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秦嶺別墅被定性政治問題 中辦罕見通報全國


為了保住秦嶺龍脈風水,針對秦嶺別墅違建問題,習近平近年來先後下了六次批示查處。(新紀元合成圖)

秦嶺別墅違建案愈演愈烈,習近平六次批示後,中紀委專項整治工作組進駐西安;中央辦公廳罕見發布全國通報,將別墅違建案定性升級為政治問題;陝西政壇多名官員密集落馬,背後大老虎隱現。

秦嶺是中華龍脈重要的一段,秦嶺別墅案不僅是官方嚴批的生態問題、違建問題、腐敗問題和政治問題,更重要的,其實是習當局保住龍脈風水之戰。


陝西省委和西安市委被中辦發布全國通報,嚴批其在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上嚴重違反政治紀律。(Getty Images)

《封面故事4-1》秦嶺別墅被定性政治問題 中辦罕見通報全國

《封面故事4-2》秦嶺別墅違建案發酵 常委趙樂際深陷七重尷尬

《封面故事4-3》江澤慧染指陝西官場 秦嶺別墅案細思極恐

《封面故事4-4》為保秦嶺龍脈習大怒 中共高官深信風水算命

文 _ 東方皓

中辦發通報 定性秦嶺別墅違建案為政治問題

11月中旬,習近平「大內總管」丁薛祥主管的中央辦公廳發布了《關於陝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上嚴重違反政治紀律以及開展違建別墅專項整治情況的通報》(以下簡稱《通報》)。《通報》用詞十分嚴厲,並將此案定性為違反政治紀律。


11月中旬,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布通報,將秦嶺別墅違建案定性為違反政治紀律。圖為8月14日當局整治拆除行動。(大紀元資料室)

11月12日,中國生態環境部黨組書記、部長李干杰主持召開部黨組擴大會議。會上傳達中辦關於秦嶺別墅的《通報》。會議認為,《通報》將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作為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的典型案例,重視程度高、追責力度大、震懾效果強、影響範圍廣。

11月13日開始,中共浙江、青海、山東、安徽、天津等省委、市委先後召開會議,專門傳達中辦的《通報》。

對比中共多個省委關於秦嶺別墅案的措辭後發現,習近平的政治大本營、浙江省委的表態最為堅決。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會11月13日召開會議,表態要維護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

浙江省委還稱,雖然通報的是陝西的問題,但實際上全國都應該引為鏡鑒,對習近平的重要指示,必須不折不扣執行,確保令行禁止。會議還提及反腐問題,強調要「打虎」「拍蠅」「獵狐」三管齊下,覆蓋全省官場。

另外,11月13日,中共甘肅省甘南州機關報報導了中辦對秦嶺別墅案的《通報》。11月14日,湖南永州市委召開會議、傳達了中辦的《通報》。

可見,習近平當局將秦嶺別墅案作為典型案例,在全國範圍內至少地級市一級以上進行了內部通報。

作為中南海核心機構的中辦,針對一個省級地方的政治生態乃至地方違建問題專門發文,進行全國範圍的通報,這在中共歷史上也是非常罕見。總部在北京的親習陣營黨媒發文稱,秦嶺別墅違建案包含了生態問題、違建問題,還包括了腐敗問題和政治問題。為了此案,習近平六次批示但問題仍未解決。習中央將此案在全國範圍內通報,其目的是以此案在整個中共黨內敲山震虎。 

陝西官場被逼表態 新機構緊急掛牌

處於風暴中心的陝西省也召開了通報會議。據《陝西日報》報導,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11月12日全程參加和指導西安市黨政班子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專項整治專題民主生活會並講話。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主持會議。

胡和平要求與會成員把自己擺進去反省,以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魏民洲、陝西原副省長馮新柱為反面典型,以陝西省委原祕書長錢引安違紀違法案為教訓。

與中共其他省委不同的是,對於秦嶺別墅案,不僅陝西省委以民主生活會的方式表態,陝西省紀委也召開了常委會會議。會議由陝西省紀委書記王興寧主持,他強調要尤其注意秦嶺別墅案暴露出的「政治問題、作風問題、管黨治黨」問題,「加強紀檢監察隊伍建設」。

11月14日上午,陝西省生態環境廳、陝西省核安全局正式掛牌。外界關注,敏感時刻,陝西省生態環境廳掛牌成立,所面對的第一個難題就是秦嶺違建別墅問題。


11月14日,陝西省生態環境廳及核安全局正式掛牌。外界關注,敏感時刻,陝西省生態環境廳掛牌成立,所面對的第一個難題就是秦嶺違建別墅問題。(新紀元合成圖)

11月15日,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專項整治情況通報會在陝西西安召開。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出席並講話。陝西省長劉國中通報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專項整治工作情況。

陝西省委副書記賀榮主持會議,陝西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長張廣智通報省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情況;陝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王興寧通報專項整治案件查處情況。

陝西省委常委梁桂、王永康、莊長興、姜鋒、牛一兵出席。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副省長,政協副主席,軍區、法院、檢察院、武警陝西省總隊等陝西高層幾乎全數出席。

秦嶺別墅違建案時間跨度逾15年

不止一家媒體證實,秦嶺北麓的違建別墅始於2003年。尤為諷刺的是,就在2003年,陝西省政府已下發過通知: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在秦嶺北麓區域內從事房地產開發。也就是說當時已有開發商涉入違建別墅問題。

2007年1月,陝西出臺了秦嶺生態環境保護綱要,明確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在秦嶺北麓從事房地產開發、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別墅,但數百套別墅還是拔地而起,分布在秦嶺北麓5000多平方公里的範圍內,對植被和河流等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業主非富即貴,還有中共黨政要員。

2012年8月,秦嶺戶縣段圭峰山下41棟爛尾10年的違規別墅被拆除,官方稱,將在統一規劃下開發利用。但媒體調查發現,被拆別墅原址並未做生態復原,而是要建新別墅。

2013年3月的中共兩會上,仍不斷有人反映秦嶺南北麓別墅、污染企業、高爾夫球場等的項目到處可見。大陸官媒直言,「國家中央公園」成為權貴的樂園,「陝西綠肺」化為權貴的專屬區。

被官媒披露後,秦嶺北麓違法建築仍屹立不倒,甚至綿延成景、滿山開花。2014年3月,多家媒體再次揭露,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有村民說「其實不乏有些領導幹部,大家似乎都是心知肚明。」

為此,習近平當局及陝西省委省政府先後作出重要批示,西安市還成立了「秦嶺北麓違建整治調查小組」。2014年8月,西安市政府對外宣稱,秦嶺北麓拆除違建提前完成,202套違建別墅被拆除或充公,並有110人受處分。

但在2017年2月至4月,中央巡視組對陝西「回頭看」,整改再次提到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問題,可見秦嶺別墅的問題拖了近三年仍未解決。

自2003年至今,秦嶺別墅違建案時間跨度逾15年,期間,主政陝西時間最長的省委書記是趙樂際(5年8個月),其次是李建國(4年)、趙正永(3年5個月);主政陝西時間最長的省長是袁純清(4年),其次是婁勤儉(3年3個月)、趙正永(2年6個月);主政西安時間最常的市委書記是孫清雲(6年),其次是魏民洲(4年6個月)。

其中,兩任西安市委書記孫清雲與魏民洲已先後被查處。孫清雲曾任中共陝西省委副書記、陝西省政協副主席,2015年11月因違紀被免職被留黨察看二年,2016年1月降為正處級非領導職務。魏民洲曾任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2017年5月23日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同年8月3日被雙開。 

依據時間跨度,秦嶺別墅違建案爆發、屢禁不止、被曝光、拖延拆除,主要發生在趙樂際與趙正永主政陝西期間。


依據時間跨度,秦嶺別墅違建案爆發、屢禁不止、被曝光、拖延拆除,主要發生在趙樂際(左)與趙正永(右)主政陝西期間。(新紀元合成圖)

趙正永自1998年至2001年,歷任安徽省公安廳長、政法委書記;2001年6月調任陝西省政法委書記。在趙樂際主政陝西期間,2010年6月開始,趙正永歷任陜西省委副書記、代理省長、省長;2012年11月,接替趙樂際升任陜西省委書記;2016年3月底,卸任中共陜西省委書記。

趙正永是典型的江澤民集團政法系統官員,自1999年起參與迫害法輪功,主編仇恨法輪功書籍;安徽、陝西兩省「政法委書記」任內,操控公、檢、法系統、610辦公室全面性迫害法輪功。

趙樂際仕途發跡歷史也顯示其頗具江派色彩。在江澤民當政及干政期間,趙樂際在江派窩點青海省一路被提拔,並在18大黑馬入局,掌管重要的中組部長職務;在19大上,60歲的趙樂際又黑馬入常。

值得關注的是,已被查處的孫清雲正是在趙樂際主政陝西期間出任西安書記;已落馬的魏民洲曾是趙樂際的大管家,是趙樂際當年主政陝西時的省委祕書長。

習六次批示 中紀委副書記兩赴西安

早在2018年5月,國家發展改革委曾組織赴陝西開展秦嶺生態環境保護工作調研。一個月後,自然資源部長陸昊6月間赴西安、延安、渭南調研,主題也是秦嶺生態保護修復、黃土高原植樹造林、山水林田湖草綜合整治、土地整治。

這兩次調研,官方報導均提到了同一句話——貫徹落實習近平關於秦嶺保護的重要指示(或批示)精神。

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夕,7月30日,中紀委派駐專項整治工作組在西安召開了一次針對秦嶺北麓違規建別墅問題的「專項整治工作動員部署大會」。

這次的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由習王親信、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擔任,副組長是中紀委八室主任陳章永。當局還成立了57個清查小組對相關問題進行梳理清查。徐令義和陳章永都是浙江人,早年長期在浙江工作,目前都在中紀委工作,不同的是陳章永是2017年11月才從浙江調到中紀委。

在會議上,徐令義直言,有的領導與老闆結成政商關係圈;有的民企老闆,上下打點,金錢開路,疏通關係;有的幹部拿錢辦事,違規審批,公權私用,貪汙受賄。

習近平清華系親信、陜西省委書記胡和平的回應,「無論是誰,無論職務多高、權力多大,無論是公職人員還是非公職人員,無論是在崗還是調離、轉崗、退休,只要存在違法違紀問題,都必須嚴肅查處、嚴肅問責,絕不遷就,絕不姑息。」

秦嶺北麓違規建別墅問題專項整治工作動員部署大會還透露,大會召開之前,徐令義帶領的工作組已經為此調查了一周。

大會召開後,8月中旬起,當地政府出動大量人力和大批設備,開始對秦嶺違規建別墅群進行大規模拆除。

官方報導稱,這次整治的背後,是「近年來,習近平先後六次對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和秦嶺生態環境保護作出重要批示指示」。

據查,習近平2014年看到秦嶺違建材料後曾當即批示拆除。2018年4月和7月,習近平再次分別對秦嶺違規別墅問題發指示:習近平在4月專門作批示時再次強調,「秦嶺是我國重要生態安全屏障之一」;7月「習近平對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徹底查處。」

11月9日,陝西省委常委班子召開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專項整治專題民主生活會。不同以往的是,這次會議「中組部派員全程指導」:不僅中紀委八室主任陳章永以「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副組長」身分出席會議,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還以「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身分「到會指導並講話」。

陸媒報導稱,針對秦嶺別墅違建問題,習近平下六次批示,中央專門派駐整治工作組,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近期已經兩次赴陝西「指導工作」,如今中辦還為此專門發通報,足見問題之嚴重和習中央之震怒。


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密集兩次赴陝西就秦嶺別墅違建問題「指導工作」,足見問題之嚴重和習中央之震怒。(新紀元合成圖)

督察組對陜西省開展「回頭看」

11月3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陜西省開展「回頭看」工作動員會在西安召開。督察組長朱之鑫強調,這次「回頭看」主要督察陜西省委、省政府部署推動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工作情況,省級有關部門整改責任落實和工作推進情況,地市級黨委和政府整改工作具體實施情況。重點盯住督察整改不力,甚至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假裝整改和「一刀切」等生態環保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重點檢查列入督察整改方案的重大生態環境問題及其查處、整治情況等。

根據安排,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進駐時間為一個月。進駐期間(2018年11月3日至12月3日)設立專門值班電話,主要受理陜西省生態環境保護方面的來信來電舉報。

陝西官場地震

徐令義率領專項整治工作組進駐西安後,大規模撤除違建別墅的同時,西安官場地震不斷。


徐令義率領專項整治工作組進駐西安後,大規模撤除違建別墅的同時,西安官場地震不斷,落馬原因都指向同一個因素——秦嶺別墅。(Getty Images)

2018年8月初,履新不過六個月的西安市長安區委書記王強被替換。王強擔任過兩年多的長安區長。這裡也是違規別墅問題的主戰場。

緊接著,曾掌管長安土地(西安市國土資源局長安分局)審批的衛旭峰被查;西安市魚化寨街道辦黨工委書記史凡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

11月1日,陝西省委常委、祕書長錢引安落馬。之前被查的衛旭峰正是錢引安的老部下。


秦嶺別墅違建案背後有比11月1日落馬的陝西省委祕書長錢引安更高級別的官員。(Getty Images)

錢引安落馬當天,西安市委召開擴大會議,再議秦嶺北麓違規建別墅問題,但西安市長上官吉慶不在現場。除市長身分外,上官吉慶還兼任西安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的組長。

次日,上官吉慶的資訊突然從當地官網撤下。這一不尋常舉動,引發各方關注。11月5日,民建西安市委官網透露,上官吉慶已被處分。上官吉慶擔任寶雞市委書記時,錢引安為寶雞市長。兩人曾是政壇老搭檔,今殊途同歸。

與上官吉慶同時受處的,還有退休兩年多的西安市政協原主席程群力。程群力擔任過長安縣委書記,西安市民政局長,西安市委常委、宣傳部長,西安市委副書記等職。

這些落馬官員不僅相互之間有或官場或私人的勾連,落馬原因都指向同一個因素——秦嶺別墅。陝西官場窩案已經輪廓分明。

陸媒暗示秦嶺別墅案背後有大老虎

11月7日,《中國新聞周刊》發表報導〈陝西反腐風暴,秦嶺風雨欲來〉。文章開篇即指,11月1日,錢引安倒了!雖然他貴為陝西省委常委、祕書長,可他主政長安時,不過縣長(區長)、區委書記而已。從三三兩兩到滿山開花,秦嶺「長」別墅,絕非一人一日之功。

文章說,盯上秦嶺「好山好水」的,遠不止長安一家。錢引安後來主政的寶雞,以及渭南、漢中、安康、商洛等地,均不同程度涉及。如,違法採礦、採伐毀林。只不過,長安的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更近乎瘋狂。在被媒體披露後,仍屹立不倒,甚至綿延成景、滿山開花。瘋狂還在於,一些別墅項目將售樓廣告豎立在進山的必經之路上。

文章說,秦嶺「長」別墅,早已超出錢引安掌控的範圍。文章暗示秦嶺別墅違建案背後有比錢引安更高級別的官員。

《聯合早報》11月15日援引北京分析人士的消息指出,從中共中央辦公廳通報,以及各省級黨委高調學習貫徹通報的行動看,高層已將陝西和西安制止秦嶺違建別墅不力問題,上升到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的高度。

報導稱,在中共話語體系中,嚴重違反政治紀律是一條「重罪」,表明高層對陝西和西安在秦嶺違建別墅問題上處置不力已經相當不滿。如果陝西省委和西安市委不能在短期內基本拆除秦嶺違建別墅,兩地或將有更多官員難保「烏紗帽」。 

11月14日,總部在北京的親習陣營黨媒發文稱,從中紀委、習近平以及中辦的發聲發文來看,秦嶺北麓的違建別墅,表面看是違建,實際上是腐敗,秦嶺違建別墅問題產生的根源還遠未根除。當初這些別墅是怎麼「野蠻生長」起來的?問題曝光後為什麼又遲遲「下不了手」?誰能相信這背後沒有值得深挖的故事?既然陝西省委班子已經被中辦點名,那麼陝西官場還有更多政壇地震,是外界目前普遍的共識。◇ 

新紀元周刊 第610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特朗普的中國政策

一路走來,從國際局勢變化到面對北京政府的心路轉折,如何演變?且看分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