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深圳佳士工人維權 左派力挺


香港多個團體聲援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的維權行動,圖為8月1日遊行到中聯辦聲援。(李逸/大紀元)

自從中美貿易戰開始以來,中共不但對外面臨困境, 對內也面臨難題,比如企業生產銷售難度增大,工人因待遇惡化而維權抗議, 加上中國新左派以及過去的毛左這兩股左派又力挺抗爭, 令原本的經濟抗爭變成了政治抗爭,直接威脅中共的統治地位。

文 _ 鍾合

從2018年7月起,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員工為爭取組織工會而遭公司解聘、上級工會打壓及當地警方抓捕,以及大學生加入的聲援團,令該事件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有評論說,佳士工人維權,開啟了中國工人運動的新篇章。

區工會同意成立廠工會 警察抓人

佳士科技成立於2005年,主營焊割設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後於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服務據稱遍布全球。該公司在深圳、重慶、成都等地設有工廠,其中深圳工廠僱傭約1000人。

據亞洲新聞通訊社報導,工人表示佳士科技位於深圳坪山的工廠工作條件惡劣,工資、社會保險和住房基金也被削減、拖欠,還設立了名目嚴苛的罰款。工人稱該公司對待他們「像奴隸一樣」。

據維基百科記錄,5月10日,佳士員工余浚聰被開除,當天,佳士工人們向坪山區總工會反映情況,區總工會表示可以組建工會解決問題。6月,深圳佳士科技管理層組建了「職工代表大會」,實質上將要求組建工會的工人所提出的候選人排除在外。

6月7日,員工提交了組建工會的申請,被告知員工可以先去發展會員。7月12日,在區總工會指示下,籌建工會的員工廣泛傳播《申請加入佳士工會意願表》,有89名員工簽字。

7月16日,組建工會的員工代表劉鵬華被兩個陌生人毆打。7月18日,另一位員工代表米久平被扔出廠外。7月20日,20多名佳士科技工人及聲援者被深圳坪山區燕子嶺派出所警員抓捕。7月21日,這些工友發布的公開信顯示,帶頭的工友從16日起陸續被毆打或者開除。20日,他們試圖正常上工,被十餘名保安架出場外,其中一名工人直接被打倒在地,20多名工人被抓。21日下午,他們被釋放。22日,佳士工人到燕子嶺派出所門口,要求建立工會,嚴懲打人警察,並合唱《團結就是力量》。

學生和左派的聲援團參與


中國深圳佳士工人組建工會被捕,相繼獲得北大、人大等高校才子發聲聲援工人。(視頻擷圖)

7月27日,30名前往燕子嶺派出所抗議的工人、聲援者被警方拘捕;29日,各地聲援的學生、左派人士來到派出所,這些聲援者以年輕人為主,高喊口號並齊唱《國際歌》。

7月30日,包括工人、學生等15名代表,在廣州工運人士沈夢雨的帶領下向坪山區委書記遞交了公開信。隨後警方強制傳喚了這15名聲援者。

29日網上出現了由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2018屆本科畢業生岳昕等活動人士發表的〈北大學生就「深圳7.27維權工人被捕事件」的聲援書〉,30日出現〈清華部分學生、校友的聲援書:立即釋放被拘工友與群眾!〉等聲援書,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釋放被捕工人,並解釋和道歉。聲援書不到三小時就被刪除,不過已經有上萬的閱讀量。

部分曾被釋放的工人對外披露了在被關押期間遭受到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包括被反銬著、被打傷、扇耳光。而烏有之鄉站長范景剛、毛澤東旗幟網站長時邁等左翼人士也組織了據稱有1100人的聲援團,前往深圳燕子嶺「與先進工人一起為正義事業奮鬥」。


中國深圳佳士工人組建工會被捕,相繼獲得北大、人大等高校才子發聲聲援工人。(視頻擷圖)

8月2日,廣東省總、深圳市總、坪山區總、龍田街道工會四級官方工會進駐佳士科技公司組織建立工會。當晚佳士已搭建完成了工會籌備小組,組長是坪山區工會副主席。

8月5日,陝西毛學組負責人趙東民給全總主席王東明遞信警告,要求全總介入,指出工人若被迫暴力維權,工會官員將首先被清算。

8月6日,聲援團再次前往燕子嶺派出所,要求無條件釋放被刑拘的工人和聲援者。集會中,有40多名共產黨員和退休幹部參加,他們均來自「烏有之鄉」。

工運核心人士沈夢雨遭綁架

根據岳昕推特,8月11日晚7時許,工運核心人士沈夢雨遭自稱其「叔叔伯伯」的不明人士架走,下落不明。8月12日,北京工人之家創立者、社會活動家、民謠歌手孫恆創作並發布了歌曲《警察叔叔,夢雨去哪了?》,向綁架夢雨的行為表達強烈譴責。

8月17日,網上出現由古正華、張勤德、王子愷等51位人士聯署的〈這是一起嚴重的政治事件——致中共中央、廣東省委和深圳市委的公開信〉。8月17日,BBC中文網刊登了香港大學教授潘毅的一篇文章指出,佳士工人維權事件,已經開啟了中國工運的全新篇章。

學生致習近平公開信 香港聲援

8月19日,岳昕在網路上發表上款為「尊敬的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的公開信,提出聲援團的訴求,包括釋放被捕工人學生、依法組建工會、徹查聲援團成員失蹤等。當日,香港社民連等團體一行約20人,由西區警署出發遊行至中聯辦。他們高叫「釋放沈夢雨」、「組建工會無罪」、「釋放佳士工人」等口號。他們認為惠州警方所稱「四個監控全部損壞」是有意拖延調查,並指十多名工人被拘留、有工人和聲援者曾遭警方毆打。

8月20日,美國之音記者聯繫岳昕,岳昕表示有人受國保指使,冒充學生家長跟蹤,進行干擾。8月21日,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致電岳昕,岳昕表示尚在核實赴粵學生遭到調查的事件,另外她的微信號也被封禁了。

8月22日,聲援團在網路上發布沈夢雨輾轉發出的聲明,聲明中描述了其在8月11日晚的被綁經過和之後被軟禁於深圳銀湖會議中心5號別墅並被嚴密監視、嚴重限制人身自由的遭遇。同日上午,聲援團北京分團前往全國總工會信訪辦提交信訪材料,全總老幹部李程之全程參與並題詞「工人頂天立地,人民當家作主」。

據悉,有香港記者被禁止入境,警察試圖搶奪日本記者的採訪設備。

警察暴力清場 官方栽贓海外勢力

8月24日早晨五時左右,位於廣東省惠州市惠陽區的廣東深圳建會工人聲援團遭到警方暴力清場,在現場學生發出兩段小視頻之後聲援團成員全體失聯。

8月24日晚間,新華社發布題為〈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維權」事件的背後〉的報導,認定這起事件是由境外非政府組織煽動。但新華社的報導沒有詳細描述高校學生的參與過程,也未披露聲援工人的學生是否已經被警方帶走,只是簡單提及,「這起普通的工人『維權』事件,通過網際網路特別是境外網站持續發酵,不少工人、學生、網民被裹挾其中」。

8月25日,《環球時報》發表評論稱:一些與此事毫不相干的人跑到深圳去「聲援」,在網際網路上傳播相關信息,西方媒體則極力宣揚此事具有「重大意義」,讓人感受到有人想要把佳士維權事件作為一個支點來撬動中國社會秩序的節奏。

佳士只是縮影 500萬人將失業

據《中國勞工通訊》報導,從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全中國已發生超過1860次罷工或工人抗議活動。

2015年至2017年,該組織共收到工人集體行動個案6694起,其中5177起訴求是追討欠薪,303起訴求是增加工資,合計占比超過80%。而且工人集體行動發展勢頭趨於強勁,正從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迅速向內陸擴展,組織性大大提高。

通訊還指出,中國勞資矛盾的激化程度,已越過了政治和民生的臨界點,直接威脅到政權的合法性。《紐約時報》未具名地引述專家觀點,指出隨著中國經濟進一步惡化,未來幾年內將會有500萬到600萬工人失業,可能會帶來更多的動盪。◇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