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病毒來源】武漢病毒所長王延軼是特招生 丈夫舒紅兵是江綿恆馬仔


就在全球質疑武漢疫情是因為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病毒引起之際,有關該所女所長王延軼和丈夫舒紅兵的更多情況被曝光。(大紀元合成圖)

武漢肺炎蔓延全球,外界質疑病毒來源與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相關,與此同時,病毒所長王延軼和丈夫舒紅兵不為人知的內幕,也相繼曝光,直指兩人與江綿恆關係非比尋常。

文:王華

就在全球質疑武漢疫情是因為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病毒引起之際,有關該所女所長王延軼和丈夫舒紅兵的更多情況被曝光。

王延軼2000年進入北京大學,是利用其父母在北京和在陝西的關係。新浪網上公布的「北京大學2000年陝西省錄取新生名單(理科)」,47人中就一個人沒有考號,是免試推薦的。這個人就是王延軼。

王延軼被曝小三上位 舒紅兵四次結婚 

公開資料顯示,2000至2004年,王延軼曾在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讀取學士學位,而舒紅兵當時正是該學院的特聘教授。

大學一畢業,舒紅兵和王延軼就結婚了。舒紅兵生於1967年,一共結婚四次,大王延軼14歲,兩人還是師生戀。

2005年,武漢大學面向海內外公開招聘,舒紅兵參與競聘,成為生命科學學院院長。隨後不久,舒紅兵動員在美國讀博士的妻子提前回國。

2010年11月,剛剛拿到博士學位五個月的王延軼,直接成為武漢大學生命醫學院副教授。這時,該院院長是她的丈夫舒紅兵。

2012年,王延軼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分子免疫學學科組、研究員╱學科組長,這時,舒紅兵是中科院院士。

2014年11月,王延軼被評為國家傑出青年(博士畢業四年被評傑青),這時舒紅兵是武漢大學副校長,全國政協委員。

2018年12月,王延軼在升為武漢病毒所所長後,又被錄用為武漢市第十三屆政協委員會委員。此時,舒紅兵為全國政協常委(副部級)。

網傳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致信王延軼的丈夫舒紅兵,建議他的妻子王延軼辭職,以免耽誤中國科學院。網傳的信中,饒毅稱王延軼不適合擔任武漢病毒所所長,有三點原因:專業不符、水準比較差、年資太低。

王延軼,1981年出生,19歲考入北京大學,2004年畢業後到美國的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攻讀免疫學碩士,2006年畢業後到武漢大學當講師,2007年開始在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攻讀微生物學博士。

目前,舒紅兵是中共政協委員,國家科學院院士,同時擔任武漢大學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主要從事免疫相關的細胞信號轉導研究,發現多個抗病毒天然免疫與炎症反應的關鍵信號和調節蛋白。

還有推友@Evergreen2k爆料說,「37歲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靠打敗三姨太,結婚上位為第四姨太,於是順利評職稱做所長,僅僅兩篇論文。原來最高安全級別的病毒研究所,竟然是這樣的人當所長,病毒洩漏簡直就是很自然的事,太自然了。」

下面跟帖說:「轉華人論壇扒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武漢P4實驗室為其下轄機構。鹽堿地特色,小三上位的青年才俊,因傍上北大海歸長江學者一步登天。這麼危險的實驗室遇到這麼奇葩的管理者,發生什麼妖異之事都不奇怪。」

安排王進中科院和計生委 早就覬覦所長位 

王延軼2012年調到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分子免疫學學科組,擔任研究員和學科組長。那時舒紅兵或許早就知道中科院要在武漢建立全國最高安全級別的病毒實驗室。2003年薩斯疫情後,中共就開始籌備P4病毒實驗室,加強病毒研究。

令外界感到詭異的是,2014年7月王延軼還掛職武漢武昌區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擔任副主任一年,之後她在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病毒病理研究中心擔任副主任,幾個月後就被提拔為病毒所的所長助理,一年後的2015年12月就擔任副所長,2018年10月,39歲的王延軼擔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

為何她要到計生委擔任掛職副主任呢?原來,中共國家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是武漢病毒所P4的驗收單位!

據知情人透露,2003年薩斯疫情爆發,當時大陸僅有幾個所謂的P3實驗室,但無標準評價是否能達到從事薩斯研究的要求,那時中國尚且沒人見識過國外P4實驗室完整結構,更沒有生物病毒安全標準。

於是,中共決定把中科院病毒所,升級為中國首個生物安全防護等級最高的實驗室(即BSL-4實驗室,也叫P4實驗室)。原定2006年建成,但一直拖到了2015年1月才建成。

2017年8月,武漢P4實驗室正式運行。據相關專家介紹,P4實驗室的安全措施比P3實驗室更嚴格,研究人員入內不僅要穿全封閉的防護服,還要攜帶氧氣瓶。

2018年1月,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BSL-4實驗室)通過驗收,驗收單位則是中共國家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

武漢病毒實驗室原計畫由法國公司承建,但最後改成了中國公司。外傳驗收時有的地方不合格,但靠關係,計生委就給了驗收合格證書。

回頭來看郭德銀,儘管他是中國病毒專家,他也無力和舒紅兵、王延軼競爭,儘管王延軼只有兩篇有點價值的論文,而郭德銀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也有不少著作,但最後,靠小三上位的王延軼,還是擔任了P4病毒所的所長,而郭德銀在2016年調到廣州的中山大學擔任醫學院院長。

王只是前臺小角色 舒紅兵是江綿恆馬仔 

王延軼的小三上位史曝光後,2月1日,獨立評論網站發表一則署名為「cwing」的貼文〈內鬥?傳中科院武漢P4所長王延軼小三上位,其夫舒紅兵為江綿恆馬仔〉。

貼文指,傳P4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小三上位,中科院是江家地盤,其夫中科院院士舒紅兵為江綿恆馬仔;大陸官場上,上位者總喜歡和自己同名,還長得相像的。舒紅兵和江綿恆,從照片看來,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親哥倆。帖文隨附舒紅兵和江綿恆兩人的照片。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也向《燕銘時評》證實,舒紅兵確實是江綿恆馬仔;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臺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

而舒紅兵是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中重要一員,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向《燕銘時評》披露,中共軍隊及中央、地方醫療生物科技系統,除攸關中共生化武器研製外,還與中共高層最關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江澤民上臺後至今,通過其子江綿恆及上海幫勢力,一直牢牢操控這一領域。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至今,江家及上海幫操控的醫療生物科技系統深度參與活摘器官等罪惡活動。

K先生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前臺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其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有爆料稱,王延軼只是前臺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大紀元資料室)

近期,多名生工系統的院士及知名研究員被曝論文造假、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實名舉報上海生科院裴剛院士等人學術造假等,有分析指,事件並不單純,是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在生工系統展開搏殺的徵兆。

分析認為,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時間點、地點、及疫情爆發後海內外輿論的操控均非同尋常,背後涉及中共高層生死搏殺,及江澤民曾慶紅集團的瘋狂反撲。◇

新紀元月刊第668期

新紀元月刊電子雜誌一年訂閱(點擊進入)

新紀元月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http://bit.ly/349PpJj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