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數據說話 房市如何吸乾中國人「六個錢包」


房市吞噬掉民眾掙的錢並啃掉老本,其必然結果就是逼迫民眾縮衣節食,消費降級。(AFP)

中共建議民眾掏空父母、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三代人「六個錢包」的積蓄買房。

房市泡沫和消費降級是中國時下最流行的名詞之一,卻被中共政府否認。

然而數據分析顯示,房市泡沫吸乾「六個錢包」,從而迫使中國人的消費不得不降級。

文 _ 何堅

在中國,房市泡沫和消費降級是時下最流行的名詞之一,卻被政府否認。不過數據分析清楚顯示出房市泡沫是如何吸乾中國人的「六個錢包」,從而強迫中國人的消費不得不降級。

今年4月中共央行官員建議民眾掏空夫妻雙方的父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三代人「六個錢包」的積蓄,支付首付,貸款買房。

「六個錢包」之說令輿論譁然之餘,佐證了中國房價之高遠非民眾所能負擔。

中國人進入消費降級時代

而低價競賣平臺拼多多今年異軍突起,以及二鍋頭和涪陵榨菜廠商股價逆勢飆漲100%,則象徵著中國人已經進入了全民省錢的消費降級時代。

中國房市與消費降級有何關聯,房市泡沫如何掏空中國人的錢包?

體制內外眾說紛紜,如霧裡看花,但用數據說話,可一目了然。

中國實際稅負超過絕大多數國家,導致中國人實際上可支配的收入,遠少於名義收入。因此下文用購房支出,同扣除了消費性開支後的可支配收支結餘進行比較。

中國人的購房負擔,可以用購房支出/可支配收支結餘來反映。

當年購房支出/當年收支結餘,可以反映中國人為了買房或持有房屋,當年花費了多少能動用的收入。

累計購房支出/累計收支結餘,則代表中國人為了房子,已經花掉了多少歷年來的積蓄。

購房支出,包含了購房時的首付,以及每月房貸還款等開支。

由於每個人購房情形不盡相同,所以在計算購房支出時,需要假定一種購房模式來進行分析。

自媒體「老蠻數據透析站」以三成首付、20年等額還本、購房利率6%,作為中國人的購房模型,並以此推算每年的城鎮居民購房總支出。

房市吞噬中國人當年結餘收入

從下表可知,在過去10年中,房市泡沫逐步吃掉了中國人當年的結餘收入。

中國人的購房負擔,從2008年的56.7%,猛增至2009年的76.7%。這與2008年末中共為應對全球金融危機而推行的4萬億經濟刺激計畫相吻合。

2013年購房負擔從上年74.3%跳漲至88.7%,對應的是中共央行當年大放水(投放貨幣)。

2016年購房負擔從84.5%增至95.4%,與2015年底的房地產去庫存政策脫不開關係。

過去兩年的購房支出與收支結餘比例逼近百分百,顯示出中國人當年的餘錢幾乎全部被房市吞噬。

該比例在過去10年的變化反映出中國人每年能動用的錢,被越來越多地投入到房市中,而且中國人的購房負擔受中共政策驅動,已變得越來越重。

房市啃掉中國人八成老本

到了今年上半年,購房支出/收支結餘已經高達110.6%。

這意味著整體上中國人當年掙的錢,除了維持生計外,其餘的全投入到房市都還不夠;還必須得啃老本,花費三代人的歷年積蓄。這就是中共所提倡的「六個錢包」買房的由來。

而從累計購房支出/累計收支結餘可知,截至2018年上半年,整體上中國人為了房子,已經啃掉了八成的老本。

考慮到中共的高稅收並未提供相應水準的社會福利,中國人必須盡可能的預備養老、醫療等各種應急資金,可以說多數中國人的「六個錢包」已經被房市給榨乾。

而房市吞噬掉民眾當年掙的錢,並進一步啃掉百姓老本的必然結果,就是逼迫民眾縮衣節食,擠壓用於生活消費的開銷,這也是當下中國消費降級的緣由之一。

中國房地產市場多年來一直是海內外經濟學家們討論和批評的熱點,包括中共體制內學者們都承認,中國房市泡沫是政府賣地為生的財政政策,加上放水式貨幣政策的必然惡果,不但抽乾了實體經濟的資金血液,也榨乾了民眾的消費力。◇

新紀元周刊 第602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本 期 推 薦 閱 讀 ( 點擊進入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