偶然的機會,我開始在韓文明慧網做校對文章的工作。

開始的時候,由於翻譯過來的文章不容易理解,就需要和中文原文進行一一對照,並頻繁查詞典,從中我學到了很多用詞,也開始一點點的明白了如何翻譯文章。大約一個月後,我發現自己能翻譯一些簡單的文章,於是就開始翻譯比較簡短和語句易懂的文章。但是,由於中文知識有限,在翻譯上具有局限性。

幾年後,我出於好奇,開始翻閱中文《轉法輪》。當時,我只是把中文書籍買來後放在家裡,由於不識中文,從沒有敢讀,連想都不敢想。但是,出乎意外的是,我發現自己竟然能理解一半中文《轉法輪》的涵義。於是,我心中暫時還萌生了想學中文《轉法輪》的想法,可是由於根本不了解中文發音,就沒有敢嘗試,心想:「這麼厚的一本書,什麼時候才能學完呢?用韓文,一樣可以學法,韓文就足夠了,不要學中文了。」後來,我又翻閱《轉法輪》,意外的發現,認識的字比以前更多了。我想:「再不學中文太可惜了,我都認識這麼多字,不學中文豈不可惜?」最終,強烈的迫切感,讓我下定決心學習中文《轉法輪》。

開始的時候,我有怕心,雖然下決心要學,可是從何學起呢?我住在小城市,也沒有中文學習班,就算有學習班,由於經濟條件不佳,我也不可能去學習班。在當地,只有我一個學員,也沒有其他中國同修。於是,我決定不學讀音,先學習用眼睛識字,可以理解詞意內涵的程度就可以。我感覺就這樣,對我來說也是非常榮幸、感恩和幸福的事。就這樣,我開始抄寫中文《轉法輪》。

抄寫《轉法輪》


我在抄寫中文《轉法輪》的過程,也是心性修煉的過程。(作者提供)

我在抄寫中文《轉法輪》時,為了理解詞意,與韓文版的《轉法輪》一一對照,開始的時候連一個完整的字都寫不下來,需要反覆寫幾次後,才能抄寫一個字。我還購買了六釐米厚的詞典,對不明白的字詞進行查詢。隨著學習,查詞典的速度也快了,有的時候,只要一翻或者翻幾頁,就能查到我要的字詞。我明白了,原來是師尊在幫我。抄寫法的過程,原來也是心性修煉的過程。我在學生時期,也沒有這麼長時間的拿筆寫字,因此抄寫時感覺非常吃力。開始的時候,由於專注和用力,手腕也痛,手指骨節都感覺僵硬、疼痛。但是,我只要在家,就堅持抄寫《轉法輪》。但是,厚厚的詞典,查字詞的時候仍需要花費不少時間,偶然的機會,我了解到還有中文的電子詞典,於是我就順手買了一個。後來才知道,我買的電子詞典是當時最盛行的熱手詞典,原來是師尊安排了最好的詞典給我。由於電子詞典有發出詞語讀音的功能,我出於好奇心,偶爾也聽聽某些詞語的讀音,還跟著讀。在抄學工程基本接近尾聲的時候,我猛然覺得「光用眼睛識字,不會讀,豈不是太憋屈呀?」於是,我終於又下決心學中文讀音。在抄寫《轉法輪》一遍之後,我馬上開始學習中文讀音。

用中文讀法

我悟到無論什麼時間、多麼疲倦,學法就是要一心不亂的學。圖為2009年6000名法輪功學員齊聚臺中縣臺灣省農會休閒農牧場,將指導修煉的《轉法輪》排成金光燦爛的立體書。(攝影/李愿)

開始的時候,我的恐懼心特別強,沒有教我的老師,去哪裡學習呢?雖然想向平時認識的僑胞同修請教學習,「但是長此下去,會占用同修的時間,帶給同修負擔,還是自己學比較好」。於是,我決心自學中文讀音。

當我對自學中文讀音心生恐懼時,我忽然起一個念頭,「對呀,教我中文的老師早就有了,師尊就是我的中文老師啊。」當我這麼想以後,就又有了勇氣。我想,「無論如何了不起的老師,都怎麼能和師尊相比呢?有師尊教我,難道還會錯嗎?就算我有錯,師尊也會給我糾正的。」


初學簡體字時,第一次整理的手冊,不認識的詞彙密密麻麻。(作者提供)


從新學正體字時再次整理的手冊。當時除了圓圈外,其餘的都變成已知的了,現在已不需要這些手冊了。(作者提供)

我在隨時學練中文讀音的同時,繼續讀中文《轉法輪》。幸好,有抄寫學習的基礎,有助於我理解更多的內涵。我買了幾本小手冊,把不認識的單詞記錄下來。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讀的時候,還將《轉法輪》的頁數記在小手冊上,並將每頁不會讀的字詞記在冊子上,通過查電子詞典,將字義和讀音記了下來。開始的時候,由於不認識的字太多,小冊子黑麻麻的全是字。但是,我沒有像常人的學習方式一樣,並沒有將特定的詞死記硬背,而是順其自然,能記住讀音就記住,記不住就記不住,只是順其自然的慢慢讀下去,我沒覺得自己是在學中文,我感覺就是學法。

有的詞,即使查詞典數十次,仍是混淆其聲調和發音。我反覆查詞典,直到記住為止。有一天,我查詞典的時候,瞬間感覺一個詞急速的貫通我的身體,直擊進我的體內,腦子就像被棒子重重擊了一下,受到極大衝擊。但是不感覺痛,頭腦非常清醒明晰,內心感覺豁然開闊。那個詞在我體內不斷擴展,就像能量向體外擴散一樣。那時,我非常明白這個詞我徹底記住了,下次看到,我會記起它。後來也確實得到證實。在小冊子上記錄詞語的時候,我發現部分單詞和我有間隔,這些詞都是反覆記也記不住的詞,但間隔消除的時候,就記住了。

在學習讀音的時候,我做了幾個夢。其中一個夢中,我的中文非常流利,發音也非常準確,說話速度也非常流暢。這個夢,後來我又做了一次。我認識到,這是師尊點化,這也許是在點化哪一生我曾經是中國人。我悟到,我並不是從「零」到「百」的學習中文,我早就具備了「百」。因為我們前世所作的事和所說的話,都在宇宙中有紀錄。如果前生我是中國人,那時說過的中國語,也將會存在。只是因為我今生是韓國人,因此(中文能力)被鎖住或者壓在深層空間中。我確信,這個前世記憶師尊在掌握,在學習中文的過程中,師尊會給我打開,需要補足的還會補足。

去掉對發音的恐懼心之後,我又產生了強烈的對時間的執著。什麼時候才能會讀這麼厚的《轉法輪》呢?由於我內心焦急,睡覺之前就聽明慧廣播。有一天我做了個夢,夢裡我看到了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他說:「我就是你呀。」他開始慢慢的說話,說的是中文。我問他,能不能說得再快點,於是他就很快的說中文,由於說得太快,簡直不是人類的語言,就像鳥叫一樣。看到我震驚的樣子,他又開始以很慢的速度說話,並對我說「現在你就是這水準」。當時,我感覺他是在告訴我:「你是初學者,我是按照你的水準在教你,不要起貪念。」之後,「時間是老師」的話在空中嗡嗡的擴散開來。他說:「你雖然看不到我,但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明白了這是師尊在點化我,放下對時間的執著。隨著時間推移,一切都會自然解決的意思。此後,沒多久,我能一點一點的聽懂師尊的「九天講法」錄音了。就這樣,經過幾個月,我讀完了一遍《轉法輪》。期間,我還學習了正體字。讀完一遍中文《轉法輪》以後,我能比較流利的讀下去了。雖然,過程比較長,但是感覺非常快樂和幸福。雖然,開始的時候為了記單詞用了很多小手冊,但是現在已不需要小手冊了。

背《轉法輪》


我在田裡幹活也邊背法,周邊沒人時我就大聲背,有人時就在心裡背。(攝影/哈菲特)

早些時候,我曾經用韓文背過法,但是還沒背完一講,我就中斷背法。有一天,我非常流暢的背法以後,在田裡邊幹活邊背法。周邊沒人的時候,我就大聲背,有人的時候,就在心裡背。但是,原本可以很流暢背下來的部分,忽然記不起來了。當時,我感受到了極大的精神痛苦,臉色也很難看,感覺頭腦像白紙一樣,一片空白。我努力想,過了一段時間後,感覺體內的一個壁障倒塌了,感覺眾生在那邊敲鑼打鼓,像舉辦慶典一樣。雖然眼睛沒看到,但是那種感覺是那麼活生生的,我的眼淚忽然流了下來,眾生高興,我也感受到了極大的幸福。當時只覺得除了眾生的安危和幸福,其餘的什麼都不需要了。即使我沒有身體也好,眾生不知道我的存在也好,已無所謂了。好像只剩下我的意識,這個意識似乎就成了眾生的保護罩了。那時候,我承諾「我一定要背法回歸,為了眾生」,眼淚止不住的流。

這次,我要背中文《轉法輪》時,想起了這些以前背法時的記憶。我很懊悔自己沒有早點背法,讓我痛悔不已。我已經忘記了這個承諾,可是師尊沒有忘記,當看到我能用中文讀法,就打開了我的記憶,讓我重新背法。背法的渴望和迫切感,驅使我開始背法。

開始的時候,我對自己要求並不嚴格,起了想打折的心。心想:「我是外國人,不可能像華人學員一樣背法。要求低一點,一句一句的背,也不錯,這樣比較容易堅持。」可是這種想法讓我內心不安,感覺對自己要求鬆懈。後來我悟到,在背法上,我和華人學員是不應該有區別的,法的要求都是一樣的。於是,我決心一段一段的背,然後再兩段連起來背,再三段連起來背,最終,要反覆的背誦。

在背法的過程中,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師尊說:「人念佛號要一心不亂的念,心裡什麼都不想,把大腦其它部分都念木了,什麼都不知道,一念代萬念,阿彌陀佛的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出自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一天夜裡,我在屋中打坐,閉上眼睛,把心靜下來,決定集中全身精力背法,當我集中每個詞背法的時候,感覺法的每句話,像射進我的體內,擴散至整個身體。感覺全身都被法的能量充滿,並擴向體外,只剩下了背法的意念,感覺身體沒有了。背誦的那段法,變成金黃色展現在眼前。有時候,眼前還出現一塊石板。每個字就像刀刻的一樣具有立體感,背得越集中深入,內心平靜時,石板上刻的每個字的每個筆畫就慢慢的變成金黃色。石板上的字密密麻麻,都是《轉法輪》的內容,我想把石板翻過來時,它自動翻轉,石板上展現的又都是密密麻麻的韓文《轉法輪》的內容。我不斷反覆的翻轉石板,當我想仔細看時,石板就立即消失了。我感覺遺憾,無論怎麼努力,都再也看不到了。通過該經歷,我要背法的信心更加堅定了。

一次約凌晨四至五(北京時間三至四)時許,背法睏倦就靠著牆壁睡著了。這時,聽到天上有「轟隆隆」的巨響,就像地震一樣。如果直接發生在這裡,感覺那種威力足以讓宇宙爆炸。我嚇得驚醒,但是身體動不了,眼睛也睜不開。此後,我聽到天上傳來美麗的音樂聲,約有二至三秒鐘,音樂聲停止後,又聽到雄壯的聲音在天上響起,是四個字,我很清楚聽到了發音,也能跟著讀,但是當我睜開眼睛想說時,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我只記得那四個字的意思,是在嚴厲的教訓我,背法時不應該睡覺。我嚇得全身戰慄,又驚又怕,直到那個聲音消失後,我才能睜開眼睛。我好長時間呆愣在那裡。我以為那四個字是中國語,但是不是中國語,也不是人類的任何一種語言,而是和中國語稍微有些相似。四個字的內涵非常廣闊,用人類的語言無法詮釋,我感覺非常愧對師尊。我悟到,無論什麼時間學法,無論多麼疲倦,只要拿起書,就要集中學,任何理由都是藉口,學法就要「一心不亂」的學。

我開始學中文的時候,年齡已經三十多歲了,剛學會中文發音,一個字一個字查詞典讀《轉法輪》,學一兩頁,一兩個小時感覺瞬間就過去了。雖然很苦,但是那時候我並不感覺苦,那是我活在這世上唯一的樂趣和最快樂的事情。當時,我想像著自己流暢的讀《轉法輪》時的場景,感覺無比的快樂和幸福。

現在我真的做到了,但是,我非常明白,能讓我堅持下來,給予我正念的是師尊。師尊了解我的接受能力,所以慢慢的提高臺階,猛然回首,我竟然發現自己在背法。師尊為了我承受了太多。

為了證實大法,寫出這篇心得。每當我走彎路時,師尊沒有放棄我,總是把我歸正,回到大法中。藉此機會,叩謝師恩。合十!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選自明慧網2018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世界風情

傷痛中綻放的希望 DMZ旅程

Post 鋒筆天下

朝核問題的中國背景

Post 西方看中國

因應中共經濟懲罰 韓國可參照臺灣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