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風雨攜手共度 張玉華美國救夫馬振宇


張玉華為營救丈夫馬振宇而奔走國際的故事,感人至深。(新紀元合成圖)

獲邀至白宮與特朗普總統交談的法輪功學員張玉華博士,是原南京師範大學俄語系主任、南京市第十二屆人大代表。

她的先生馬振宇則是原中國信息產業部高端人才,至今仍在中國冤獄。

這對精英夫妻的故事,正在舉世矚目中繼續譜寫。

文 _ 文華

2019年7月17日,法輪功學員張玉華在白宮與特朗普總統交談,她請總統幫助援救她的丈夫馬振宇,總統回覆說「我明白了」。希望之聲曾在2018年7月專訪了張玉華,講述了這對優秀高端人才在大陸風雨二十年的悲慘故事。

馬振宇: 優秀的雷達總體組設計師

馬振宇1962年6月6日出生於山西,畢業於西北電訊工程學院(現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後來他在中國信息產業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擔任雷達總體組設計師,負責大型雷達研製調試負責人。他曾設計完成重大軍工電子產品,並主持四部設計,1999年之前,馬振宇的年薪在10至15萬人民幣左右,這在當時屬於非常高的工資了。

張玉華介紹說,馬振宇31歲就在單位裡擔任大型電子產品項目的主設計師,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優秀高科技人才。然而由於長時間加班,長期處於微波輻射的環境下身體受到嚴重傷害,導致他的免疫系統受損,白血球低,經常感到噁心,還有鼻炎、神經衰弱等病症,身體經常出現極度疲憊狀態。儘管他也曾四處求醫,但效果甚微。

1995年5月,有一位負責檢驗產品的空軍某研究所領導向他介紹了法輪功。在通讀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之後,馬振宇感到非常震驚,多年來的諸多疑惑都找到了答案,所以他決定走入法輪功修煉。修煉後不久,他的身體狀況得到明顯改善,各種病症很快消失,以後再也沒出現過。

由於親身體驗到了法輪功的神奇,他愈加堅定了修煉的信心,開始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單位裡,他任勞任怨,領導交給什麼工作從不推辭。既努力做好工作,又不為名利所累,再忙、再累,心裡總是輕鬆、祥和的。

1998年,上級要求十四所配合空軍某部參加國家某實驗項目。在時間緊、任務重的情況下,馬振宇帶領他的團隊以高質量、高標準的要求,所有項目一次通過。領導和同事都說這麼大的項目能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完成,不出一點差錯,簡直是奇蹟。

還有一次,馬振宇到內蒙古協助部隊進行項目實驗。因長途運輸過程中的不穩定狀態導致產品出現一些問題。發現問題的當晚,在內蒙古草原上,馬振宇和他的同事頂著鋪天蓋地的蚊子襲擊,將故障一一排除,保證了項目實驗如期舉行。之後,空軍某部參謀對領導講:以後十四研究所的項目只派馬振宇一個人參加就可以了。

1999年7月上旬,馬振宇還到北京為研究所爭取到了一個幾千萬元的項目,然而,他回來不久就被抓了。

🔥 訂閱【新紀元周刊】YOUTUBE頻道,並記得按個鈴鐺即時收看噢 https://bit.ly/2T8nQe8 🔥

文章未完,繼續往下閱讀

義務輔導員被抓 七年冤獄不屈抗爭

1999年7月20日始,馬振宇成為第一批被中共抓捕的對象,中共警察突襲查抄馬振宇的家,未發現任何與政治有關的材料和行為,沒有名冊、沒有動錢,連抄家的警察都說,法輪功是好人,中央要是換個方式處理法輪功問題就好了。


1999年7月20日中共發動鎮壓法輪功,馬振宇成為第一批遭抓捕的對象,中共警察突襲查抄馬振宇的家。圖為真善忍美展畫作《七二零》。(真善忍美展)

被關押兩個月後馬振宇被放回家,然而家已被洗劫一空,工作也被停止。2000年,馬振宇雖恢復工作,但只能打雜。主任邀他調試一個新產品,但上面不同意。產品壞了,去了多少人都修不好,誰都知只要馬振宇去,馬上就能修好,但他被限制不能離開南京地區。

南京第十四研究所原有三百多人修煉法輪功,包括原黨委書記古丕中夫婦。迫害開始後,古丕中被上級一次次約見,逼迫其「轉化」。因不堪重壓,古丕中先生於1999年11月離世。

2000年11月,因馬振宇想去北京向政府反映一下自己真實的想法,南京公安立即追了過來。南京市江東門派出所把他吊在門上抽打,他後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蘇州監獄。

在監獄裡,馬振宇絕食反抗,獄警就指使犯人折磨他,將馬振宇一次次的按倒、跪下,然後拎起來,再摔下,再拎起來,令人痛苦不堪。

為了激起犯人的仇恨,給馬振宇施加精神壓力,警察要求全中隊犯人在馬振宇絕食期間超時間出操,讓所有的犯人連續跑了一個多小時。警察用酷刑折磨及連坐方式,逼迫馬振宇就範。在蘇州監獄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可以得到額外獎金、升官和榮譽;犯人可拿到獎勵分、減刑。在這些獎賞誘惑下,獸性、暴力等人性最惡的一面充分膨脹,各個中隊競相效仿。

中共迫害馬振宇,並株連其家人。馬振宇的女兒歷來是「三好生」,曾代表所在小學參加過南京小學生形象大使比賽,獲綜合素質第一名。但在馬振宇2000年被捕後,她被拒絕在南京讀書,只好轉到蘇州私立小學,那年她才十歲。

馬振宇的前妻深知中共的邪惡,為了保護孩子不受傷害,在馬振宇被非法關押期間忍痛提出離婚。老岳父也被原單位趕出。

2007年,馬振宇出獄後,沒有了家,又被單位解職,成了食不果腹、居無定所的流浪者。

但無論處境如何艱難,馬振宇都沒有放棄心中的信仰。無論是在單位、還是勞教所或監獄,只要說一聲不煉了,就可以停止迫害,恢復工作,但法輪功學員就是不言放棄,這錚錚鐵骨、坦坦胸懷,令人敬佩。

🔥 訂閱【新紀元周刊】YOUTUBE頻道,並記得按個鈴鐺即時收看噢 https://bit.ly/2T8nQe8 🔥

文章未完,繼續往下閱讀

為了公司責任 第五次被抓

2009年4月30日,馬振宇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又一次被非法抓捕近半年。

出來後馬振宇找到一個工作,他認真做好手頭的業務,公司也很器重他。2011年5月16日,二個便衣來他公司「尋人」。這個時候,他完全可以選擇離開,躲過隨時可能發生的抓捕,但他是個有責任心的人,不想讓公司業務沒有交接就中斷了,他不能為了自己個人的安危而出離。

13天後的2011年5月26日,馬振宇第五次被抓,當時他跟張玉華才剛結婚一個多月。這次馬振宇被以肖寧健為首的市「610」惡警和下關區四所村派出所暴力劫持,遭暴徒當街大打出手、之後刑訊逼供,以致馬振宇心臟嚴重受損,但仍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2017年9月19日,馬振宇在住處被南京市秦淮區瑞金路派出所綁架,現仍被非法關押在蘇州監獄。

張玉華:親身體會 大法真實不虛

張玉華,1963年出生在東北,畢業於黑龍江大學俄語系,獲博士學位;畢業後作為引進人才,被引進南京師範大學工作,曾任該校外國語學院俄語系系主任,破格晉級副教授職稱。

她是南京師範大學中青年骨幹教師,學術帶頭人,主持多項學術課題,發表多篇有獨到見解的具有開拓性質的學術論文;她熱心於教學、曾多次獲校優秀教學成果獎。她為人熱情,熱心公益事業,曾任南京市第十二屆人大代表及其法制委員會成員。

在希望之聲專訪中,張玉華介紹說:「我原來身體狀況不好,從年輕時就患有貧血、痛經等病症,身體比較虛弱,畏寒、沒有食慾;還有臉部皮膚過敏、結膜炎等,溫度達到或超過33攝氏度時就會出現頭痛、眼睛痛、呼吸困難等症狀。後來越來越嚴重,又出現了甲亢、心臟功能衰弱等疾病。

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僅僅十來天,我就明顯感受到各種症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食慾大振,能吃能喝,身輕如燕,騎自行車飛快也不覺得累,好像有人向前推著一樣,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狀態。


修煉法輪功僅僅十來天,張玉華就明顯感受到身輕如燕,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狀態。圖為悉尼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明慧網)

除了身體的轉變以外,我還體驗到了一些超常現象。比如小腹部位法輪的轉動感非常明顯;晚上睡覺時總覺得自己往上飄,連被子都一起往上飄。有時靜靜的站著不動時,腳就會離地,只剩腳趾尖兒還連著地面。這些真真切切的感受使我認識到,《轉法輪》中師父寫的全都是真實不虛的!

在中國大陸現在是金錢第一,幾乎所有人,不是為了權,就是為了錢,鬥得天昏地暗,你死我活。可是我們師父卻要求他的弟子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從做一個好人做起,不斷的提升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最後,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如果中國大陸像這樣做好人的人越多,結果會怎麼樣?那一定是一個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天地人合一的真正的和諧社會了。

修煉法輪功之後,我不僅身體好了,而且工作更加優秀出色,我的科研成果得到同行們的充分肯定,教學也受到學生的一致好評,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調查的。」

🔥 訂閱【新紀元周刊】YOUTUBE頻道,並記得按個鈴鐺即時收看噢 https://bit.ly/2T8nQe8 🔥

文章未完,繼續往下閱讀

前夫告訴兒子:媽媽非常了不起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他親自下令製造假自殺、假自焚、一千四百例等假新聞栽贓法輪功、為迫害找藉口。江澤民違反《憲法》、繞過人大和人大常委會,私自在國內外媒體上誣衊法輪功,並脅迫最高法院和檢察院違反《憲法》、擅自解釋《刑法第三百條》用來迫害法輪功。因為法院、檢察院是執法機關,無權解釋法律,更無權制定法律,中國憲法規定全國人大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是立法機關、才有權制定並解釋法律;至今中國沒有任何法律說法輪功在中國是非法的。

720迫害開始後,張玉華隻身一人到江蘇省政府信訪辦上訪,遭到非法拘禁,成了江蘇省教育界受迫害的「重點人物」,其後雖然恢復了工作,但仍時常受到非法監視。張玉華的丈夫因害怕中共的迫害,提出與她離婚。

2001年夏,張玉華被南京警察從家中綁架,當時在場的還有她上小學的兒子,警察們像土匪一樣地的抄家和野蠻地強行帶走母親的行為深深傷害了幼小的孩子。張玉華只好給已經離婚、遠在北京的前夫打電話,希望他去照管孩子。

被帶到派出所後,張玉華憑著正念,堂堂正正地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走出了派出所。等警察們發現後,到她家要人,態度蠻橫不講理。張玉華的前夫雖然不修煉法輪功,但他早已從孩子及他的母親身上知道了法輪功好。他正告警察:「人是你們帶走的,現在你們又回來要人?我們懷疑你們將人弄哪兒去了,她現在到底是死是活?」

警察們面面相覷。前夫接著痛斥警察:「你們找我要人,我還找你們要人呢!我小孩還沒有人管呢!再者,我想你們心裡也清楚他們是怎麼回事,你們用得著這麼無理嗎?」

警察走後並不甘心,他們把手伸到了北京。張玉華原來的公婆以及他們的親戚都受到了搔擾,就連這位前夫的哥哥家的樓下,也出現了蹲坑的警察。

前夫也經常安慰孩子受到傷害的心靈,告訴孩子:「你的媽媽是好人,是非常值得尊敬的,堅持真理的修煉人,你不要覺得在小朋友面前抬不起頭來,你的媽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

七年七個月監獄酷刑 令人不堪回首

2002年南京市人代常委會因張玉華被勞教而罷免了她的人大代表的資格,南京師範大學也在中共的脅迫下又非法開除張玉華,「文革」式的各種迫害降臨到她身上。

談及她遭受的迫害,張玉華表示:「說實話,有關這方面的情況我不想多講,那種殘酷的迫害任何時候想起來都會不寒而慄。

我曾三次被劫持到江蘇省女子勞教所,一次被非法關押在南京女子監獄,長達七年七個月失去自由並遭受迫害。

2004年7、8月分,在南京女子監獄,獄警顧邵華、丁鴻燕強迫我兩個星期不許坐下,不許睡覺。長時間的站立使我的雙腿都腫了,行走困難。南京是被稱為中國四大火爐之一的城市,7、8月分是酷暑難耐的高溫季節,這種非人的折磨使我神智恍惚,經常摔倒。

2005年10月下旬,南京市鼓樓區610以及市610辦公室的人進駐南京女子監獄,與監獄聯合開始加快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轉化。我們被強制與其他服刑人員分離開,單獨被關在監獄的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是獄中獄,牢中牢。在這裡她們施行了一個陰損的毒招兒——就是不讓人上廁所、長時間不讓人上廁所。我們知道人的生理是有極限的,不少人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或者將頭靠在牆壁上,以緩解極度的困乏和疲乏……

針對這些情況,610想出了一個極其卑鄙下流的手段:他們複印了很多我們師父的畫像,鋪到地板上,貼到牆壁上,到處都是,一抬腳會踩到,一靠牆會碰到。作為真修弟子,誰能願意踩踏備受尊敬的師父的畫像呢?這種對人格、尊嚴的羞辱,對我的精神打擊極大。

法輪功弘傳全中國,弘揚全世界,完全靠的是『真、善、忍』的巨大威德,完全靠的是淨化身體、淨化心靈的奇效,完全靠的是修煉者發自內心的自覺自願。與中共的做法完全相反,法輪功沒有任何強迫命令!中共越是以這種最無恥的手段對待法輪功學員,就越加堅定了我修煉法輪功的信念。」

強制注射不明藥物 六次勞教所拒收

2011年4月,歷經滄桑的馬振宇和張玉華走到一起,結婚了。但一個月後,馬振宇又被抓了,不久,張玉華也被抓了。

張玉華回憶說:「2011年11月,有一天我正在路上行走,被南京卸甲店派出所的警察綁架。他們把我抓到派出所,對我進行非法的突擊審訊。一個不肯報出自己姓名、身著便衣的國保人員對我搧耳光,還把我從凳子上拎起來,再摜在地上。

這一次我身上沒有帶任何真相資料,他們沒有找到迫害我的任何『證據』,可是他們仍然將我劫持到南京市看守所,最後非法勞教我一年。

2012年1月10日晚上,我開始被國保警察強行灌藥。他們把我的四肢銬在床上,並按住我的四肢和頭部,緊緊掐住我的兩腮迫使我張嘴。灌藥前他們先給我注射了不明藥物,約半小時後我感覺舌頭發麻、舌根發硬,四肢僵硬並開始抽搐。

第二天早晨,國保的這些人再次重複昨天的動作,我的四肢被銬在床上,強制給我注射了不明藥物並鼻飼灌藥。周國意等人按住我的頭,從鼻腔插入一根管子到胃部,灌入幾管子黏稠物,灌後這根管子一直沒有拔出來。


張玉華在監獄遭強制注射不明藥物及鼻飼灌藥,遭迫害至出現生命危險。圖為酷刑演示:野蠻灌食(鼻飼)。(明慧網)

我感覺頭暈、心慌、噁心,繼而全身一陣陣抽搐,全身肌肉劇烈疼痛,抽搐時伴隨一陣陣喉頭痙攣,面部肌肉繃緊,嘴好像都難以張開,透不過氣來。同時心臟狂跳,感覺就像馬上要死過去一樣。

屢次暴力灌藥導致我的生命出現危險,但南京的國保警察並沒有罷手,六次欲強行送我去勞教所都被拒收,之後通過關係,宴請勞教所醫院的院長後,第七次將我送往勞教所,這次勞教所同意接收了。」

誰能相信當今中共警察能幹出這樣的事?這哪裡還有一點法治可言?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把中共警察徹底變壞了。

6封信判3年?信也不是他寫的

2017年6月,南京的一家快遞店發現有六封寄給國家機關的信,就舉報給南京市公安局。隨後警察拆開信件,發現是寄給國家領導人栗戰書和胡春華等人,內容是講述有關法輪功真相,「610」的人懷疑是馬振宇寄的,經過多次跟蹤找到了馬振宇的住處。

2017年9月19日下午4點多,馬振宇在他居住的小區門口,被警察暴力綁架到南京市鎖金村派出所,其中有一個叫高洪華的人對馬振宇拳打腳踢。21日轉到看守所。10月末,案子由公安轉到檢察院。南京市玄武區檢察院開始審查案件,原定2018年4月18日開庭審理,但臨時將開庭時間延遲為5月16日,理由是公安要補充所謂證據,其實就是證據不足。

6月28日,南京市玄武區法院非法判處馬振宇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3萬元,主要理由就是指稱他給國家領導人寫了六封信。


南京法輪功學員馬振宇2017年在看守所隔著鐵欄杆會見律師時的照片。(張玉華提供)

當時已經在美國的張玉華表示:「我聽到這個消息後非常氣憤,這是什麼法律?他們口口聲聲說要依法治國,可是沒有哪一款法律條文規定不能給國家領導人寫信。而且律師告訴我,馬振宇說他並沒寄這些信。他們只是憑懷疑就抓人,抓了人再收集所謂證據,同時逼迫、誘騙其他人提供口供,然後據此定罪。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次最讓我揪心的是,2017年10月28日,警察去玄武區看守所給馬振宇送批捕通知書時,一個穿便衣的人對馬振宇說:『這次就讓你死在裡面了!』這句話讓我不寒而慄,多年來我們被綁架進勞教所的一幕幕又浮現在眼前……」

🔥 訂閱【新紀元周刊】YOUTUBE頻道,並記得按個鈴鐺即時收看噢 https://bit.ly/2T8nQe8 🔥

文章未完,繼續往下閱讀

罪名不成立 張玉華在美國緊急救夫

南京市玄武區法院最後以違反刑法第三百條即「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判馬振宇有罪,這完全是故意枉法裁判。

「罪刑法定」這是國際公認的刑法原則,即法無明文規定的,不為違法。迄今為止,中共的法律中沒有一個法律規定「法輪功是邪教」。中國公安部發布的《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中認定有14種邪教組織,但其中沒有法輪功。既然沒有,何來利用之說?再說「破壞法律實施」也是荒謬之詞,給國家領導人寫信就算破壞法律實施?!

張玉華在得知馬振宇被劫持的消息後,尤其是聽到他們一定要將馬振宇整死在監獄裡的消息後,心急如焚。「我不敢怠慢,因為我接觸到的中共的國安、公安的那些人他們沒有人性,說到的壞事就一定會做到。」張玉華開始四處奔走,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馬振宇被劫持的情況,希望正義力量早日營救馬振宇出獄。

在2017年聯合國峰會期間,張玉華到紐約聯合國總部大門外高舉牌子,請求出席聯合國高峰會議的193個聯合國成員的國家元首或政府高官,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呼籲國際社會敦促南京警方立即釋放馬振宇。


張玉華2017年9月21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舉牌呼籲各國政要關注法輪功受迫害問題,呼籲營救她的丈夫馬振宇。(戴兵/大紀元)

2017年10月2日,張玉華來到美國首都華盛頓,向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政策高級專員Tina L. Mumford、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和東太平洋事務的官員Chelsea Brint、美國國會眾議員Adriano Espaillat等人反映馬振宇被迫害的情況,並通過電子郵件協助他們追蹤著馬振宇的案情進展。馬振宇的案子於是寫進了美國2018年度的人權報告。

給中共寫信被判刑 美國總統回信了

張玉華說,「我還多次致信美國的特朗普總統,請求他幫助制止中共對馬振宇乃至對法輪功的迫害。特朗普辦公室多次回信,並曾打電話詢問馬振宇的情況。

2018年的5月末,我收到了5月20日從華盛頓DC發出的總統回信。特朗普總統在信中寫道:「親愛的張博士,感謝您花費時間寫信……我們將繼續捍衛美國的價值觀,鼓勵那些為人類尊嚴而奮鬥的人們……。」

2018年11月19日,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薩姆布朗巴克也回信表示:「因你們修煉法輪功,中國官員對你及你丈夫的嚴酷懲罰是令人髮指的。我們將繼續尋求機會為你丈夫發聲……。」


2019年3月4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左)為張玉華博士(中)營救丈夫伸出援手。(希望之聲)

張玉華有感而發:「通過這件事情也讓我看到了一個鮮明的對照,在中國給國家領導人寫信要被判刑,而在美國,我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外國人,可是我不僅能自由的給總統寫信,還能夠得到答覆和支持,誰好誰壞不就一目了然了嗎!」◇

新紀元周刊 第644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https://goo.gl/h1s2eA

新紀元暢銷書籍《中國大變動系列叢書》世局突變在即,且看中國企業家們如何保財保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