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遭遇百年來最大危機 王滬寧復出內幕


(AFP)

中美貿易戰北京頹勢盡顯之際,8月下旬發生了幾件大事:中共在「一帶一路」上受挫、中美第四輪談判無功而返、再加上習近平高調力挺王滬寧,以及全國五年一度的文宣大會高調強調黨的領導。這些都表明,中南海已經下決心要與美國對抗到底。

然而,美國與印太、歐盟甚至俄羅斯正逐步達成共識,中共正面臨被「全球圍剿」。

於是,中共體制內專家們驚呼:遭遇清末以來百年最大危機。只是,上次覆亡的是清朝,而非中國和中華民族。今次遭遇最大危機的是中共。

雖然貿易戰和經濟危機,對於中共而言是迫在眉睫的百年來最大危險。但對於中國人而言,實為迎接歷史大變局的難得機遇。


 

文 _ 王淨文

2018年3月以來,《新紀元》周刊一直在重點報導中美之間的貿易衝突。5月,《新紀元》即率先定性中美貿易戰不只是貿易戰,而是47年來美國第一次把中美關係從合作拐向對抗。

但這段期間以來,很多中共高官、富商們依然「天真」地認為「厲害了我的國」,他們誤認為特朗普與習近平私交很好,不會真的為難習,而特朗普作為商人,只是想多賣東西給中國,中國只要多買美國貨、縮小中美貿易逆差就行了。

殊不知,美國上上下下都贊同特朗普的強硬態度,美國不只是在經貿上與中共對抗,而是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信仰、知識產權、思想理念等全方位與中共對抗,就好比當年美蘇冷戰一樣,美國將對中共展開可能20多年的新冷戰。

這一態勢,不難在8月下旬一周發生的大事中看出端倪:中共在「一帶一路」上受挫、中美第四輪談判無功而返、再加上習近平高調力挺王滬寧,以及全國五年一度的文宣大會高調強調黨的領導,這些都表明,中南海已經下決心要與美國對抗到底。

至於對抗到底的結局如何,就看中國人的造化了。

馬國取消一帶一路 李克強被嗆皺眉

8月17日,93歲的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就職馬來西亞首相不久就進行了為期5天的首次訪中之行。

馬來西亞媒體《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鄭丁賢日前撰文分析馬哈蒂爾就職首相後的首次訪中之行產生的政治影響時,特別提到了馬哈蒂爾與李克強會談之後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上的一個場面。

在記者會即將結束時,李克強對馬哈蒂爾說:「如果您認為我剛才講的,共同維護自由貿易的觀點是一致的,那麼,我們記者會就到此結束。」馬哈蒂爾回答說:「我同意自由貿易,但是,也要有公平貿易,馬來西亞需要公平貿易,我們不希望看到出現新式殖民主義,因為貧窮國家無法和富國競爭,這也是世界所需要的。」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蒂爾(左)8月20日在與中共總理李克強(右)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反對「新式的殖民主義」。(AFP)

於是,記者會到此結束,馬李兩人做了一個遠距離的握手後,李克強掉頭就走。 

針對這個特殊場面,鄭丁賢分析稱,李克強最後對馬哈蒂爾說的那番話,看似尋常,但在目前美中貿易戰的背景下,卻是中方想要傳達給世界的「特別信息」,他是需要馬哈蒂爾公開認同「維護自由貿易」這項政策。但馬哈蒂爾的回答卻同時強調了「公平貿易」和「反對新殖民主義」的原則。這顯示出,馬中兩國政府通過這次的會談並不全然是表面上達成了「豐碩成果」,其實背後也有兩國政府的相互「試探和較勁」。

鄭丁賢表示,馬哈蒂爾可能最初還是希望和中國就工程費用以及貸款成本進行談判,重新計議以減輕馬來西亞的負擔。不過中共政府顯然不準備讓步,最後馬哈蒂爾只能宣布取消東鐵和油氣管道計畫。文章最後指出,現在的馬中關係尚不至於就「冷卻」,但是看來將要進入一段「調整期」。

馬來西亞網路媒體「當今大馬」則刊登一則讀者來函,質疑馬哈蒂爾8月20日在北京與李克強會談後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上那番「反對新殖民主義」的說辭,可能已經使得馬哈蒂爾的這次訪中行程成為了一場「外交災難」。

這篇文章描述說,當馬哈蒂爾說出那句話後,李克強什麼都沒說,記者會突然結束。李「強顏歡笑」地與馬哈蒂爾握手後,「皺著眉走下臺,一句謝謝也沒有。」 

事實上,讓中共當局心有不滿的是,不僅僅是馬哈蒂爾的上述說辭,還包括他以馬來西亞政府負債過重為由,在訪中的最後一天宣布取消了該國境內兩個由北京出資的一帶一路項目,即:馬來西亞興建的200億美元的東海岸鐵路項目和23億美元的沙巴天然氣管道項目。

不過,對於馬哈蒂爾這次訪中的政治影響,也有比較樂觀的看法。香港《南華早報》8月22日就曾刊文引述「密切關注馬中關係的人士」評論稱,馬哈蒂爾這次訪問過程中,雙方都表現出了妥協的願望,已將馬哈蒂爾擊敗之前對北京友好的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以來出現的「不確定性」拋在了身後。

8月23日,馬哈蒂爾在接受《當今大馬》訪問時表示,他訪中期間向中共提起了馬中產業園(MCKIP)的課題,希望拆掉產業園區的圍牆。

據報導,馬中產業園於2013年2月5日正式開園。雙方各持股份,其中中國廣西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有限公司持股49%,馬來西亞關丹彭亨控股有限公司持股51%。

該園區工程分三期進行。據報,現正施工中的第一期園區築起了一道長達9公里的隔離圍牆,不但禁止參與施工的中國工人離開這個區域,也禁止當地官員和民眾進入,因此被當地民眾戲稱為「萬里長城」或「小中國城」。

馬哈蒂爾解釋說,馬中產業園用綿延的圍牆把自己封閉起來,還阻擋大馬人進入的作法,並不符合大馬的法規,「所以我們需要拿掉圍牆,因為在我們國家那是錯誤的做法」。

中共自2013年以來高調推行一帶一路,在亞洲國家、歐洲與非洲,宣揚其與西方不同的價值觀體系,在國際社會引發擔憂和質疑。有外媒指,中共的一帶一路讓與中共合作的至少13個亞、非、歐國家深陷沉重外債,恐引發危機。目前,該政策不僅受到了西方大國的抵制,連亞洲各國也紛紛對其說不。

8月22日,俄羅斯頗有影響力的《生意人報》刊文說,「一帶一路走進了死胡同。」這是俄羅斯主流媒體在近期悄悄變調,開始對北京的一帶一路展開批評攻勢的最新一個例子。


8月22日,俄媒刊文說,「一帶一路走進了死胡同」。圖為2017年5月14日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宴會布置。(Getty Images)

中央黨校教授:中國的敵人是自己

其實,馬哈蒂爾要求取消的項目是「一帶一路」的標誌性工程,這只是2013年以來「一帶一路」受挫的一個縮影。

早在2017年9月,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中國外交研究室主任、羅建波教授就撰文警告〈莫當「世界領袖」,解決國內問題才是重點〉,文章稱,無論是在杭州國際博覽中心,還是在北京雁棲湖畔,外國政要逐一走過長達50米的紅地毯與中國領導人握手的場景,也讓我們很多人感到興奮不已。國人「早熟」但卻「不成熟」的大國心態,似乎還在快速膨脹。

作為世界大國,不僅僅只有龐大的經濟和市場規模,也需要有強大的科技創新和知識生產能力,擁有相當的全球軍事存在和文化影響力,以及在重大國際體系中擁有顯著的話語權。

中國還缺乏全面意義上的國際影響力和國際話語權。一些國外學者稱中國為「不完全的大國」(Partial Power),雖然很不中聽,但卻並非毫無道理。

文章稱,作為一項合作倡議,在實踐中,也存在諸如「戰略冒進」、「好大喜功」、「貪大求全」等隱憂。如果低調一點的話,可以把「一帶一路」視為中國對外開放的一次全面升級。但是,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和有關專家的戰略解讀,極大賦予了「一帶一路」的大戰略色彩。中國政府的多次倡議,有關部門急於拿到「早期收穫」,特別是中巴經濟走廊不計成本地全力推進,難免不讓他人感到中國在推動「一帶一路」建設上的迫不及待,有可能進一步坐實國際社會的種種疑慮。


中共在實踐「一帶一路」中,存在諸如「戰略冒進」、「好大喜功」、「貪大求全」等隱憂。馬哈蒂爾要求取消中資項目,是「一帶一路」受挫的縮影。(Getty Images)

中國在委內瑞拉等國巨額投資所陷入的困境,在緬甸、泰國、蘇丹等國投資所遇到的問題,以及中資企業在多個國家並不顯著的經營業績,其實早已敲下了警鐘。

從經濟層面講,「一帶一路」的看點在於「走出去」,但難點在於「走回來」,也即實現資本的增值、回流以及經驗、技術的提升。

在中國尚未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之時,國人切莫盲目樂觀自信,冷靜想來,國內嚴重的貧富分化、社會矛盾、環境污染,以及經濟結構調整的緩慢和政治改革進程的異常艱難,都說明國內問題始終是中國必須予以重點關注、全力解決的重心之所在。

想起平日裡年輕網民們熱議的話題:中國的敵人究竟是誰?是美國、日本,還是俄羅斯?

文章說,其實冷靜想來,它們或許都不是,中國的敵人是中國自己。

北京保中共 面臨百年最大危機

仔細思考下去,中國的敵人是中共,而不是中國。中共黨魁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搞冒進、浮誇,趕英超美,都是想輸出其共產理念,所謂的「解放全人類」。

而正是因為中共想輸出其理念,才遭到全世界的反擊。

大陸有媒體評論說,中國正在遭遇清朝滅亡以來最大的危機。的確如此,中國在中共的統治下,「失道寡助」,直至今日面臨被「全球圍剿」。

8月2日起,美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對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訪問,有意拉攏三國加入美國制定的「印太戰略」。有評論稱,「印太戰略」投資計畫是為應對中共推行的「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在擴張中共在全球影響力的同時,輸出中共的理論思想,給全球帶來災難。

這讓人想起1960年代東南亞的所謂「排華暴動」。當時周恩來在共產國際聯合大會上表示,東南亞的華僑很多,只要中共一聲令下,這些華僑就會起來搞革命,推翻當地政權。中共想輸出革命,結果會議還沒結束,東南亞各地就開始了「排華」行動。


1960年代東南亞「排華暴動」,起因於周恩來在共產國際聯合大會上宣稱東南亞的華僑很多,只要中共一聲令下就會起來搞革命。圖為1967年4月28日印尼雅加達一場反華示威。(AFP)

其實就是各地反對中共輸出其共產體制。不過,中共還是在東南亞很多國家搞了游擊隊,成立了馬來西亞共產黨、菲律賓共產黨、越南共產黨、印尼共產黨、柬埔寨共產黨等血腥組織,給當地帶來巨大災難。如今,這些國家早就否定了共產主義那套歪理邪說,他們對一帶一路的反對,實質就是在排斥中共輸出革命。

另外,歐盟、日本、澳大利亞等國也都相繼加入了特朗普針對中共的圍剿行動。

在全球圍剿中共的惡劣局勢下,總部設在北京的多維網卻聲稱「中國周邊形勢用一片大好來形容並不為過」,協助中共掩耳盜鈴,繼續誤導民眾。

中共不做改變 第四輪談判無功而返

8月23日,由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帶領的中共代表團正在華盛頓與財政部副部長美爾帕斯(David Malpass)帶領的美國代表團進行最後一天的談判。同一天,美中依舊互相對160億美元商品祭出25%的關稅。

這是自6月7日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第一次美中官員面對面會議,此前三輪談判都無法解決日益激化的貿易衝突。

8月23日,美國啟動對價值16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商品清單包括半導體產品、塑膠、化學品和鐵路設備在內的279種產品類別。中共則對333種美國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包括煤炭、廢銅、燃料、鋼鐵產品、公共汽車和醫療設備等。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表示,因中共政府開展不公平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使得中國公司在高科技產業中具有不合理的競爭力。因此,他們還舉行公開聽證會,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徵收25%關稅進行諮詢,這將是中國大約一半的出口美國產品量。這些關稅可能會在9月開始生效。

8月23日,為期兩天的談判結束。美方聲明僅說,雙方「就如何在經濟關係中實現公平、平衡和互惠交換了看法」。《華爾街日報》用「中方談判代表無功而返」來總結本次談判,並表示,這縮小了在11月可能的特習會上達成協議的前景。

這與《新紀元》此前的預測相吻合了。

美國一家大型製造商在中國的一位高管告訴路透社,如果關稅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公司將開始把一些採購和生產線轉移到其他國家,這一過程一旦啟動就會在多年內不可逆轉。這意味著中國不再是世界工廠。

不過談判後中方則稱,雙方進行了建設性、坦誠的交流,並將就下一步安排保持接觸。但香港《蘋果新聞》今日引述一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說,中方官員在一份聲明中提出,在美國11月中期選舉結束前,不可能再進行進一步談判。

據美方知情人透露,談判未有進展的原因是中方堅持錯誤、不願改變。

據說,中方劉鶴等人把美國的要求劃分為三部分:一,大約30~40%的美方要求涉及中國購買美國商品,中共官員認為這部分要求可以立即得到滿足;二,另有30~40%涉及市場開放,例如允許外國金融公司在中國的企業擁有更大所有權,以及更廣泛的經營權,這些可能需要經過幾年的談判;三,其餘20~40%涉及美國對中共產業政策變化的要求,其中包括終止政府對中國高科技公司的不公平補貼,讓美國數據公司不受干擾地在中國運營,或者結束對美國公司轉讓技術的壓力。這方面中方態度很蠻橫,拒絕就此進行談判。

但美國官員表示,這種比分方式突顯中方不了解美國的優先事項,其實,特朗普總統最關心的是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也就是中方認為的第三部分,才是美國最關心、也最強硬要求的,中方在這些方面不願做任何改變,因此就無法達成協議。


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是特朗普總統最關心的選項,中方在這方面堅持錯誤不願改變,中美第四輪貿易會談無功而返。圖為8月23日,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圖中)離開美國財政部大樓。(AFP)

習近平會繼續重用王滬寧

8月23日的同一天,官方報導了王滬寧出席五年一度的文宣大會,這令海內外媒體很吃驚,因為此前海內外媒體幾乎一邊倒的報導王滬寧被停職或削權了。

但《新紀元》此前獨家報導說,王滬寧幹的事,符合中共維持政權所需,也符合習近平意圖。

7月,中國政治流言突然滿天飛,很多媒體聲稱中共元老拍桌子吵架對習近平發難;王滬寧因貿易戰擔責被迫下臺等等。但《新紀元》報導稱,所謂元老拍桌子,只是江派造謠,過過嘴巴癮,習近平大權在握,誰敢多說幾句,就會被以「妄議中央」的罪名加以懲罰,誰還敢在北戴河興風作浪呢?

8月初,北戴河會議前後,中美貿易戰引發的中共黨內權鬥加劇,當局也在急於找出導致失利的替罪者,以期平息政權中的怒氣。媒體引述的知情者稱,王滬寧正陷入麻煩。王滬寧被黨內批評因採用的「過度民族主義」誤導習近平,從而激怒美國,讓美國的立場變得更加強硬。

但《新紀元》分析說,特朗普全面圍剿中共,並非因為王滬寧的文宣口態度強硬而激怒了美國。特朗普參選總統時就提出要停止中共的強盜性掠奪,他能在競選中獲勝、而且這次貿易戰能夠得到美國各派、各階層的一致支持,這說明中美貿易戰,不是特朗普一人的決定,而是全美國、乃至全世界的新共識——中共只顧自己賺錢,不惜傷害他國,這種不公平貿易不能再繼續了。

中共要藉一帶一路輸出過剩產能的同時,也是在輸出共產主義理念、從而危害全人類。中美貿易戰開打,這是一場無論中共態度如何服軟都無法避免的意識形態方面的新冷戰,除非中共真正按照國際通行的慣例,真正按照WTO的原則來改變自己。

有媒體表示,「筆桿子」出身的王滬寧在江澤民主政時開始上位,歷經胡、習,被稱「三代國師」,一直被認為是中共的「大腦」。去年中共19大,王滬寧「意外」入常分管黨務和文宣。此前官媒對習的包括「人民領袖」等多項包裝出臺,以及中共早前公開高舉馬克思,據說都是王滬寧的主意。

王滬寧被認為是炮製中共理論的「高手」,先是為江澤民包裝推出所謂的「三個代表」,後來是胡「科學發展觀」的重要推手。而習近平的「中國夢」、以及19大上被加入黨章的習近平「思想」,也是出自王滬寧。

但《新紀元》早在2017年2月20日出版的叢書No. 053《中南海政治化妝師 王滬寧》中就預測,習近平一定會保王滬寧入常,因為習需要王滬寧提出的新權威主義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同時在文宣口為自己的「中國夢」出力。


王滬寧是炮製中共理論的「高手」,習近平也需要其提出的新權威主義來鞏固自身權力。圖為8月23日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展示習近平思想新書。(AFP)

王滬寧是邪惡中共必須的化妝師

有人說,學問平平的王滬寧有他的強項,就是「造詞」,王可以把一些很尋常的想法「昇華」為理論體系,把同一個雞蛋貼上不同的標籤出售。一般的學者受制於學術思維框架,不擅長做這樣的事,所以難出新意,而這剛好是王滬寧的強項。

其實,《新紀元》此前分析說,《九評共產黨》揭示了中共缺乏執政的合法性,既沒有皇帝的天賦權力:君權神授;也沒有民眾的支持:選票說話。既不符合天意,也不符合民意,中共這個黑幫只是在共產邪靈的幫助下,利用邪惡的共產主義來暫時執政,因此它要想在人間立足,就必須編造出一個合法性,編造出一個權威來合法統治國家。

從毛澤東時代開始,中共就在竭力塑造黨魁的權威性,毛能夠一言九鼎,等到了鄧小平時代,鄧擔心無能的江澤民無法確立起核心權威,就搞出所謂「集體領導」,這樣持續到了習近平上臺。

而王滬寧深諳邪惡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理論的精髓,他可以說是中國人中「最懂馬列」的人。年輕時在鄧小平時代,王滬寧就是新權威主義的推動人。1989年「六四」鎮壓後,他認為中共用高壓權威來維持共產黨不垮臺,這沒有錯,錯的只是方法太粗暴。他提出的新威權統治,迎合並順應了中共的需要,所以無論哪個黨魁上臺,都需要王滬寧,也都喜歡王滬寧,因為王幫他們樹立權威,鞏固權力。

也就是說,在中共體制下,即使沒有王滬寧,也會有李滬寧、張滬寧,這是中共本質所決定的。

19大後,王滬寧搞出的習核心、習近平是人民領袖等,以及默許搞出梁家河大學問、厲害了我的國,等等,都是中共黨魁樹立權威所必須的。現在中共在國內搞的高壓控制、嚴密監控網路等,在中共看來,這些都是正確的事。


19大後,王滬寧搞出的習核心、習近平是人民領袖等,以及默許搞出梁家河大學問、《厲害了我的國》等等,都是中共黨魁樹立權威所必須的。(AFP)

所以《新紀元》在書中說,王滬寧是中共的政治化妝師,他能把一個醜陋的魔鬼披上畫皮後、化妝成一個美女。中共這種黑幫體制,必須通過一系列的宣傳和造假,來樹立出一個強有力的權威,一個超越所有人的領袖,這種體制雖然方便了黨魁的發號施令,但一旦其決策上碰到各種問題時,由於別人不能反對,不能提意見,不能不和中央保持一致,否則就是妄議中央,所以只會有正反饋,所有反饋都是他想聽的,所有反饋都在加強這個決策的力度。


王滬寧是中共的政治化妝師,他能把一個醜陋的魔鬼披上畫皮後、化妝成一個美女。中共這種黑幫體制,必須通過一系列的宣傳和造假,來樹立權威即合法性。(新紀元)

比如「大躍進」時,毛澤東說畝產2000斤是可能的,結果下面的人就浮誇虛報,最後一定有畝產上萬斤的荒唐事出現,然而決策層卻渾然不知自己的錯誤。

如今北京最高層也面臨著決策失誤的危機,所有人都怪他。王滬寧為共產黨做衣服,為黨魁們化妝,他壞事幹多了,自然也招人恨,最後王滬寧也就成了老百姓攻擊的替罪羊,但中共不會拋棄他。

王滬寧主持宣傳會 習怒容為哪般

8月23日據官方報導,五年一度的中共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也於21日至22日在北京召開。根據報導顯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王滬寧主持會議,習近平發表講話。

《多維網》的報導特意將習近平五年前參加同一會議的講話照進行對比,最新的一張顯然怒容畢現。並說,習對王滬寧生氣。

有媒體引述北京政治圈內學者表示,中共當局對王滬寧的工作不滿意。近期,中共官媒不斷強調如何做好宣傳思想工作以及強調「習近平新聞思想」,表明對王滬寧主持下的新聞宣傳工作提出批評。

但習近平在會議上肯定表示,中共中央關於宣傳思想工作的決策布署是「完全正確的」,宣傳思想戰線廣大官員是完全「值得信任的」。這等於說,王滬寧是「完全正確的」,是完全「值得信任的」。這和《新紀元》此前的預測一致了。

8月21日,北戴河會議後,國務院人事任免信息表明,習近平的親信、前網信辦主任徐麟於21日正式出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另一習近平福建舊部莊榮文則接任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主任。

徐麟、莊榮文的任命,加上中宣部部長黃坤明也是習近平舊部,中共宣傳口被認為已牢牢由習掌控,這等於是給王滬寧增加了助手,而不是架空王滬寧。

8月21日這天,新華社「學習進行時」發出一篇題為〈習近平眼中的新聞輿論工作〉的文章,再次強調「黨媒姓黨」。該文也被海內外媒體解讀為是對王滬寧掌管下的新聞媒體和輿論,進行批評。

其實,習批評的是那些與黨不保持一致的媒體,而不是批評王滬寧。那些錯誤解讀新聞的媒體,有的是江派餘毒操控的,有的是沒有讀過、或沒有讀懂《九評共產黨》、沒有看清中共本質的媒體。

有讀者反饋,從2012年以來,《新紀元》是全球唯一準確解讀新聞現象的雜誌,閱讀《新紀元》有助於在政治風暴中找到出路,預先保護好自己的財產,並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

貿易戰促中南海第二次海嘯 中國將巨變

8月26日,新華社公布新修訂的中共黨紀條例,正式新增列了堅決維護習近平的黨的核心地位的內容。

對照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印發的中共黨紀條例版本發現,歷經中共19大修改黨章,「習思想」、「習核心」現已攀升到黨紀層次,不容挑戰。

中共黨紀歷來被喻為「幫規」,是中共對其成員生殺予奪的利器。不過,中共黨紀條例明列「習核心」地位,一方面釋出習近平大權穩固的訊號,但另一方面也說明中共黨內對習不滿的,大有人在,因此中共不得不祭出幫規來壓制反對聲音。

其實,自從5月3日中共高調紀念馬克思出生200周年之後,中共內部就開始急劇分裂,很多人認為,最高層走錯了路,引發全球對中共的擔心也上升到了新高度。


自從5月3日中共高調紀念馬克思出生200周年之後,中共內部就開始急劇分裂。最高層走錯了路,引發全球警戒中共也上升到了新高度。(AFP)

5月3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大會上,習近平按照王滬寧的建議,稱中國共產黨是馬克思主義武裝起來的政黨,黨員須自覺地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保持共產黨員政治本色等。

這等於,北京高層給自己定位是正宗的馬克思主義者。

而目前全球在流傳《九評共產黨》的同時,也在流傳兩本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些書都揭示了,共產主義是魔鬼,其終極目的就是毀滅人類。誰要跟共產邪靈站在一起,誰就是人類的公敵,誰就會遭受來自各方的反對。

了解中國局勢的人都知道,中國出了大問題,因為最高層的決策出了大問題。本來天意應該弱化中共、解體中共,而他們卻在強化共產黨,想藉共產黨來解決中國問題,然而共產黨本身就是中國問題的根源。

特別是最近半年多,在貿易戰的大背景下,北京依舊堅持共產黨那種高壓強硬的做法,不但引起國際上的普遍反對,也引起國內自由派和知識分子的反感,黨內各派也很有看法,利益階層由於難以再賺到錢,也對當局很有微詞,社會上各類矛盾日趨尖銳,退伍軍人上訪、工人罷工、成立工會等,這令18大以來樹立起來的權威,開始不斷的虛化,甚至出現了北戴河前江派散布的元佬要罷免習近平的流言蜚語。

《新紀元》此前報導了,特朗普對中共發起的貿易戰,其實不只是貿易戰,而是47年來中美關係發生根本變化後,美國全面圍剿中共,中美全面對抗的新時代到來的一個開端,以後中美會在全方位開戰。

隨著中美結束了合作關係,中美全面開戰後,全球局勢將大洗牌,各自選邊站。如今很清楚地看到,西方主流社會都站到了美國一邊,同時,在國內,也觸發了中國內部的急速變化,觸發了中南海第二次海嘯。

2012年2月以來,王立軍出逃美國領館、江派接班人薄熙來被關進監獄、從而引發周永康等成千上萬的江派貪官落馬。這是第一次中南海海嘯。

那時很多媒體都沒有意識到,一個小小重慶市公安局長出事,會引發全中國的海嘯,會引發前政治局常委、兩軍委副主席、一系列政治局成員的落馬,以及日後200多萬江派貪官污吏的被查。

當時《新紀元》也準確預測了薄熙來、周永康的被抓被判刑,因為《新紀元》抓住了事態發展的主線: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不顧政治局其他六常委的反對,強行發動了對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群眾的鎮壓。

即使胡錦濤上臺後,江澤民也不甘心放棄權力,不但安插自己的人架空胡錦濤,還自己垂簾聽政干預國事,其根本原因是,江澤民及其血債幫成員,在十多年來迫害法輪功時欠下了累累血債,上億人被迫害,成千上萬的人被迫害死,甚至還發生了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邪惡:中共利用軍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人活著時,就強行把他們的心臟肝臟腎臟摘取下來,高價賣給600多個大陸三甲醫院進行器官移植。

這樣的罪惡是誰也包庇不了,誰也掩蓋不了的。江澤民及血債幫怕被後來者清算,因此拚命地爭奪權力,於是才有了習近平被多次暗殺,甚至2015年在國慶閱兵時,爆發的天津大爆炸,江派藉此來威脅習近平:要麼魚死網破、同歸於盡,要麼達成一個停戰協議。

如果說2012年開始的中南海第一次海嘯是針對江派,那2018年開始的中南海第二次海嘯就是針對中共。

第一次海嘯雖然動了政治局前常委和軍委副主席等,但只是把江派貪官污吏們清除了一部分,而第二次海嘯的力度、強度和廣度都將大大超過第一次,因為這次是要動搖中共統治的根基,把中共連根拔起,這等於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第二次海嘯也許會持續幾年,甚至十幾年,但在海嘯肆虐的痛苦中,中國真的會脫胎換骨,鳳凰涅槃,因為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才是真正幸福的中國。

目前中國各階層形勢分析

從現在的局勢來看,江澤民、曾慶紅等江派,依舊沒有因其貪腐罪、賣國罪、反人類罪而被抓起來,江派依舊死而未滅、陰魂不散,不斷伺機在暗中製造謊言,動搖人心。比如今年北戴河會議前的種種謠言就是江派散布的。

而那些因為過去幾十年中國跟美國做生意、從而令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他們因此發了財的既得利益者,如今因為中美貿易戰,在國內外都很難賺錢了,從而對北京心生不滿。大陸富人基本都是這個心態。

中共高層那些技術官僚或務實派,他們相對比較了解事實和現狀,對頂層搞的強化共產主義理念,企圖把中國帶回1950、1960年代的夢想,很不以為然,特別是中共在貿易戰中受損,他們更是牢騷滿懷,他們在北戴河會上也站出來表達了自己的不滿,所以習近平在全國文宣會議上才很生氣。

而那些被共產主義理論迷惑、或別有用心的毛左、新左派等,他們趁機在國內大搞運動,企圖推翻現政權。最近半年多,烏有之鄉的左派非常活躍,他們大喊馬克思主義、高舉社會主義旗幟。為了在中共執政找出合法性,據說中國社科院得到了很多經費,讓他們設法「研究」社會主義實踐比其他制度優越等等謊言。

而右翼人士更是對當局的高壓非常不滿,不斷把資產移到海外。如今大陸左右派都在反對當權者。

在軍隊,由於高層反腐,停止軍隊所有有償服務,軍方高層也懷恨在心;那些懂技術的人,深知中國軍隊根本無法與美國對抗,然而鷹派將領們卻一再叫囂要和美國決一死戰,他們也很鬱悶,而普通士兵由於轉業後生活沒有著落,也不安心訓練。

在民間,由於貿易戰,官方公開倡議「共克時艱」,百姓們都面臨要過「風雨交加」的苦日子,各類社會矛盾層出不窮,各種抗爭也風起雲湧。加上從2004年開始的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大潮,都在從根本上動搖中共不穩的統治根基。

由於北京高層不願拋棄中共,不願按照自由社會那種人類正常的社會體制來發展中國,中美貿易戰會持續打下去,最後,美國不進口中國商品,中國也不買美國貨,這樣閉關鎖國,中國成為世界的孤島,中共關起門來搞所謂的自力更生,全民搞晶片等等。由於出口疲軟,內需也疲軟,中國經濟大滑坡,舉國上下會怨聲載道。

當各種矛盾激化到令中共要崩潰時,也許決策者會開始考慮另謀出路。當共產黨這個衣服不再能鞏固自己的權力,反而是削減自己權力時,北京就會拋棄共產黨這件衣服。

屆時中國將發生巨變。其實現在就在醞釀巨變了,到時說變就變。冷戰時蘇聯不少方面還比美國強,但天意決定下說變就變,不想變也得變。

有人驚呼:當今中國正在遭遇百年來的最大危機,不過陷入危機的是中共,是跟隨中共的人。當人們選擇三退,選擇拋棄中共時,就會得救,包括那些現在還迷在化妝師衣服中的人。


中共正遭遇百年來的最大危機,選擇退出中共組織,就會得救。圖為7月22日香港法輪功大遊行橫幅之一:退出中共保平安。(李逸/大紀元)

真心祝願中國人都能重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真心祝願神州大地重新沐浴在神光中,繁榮昌盛,世世代代興旺下去。◇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封面故事

中辦主任曝習近平欣賞之人 竟是魔鬼

Post 封面故事

特朗普重塑世界格局 中共陷入包圍圈

Post 焦點新聞

一帶一路輸出房地產泡沫到越南

Post 特別報導

貿易戰令中南海高層分裂 北戴河會議發生內訌

Post 專題新聞

打不贏貿易戰 中共陪綁百姓搜錢

Post 封面故事

貿易戰 將斬斷中共「龐氏騙局」

Post 封面故事

習近平連下六道批示 震懾趙樂際?

Post 封面故事

李克強北戴河特別露面 七常委權力重洗牌

Post 封面故事

北戴河大轉彎 死保體制 百姓慘了

Post 封面故事

北戴河胡春華現身 劉鶴王滬寧罕見缺席

Post 封面故事

北戴河前習面臨六不穩 逼軍隊停止賺黑錢

Post 特別報導

王滬寧面臨整肅十大徵兆 北戴河會議或決定其命運

Post 封面故事

王滬寧詭異隱身 新華網首頁罕見開天窗

Post 封面故事

王健也信佛 內部會上說有人想讓海航死

Post 封面故事

揭祕 七常委背後的女人 三人最神祕 一人離奇

Post 封面故事

王滬寧緣何進常委卻被削權

Post 封面故事

孫政才被郭文貴讚揚後落馬 習「不惜代價」反擊

Post 封面故事

「一帶一路」峰會落幕 六大看點

Post 封面故事

一帶一路 砸錢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