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99】特朗普首任最後兩件事珍惜傳統、反對中共

11月2日,特朗普總統在競選最後衝刺的一天,還做了兩件具歷史意義大事。

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的前一天,特朗普一連5場造勢集會,馬不停蹄,為大選做最後的衝刺,當天他在百忙中還做了在首任總統期間的最後兩件事,一個對內,一個對外,對內是簽署行政命令,推動美國傳統價值觀教育,對外出版《特朗普論中國:美國優先》網絡書。

時事評論員王華表示,這是特朗普對自己首屆總統生涯做的兩個完美總結:與其他總統不同的是,特朗普崇尚美國的傳統價值,同時也是對中共本質以及中共對美國威脅認識最深刻的總統。

下面我們來詳細介紹這兩件事。

成立「1776委員會」 挽救被左派洗腦的年輕人

首先,特朗普總統在11月2日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宣傳正式成立「1776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的宗旨是在學校推動基於美國歷史真相的教育項目,傳承美國的傳統價值觀,要求制定課程表,尊重美國偉大的歷史,重塑愛國教育。

特朗普政府為甚麼要做這個動作呢?去年《紐約時報》了推出一個的「1619項目」,改寫了整個美國歷史,將美國脫離英國殖民統治、為自由而戰的歷史,歪曲成是為了壓迫黑奴而進行的戰爭。

1619年8月,第一批黑奴被英國殖民者擄獲到北美。在加州,州議會今年已經通過立法,在公立學校就要教導這方面的內容。今年5月底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壓頸死亡事件之後,左派勢力又在美國發起了「取消文化」運動,拉倒歷史雕像,否定國父們的建國準則。

最容易受蠱惑的就是未成年人,老師怎麼教的,他們就怎麼信了。就像副總統彭斯曾說過的,當今美國有一些勢力試圖顛覆偉大的美國歷史,並用邪惡病態的理念教育下一代,而特朗普政府要做的是重新樹立美國建國之父們秉承的偉大理念。

美國公立學校教育越來越左傾,這是有目共睹的。很多家長都深有感受,孩子上學後,脫離了家庭教育,在很多問題上,和父母的想法越來越對立,有的簡直成了「極左憤青」,對社會很多問題都看不慣。他們接受左翼政客和媒體的看法,認為美國是一個從來都沒有偉大過的國家。有人擔憂,美國左派教育正在催生一代激進青年。

1776年美國通過了《獨立宣言》,宣告了美國的誕生。特朗普將這個行動委員會命名為「1776委員會」,就是讓愛國主義教育重回校園,讓孩子們知道,美國從建立之初起就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就像他曾說過的,「美國人的建國運動引發了一系列不可阻擋的事件,這些事件廢除了奴隸制,保障了民權,擊敗了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主義,並建立了人類歷史上最公平,平等和繁榮的國家。」

往大處了說,特朗普要守住美國的立國之本,維護美國的歷史;往小處說,特朗普要激發起美國人的愛國熱情,把被左派洗腦的年輕人往右拉一拉。

「1776委員會」主要任務包括,一年內要提交一份報告,闡述美國的建國核心原則,以及如何讓人理解這些原則;為聯邦政府提供建議,包括在哪些聯邦歷史遺蹟和公園舉辦促進愛國主義教育的活動;委員會還將設立「總統1776獎」,以表彰學生對美國建國的了解,並支持聯邦政府慶祝美國獨立250周年的計劃。總統還採取措施,要求聯邦機構優先提倡愛國教育,對於接受聯邦政府資助美國教育機構,要求其必須慶祝美國的憲法日。

白宮發表《特朗普論中國》一書的內容

11月2日同一天,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安會)出版《特朗普論中國:美國優先》(Trump on China: Putting America First)網路版電子書,內容匯集特朗普總統以及高級官員的八篇對中政策演說文稿,具體呈現特朗普政府對中策略輪廓。主編是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 )

白宮在新聞稿中說:「幾十年來,特朗普是認識中國共產黨的真實本質及其對美國經濟和政治生活方式的威脅的少數幾個傑出美國人之一。現在,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正在採取行動,以保護我們國家及其夥伴免受日益自信的中國的侵害。我們不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為視而不見,也不會將對共產黨的批評隱藏在封閉的門後。」

新聞稿還說,在特朗普任總統之前,美國高級官員從未公開和坦率地談論過中國對我們國家的挑戰,但特朗普改變了這一點。

白宮聲明還說,「我們面臨的競爭,不是與中國的對抗,而是中國共產黨,其以馬列主義和重商主義世界觀,對抗世界熱愛自由的人民。」

書中收錄的演說文章,始於副總統彭斯於2018年10月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反共宣言」;歐布萊恩、聯邦調查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以及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於今年夏天以來的系列演說;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有關中國「五四精神」的中文演說;最後以特朗普總統在聯合國大會第75屆會議呼籲國際警惕中共的演說壓軸。

美國國安會表示,這些演講實現的重要目標包括:讓美國公民了解中共對他們經濟、自由和價值觀的威脅;提醒美國盟友也為本國人民、共同利益與價值觀挺身而出;以及對抗中共作為全球戰略核心的「宣傳機器」。

彭斯警告中共干預美國總統大選

下面我們來舉例看看這本書的內容。

副總統彭斯於2018年10月4日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對中政策演說,全程批評中共對美國在貿易、國安、學術、媒體等領域之長期滲透,可謂火力全開。彭斯當時指出,美國人民有權知道,北京正以空前規模傾全力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宣傳等工具影響美國,干預美國政策,「甚至總統大選」。

彭斯強調,由於美國對中國的長期投資,中共運用關稅、配額、貨幣操縱、政府補貼、強制技術轉移、竊取智慧財產等許多不符合公平貿易原則的方法,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種做法已傷害公平競爭,美國製造業基礎流失深受其害,例如2017年兩國貿易逆差高達3,750億美元,幾乎占了美國全球貿易赤字的一半。

彭斯當時警惕世人關注中共系列問題,包括銳實力擴張、數位監控、竊取科技、南海武裝、宗教迫害、人權問題、債務外交、社會信用體系、中國製造2025等等,並且依據一份當年6月的情報,特別強調中共正針對美國企業、大學、智庫、傳媒、電影、政府官員重金遊說,進行精準分化統戰,干擾美國民主機制。

彭斯當時的演說是美國對中共有史以來最高層級的嚴正抨擊,國際輿論以1946年英國首相邱吉爾的「鐵幕演說」相比擬——邱吉爾這場歷史性的演說,拉開二戰之後對蘇聯共產集團冷戰序幕。

美國已「誤判」中國多年

此外,書中另一重點是,今年6月24日歐布萊恩在鳳凰城出席亞利桑那州商務局(Arizona Commerce Authority)活動,對與會企業領袖演說指出,美國早自1930年代以來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誤判中共,因為美國長期忽視中國獨特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歐布萊恩當時指出,華府過去幾十年誤以為中國富強之後將加速政治經濟改革,美國甚至在貿易上讓步,淡化中共侵犯人權、竊取技術等行為,然而「這種大膽而典型的美國思想,來自我們天生的樂觀,以及戰勝蘇聯共產主義的經驗。不幸的是,這已經被證明非常天真。」

歐布萊恩認為中國共產主義是「馬列主義與中國民族主義的結合體」,美國在政策上長期曲解中共本質,盲信中共黨員只是「名義上的共產主義者」,掉以輕心。

當時歐布萊恩也多次警告中共以及「安提法」(Antifa,反法西斯主義極左組織)的密切關係,果然在今年新冠肺炎病毒疫情肆虐以及BLM抗議運動期間,安提法反共和黨之打砸搶激進行動有如烽火四起。

此刻美國大選結局尚難預料,特朗普政府在大選前夕出版《特朗普論中國》,也算是種對中政策階段性任務的結算儀式,不僅昭示數十年來美國外交政策的重要反省以及轉變,也為中共政權對於美國乃至全球的極權威脅,留下「反共」歷史紀錄,甚至可為美國對中政策長期發展發揮牽制作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創造了歷史。

以防不測 給未來美國政策定調

其實,這些演講內容網上都能找得到,但是為甚麼特朗普政府選在大選投票之前這個節骨眼上,鄭重其事地以出書的形式,再次明確特朗普的對華政策,並且直言特朗普是能夠認清共產黨本質的美國人呢?

《西岸觀察》節目認為,首先,特朗普政府在提醒未來不管誰當總統,都要警示中共威脅,未來美國不能走回對中共綏靖的老路了。

其次,要讓美國人認清中共邪惡。尤其是拜登家族醜聞曝光之後,中共利用金錢、美色等籠絡美國名人政要的手段大白於天下,美國人必須要警醒。

再有,為未來美國政府的進一步制裁動作建立理論基礎。比如禁止共產黨員移民,最新動作是宣佈美國境內的「統促會」組織為外交使團,這都表明美國政府正在清理境內的已經被中共紅色滲透的勢力。就像蓬佩奧所說過的,中共的影響不僅在外部,也在美國內部。

不過來自香港的袁弓夷,大選後多次強調,美國有一批強大的反對特朗普勢力在搞政變,他們包括民主黨,還包括西岸的科技巨頭、主流媒體和華爾街。

其中最反對特朗普連任的就是矽谷的那些科技巨頭,包括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Twitter和Microsoft等,他們有錢、有能力,又做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知道如何運用社交媒體改變人的思維,他們反傳統,大多變相支持社會主義。而且他們和中共走得很近,大陸高官們把轉移出來的資金大多投資在這些科技巨頭上,他們是利益同盟。

袁弓夷表示,特朗普總統知道有人在搞政變,趕在大選前最後一天做了這兩件事,假如在大選中特朗普遭遇不測,彭斯或蓬佩奧可以依照簽署好的文件,繼續推行他的理念。(ID 15000)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