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91】中國緊急推小貸新規. 給馬雲套上馬鞍

今年大陸最驚人的經濟大事,莫過於馬雲的螞蟻集團在上市前夕突然被叫停。

有人說是因為馬雲在上海金融峰會叫板王岐山而招來橫禍,其實哪怕馬雲那天不說話,螞蟻也難以上市。因為關鍵是螞蟻威脅到習近平的統治,中央四部門約談馬雲當天,推出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 ,基本就是為螞蟻金服量身訂製的,目的就是要把馬雲和其背後勢力給套上一副馬鞍,否則野馬奔馳會出事。

*螞蟻不是科創股 賺錢主要靠發放貸款

螞蟻集團的前身是2003年成立的支付寶。2011年在江澤民兒子江綿恆和孫子江志成的幫助下,馬雲在未經雅虎同意下,私自把支付寶轉到浙江阿裡巴巴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獲取央行頒發的支付牌照。

2014年6月11日,浙江阿裡巴巴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更名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螞蟻金服)。隨後螞蟻金服推出餘額寶、芝麻信用等一系列金融平台。

早在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後,馬雲就表示要把螞蟻金服在中國上市。在多次被謠傳上市之後,原定2019年9、10月份上市,據悉作為交換條件,馬雲必須從阿里巴巴「完全退休」。

2020年6月,在螞蟻IPO啟動前3個多月,「螞蟻金服」改名「螞蟻科技集團」,為的就是在上海和香港的科技版上市,但很明顯螞蟻金服是個金融公司,其招股書顯示,螞蟻的數字支付與商家服務以及數字金融科技平台業務,合計貢獻收入均超過總收入的99%。

螞蟻集團招股書顯示,螞蟻集團業務主要有四個板塊:數字支付與商家服務、微貸科技平台、理財科技平台、保險科技平台,其中最大收入來源於微貸科技平台,其次才是支付和商家服務。

在微貸科技平臺中包括螞蟻花唄、螞蟻借唄等產品,是螞蟻集團第一大收入來源。招股書顯示,微貸科技平臺上半年收入285.86億元,佔總收入的39.4%,同比增長59.48%。

公告顯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螞蟻集團微貸科技平臺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爲17320億元、小微經營者信貸餘額爲4217億元,共計約2.15萬億元。這是個天文數字,可見一個小小的螞蟻集團,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力如此之大。

可以這樣說,螞蟻集團的主要生意是放貸,靠發放貸款來賺利息,這佔總收入30%多,是第一大收入來源。

據明報「施雨茵:螞蟻金蛋:放貸業務」一文介紹,截至6月底,其消費者和小企業貸款平台的信貸餘額為人民幣2.1萬億元(合3000億美元),其投資平台管理的資產總額為人民幣4.1萬億元(合5900億美元)。大部分貸款都是由該公司合作的銀行提供資金。

螞蟻互聯網借貸平台利息大多為萬分之五,合計成年息就是18厘左右。文章說,「在當下中國GDP年增幅只有6%情况下,可簡單理解為每年增量財富為6%,但放貸機構的利息高達15厘以上。相當於約10厘利息收益是對既有存量財富的爭奪。」

通俗的說,螞蟻金服是靠高槓桿、高利貸致富的。

*上市國際化、時機、模式和超額估值

2020年7月20日,螞蟻集團宣佈,将在港交所和上交所科創板同步發行上市,他們標榜的口號是:「進一步支持服務業数字化升級做大內需,加強全球合作助力全球可持續發展,以及支持公司加大技術研發和創新」。這裡強調兩點,一個是全球合力,一個是科技創新。

熟悉螞蟻金服的人知道,上市不是螞蟻終極目標,而是全球化、國際化關鍵的一步,有助其更易取得不同國家、企業的戰略合約。螞蟻早在2018年完成C輪融資後,明顯加快了全球化步伐,尤其在2020年。

螞蟻自2016年開始推進全球化戰略,截至2019年6月,支付寶在全球擁12億用戶,半年增長20%;有9個海外版本,形成「1+9」布局。螞蟻今年進軍東南亞等新興市場,與緬甸最大電子錢包Wave Money達成戰略合作,布局變成「1+10」。

今年10月,螞蟻集團在等候港交所上市聆訊時,《彭博》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GIC Pte計劃斥資超過10億美元參與螞蟻集團IPO。

消息指,淡馬錫和GIC正考慮認購螞蟻上海及香港兩地的新股股份,而中國社保基金計劃則計劃認購螞蟻集團A股股份。

據路透社報導,螞蟻集團上市採取罕見做法,與阿里巴巴明顯不同,包括將承銷工作分割給予數家投行,沒有一家投行能了解整個上市詳情;除一般要求投行保密外,亦要求投行員工簽署個人保密協議,亦希望主要承銷行不能為競爭對手處理IPO等等。

這次螞蟻選擇的上市時機也很特別,適逢中國版納斯達克(即科創版)創立一周年,香港恆指公司又准備推出港版納斯達克指數,螞蟻此刻宣布A+H的IPO計劃,像征意義較大,既是送給科創版的一份生日禮,又來港湊湊創科潮的熱鬧,有望進身成為恆生科技股指數的重鎊股之一。

專家認為,一旦螞蟻集團登陸科創板,很大可能躋身A股總市值的十甲,甚至挑戰股王貴州茅台第一的位置。目前茅台市值達2萬億人民幣。

當初螞蟻據報尋求至少2000億美元上市估值,若以阿裡巴巴目前6630億美元市值計算,相等於約3分之1間阿裡巴巴。

不過等到10月26日,上海證交所給出的A股發行價為每股人民幣 68.8 元,在香港上市股價定價為每股 80 港元。這樣按本次發行價計算,A 股預計發行人募集資金總額為 1149.45 億元人民幣 (約 172.3 億美元);在香港籌集 1336.5 億港元 (約 172.4 億美元),共籌資約 345 億美元,成為全球史上最大 IPO 交易案。

按照這些定價,螞蟻金服的總市值 2.1 兆人民幣,約3133.7 億美元,高於美國一些最大的銀行,包括高盛和富國銀行,也超過了螞蟻此前自己預估的2000億美元。

也有分析認為就是說,螞蟻定價是被高估1000多億美元,外界猜測,可能有人在暗中炒作。

據螞蟻集團上市發行公告,戰略投資者總計繳款人民幣 935.31 億元,其中天貓技術有限公司繳款 511.45 億元、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繳款 70.35 億元。中國建銀投資、新加坡政府投資、加拿大養老基金分別繳納 20.1 億元。

也螞蟻強調國際化,並在滬港同時上市,有利於大陸官員的洗錢和資金外逃。把貪腐來的黑錢買滬股的螞蟻,然而再經過香港留到海外。

*螞蟻上市遭遇攔路虎:小貸管理新規

11月2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彙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監管約談。

他們沒有公布約談內容,但現在回頭可看到,在同一天,11月2日,中國銀保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共同發布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下面簡稱辦法) ,其實就是劍指螞蟻金服的,他們約談的內容肯定就是談新的管理辦法將給螞蟻集團帶來多少約束。

第二天上交所決定暫緩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科創板上市。公告指出,「你公司也報告所處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該重大事項可能導致你公司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

業內分析,《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包括了融資槓桿、聯合貸款、貸款金額等要求,直接限制了螞蟻金服等小額貸款公司業務規模及其業績、估值增長。

其實早在今年9月16日,銀保監會辦公廳公佈《關於加強小額貸款公司監督管理的通知》,對小貸公司的業務經營、風險防控、監督管理、政策支持等方面進行明確。11月2日發佈徵求意見稿被業內認爲是對通知的補充和細化。

據券商中國報導, 有權威金融專家指出,《辦法》出臺後,螞蟻集團業務環境將發生重大變化。首先,螞蟻集團的跨省經營需要行政審批。辦法強調網絡小貸業務應在本省級行政區域經營。極個別經過批准才可以跨省經營,且將跨省經營的審批權限上收到銀保監會。此外,作爲主要股東參股跨省經營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不得超過2家,或控股跨省經營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的數量不得超過1家。

因此,螞蟻應當就花唄和借唄在全國範圍內經營業務向銀保監會申請行政許可,從此納入銀保監會的監管框架。螞蟻也不能再同時擁有借唄和花唄。

在經營槓桿方面,螞蟻需要大幅增加表內貸款規模,在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 30%。以目前的聯合貸款規模 1.8 萬億元計算,螞蟻集團對應表內貸款餘額至少爲 5400 億元,遠高於目前的 362 億元的表內貸款餘額。

據《關於加強小額貸款公司監督管理的通知》確定的表內貸款最多 5 倍槓桿的原則,算上目前的其他表內資產,螞蟻集團旗下的小貸公司資本金需要擴充到 1400 億元的規模,遠高於目前花唄和借唄公司合計的註冊資本 358 億元,這意味如果保持當下業務規模,其資本金需要增加超過 1000 億元。

在業務規模上,螞蟻的單戶網貸餘額也受到限制。據《辦法》,對自然人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 30 萬元,不得超過其最近 3 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該兩項金額中的較低者爲貸款金額最高限額;對法人或其他組織及其關聯方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 100 萬元。

該條款限制了花唄或借唄的單戶網貸餘額,對花唄或借唄的額度發放產生顯著影響,業內分析,這個監管要求將大幅降低互聯網審批的效率,但將強化對借錢炒股、炒房現象的打擊力度。但是目前監管部門尚未明確年均收入的監管口徑,如何認定年均收入尚待明確。

此外,螞蟻集團旗下的小貸公司需要向支付寶定向增資,並統一支付寶及小貸公司的註冊地,以滿足互聯網平臺持股小貸公司股份及註冊地統一的監管要求。螞蟻集團上市後,也需要進一步修改公司章程以滿足 5 年內不轉讓小貸公司股權的要求。螞蟻集團需要向借唄公司增資 10 億元,以滿足最低 50 億元的註冊資本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辦法》,螞蟻集團旗下的小貸公司必須在《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施行後 1 年內完全達到該辦法規定的要求;施行後 3 年內取得跨省經營資質,未取得跨省經營資質前必須將小貸規模控制在存量範圍內,逐步縮減並清零。

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則認爲,網絡小貸管理辦法中影響較大的條款是對於聯合貸款出資比例的限制。「當出資比例大幅提高,對它將來業務規模的擴張可能會造成重大影響,(同樣的資本金)它以後能夠撬動的資金可能會遠低於現在,以後槓桿率可能是 10 到 12 倍,符合巴塞爾協議對銀行風控管理方向。」

也有分析人士認爲,以螞蟻集團現如今龐大體量,完全可以轉消金公司和網商銀行,且新規出臺後,很多中小網貸機構運營門檻被擡高,但需求還存在,這部分需求只能由螞蟻這種被規範以後仍有資金能力的機構來操作,反而有利於市場集中。

*四十五規劃股市擴容 螞蟻能再上市嗎?

螞蟻集團 IPO 過程中,估值不斷走高,資金直到暫緩上市的前一天,香港市場的暗盤價格相對發行價仍然溢價高達 50%。據統計,香港有155萬人認購,即近每5名港人中便有1人認購螞蟻,超認購近390倍,凍結資金高達1.3萬億港元。據說不少港人是借錢來買螞蟻的。

但當網絡小貸管理辦法一旦實施,螞蟻估值的邏輯也就改變了,估值也將大幅降低。官方稱,「螞蟻暫緩上市將給投資者充分消化新增信息並重新選擇的權利」

時事評論員王華表示,新的小貸管理辦法將控制螞蟻的槓桿,導致其信貸收入大幅下滑,估值也將大幅下調。

「中央四部門約談馬雲當天,推出《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 ,基本就是為螞蟻金服量身訂製的,目的就是要把馬雲和其背後勢力給套上一副馬鞍,由習近平、王岐山來駕馭,否則奔馳的野馬遲早會出事的。」

「以前螞蟻是以科技股的概念上市的,按照規定,第一次沒能上市企業可以在6個月之後再註冊申請,但這次網路小貸新規定一出來,直接粉碎馬雲想以互聯網高科技的名義擺脫金融監管幻想,估計下一次螞蟻如果能上市,也只能以金融股的名義上市了,比如以消金公司和網商銀行的名義上市」。

「五中全會制定的四十五規劃,其中最重要一點就是要資本市場擴容,也就是企業申請到股市集資,用註冊制代替原來審批制,讓大量公司上市圈錢。螞蟻本來是五中全會之後第一個大股,全球有史以來最大的IPO,本來馬雲背後的支持者想來個開門紅,一砲打紅,哪知最後成了啞炮,但股市擴容這個趨勢是很明顯的。11月9日新東方上市,馬上就跟上來了。」

王華表示,「不少專家說螞蟻再沒可能上市了,不過我個人認為,從中共對錢的需求和四十五規劃的安排來看,螞蟻代表中國金融界很多人的利益,他們不會有錢不賺的,螞蟻很可能半年後就會再上市圈錢。」(ID 14948)

責任編輯:Vion L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