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聯辦奪權 曝光「香港土共」養寇自重


港警4月18日以涉嫌參與反送中抗爭活動為由,大抓捕14名民主人士,被認為是香港警隊的又一恐怖襲擊。

4月18日,香港發生了兩件大事:警察抓人、港府六小時內三度改稿。不過一般民眾可能還沒意識到這兩件事為何是大事。有專家分析,「今年可能會成為香港一國一制的元年」。

文:薛喜

港警「恐襲」逮14民主人士 疑中聯辦授命

4月18日早上,香港警方突然實施大抓捕,民主派人士李柱銘、黎智英等14人被捕。有民眾認為這是香港警隊的又一恐怖襲擊。

被抓的14人包括:李柱銘、何俊仁、楊森、單仲楷、蔡耀昌、梁國雄、吳文遠、黃浩銘、李卓人、陳皓桓、區諾軒、何秀蘭、吳靄儀、黎智英。


港警4月18日以涉嫌參與反送中抗爭活動為由,大抓捕14名民主人士,被認為是香港警隊的又一恐怖襲擊。(新紀元合成圖)

他們當中有多人被指涉嫌參與去年未經批准的反送中抗爭遊行集會活動,被帶往不同警署接受調查。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隨即召開記者會,批評港府趁立法會正忙於抗疫之際,「秋後算帳,手段骯髒下流」。有人指責警方拘捕反送中遊行帶頭者,令人懷疑政府想藉「國家安全」之名,令香港社會噤聲。


2020年4月18日,香港警察濫捕14名民主人士後,港人在西區警署外進行抗議。(Getty Images)


港警4月18日拘捕包括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前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吳靄儀在內的14名民主派人士。圖為社民連到長沙灣警署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時事評論員王華表示,人們大多以為是林鄭管轄的港府下令警隊抓人,「不過,幕後指使很可能是中聯辦」。

《新紀元》曾在反送中期間採訪香港著名媒體人程翔,他說,2019年7月21日元朗黑社會暴力毆打市民後,香港政務司司長向民眾道歉,但香港最基層的警察組織「員佐級」,卻給林鄭發出公開信,反對向民眾道歉,並稱政務司司長無權代表警隊。

更令人吃驚的是,這封公開信開頭的收信人稱謂,不是特首,而是林太,這是公然地「以下犯上」的類似政變行為。

程翔表示,這說明警隊不受港府控制,而是受制於中聯辦。

港府三度改稿 中聯辦對香港事務有監督權?

香港立法會自去年10月復會以來,首個工作是選出內務委員會主席。4月中旬,港澳辦和中聯辦分別發布聲明,批評內務委員會副主席、泛民主派議員郭榮鏗「拖延」選舉內會主席,令立法會無法正常運作。


社民連與工黨4月16日下午到西環中聯辦請願,抗議港澳辦及中聯辦近日高調干預立法會事務,聲援被點名批評的公民黨議員郭榮鏗。(宋碧龍/大紀元)

郭榮鏗和全體泛民主派議員對此強烈反駁,並指出內會純屬香港內部事務,中央政府的做法違反〈基本法〉第22條「不可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規定,有違「一國兩制」。

然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央政府關心香港和澳門的事務是「理所當然」,不構成干預。遭到港人一片怒罵。

4月15日,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發表強硬講話,聲稱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制度上不夠完善,並指反送中運動是所謂的「港獨」、「黑暴」,危害中共的所謂「國家安全」。

4月17日,香港中聯辦官網刊出發言人的回應,稱港澳辦和中聯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有權力對香港事務發言發聲,而且有權對香港行使「監督權」。

4月18日,香港特區政府甚至在深夜三度發稿,第一稿稱中聯辦是中央政府根據〈基本法〉第22條第2款設立的三個機構之一,第二稿刪去有關「第22條第2款」的字眼,第三稿再補充稱,中聯辦「不是〈基本法〉第22條第2款所指『中央各部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機構』」。

不過,過去20多年來,無論是北京還是香港政府,都認為中聯辦只是中共設在香港的一個機構。

臺灣媒體評論說,過去中聯辦躲在香港特區政府的後面、暗中控制香港,如今中共不再裝了,不再演了,直接稱中聯辦不受〈基本法〉管轄,遭批撕毀一國兩制。立場新聞評論說,這是「政權開戰,東廠再臨」。

中共在港勢力強大 「超出一般人的想像」

中聯辦的全稱「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總部位於香港島西營盤干諾道西160號西港中心。

香港中聯辦於2000年成立,前身是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與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解放軍駐香港部隊,被稱為中央駐港三大機構。中聯辦在內地設有三個辦事處,分別在廣州、深圳和北京。

中聯辦係由中國共產黨的香港工作委員會管理和領導。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中共內部港澳問題專家介紹說,中聯辦及其前身香港新華社,其實均為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簡稱香港工委)領導,這相當於中國大陸省市地方的黨委。

「以中共香港工委在香港存在的時間看,遠遠超過了特區政府本身,甚至超過大多數香港的公私機構。」

中共香港工委最早可朔及1920年代早期。其後中共在香港活動從未停歇,且勢力逐漸擴大,至1967年暴動之後稍微回落。六七暴動,又叫做六七左派工會暴動,是1967年5月開始在香港發生的連串暴動事件。事件由最初的罷工、示威,發展到後期的搞暗殺、四圍放「菠蘿」(炸彈)。這是香港歷史上最大的社會動亂之一,死亡人數第二多。


1967年5月六七暴動(圖)之前,香港土共一聲令下就能調動50萬人,而那時香港人口才200多萬。(Roger Wollstadt-https://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3470292463/CC BY-SA 2.0/維基百科)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說過,當時只要香港共產黨一聲令下,就能調動50萬人,而那時香港人口才200多萬。

《動向》雜誌總編蔡詠梅也曾向《新紀元》介紹,香港主權移轉時,本來香港還有一個提案:「香港主權歸中國,日常管理還是由港英政府來負責」,但這個提案被香港左派否決了。

這位中共內部港澳問題專家還說,「香港與中共之間的關係之密切,遠遠超過一般人想像。」中共建國初期的五個政治局常委,有兩位(周恩來、鄧小平)到過香港,十名元帥,六人到過香港,協助中共建國的八大民主黨派,四個在香港成立,連中共協助興建的越南共產黨,亦由胡志明在1930年代在香港成立。

1940年代末,中共在香港的組織已極為巨大,並組織由海路運送大批藥品和零件等物資前往華北中共占據地區。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近千名各式名人由香港北上參加中共「建國」,包括所謂的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濟深,全部由中共運作偷渡回國。

其時,港英、美國和國民黨政府對這批人監視甚緊,但在中共操作下,竟然全數安全抵達華北,無一人出事,可見當時中共在香港實力之大。

五十年代,大批受過教育的香港左派青年回國「參加建設」,包括中國首位乒乓球世界冠軍容國團。不過,這批先後返國或投共的港人下場並不好,如容國團最後就以自殺作為結束。

中共建政之後,中共港澳工作基本由廖承志掌控。廖承志是統戰部副部長,以及中聯部部長,主管港澳事務。廖曾長期在香港活動,是中共南方局委員,有時兼任廣東省委書記。後來廖承志的兒子廖暉,擔任了香港中聯辦主任。

《全球抗疫 共黨現形》新紀元5月號
👉 購買網址:
https://bit.ly/2W3FF12

香港工委實權掌控香港 而非特首亦非中聯辦

半年前,《新紀元》在報導逃犯條例時曾指出,「香港工委書記王志民的權力高於林鄭月娥」,因為逃犯條例的修訂,最早就是王志民提出的,林鄭只是順從附和,港府只是中聯辦的傀儡。


逃犯條例修訂最早是由香港工委書記王志民提出,港府只是中聯辦的傀儡。圖為去年7月27日有人在牆上張貼批評中聯辦及王志民的海報。(梁珍/大紀元)

在中共體制中,共產黨的黨務系統,高於同級的政府系統,比如,省委書記高於省長,市委書記高於市長。香港不會例外,香港工委書記權力高於林鄭月娥,王志民是全港最高領導人。

只因香港情況特殊,共產黨只能以地下形式運作,在各個界別機構內組成祕密黨組織。靠著這些黨組織,香港工委才能落實其計畫和政策。比如,香港警權基本上已被中共地下黨所奪,員佐級只是檯面代表而已。

也就是說,實際在內部掌控中聯辦的,是香港工委,是港共。

王華分析說,無論香港換了多少特首,真正掌控香港的是中聯辦,但不一定是中聯辦主任,而是香港工委。

「誰掌控香港工委,誰就在掌控香港。你看現在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其實沒有實權,假如香港工委不配合,下面各部門各功能組別就不會配合他,他就什麼事都做不了。」

香港工委欲趁疫情之機奪北京之權

這位中共內部的港澳專家還表示,「香港工委,以前所掛之牌為香港新華社,97後為中聯辦。以中共慣例,凡徹底奪取政權之後,當地黨大於政,稱為黨委;而正謀奪政權之地,黨的系統常稱為工作委員會。

1997之後,香港地位特殊,既非已奪權,又非未成功,中共香港工委是姑且其名,實際上已經開始行使中共以黨代政的各種行動。所以,中聯辦才有『非一般意義上的中央政府所屬部門』之說,外人難解其中意,中共本身也無法公開說明。」

他還表示,1997年之後,中共在港勢力被中央壓制,因為要成全鄧小平提出的所謂「一國兩制」計畫。

對此,中共的港澳系統(包括港共、即港人所稱土共者)一直心懷不滿,他們認為,港共同志過去近百年流血犧牲,勝利之後卻沒有論功行賞,成功果實反被一批資本家和「港英餘孽」竊走。因此每有時機,必對港府落井下石。

此前的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到現在的林鄭,無不如此。

這位專家認為,近年中共港澳系統急速擴張,已成尾大不掉之勢,其系統本身有自己的利益所在,未必完全遵循北京意旨行事。「這次中聯辦公開稱有權監督港府,這很可能就是香港工委幹的。」

早前,梁振英藉所謂港獨之故把事鬧大,很有所謂「養賊自重」的意思,其實這是中共港澳系統的必然之舉。梁本人當然也是港共無疑。


梁振英挑撥港獨之說,實為「養賊自重」,是中共港澳系統的必然之舉。梁本人也是港共無疑。圖為2014年7月3日立法會泛民主議員抗議港共梁振英。(潘在殊/大紀元)

未來,中聯辦必繼續以激化矛盾和鬥爭為先導,逐漸展開奪取香港政府實權的行動。最後必然如大陸一般,黨先於政,甚至以黨代政。

但其中,北京、港府和港共(中聯辦)各懷鬼胎,也各有打算,和大陸經濟情況以及國際環境變化都有瓜葛,最後成個什麼了局,現在尚且難說。

專家分析民建聯掌權、譚耀宗當特首?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最後表示,「但港府和港共之間的勝敗,已經基本落定,下屆特首勢必將由民建聯人物出任。」

他認為,譚耀宗是個可能的人選。


據中共內部的港澳專家表示,建制派老臣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右二)或是下屆特首人選。圖為2018年11月25日資料照。(李逸/大紀元)

70歲的譚耀宗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是資深左派工會人士,現任工聯會副理事長,全國政協委員。以前做過民建聯主席和香港立法會議員。

「我記得譚耀宗有一個兄弟是《大公報》編輯,六七暴動後還被判刑坐監獄,97後獲得了紫荊花勛章。」

「這些土共認為,他們為香港流血、流淚、流汗,卻什麼都沒得到,他們非常不滿,一直想逼北京把他們封為特首,還像梁振英那樣養賊自重。」

「接下來他們會把香港搞得非常亂,越亂對他們才越好。」

港共「趁你病、拿你命」 藉中聯辦奪權

王華也表示,過去幾十年江澤民派系人馬掌控香港,主要代表人物就是曾慶紅。曾慶紅曾在內部會議上公開表示,「要把香港搞得越亂越好」。「其實,曾慶紅就是土共,也就是香港工委的大後臺。」

現在海內外局勢這麼亂,中共在很多事情上又不得不依賴香港,「土共是趁疫情嚴重,北京無力管香港時,讓中聯辦奪權。這是想『趁你病、拿你命』。今後也許北京在某些事情上就不得不聽香港土共的了。當然,前提是北京態度比較軟弱。習近平是否會讓步,這還不一定。」◇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