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見證善良 九成村民退出中共


一年冬天,大雪封道,送糧車出不了屯。法輪功學員連老帶小一起把道路清理出來。大家都在背後說法輪功心眼好。(AFP)

1999年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我們屯是被邪黨迫害最重的地方之一。

然而發生在屯裡的事實,卻讓這裡的百姓看到了「法輪大法好」。

村民簽字要求釋放大法弟子,村長親自出面要回法輪功學員, 超過九成村民退出中共組織。

文 _ 唐朝

我們屯是一個七、八百人口的小屯,法輪功於1992年從長春傳出,我們屯最多時七、八十人修煉法輪功,常年堅持修煉的就有四、五十人。1999年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這個屯也是被邪黨迫害最重的地方之一,從老人到小孩,幾乎無一倖免的曾被綁架到看守所或被恐嚇,七十多歲的就有好幾位。

然而,實實在在發生在屯裡的事實,卻讓這裡的百姓看到了「法輪大法好」。

等有錢給法輪功蓋個大煉功場房

一天,一個村民去派出所辦事,警察一看證件就說:「你那屯煉法輪功的多吧?」村民笑著說是啊。接著,這個村民就告訴警察說:「法輪功,你不服氣不行,這回你們再去屯裡抓法輪功,全屯百姓都不讓。」警察瞅瞅他問為什麼?這個村民娓娓道來:

那一年冬天,雪下一米來深,大雪封道,送糧車出不了屯,還有兩天送糧期限就到了,送不出去,政府就罰款。學生上不了學。我們村某某趕牛車送糧,車陷在雪裡拉不出來,他死勁趕牛,差點把牛打死。

村書記在大喇叭裡喊:「共產黨員、共青團員都出來清理道路積雪。」可是,無論怎麼喊,沒有一個黨團員出來清雪。你看人家煉法輪功的,連老帶小,年歲大的七十多歲,小的十幾歲,都出來了,硬把道路清理出來了。

當各家送糧的車開在路上時,喜笑顏開,對還在清理積雪的法輪功學員豎起了大拇指。你說,哪個村民不感謝人家法輪功啊。

是啊,當時村書記非常感動,還特意手指著這條路留下了一張紀念照,並說:「等我們有錢了,給法輪功蓋個大煉功場房。」

今年春天,村西邊的橋年久失修,塌了,在橋西的村民不能種地了,眼看著春天播種的黃金季節就要過去了,是法輪功(學員)自己出人、出錢、出車,拉土和沙石,把橋修好了,咱村人播上了種子。

大家都在背後說:「你不服氣不行,還是人家法輪功,心眼好,還都那麼齊心,共產黨員能做到嗎?」

警察看著屋子裡辦事的村民,笑了笑沒有言語。

村民簽字要求釋放好人

屯裡有一個大法弟子,是位醫生,他學大法後,不但給村民看病熱情周到,而且有錢無錢都給治病,全屯村民都知道大法弟子的熱心腸。法輪功被迫害,這位大法弟子被綁架到市看守所,全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村民都簽名摁手印,證明他學大法做好人,沒有錯,並要求無條件釋放他。

此事震驚縣「610」,特派出一夥人到這個屯來找村民核實,做工作,可是無論他們怎麼連哄帶嚇,沒有一個村民信他們。老實的村民說:「我們打心眼裡說實話,簽名都是自個兒願意的,是心裡話。」這夥人一看沒有嚇唬住,就都走了。

一次,一個大法弟子被綁架,一個村民主動從派出所找到縣「610」,要求放大法弟子回家,村民把他從新唐人電視上看到的法輪功在世界洪傳的真相,和屯子法輪功的真相故事一個個講給他。

縣「610」主任聽他滔滔不絕的講,突然吼道:「你是不是也是煉法輪功的?」他說:「法輪功好,誰不想煉?我可沒煉,因為我不配,法輪功要求做好人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做不到,就連抽煙喝酒我都放不下。但是,我就說真話,好就是好。」

「610」主任氣得站起身,跑出了辦公室。

村長親自出面要回法輪功學員


四位姥姥沿著公路掛法輪功真相條幅,被帶到派出所,就給警察講真相。村長親自出面把她們要回來。(明慧網)

四位姥姥早晨起來,沿著公路掛法輪功真相條幅,越掛越起勁,一直沿著路掛到了鄉政府,她們還在掛。那天正是周一早晨八點多,被新來的鄉黨委書記上班看到了,通知派出所來抓人。

四位姥姥就開始給他們講真相,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幾乎把道路堵塞了。最後,警察說:「大娘、大嬸,你看都講累了,咱們都聽明白了,人多影響交通了,咱們到派出所去講吧。」幾位姥姥一商量,一位姥姥說,正好派出所所長是新來的,還沒給他講呢,去就去。

他們到了派出所,就又開始講,最後讓幾位姥姥摁手印,幾位姥姥不配合,他們就硬拉著手摁手印。幾位姥姥告訴他們:「你們這樣做就是在犯罪,我們都是好人。」結果奇跡出現了,手印就是摁不上,一個警察說,這法輪功的手怎麼這麼奇怪,按不上手印呢?!

就在這時,村長趕來了,不知道村長都和所長說了些什麼,只聽所長說;「他們被鄉書記看到了。」村長說:「這幫老太太都是好人,你放了也沒啥事,你要是把她們抓起來,我們屯的法輪功都去北京上訪,咋辦?我可管不了。」

後來真的無條件把幾位姥姥放回家了。

超過九成村民退出中共邪黨


《九評共產黨》發表後,退黨大潮席捲大陸,屯裡超過九成的村民都退出邪黨的黨團隊。圖為2月4日,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參加「紐約華人新年大遊行」。(戴兵/大紀元)

海外《大紀元》網站發表《九評共產黨》後,一場風起雲湧的退出邪黨的大潮逐漸席捲大陸。屯裡也掀起了退黨熱。

很多村民公開說:「我們相信法輪功說的都是真話,共產黨迫害法輪功,電視上說的都是給法輪功造的謠!我們親眼看到了這些人煉功後身體好了,做啥事都為別人著想。」「我們屯沒有人殺人和自殺的。」

一個說退,大多都說退,有的村民主動到法輪功學員家裡去要求「三退」;有的把自己的外地的朋友領到家裡找學員給講真相,做「三退」。在這種形勢下,連村書記也三退了。那個稱自己是「鐵桿黨員」的姥爺也說:「看來共產黨是完了,我也退出來吧!」

目前,屯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村民都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村民外出打工都不忘了帶上「法輪大法好」護身符。

村民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層出不窮:一次幾個村民坐四輪車去城裡早市賣菜,回來的路上車翻到溝裡,幾個人都平安無事;一個村民在中共迫害剛開始、搜大法書的時候,他把大法弟子的書保護下來了,一天在建築工地打工時,不慎從七樓掉下來,昏迷半個月後神奇的康復了。

派出所警察:法輪功,得平反

每當全鄉鎮趕大集的日子,又是聚集各村屯村民最多的時候,也是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機會,兩、三個人一夥的就去集市上發資料,勸三退。

有一天,一個不明真相的人慌慌張張的跑到鄉鎮派出所,進門就對值班的警察說:「你們怎麼不管呢,這法輪功(學員)就在集市上發資料。」

這個值班的警察看看他笑了,說:「管啥管,我看等不到來年5月,法輪功就得平反。」這一幕正好被一個去派出所辦事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看到了。

是啊,那些警察也天天看大法真相的傳單和小冊子,可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誰還想替江澤民當替罪羊呢?

大法悠揚的音樂又在村裡迴盪

法輪功被迫害之前,每天早上,幾乎小半個村屯都能聽到法輪功學員煉功的音樂聲,江澤民集團迫害大法後,人們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家裡煉功了。

四年前,屯裡的法輪功學員又在戶外煉功了。特別是夏天,大家圍在一起,在院子裡學法,已經是村裡獨特的一道風景線,路過的村民都會好奇的瞧上幾眼。(轉自明慧網)◇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