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道喪文弊、烏煙瘴氣(上) ——與青年學人問答之六

文 _ 仲維光

有大陸青年學人來信談對一些當代及思想史問題的看法。為此作答討論如下:

首先談這位青年對於認識論的提法及用法。他在信中說:

「認識論哲學是從西方獨有的形而上學範式中演化而出的形而上學體系,古代東方沒有,古代西方也沒有。到底認識論哲學是人類社會的必然趨勢,還是西方文化身不由己的必然?如何解決信仰問題,才是影響未來社會的根本問題。」

對此,我答說:

你所說的認識論哲學,我無法判斷指的是什麼。就我對於共產黨社會對於哲學史的意識型態化的解釋,我認為,這話可說是典型的共產黨那套真理部造就的語言方式、思維方式的昏話。這個說法不成立。

如果說的是認識論,Epistemology,那麼就必須要準確地理解這個術語的意義。因為對認識論的理解涉及到對基本的哲學及其問題的理解,這就如唱歌首先要知道和唱準「叨來咪」一樣,如果這都有問題的話,那就要先補課了。要先學會理解每個詞及概念的意義,以及方法,然後再議論。而這其實就是我走入這條路,以及其後二十多年,即九十年代前不斷地體會到的:一個共產黨社會教育下的人,要想進入學術領域,首先知識框架必須有一個徹底的變化。

現在的開放及網路使得要了解這些真的是不難,已經遠非我們成長的時候了。只要你感到有弄清楚它的衝動,上網查查就是了。

認識論,Epistemology,最基本的英文字典都寫著,如谷歌網路詞典:認識論是一種特別關注到知識問題中的方法、有效性以及它的範圍界限的理論。認識論研究的是辨析出你的看法中有哪些是可以證明的可信的東西。

在德語最基本的哲學小詞典上不過百字,它說,這是希臘的學術思想。這個詞在德語領域中使用的較少,而更多地出現、使用在法語世界,特別是英語世界。認識論涉及的是從赫拉克利特、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人的討論。

「認識論哲學是從西方獨有的形而上學範式中演化而出的形而上學體系」,這話不自洽,無來由,所以我才說它是東拉西扯的胡話。

我近幾年經常提到並且強調,二元論是西方思想的特色,認識論就是討論探究這對立的二元關係的「討論」。它怎麼會是形而上學體系了呢?認識論的探究決定了這種探究根本不會是想建立體系,它和體系是風馬牛的事情。相反,我多次強調過,體系,特別是黑格爾以來的一些意識型態體系是受基督教神學的方法及思考氣質的影響。而於此,上述最基本的詞典的幾句簡單解釋,其實蘊含了非常多的內容。

1. 認識論的探究是文藝復興和啟蒙思想的基礎。為何會引入這一希臘思想?因為認識論的探究能夠使人們掙脫教條、專斷,從昏睡的睡夢中覺醒。

2. 哲學和神學、宗教的區別。哲學讓人們思考,而神學、宗教讓人們相信。把神學的方法運用到世俗思想領域則導致意識型態的產生,觀念論的產生,體系哲學的產生。所以那些體系哲學、觀念論化的思想不過是一種世俗宗教,一種世俗神學,是現代社會問題的根源。

3. 這個術語在德國的存在情況為人們顯示出一個分析德國為何保守,為何產生對抗啟蒙的極權主義的視角。分析研究德國保守在哪裡,黑格爾、馬克思、海德格哲學和英法的自由主義啟蒙哲學的區別對於理解當代問題,乃至中國文化的意義都是很重要的。

4. 認識論問題告訴我們為何馬克思主義不是哲學、不是學術。

在這封信中,他不斷提到的所謂「西方的認識論哲學」:

「在『認識論』哲學已然蔚為大觀的時候,既然已經無法再用舊有的傳統文化體系來縝密而系統地解釋一切,那麼大概只有兩條路可走了。第一條,就是把中國舊有的文化思維體系與認識論哲學打通。第二條,那就是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演化出可以吸納包羅西方認識論哲學的文化體系。無論這兩條路徑中的哪一種,我們都已然不能繞開西方認識論哲學了,因為西方認識論哲學已然放在世人面前,由不得你否定它,如果不能吸納之,復推進之,那麼必須要將自身文化與它打通,如此,文化才能成為信仰立起來。」

對此我明確地對他說:

這個提法在這裡是極為有問題的。當然我認為,這是因為你對於認識論沒有準確的認識和把握。你如果用「知識性的哲學」,可能是較為準確的說法。因為發生於希臘的philosophy是二元論的基礎上的一種求知的愛智。它們考察及得到的是人類如何用自己的感知及思維認識世界,在這個「知」的基礎上可以得到哪些知識,這些知識又是怎樣的性質的知識。這樣性質的哲學,philosophy,即這樣性質的愛智求知的態度及方法在中國文化中不是主流。中國文化是求生的意義,求人存在的意義,求人的個體之間的關係——家庭、宗祠、邦國,以及人之為人與自然的關係。中國人的求知求的是對人的「文」化的知。如果用希臘哲學求知的觀點看,中國人的「思」與「想」不是二分的,在二元的基礎上求二元之間的關係及作用的思想,這是一種根本的區別。

對此你認為,西方哲學已經成為一個大廈在人們面前,你無法否認它,只有「吸納之,復推進之」,「必須要將自身文化與它打通,如此,文化才能成為信仰立起來。」但是,就目前大家都接受的科學哲學的認識論——不同規範不可通約來說,即一種新的理論的產生不是從舊的發展出來,而是形而上學前提改變後重新演繹出的一套體系,如牛頓力學和相對論,經典力學和量子論,那麼兩種文化就更不可通約了。兩種不同的形而上學前提的文化是不可能打通的,這就是我近幾年提出來的,並希望引起大家討論。東西文化不可通約,未來的現代社會只有尋求新的形而上學前提,以及在這個新的前提下演繹出,或者說建構出一個新的符合這個前提的社會,那才是現代社會。

在這裡我要再次強調,在談嚴肅的學術問題的時候,是不能夠隨意地發揮或者隨意亂串的。認識論基礎問題,自洽問題,概念本來的約定俗成的含義問題都必須考慮到。例如理性這個詞的使用你就必須清楚指的是什麼,它在希臘不同的哲學家那裡各自的含義是什麼。在啟蒙主義的思想家那裡的含義,在黑格爾一類的思想家那裡的含義,是英文的rationality、reason還是德文的Vernunt,特別要注意的是中國文化中的理性和被翻譯成中文理性的西文的區別。

你這樣的天馬行空,風馬牛亂彈在八十年代以來的中國所謂學界中到處氾濫,如劉小楓、甘陽和金觀濤們,但是我希望從你們這代人開始,生活在網路時代的一代人,應該能夠從得到的信息中立即對比發現這個問題。因為我自己就是在讀書中發現的。

(待續) ◇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自由評論

尋找一個新的形而上學前提(下)

Post 自由評論

尋找一個新的形而上學前提(上)

Post 商管智慧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