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正對中國產生巨大影響 中南海措手不及

9月18日晚,特朗普回應中共財政部加徵美國商品關稅,稱:「如果我們的農民或其他行業受到報復,我們將啟動針對另外267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措施。」(Getty Images)
9月18日晚,特朗普回應中共財政部加徵美國商品關稅,稱:「如果我們的農民或其他行業受到報復,我們將啟動針對另外267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措施。」(Getty Images)

美國啟動對華2000億商品加徵關稅後,特朗普表示,如果中共針對美國農民採取報復性行為,美國將再對2670億商品徵收關稅。

中共當局被特朗普貿易戰打得措手不及,騎虎難下;北京也開始認識到,特朗普的貿易戰決心遠不止是空洞的揚言。

文 _ 韓雲鷺

2000億商品徵稅啟動 中共若報復將激怒特朗普

9月17日,白宮網站發表了一份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2000億商品徵稅的聲明。聲明中明確指出:「關稅將於2018年9月24日生效,直到今年年底設定在10%的水平。2019年1月1日,關稅將增至25%。而且,如果中國針對我們的農民或其他行業採取報復性行為,我們將立即展開階段三,對額外大約267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徵收關稅。」

9月18日,中共財政部網站發表聲明表示,要對已公布的約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10%和5%關稅。

此舉促使特朗普進行再次反擊。18日晚,特朗普回應稱:「如果我們的農場主、產業工人和牧場主受到報復,一旦有這種情況發生,我們將啟動針對另外267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措施。」他還表示,「我們不想這麼做,但我們可能會別無選擇。」

《華爾街日報》9月18日報導,據知情人士透露,預計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在未來幾天發布正式聲明,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開始制定第三輪關稅計畫,即對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新關稅。新一輪關稅或將涵蓋幾乎所有剩下的消費產品包括手機、鞋、衣服、電子產品、玩具等。

消息人士強調,包括舉行公開聽證會、徵集書面公眾意見以及進行內部影響研究等行政流程,新一輪關稅估計還需要數周之後,才可能有效實施。

而當第三輪關稅計畫全面實施時,這也意味著徵稅範圍將涵蓋幾乎所有的中國進口商品。據官方數據,2017年美國進口的中國商品總額為5050億美元。

由於美國在評估北京方面對最新一輪關稅的反應,因此還沒有安排與中共進一步談判的日期。

該官員說,中共很清楚美國要求其停止不公平貿易行為。

特朗普:美國對中國產生巨大影響

9月18日,特朗普在白宮會見波蘭總統安德烈.杜達(Andrzej Duda)。在和杜達總統一起面對記者時,特朗普表達了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想法。

特朗普表示,美國可能會在某個時候與中方達成(貿易)協議,美國總是願意談判。特朗普說,「我們正在對中國產生巨大影響。我們在中國(問題上)做得很好。」「中國想過來談談。我們總是樂於談判。但我們必須做點什麼。」

特朗普說,中國每年從美國拿走5000億美元,中共用從美國流出的巨額資金重建自己。他表示,在他上任後改變了這種情況。美國市場像火箭一樣上漲,雖然自己不希望中國市場下滑,但中國市場在三個月內下跌了32%。這是因為美國不能讓中共再做以前所做的事情。

特朗普表示,他密切關注貿易逆差,因為「非常重要」。「當一個國家的貿易逆差為3750億美元,以及是數十億美元其他不同類型的債務,就必須對此採取行動。」特朗普說。

回答關於他宣布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問題時,特朗普說:「它(貿易逆差)已經到了數字太大的地步。20年前就應該這樣做了。」

他還表示,如果你看看世界貿易組織,當中國加入WTO時,其經濟就在發展,因為中共利用了WTO的規則。

華盛頓保守派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經濟和貿易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對美國之音表示,美中貿易戰的根本原因是美國讓中國加入WTO,導致大量美國製造業就業機會流失到中國。這就是根本原因。這場貿易戰實際上是在為2001年、2002年和2003年打。

2001年,美國讓中國加入WTO,中共利用了WTO的規則,導致大量美國製造業就業機會流失到中國。(大紀元資料室)
2001年,美國讓中國加入WTO,中共利用了WTO的規則,導致大量美國製造業就業機會流失到中國。(大紀元資料室)

他還說:首先需要了解的是,現在的美中貿易和奧巴馬甚至小布什時期相比有了很多變化。現在是總統最後拍板。前兩任總統不怎麼關注美中貿易,而現在特朗普總統非常關注貿易。貿易問題現在由總統親自做決定,而過去不是這樣。

史劍道認為,中方並沒有搞清楚本屆美國政府和往屆政府的差異之所在。他們沒有觀察到,現在的變化是總統直接參與決策。

特朗普:該對中共採取立場了

特朗普9月20日晚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該是對中國(共)採取立場的時候了,我們別無選擇,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很久了,它們(中共)在傷害我們。」

彭博社稱,這暗示,貿易戰不會很快結束。目前的確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特朗普準備退出貿易戰。新聞網站Axios的斯萬(Jonathan Swan)和艾倫(Mike Allen)此前報導說,特朗普向政府官員和國會議員明確表示,與中方的貿易戰是一個長期項目。

北京官員擔心,特朗普的最新關稅是美國與中共展開長期競爭的標誌,這將使其經濟受到衝擊。而特朗普最新的評論及特朗普政府內對華鷹派占上風的局勢只會加劇中共這種擔憂。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國已經證明其決定是合理的,因為美國政府在關稅率上調之前,給公司3個多月的時間,將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出去。

美國之音引述《大西洋月刊》報導,儘管美國政界和商界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仍有爭議,但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政治家均對中共在貿易方面的做法表達過不滿。

今年3月,民主黨籍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表示,過去20年裡美國試圖通過與中共對話來尋求進入中國市場的做法是錯誤的;民主黨籍舒默(Chuck Schumer)日前表示,他支持特朗普對中共的強硬。

參議員康寧(John Cornyn)表示,在特朗普政府下,「我們最終邁出了重要的一步,應對中共所構成的國家安全威脅,這一威脅已經大幅增長。」

康寧還說,他相信,中共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中,對美國國家安全和經濟構成最大挑戰的國家。

特朗普:美國有更多子彈 震懾中共

9月21日晚上,特朗普總統在密蘇里州舉行集會,為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霍利(Josh Hawley)及其他共和黨候選人在11月的中期選舉助選。特朗普在講話中警告中共,若對美國實施報復,美國有遠遠更多的子彈。

在談及對中國進口商品施加關稅時,特朗普表現出自信,彰顯美國的實力。他再次警告中共,若問題不解決,他將會增加更多的關稅。

「我們正在打擊中國(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我們已經重建了中國,我們已經給了他們這樣的財富,我們正在改變它。」

特朗普強調,「我們不能再讓他們(中共)做已經做的了」,「我們對價值50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25%的關稅,然後他們(中共)說,『我們要做同樣的事情』,我說,那好吧,我們有遠遠更多的子彈,我們將會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

特朗普還警告中共說,如果中共再報復,美國還有更多的應對措施。「他們(中共)想要達成一個協議,讓我們看看是否我們能夠達成一個協議」。

9月21日晚上,特朗普警告中共,若其對美國實施報復,美國有遠遠更多的子彈,將會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Getty Images)
9月21日晚上,特朗普警告中共,若其對美國實施報復,美國有遠遠更多的子彈,將會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Getty Images)

北京被特朗普打得措手不及

英國《金融時報》9月20報導稱,8月23日,旨在避免貿易戰的新一輪中美會談在華盛頓結束,沒有取得任何成果。與此同時,西方官員抵達到美國首都,準備參加將美國、歐盟和日本的貿易官員聚集到一起的三邊論壇。

文章稱,近來曾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手下負責經濟事務的劉鶴以及其他中國最高級別官員會面的一位人士表示,「2017年,中國執政圈的整體感覺是『一切都很順利』。2018年春季,他們認為特朗普的關稅威脅是路上的一點小顛簸。」如今,他們認為,這並非一點小顛簸。他們還意識到,他們與歐洲也有貿易方面的問題。

文章稱,北京領導層最終是會與美國一對一,還是會以一對多(美歐日),這對中國而言很重要,特別是在北京當局繼續一場針對高風險金融業務的整頓之際(這場整頓導致投資和經濟增速放緩)。然而,北京也已開始認識到,特朗普的貿易威脅遠不止是空洞的恐嚇。

文章指,習近平和劉鶴已被打了個措手不及。2018年5月,兩人終於醒悟過來,意識到這一威脅並不是在虛張聲勢。在那個月,特朗普推翻了財長努欽(Steven Mnuchin)此前關於美國暫不與中國打貿易戰的說法,宣布將在7月初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工業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

或讓中共多年研究成果毀於一旦

英國《金融時報》9月21日報導稱,人們難免以為,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最新宣布的懲罰性關稅方案——相當於對中國輸美商品額外徵收250億美元關稅——中共領導層一定精心制定了應對策略。但如今的跡象顯示並非如此。

文章分析稱,中方對美國行事方式進行了多年的深入研究,卻被特朗普任性、無法預見的作風搞矇了。中共官員在華盛頓等地精心培植的高層人脈,並不包括如今在總統核心圈裡設定步調的強硬派。

文章指,多年來,北京在一直研究美國決策過程中的機構間流程。結果發現熟悉了美國各政府機構通常如何工作,並不等於知道特朗普下一步會做什麼,或為何這麼做。

文章稱,除了特朗普關於貿易平衡的重商主義觀點或白宮決策的反覆無常引起的困惑,中國還有更多疑惑。中共政府也應該思考自身行為引起的變化。

北京不願投降又不知所措

《紐約時報》9月19日引述了解制定經濟政策討論的人士稱,白宮再次加大打擊力度,中共領導人有些拿不準如何回應。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貿易專家勞爾.伊諾霍薩-奧赫達(Raul Hinojosa-Ojeda)說,中共官員們「普遍有些迷茫」,「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擔心針鋒相對的做法會正中特朗普下懷。」

但是,中共領導層覺得他們不能讓步。中國公眾也可能會把任何緩和局勢的舉措視為投降。

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官員們已經否決了採用一個複雜的系統來變相降低對美國商品的徵稅額,從而抵消中共對美方加徵的關稅。報導引述中共社會科學院著名經濟學家余永定的說法稱,北京領導層「不是真的想用一美元對一美元的方式進行報復」,只想停止這場貿易戰。

此前有分析稱,在中共經濟陷入困局的背景下,北京必須表現「強硬」,但又擔心真的強硬會激怒特朗普,令貿易戰再次升級,因此已經進退兩難。

英國BBC報導稱,北京此前低估了華盛頓打貿易戰的決心。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Brock Silvers)表示:「美國在貿易戰之前頻頻廣而告之。令人意外的是北京似乎對特朗普打貿易戰的堅定態度毫無準備。」◇

新紀元周刊 第602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本 期 推 薦 閱 讀 ( 點擊進入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