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政治局人人表態 習近平暗自闖關搞改革


2018年12月25日至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民主生活會」時,高調強調習近平的核心地位,並十次提到「鬥爭」,突顯中共內鬥激烈。(Getty Images)

中共歷來會多。在12月18日召開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19日至21日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之後,歇了個周末,從12月25日周二開始,又召開了兩天政治局人人表態的「民主生活會」。

外界普遍解讀為中南海內部分歧嚴重,但《新紀元》獨家分析認為,習近平正在闖關做大事。 


(AFP)

《封面故事2-1》政治局人人表態 習近平暗自闖關搞改革

《封面故事2-2》習近平陷入十面夾擊 面臨生死抉擇

文 _ 王淨文

民主生活會的慣例 這次特殊

中共的所謂民主生活會,來自於毛澤東1942年延安整風中提出的批評與自我批評,是共產黨所謂三大「傳統」作風之一。

毛澤東在〈論聯合政府〉一文中說「在檢討中推廣民主作風,不懼怕批評和自我批評。」儘管毛澤東說得好聽,但他從未這樣做過,因為毛只許別人批評與自我批評,但自己絕不自我批評,也絕不允許別人批評他。劉少奇因為批評毛搞的「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被毛澤東活活害死。

到了鄧小平時代,鄧為了搞掉不太聽話的胡耀邦,就鼓動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和其他元老,在1987年1月10日至15日召開的黨內高層「民主生活會」上,連番攻擊當時的中共總書記,最後導致胡耀邦黯然辭職,不久後死去。

1990年,江澤民要求縣級以上的黨組織要辦好黨內民主生活會,中紀委和中組部在1997年2000年分別做出新的相關規定和調整。這個例行會議延續到了習近平時代,只不過江、胡時代是私下開會,而習近平從2015年開始,把這個民主生活會公開報導了。

按照中共官方說法,民主生活會是黨內成員通過批評與自我批評方式,達到相互監督、相互促進的目的,經常被稱為「洗澡、出汗和照鏡子」。但由於中共從來都是極權獨裁,根本沒有民主,在中共黨內同樣只有專制與獨裁,因此,每次民主生活會,非但不民主,反而成了中共黨魁壓制異議、強化獨裁的工具。

2018年末的這次民主生活會有些特別。

反對習近平的人發表評論說,習近平在40周年改革大會的講話,無疑是他政治上的滑鐵盧。儘管習近平在報告中強硬宣稱「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但他也知道其後果就是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習近平是不甘心的,他必須要利用機會為自己挽回面子,於是習盯上了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會。

反對聲浪中北京再次強調習核心

回顧前兩年的政治局民主會議,與這次有些類似,但又大不相同。

2016年12月26日至27日的民主生活會的重點是樹立習近平在黨內的核心地位。其背景在於,習近平通過反腐、軍隊改編和設立改革領導小組集中了黨政軍所有權力,開始布局19大。他需要全黨對他的忠誠和服從。

2017年12月25日至26日的民主生活會,習近平提了四句話:「在思想上高度認同,政治上堅決維護,組織上自覺服從,行動上緊緊跟隨。」當時中共19大已經召開,政治局成員基本上是習的親信,習大權在握,開始信心滿滿地推行他自己的想法,希望政治局成員都充當他的馬前卒。

這次新華網指出,2018年政治局民主生活會,先是24位政治局成員「逐個發言,按照要求進行對照檢查」,隨後習近平做總結。會議強調,維護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是保證全黨團結統一的「根本政治保證」。

新華社還對習近平進行了歌頌,說習「戰略判斷高瞻遠矚,政治領導嫻熟高超,人民立場鮮明堅定,歷史擔當強烈堅定,充分證明不愧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如此高調評價,這是以往類似會議上從來沒有的說法。

這些黨八股話語讀來讓人頭暈,但如此這般高調強調習近平的核心地位,讓人感覺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莫非習近平的核心領導地位受到了衝擊、從而要再次強調習核心? 


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會上充斥黨八股話語,高調強調習近平的核心地位,讓人聯想莫非習近平的核心領導地位受到衝擊而要再次強調習核心?(新紀元合成圖)

那麼,誰在挑戰習核心呢?

目前25名中央政治局成員為:丁薛祥、習近平、王晨、王滬寧、劉鶴、許其亮、孫春蘭(女)、李希、李強、李克強、李鴻忠、楊潔篪、楊曉渡、汪洋、張又俠、陳希、陳全國、陳敏爾、趙樂際、胡春華、栗戰書、郭聲琨、黃坤明、韓正、蔡奇。

很多人以為,這裡面習近平的親信占了絕大多數,但《新紀元》出版的書籍《習王體制部署 習要掌權二十年》中,獨家分析了這25人中,習近平的勢力只占了70%左右,這為有人挑戰習核心埋下了隱患。


新紀元叢書No.065《習王體制部署 習要掌權二十年》分析,中共中央政治局25人中,習近平的勢力只占了70%左右。(新紀元)

尤其是2018年的形勢巨變,給習近平的反對者帶來了機會。

人人表態折射高層嚴重分歧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說,分析人士認為,這次中共黨內「民主生活會」實際上是一次高官自我審查會,折射出中共黨內在諸多問題上出現嚴重分歧。

法新社認為,北京現在其實是比較緊張的,尤其是中共權力核心集體如此「自我批評」,「極其稀有」的顯示了中共內部的緊張。

中共18大以來,中共高層內鬥已步入公開化、白熱化的程度,習近平通過反腐「打虎」運動,查處了至少50個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包括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政治局委員孫政才,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政協副主席令計劃、蘇榮等多名副國級以上官員,而且他們大多都是江派人馬。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林和立也認為,很可能此前「一些政治局成員做了或者說了與習近平利益背道而馳的事情和話」,所以需要批評和自我批評。

北京獨立政治評論人士華頗認為,中共向來缺啥喊啥。北京現在「嚴重缺乏信心」,「沒有安全感」,「害怕有人會造反」。在暗流湧動的中共內部,北京可能認為,進一步極權、要求他人絕對服從,是應對內外部挑戰的唯一辦法。

反習人士評論說,習近平的政治倒退已招致內憂外患,天怒人怨,黨內政治精英、商業精英和知識精英以及紅二代均與他反目,習的權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因此這次民主生活會習近平迫於黨內壓力,不得不檢討民主集中制問題。

有人想找出哪些人在反對習近平,其實如今反對習近平的,不只是個人,而是幾大群體。

《新紀元》周刊在上一期(第615期)封面故事「習近平左右為難」中指出,如今,大陸左派、右派、還有江派,以及各級官員、普通百姓、受迫害的群體,都對中共現行政策不滿,怒火就衝著習近平來了。

在中國大陸,左派一般指共產主義原教旨那批黨內理論家,以及民間的毛澤東文革的支持者(毛左、五毛、小粉紅等),右派一般指具有西方民主思想的知識分子或各界精英。

右派反對習近平,因為習老是高調叫喊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馬列主義。隨著《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等系列書籍的出版,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是毀滅人類,誰堅持共產主義,誰就是死路一條。

當然,也有人為習近平解釋說:在中共體制下,習近平不得不「打左燈、向右轉」,假如他直接向右轉,還沒等他開始改革,中共體制早就把他排擠消滅了。


在中共體制下,習近平不得不「打左燈、向右轉」,假如他直接向右轉,還沒等他開始改革,中共體制早就把他排擠消滅了。(AFP)

中共官員私下都反對習近平,因為習制定的八項規定,剝奪了官員們很多掠奪無度、吃喝玩樂的特權,在習治下,很多官員的收入減少了大半,他們多數心懷怨恨。另外,中共面臨經濟崩潰、政治坍塌的重重危機,習近平推出的很多改革政策,都是顧了這一頭、扔了那一頭,顧了頭顧不了腳,下面執行起來都很難,很多事官員不知道該如何做,於是消極怠政,心生不滿。

習近平上臺後,為了維持中共不立即解體,不斷高壓管制百姓,鉗制言論自由,對某些團體的打壓迫害仍不斷強化。而中國經濟卻由於中共前些年的胡亂政策導致的惡果而持續下滑,這令普通百姓的生活日加困難,於是,很多百姓對此也是怨聲載道。

對於江澤民派系來說,江澤民由於血腥鎮壓修煉真善忍的善良百姓而欠下了累累血債,江派擔心習近平會清算其罪行,在習執政的頭五年,一直與習近平開始生死較量,多次暗殺習近平,並公開導致了天津大爆炸之類的慘烈血案。後來習近平為了避免習江內鬥鬥垮了中共,因此習江達成停戰協議,於是,江澤民、曾慶紅等江派腐敗大佬,暫時躲過了反腐一劫。

但江派一直在暗中繼續與習近平唱反調,在公開反習人士中,很多都是江派人馬假藉民意搞破壞。另外,中美關係惡化,中國經濟下滑,江派人馬就難以繼續貪腐,因此,江派也希望習近平能對美國讓步,從中搜刮更多的錢;同時也抓住了習近平的辮子,隨時都可以給習扣上「投降派、賣國賊」的帽子。假如習不讓步,江派也會以經濟下滑、習近平不稱職為由而把習趕下臺。

可以說,習近平現在的處境非常艱難。

中共政治左轉但打壓馬克思學會

左派反對習近平,因為表面上習近平高喊社會主義,但實際上卻對左派活動嚴格限制。儘管在40周年改革大會上習近平強調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不能改的,堅決不改,被外界稱為政治上左轉,但是,北京也對真正的毛左和馬列主義者實施打壓。

12月26日毛澤東125周年冥誕當天,當局抓走了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馬會)會長邱占萱,次日強制改組了北大馬會。改組後的新馬會被要求學習習近平思想。

北大馬會曾積極參與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維權運動。12月26日,邱占萱被七、八個中共公安人員帶走。第二天,北大馬會遭校方列出多項違規罪狀並強制改組,社團負責人被撤換。馬會會長變成了北大馬學院2018級碩士研究生馬寧,北大化學系2016級本科生、前會長邱占萱被撤換。32名改組後參與的學生,均為中共黨員、預備團員與共青團員,無一人是北大馬會原會員。

12月28日,北大「新馬會」召開首場讀書會活動,不但重溫習近平的重要講話,每人還被發放一本《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作為後續的學習材料。就在新馬會讀書會召開的同時,多名原馬會成員就在大樓外頂著凜冽的寒風舉牌抗議遭強制改組,遭到多名校方保安強力驅散。

中共以馬克思主義為宗,當局2018年5月4日曾在北京大會堂舉行大會紀念死去200年的德國人馬克思。官方理論刊物《求是》雜誌近日發表文章說,馬克思主義是中共「立黨立國的根本指導思想」,背離放棄馬克思主義「就會失去靈魂、迷失方向」。

但近期中共接連打壓以馬克思主義為號的北大馬會,人們頗覺離奇。多名學者說,這顯示中共的意識形態已經破產,剩下只有防範政權崩塌的高壓維穩。


近期中共接連打壓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顯示中共的意識形態已經破產。北大「新馬會」每人發放一本《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圖為19大前夕書店販售《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AFP)

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對自由亞洲電臺說,當局抓北大馬會會長,應該和目前中共最高當局面臨來自左派的壓力有關:「當深圳出現勞工問題的時候,他們打著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的旗號去支持的。這是當局最害怕的,因為中共就是靠這個起家的。」

他說:「馬克思主義重要理論是階級鬥爭理論,而且要用暴力推翻一個政權,建立新政權。所以一旦有人以馬克思主義出現的時候,中共反而會覺得這是一種對當局的挑戰。」

旅美政治學者楊建利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紀念毛,已經成為中國左派民眾反對體制的一種抗議方式。

「逢九必亂」 習近平被人誤解? 

曾經擔任尉健行祕書的王友群在〈回顧2018習近平 越是貪權保黨越是危機重重〉一文中,列舉了十大事件,說明習近平面臨了十面夾擊。

習近平除了面臨來自十方的壓力,還有歷史輪迴的因素。

《新紀元》周刊在2018年年初就預測,中國歷史上有「逢8魔咒」,每到尾數為8的年分,政局就動盪不已,2018年又恰巧是「戊戌年」,歷史上戊戌年為多事之年。看來,這次60年一輪迴的劫數又被中共遇上。

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變本加厲的「折騰」循環往復:1959年大飢荒之年、1969年中蘇邊境爆發「珍寶島事件」、1979年中越戰爭、1989年六四屠城、西藏拉薩戒嚴、1999年鎮壓法輪功、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

大陸民間有中共「逢八必災,逢九必亂」之說,事實證明,2018年的中共正應了此劫。

12月31日,香港《蘋果日報》刊發評論稱,中國國內外大量不穩因素接踵而至,持續升溫的美中貿易戰,不僅重挫中國經濟,也在動搖中共體制的根基。至年底,各個重要經濟指標加劇下滑,金融紊亂、消費者信心下降、就業不穩等,不穩定因素不斷增加。

同時,金融街阻擊戰陸續上演,投降論悲觀論輪番登場,有關「大動盪」、「大騷亂」等形容亂象之詞,常見於媒體報端,以預示年景。文章說,如今2019年在即,中共是否能逃過「逢九必亂」的劫數值得關注。

目前很多人反對習近平,說他搞獨裁,想當皇帝,不過,《新紀元》周刊曾獨家分析說,習近平取消主席任期制,是為了多幹十多年,目標是統一臺灣。

在2017年兩會上,2000多名人大代表之所以能夠全票支持取消主席任期制,就是因為習近平承諾在他的任期中,他要實現統一臺灣這個中共夙願。


在2017年兩會上,人大之所以全票支持取消主席任期制,就是因為習近平承諾在任期內統一臺灣。圖為2019年1月2日,中共「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AFP)

另外,中共黨魁被拔高成偉大領袖、偉大舵手,這是中共這個黑幫制度的性質所決定的。黑幫要做什麼事,必須有一個具有絕對權威的大佬,否則就是一盤散沙。中共的權力既不是古代皇帝的君權神授,也不是民主制度的民眾選舉,要維持其非法統治,中共必須「製造出」一個偉大領袖,一個人民救星來「人造神」,否則就無法維持其統治。

也許,王滬寧、栗戰書和習近平都深諳此理,於是不斷炮製出維護習核心的種種政治運動。

習暗中推改革 先在政治局統一思想

回頭再來分析聖誕節時習近平召開政治局25人會議到底談了什麼。當然,從新華社的報導中找不到真正的東西,而各大媒體分析的中共內部嚴重分歧,也許只是答案的一方面。

因為習近平從2016年就開始成為習核心,儘管2018年經濟下滑時習近平的權威受到影響,但在25人的政治局中,不管私下存在多少分歧,但習的核心主導地位是無可挑戰的。

很可能這次會議的主題不是再次強調習核心,而可能是習近平要走新路,在此之前習必須首先得到政治局24人的贊同,並讓這24人表態要跟習一起走新路。

這個新路最快捷直觀的體現,就是中共對美國的態度會從強硬對抗改變成妥協配合,體現在中共政策上就會帶來巨大變化。

《新紀元》周刊此前分析了,早在習近平剛剛上位的2013年18大三中全會上,習就提出了改革開放60條。那時由於江澤民派系的竭力阻撓,這些改革措施都無法具體實施,於是,習近平不得不藉反腐打掉反對改革的江派高官。

這一打就是五年多。這次政治局會上,習近平宣稱「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全面從嚴治黨取得重大成果」,有評論認為,主要因為通過反腐已確立了習核心的地位,再無強調反腐的必要,另外也因為面臨經濟壓力,不製造官員人人自危以緩解中共政權危機。

不過換個角度看,習近平說反腐已經取得壓倒性勝利,那就應該回過頭來搞改革開放了。

《新紀元》周刊曾獨家分析了10月30日得知特朗普要打電話給習近平時,習近平緊急召開了政治局會議,可能那時習近平就想到了要對美國讓步妥協,從而促使中共的改革往前走一步,更多地實施18大三中全會的60條。

眼下正是美中貿易戰的談判階段。經過了幾個月的互徵關稅,中國經濟受到了重創。有經濟「晴雨表」之稱的股市表現最為明顯。

受美中貿易戰衝擊,2018年中國股市爆發股災,全年市值蒸發13.2萬億人民幣(2.4萬億美元),彭博社稱,這是該社2002年開始編制該數據以來最大的跌幅,中國股市成為2018年全球表現最差的市場。大陸94%股民虧損,人均虧損9.1萬。


受美中貿易戰衝擊,2018年中國股市爆發股災,全年市值蒸發13.2萬億人民幣(2.4萬億美元)。(AFP)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A股當中,滬指全年累跌了25%,回到了十二年前的水平。深成指大跌了34.4%,創業板下跌了28.65%,中小板下跌了37.75%。

由於官方的「誤判」,造成了貿易戰越戰越急,越打越大,最後不得不接受被外界稱為「緩刑」的「90天談判」。如果達成協議,意味著全面接受美方開出的條件,有被指「軟弱」的嫌疑;如果談不好,3月2日貿易戰將重燃戰火,在中國經濟全面遭逢寒冬的背景下,這樣的惡戰可能會動搖中共政權的基礎。

有評論認為,無論中美雙方是否達成協議,習近平可能都要面臨指責,說白了就是「裡外不是人」。

但換個角度看,在股市和經濟壓力下,假如習近平願意改革,願意接受美國的建議進行結構性改革,那習近平會採取什麼措施,來讓黨內接受他的新奇想法呢?政治局統一思想就成了第一步。

也就是說,這次政治局民主生活會,24位政治局委員逐個談的是,自己如何理解及緊跟習近平的與美國讓步的心路歷程。

北京大動作向美國靠攏 將達成協議

果不其然,人們很快看到北京採取了一系列新措施來滿足美國的要求。

12月21日,北京召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外界觀察人士表示,這個會議「暗藏的密碼」就是「低調向美方示好」。

12月23日,中共人大常委會審議了加強對外商投資合法權益保護的《外商投資法草案》,從四個方面做了規定:一是加強對外商投資企業的產權保護;二是強化對涉及外商投資規範性文件指定的約束;三是促使地方政府守約踐諾;四是完善外商投資企業投訴維權機制。

12月24日中共宣布,從2019年1月開始,對706項商品減免進口關稅,包括新能源汽車用鋰離子電池等;而且從2019年7月1日開始,取消14項訊息技術產品的進口暫定稅率,同時縮小進口暫定稅率適用範圍。

12月25日,北京公布2018年市場准入負面清單,減少約170多個項目,並且由試點改為全面實施。不過,對外資禁止及限制項目仍超過150項。

12月27日,中共商務部發言人稱,即便現在美國處於聖誕假期,雙方工作團隊始終保持了密切的溝通,各項工作正在「有條不紊地按計畫如期推進」。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日前訪問日本並接受日本放送協會(NHK)專訪,首度改口說,「中國製造2025」只是「規劃指南」,還不是正式的「行業政策」。這顯示北京在貿易戰中承受美方巨大壓力,逼使官方必須改變口徑。美國之前對中興和華為出手,被認為有劍指「中國製造2025」的用意。

12月27日,外媒引消息說,由美方副貿易代表格瑞斯率領的代表團將於1月7日前往北京,與中方展開談判。

12月28日,中國海關總署官網公告,即日起允許美國大米輸華。這將是中國首次進口美國大米。同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批准首輪984宗中國貨品豁免關稅的申請,涉及約340億美元中國貨品,追溯至7月6日開始徵收25%關稅當日。

12月29日周六,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說,剛才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進行了很長時間且非常好的討論,與中方的談判「正在取得重大進展」。

「交易進展得很順利。如果達成協議,它將會是非常全面、涵蓋所有主題、領域和爭議點的協議。正在取得重大進展!」特朗普寫道。

也許在未來70天中,人們會不斷看到習近平推出的各種改革新政策。但願這次在美國的監督下,中共能說到做到。◇

新紀元周刊 第616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中美貿易戰迄今,牽動中共面向國際局勢變化後的政治佈局,以及一步步走向國進民退的收緊手段。

四中全會推遲,內幕如何?全中國的下一步在何處?且看分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