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世界知名萊姆病專家與邪惡交戰


安恩在自家農場騎馬。(安恩.科森提供)

安恩.科森出身醫生世家、是美國賓大醫學博士。 她視病如親,卻解決不了兒子的突發怪病。 一個偶然機緣,她另闢蹊徑,成功開啟了萊姆病診療新天地。

一朝得法緣繫東方,在對抗蜱疫的同時,她毅然投入護人權反迫害之戰。

文 _ 施萍

知名萊姆病專家安恩.科森(Ann Corson),是美國萊姆病協會最活躍的成員之一。她在賓州肯尼特廣場鎮(Kennett Square)擁有一家私人診所,在那紅色的三層樓房裡,她每天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病人。

萊姆病是美國最常見的蟲媒傳染病。根據美國衛生部數據顯示,美國每年約有30萬起萊姆病例,因蜱蟲叮咬而致病者,重則併發多系統炎性病變。萊姆病疫爆發逾40年,疫情迄未緩解,防疫觀念已漸入人心,這不能不歸功於美國萊姆疾病協會的努力。

安恩畢業於常春藤盟校──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其高祖父為當時女子醫學院的創辦人之一,安恩是家族中第18位畢業於賓大醫學院的成員。

畢業後的十幾年裡,安恩一直擔任著家庭醫生,對於蜱蟲病害,她其實並不熟悉。至於蜱蟲的初識印象,則來自兒子的一次小意外。

2001年某個夏夜,14歲的約瑟夫大喊著從外面跑進來,「媽媽!我的耳朵裡有一隻蟲子!」安恩定眼細瞧,約瑟夫的左耳裡正扣著一隻鹿蜱,喝飽了血的蟲軀,漲得鼓鼓的,活像一枚圓釘子緊釘在兒子的耳壁上。

經驗老到的她,找來了醫用小鑷子,小心翼翼地夾出蟲子。她知道不能用力,否則蟲子的毒液將滲入人體,隨後她又用消毒水清洗了兒子耳朵被叮的部位。安恩完成初步處理後,沒再做別的治療,只是留意觀察。可她始料未及,蜱蟲竟然攜帶了至少四種細菌。

事發當時,約瑟夫沒有出現異狀。但是數月後的一場感冒,情況卻急轉直下,他時而頭疼、時而腹痛,感覺很不對勁。到醫院就診,大夫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道是胃腸綜合症或者情緒問題。

時隔半年後,約瑟夫去醫院拔了一顆智齒。沒想到身體就此倒下,臥病不起。2002年正月天,約瑟夫又突然發起高燒,體溫飆升到105華氏度(40.5攝氏度)。安恩直覺兒子應是得了什麼不知名的重病,她試圖找出和兒子症狀對應的疾病名稱。

安恩給兒子做了血液檢查,仍沒發現什麼異樣,看著兒子燒紅的雙頰,她滿懷憂心惶恐。六天之後,約瑟夫終於清醒了,燒也退了,可是他的手指卻也張不開了。

往後的多年裡,約瑟夫一直被各種莫名其妙的病症所纏困。他嗜睡、精神頹然,他的肝臟腫大、食慾不振、體重下降,甚至精神也出現了問題。他無法自在地閱讀、寫字,甚至連電腦鍵盤都打不了。

安恩為此到處尋醫問藥。終於,在社區大學的一場醫學講座中,她找到了答案——萊姆病,而元凶正是蜱蟲。「一隻小小的蜱蟲,竟能引起如此嚴重的炎症,讓人深陷嚴重的慢性病痛。」她為自己醫學知識的不足感到震驚。

「原來有這麼多方法可以測定萊姆病,完全不須以實驗室的結果作為標準!」聽過紐約州布拉斯卡諾(Joseph Burrascano)醫生的講座,全新的世界展現在她面前,那個世界是她從前一無所知的。

非常規的治療方法


安恩在自己的診所接受採訪。(視頻截圖)

2003年7月,在安恩聽過布拉斯卡諾醫生講座的兩周之後,她決定自己開診所,專門研究萊姆病,以及蜱蟲叮咬致病後的相關診斷和治療。她決心幫助那些無助的、像她一樣被醫生誤診、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日漸枯萎下去的媽媽們。

她發現常規治療萊姆病的方法存在致命的弊端:唯一用來確診的ELISA檢測,會漏掉三分之二的潛在病人;按照主流醫學界的標準治療,可能使病人重蹈兒子的覆轍,耽誤了被叮咬後最初幾個星期的寶貴時間。

而且她懷疑,社會上流行的抗生素療法,根本治不了兒子的病。

2005年,安恩接觸到一種來自歐洲的自然療法——德國生物醫學,在使用順勢療法之外,同步強化草藥作用的一種自然性的治療方法。她認為非常有道理。可是,採用這種整合性的治療手段,勢將冒著極大風險,因為美國很多州的醫學委員會不支持這種方法。

此前,曾有醫生因此被吊銷行醫執照,甚至坐牢。布拉斯卡諾醫生也為此受到紐約州醫委會的攻擊,他不得不上法庭為自己辯護。

安恩知道,作為一個病孩子的單身母親,她的選擇存在著風險。但是身為醫學世家的一員,家族血液中「開拓創新」的基因,對她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她堅持尋找全新的整合治療方法,闖出一條自己的道路。

從兒子身上,安恩知道萊姆病是極其複雜的疾病,可以潛伏多年,病人在生活環境、情緒狀況及精神生活上的任何變化,都可能導致其爆發,甚至需要漫長的治療周期;絕非「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報告中說的那樣,「靠幾周的抗生素」就能成功治癒。

其實,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時候,美國醫學界也認為萊姆病沒那麼簡單。但是自從1996年美國建立了ELISA化驗和萊姆蛋白質印跡測驗標準(Lyme Western Blot testing criteria)之後,萊姆病在美國醫學界官方就成了一種容易診斷和治療的病。

安恩發現,這是因為金錢和權力在背後起作用,「保險公司不願意支付長期的抗生素治療,勞工保險也不願意給那些進出森林而得上萊姆病的人買單。」

安恩和幾個同具熱情理想的醫生合作,針對蜱蟲叮咬致病的慢性病患,提供多樣化的整合性療程,包括用草藥、針灸、改善生活環境和精神健康等各種非常規方法。

她跟病人描述自己的工作:「我們不只是去殺掉東西,那是抗生素要做的事情。我想挑選對我們有利的戰場,我們挑選去打仗的戰士,戰鬥之後我們清理廢墟,打掃戰場,收拾垃圾,重新種上綠草和鮮花。」

安恩的治療方案因人而異,她會考慮致病的所有原因。「包括生化、分子、細胞、組織、整個身體和感情等各層面的原因。」她說,「人們不理解的是,人的行為、人做的事情是很多因素促成的,而這些因素很多是歸屬生化領域的。也就是說,物質也會促成人們情緒上的問題,就如中醫所言,所有的事情都會互相關聯。」

安恩除了診所的工作,還到各種場所去演講,介紹萊姆病。她向專業醫生、病人、政府醫療機構宣講萊姆病的複雜和凶險。多年以來,她一共開辦了六十多次培訓班。安恩的努力收到了回報。首先是她兒子身體的好轉,約瑟夫的健康狀況恢復到了正常人的水平,現在他已經從大學畢業,當了一名警察。

很多病人是在看了許多醫生後找到了安恩。一個6歲的男孩在接受她的治療後,興奮地告訴他的媽媽:「我現在腦子裡沒有洞了。」

這是安恩最感幸福的時刻,因為她的一切努力都已得到了回報。現在,安恩已經成為世界著名的萊姆病治療專家。她的病人來自全球各地,人們需要提前12到18個月預約,才能如願見她見一面,接受她的診療。

與中國之緣


英文新版《轉法輪》。(天梯書店提供)

安恩得到的回報還不止於此。2007年夏天,安恩的一個病人給她介紹了一位中醫師。那個醫生第一次見面,就遞給她一本薄薄的小冊子,說她也許會感興趣。

安恩一看,是關於一種從中國傳出的修煉功法介紹,名為「法輪大法」。安恩對其主要著作《轉法輪》書中的一句話印象特別深刻,書上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她意識到自己找到了真理。

安恩從小就相信物質和精神之間的聯繫,這也是她為什麼對中醫理論感興趣的原因。然而,安恩畢竟生長在西方基督教家庭,對於來自中國的信仰並不熟悉。她和中國唯一的聯繫,應是曾祖伯父於海上行醫時,從遙遠中國帶回來的紀念品。

2007年12月的某晚,安恩到農場去騎馬。多年以來,安恩一直熱愛騎馬。為此她租下了一個1500畝的農場,長住在那裡,以便每周能有四天到農場裡去騎馬。

那天她和往常一樣,騎著4歲的美國油漆馬跑了幾圈。這時,那匹叫麥琪的馬兒突然尥起了蹶子,把安恩從15英尺高的馬背上摔到結冰的地上。「咔吧」一聲,安恩聽到自己背部傳出折斷的聲音。

那年的整個聖誕節,安恩都是在床上度過的,她打電話給祕書,取消了所有的預約。2008新年剛過,給她介紹法輪功的醫生發來一封郵件,邀請她觀賞神韻晚會。看了郵件,安恩第一個念頭就是:「背這麼痛怎麼去?」

奇怪的是,在家放寒假的兒子約瑟夫卻也一個勁兒催促她:「媽,去看吧,我也去看。」這在兒子身上是很罕見的。

在兒子的催促下,安恩那晚終於去看了演出。從中並得知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她感到非常震驚。當晚回家後,安恩立刻上網加入了「反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DAFOH)。

關上電腦準備休息的時候,安恩忽然察覺,自己的背傷不怎麼疼了。後來有一天,當她在《轉法輪》中讀到,一個被汽車撞了的學員沒有去看醫生,但身體也沒出毛病的時候,她突然聯想到自己的背傷。

她意識到,那次摔馬不是一個偶然的事件,背傷的不治而癒更非偶然,其實都是因為法輪大法已經對她的身體產生了神奇的影響力。


2018年6月,安恩在華府參加燭光夜悼活動。(明慧網)

從那以後,安恩親歷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有一次她手捧著法輪大法師父的照片,明顯地感覺師父出現在面前,正微笑地看著她。還有一次,她那原本翹得老高、根本不能盤上的腿突然能夠雙盤了,而且整個身體輕如羽毛,好像要飄起來一樣。她對這一切感到無比震撼。


2008年5月24日在紐約舉行的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會場。(戴兵/大紀元)

更讓她震撼的是,第一次參加在紐約市舉辦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她發現與會的修煉者來自全世界幾十個國家,在會場中,她看到了很多中國人,一生從未見過這麼多的中國人。然後,她看到法輪大法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走上講臺,開始用中文講話。安恩什麼也聽不懂,可是不知為什麼,她的眼淚卻像小溪一樣順著臉頰流淌了下來。

她感覺全身被一種強大的慈悲的能量場包圍著,她接過身旁一個西人遞過來的耳機,通過同聲傳譯聆聽師父的講法。那一刻,她感到她和中國之間原來一直存在著古老的緣分。

安恩正式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以前身體上的舊疾全部消失。當她按照「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的時候,她發現她與人的關係越來越融洽。安恩開始向她的家族成員、診所病患介紹法輪大法。


安恩在參加集體煉功。(安恩.科森提供)

她有一個病人,是個年輕的姑娘,病得很厲害,身體上有很多炎症,早起上班的時候,走10分鐘腿就疼得不行,需要坐下休息。

在第二次看病時,安恩給這個病人提供了詳細的營養建議和有機食譜。這時姑娘突然哭了起來,她先抱怨在城裡找不到綠色食品,讓她很煩惱。後來她說,真正困擾她的原因是她有一個嚴苛的老闆。

安恩向她介紹了法輪大法,把《轉法輪》中「不失者不得」的道理講給她,讓她從另一個正向積極的角度看待她和老闆的關係。姑娘接受了安恩的建議,用新的方式和老闆相處。過一段時間之後,姑娘來到診所告訴安恩,她身上的病都好了。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安恩每次舉辦萊姆病的培訓班,都不忘向醫學界介紹法輪大法,建議人們用「真、善、忍」的原則指導生活。同時,她也沒有忘記那些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國人。

安恩的祖先是乘坐「五月花」號輪船到達新大陸的第一批美國人,視「信仰自由」為天賦人權。她不能容忍那些和她有同樣信仰的中國人遭受共產黨的迫害。

安恩積極拜訪賓州立法者,告訴他們在中國發生的人權迫害。在她和當地法輪功學員的努力下,賓州通過了兩項反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決議。


2014年在華府舉行的國際萊姆暨相關疾病學會上,安恩.科森(Ann Corson)醫生(右一)在講述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蕭桐╱大紀元)


2017年2月8日,安恩.科森(前排左一,藍衣者)在賓州眾議院健康委員會聽證會上,介紹中共活摘器官的情況。3月13日,該委員會全數通過了要求中共停止強摘器官的27號決議案。(莉雅/大紀元)

安恩還定期去華盛頓DC約見聯邦議員,呼籲他們對中共政府迫害人權的罪行表明立場。她認為自己現在所做的事,是一個美國人、一個大法修煉人的基本責任。

「我要幫助傳播真相,幫助結束迫害,這是我應該做的。」安恩說:「我要讓我們的政要和醫學界採取行動。第一步是告訴他們這場迫害,籲請他們發聲譴責,最後希望他們能用具體的行動來制止迫害。」

安恩一邊在診所裡幫助她的病人對抗害人的蜱蟲,一邊在哈里斯堡、費城及華盛頓等地,幫助中國人和美國人對抗迫害人權的中共。安恩感覺,自己是在和同一種邪惡作戰。

「就像那種玩具套娃,打開一個後面還有一個,都是同一套邪惡的體制,這種邪惡正在敗壞著全人類。」她鏗然說道。

傍晚時分,安恩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在廣闊的田野上奔馳。夕陽的光輝灑在她的肩膀上,她像披上金色鎧甲的英勇戰士,準備迎接一場必勝的戰役。◇

新紀元周刊 第602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本 期 推 薦 閱 讀 ( 點擊進入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