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04】 大陰謀陷害特朗普 早就謀劃郵寄選票舞弊

美國大選出現很多奇怪現象,媒體對質疑表現出截然不同的態度。選舉專家稱,為了郵遞選票作弊,民主黨早就在謀劃了。

無中生有害特朗普?媒體人揭民主黨四年陰謀

美國2016年大選後,民主黨為打擊特朗普,利用媒體、官員,試圖捏造事實、構陷特朗普,結果一無所獲。2020年大選,民主黨瘋狂作弊卻力阻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發出指責,資深媒體人稱民主黨人將自食苦果。

《華盛頓觀察家報》首席政治記者拜倫‧約克(Byron York),是美國著名媒體人,過去20多年他負責每次總統競選的新聞報導,他還是《左翼大陰謀》(The Vast Left Wing Conspiracy)的作者。

11月8日,約克發表評論文章《特朗普指責民主黨人作弊?(民主黨)自作自受》(Trump accuses Democrats of cheating? 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他在文章中尖銳地指出,四年前,特朗普贏得大選後,民主黨人利用媒體無中生有、捏造證據來指責、打壓特朗普;如今,他們為了贏得大選而作弊,當特朗普指出事實時,民主黨人及其媒體盟友卻表現出截然相反的態度,不准對選舉結果進行質疑。

文章一開始就指出,民主黨人及其媒體盟友實行雙重標準。他寫道:「……當特朗普說對方作弊時,他們有什麼好驚訝的呢?畢竟,他們在四年前的2016年大選後說了同樣的話。」

約克認為,民主黨人不僅僅是指責特朗普幾次就罷手,而是月復一月、年復一年,不斷地延長對特朗普攻擊,並竭盡所能地使特朗普受到最大的傷害。

由於美國左派媒體不斷與民主黨合作推波助瀾,報導有關特朗普的虛假新聞,特朗普不得不發推文以道明真相。

約克認為,正因為民主黨人在特朗普執政時期讓虛假的欺詐指控成了其政治策略的一部分,現在他們抱怨特朗普對他們的指責,反而讓他們自己處於弱勢。

約克詳細回顧了民主黨人四年來指控特朗普「通俄」的政治策略:

2016年大選前幾個月: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競選經理羅比·穆克(Robby Mook)就開始暗示特朗普與俄羅斯「串通」。然後,希拉里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派遣了一名前英國間諜,彙編一份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的虛假文件。

2017年1月6日:即特朗普正式就任前兩周,國會在聯席會議上開會,以認證選舉人團的選舉成果,這是傳統的慶典儀式活動。但是,幾名眾議院民主黨人試圖阻止認證各州的選舉結果。

眾議員芭芭拉·李(Barbara Lee)「代表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包括情報界人員,對俄羅斯人干涉我們選舉的證據感到震驚」,因此反對認證。但由於反對者在參議院中缺乏任何支持,反對被否決。

2017年3月20日:時任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製造重磅新聞,他宣布,該局正在調查特朗普競選團隊與尋求干涉美國大選的俄羅斯人之間「是否存在任何協調」。

2017年5月17日:特朗普「通俄門」特別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被任命,負責調查特朗普與俄羅斯之間協調證據,調查的核心是:特朗普是否與俄羅斯共謀或協調以在選舉中獲得不公平的優勢。

2017年底:穆勒調查清楚表明,這名特別顧問甚至連是否發生了陰謀或協調都無法確定,更不用說參與其中的人了。但是,民主黨的檢察官們開始調查所謂的妨礙司法公正,而穆勒則允許調查繼續。同時,作弊指控懸而未決,並定期出現在新聞報導中。

2018年5月1日:微軟全國有線廣播公司(MSNBC)的節目主持人克里斯·海斯(Chris Hayes)稱:「這是進入俄羅斯調查的最清晰窗口,有跡象表明穆勒已經找到了勾結的證據。」

2019年4月:近兩年的調查之後,穆勒報告公布,報告指出:「調查未確定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在選舉干預活動中與俄羅斯政府密謀或協調。」在長達四百多頁的報告中多次重複了這一聲明。

約克評論道:「在所有的指控之後,一個擁有了他需要的所有資金、他需要的所有人員、他需要的所有時間以及美國政府全部執法權的調查員做出了一項判決:共謀(作弊)沒有發生。穆勒調查了競選團隊的所有主要和次要人物,沒有一個人被指控犯有與俄羅斯的陰謀或協調有關的任何罪行。」

「但是,它深深地、不公平地傷害了特朗普的總統任期。」約克這樣總結說。

不過,更大的陰謀和傷害,發生在今年大選前後。

民主黨早有準備!數百訴訟為選舉舞弊鋪路

11月10 日,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高級法律研究員、前聯邦選舉委員會成員、選舉法專家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接受了著名保守派主持人萊文(Mark Levin)的專訪,詳述了選舉舞弊的具體操盤過程,並提醒美國人說,除了極少數特殊情況,人們都應該到現場投票,杜絕缺席投票,否則就將陷入選舉欺詐和選票收割的泥潭。

斯帕科夫斯基倡導嚴格的選民識別法。2017年,特朗普總統任命斯帕科夫斯基為總統選舉誠信諮詢委員會(Presidenti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的成員,該項目調查全美的選民欺詐行為。

據阿波羅網報導,作為選舉法專家,斯帕科夫斯基披露說:大選前,民主黨及其代理人在各州提起了幾百個訴訟,「這是前所未有的,所有的訴訟都試圖消除缺席和郵寄選票的安全措施,如證人簽名,簽名對比。他們還試圖在各州都實行收割選票。」

什麼叫收割選票了,就是陌生人到你家門前,拿走你的選票。這在美國各州都是禁止的,但這次卻發生了。至於拿走後陌生人會如何處置選票,那就很難說了。

缺席選票就是投票人不在投票現場所進行的投票,比如郵寄選票等。但是前提是必須遵守「選民識別法」,比如需要證人證明你就是選票上的那個人,需要投票者的親筆簽名等。

「然而民主黨發起的數百個訴訟,目的就是讓法院從根本上不能把選民識別法也適用於缺席選票。 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擺脫各州為防止欺詐和使用缺席選票而採取的任何保護措施。」

他表示,民主黨早就在預謀郵遞選票作弊了,否則不會花力氣去打這數百場官司。

斯帕科夫斯基舉例說:「比如賓夕法尼亞州的法院命令就很奇怪,法院告訴那裡的選舉官員,如果簽名不匹配,他們也不能說選票無效,即使信封上沒有郵戳證明是在選舉日之前抵達的,他們也不能說無效。」

比如一個人在觀看早期記票的結果後,發現不是自己想要的情況,就可以使用郵寄投票。他可以親自遞送選票到計票點的郵箱,因為不需要郵戳和簽名,而這樣的選票也會作為有效選票被記錄,這就大大增加了舞弊的機會,而且事實證明,在很多州民主黨就成功這樣做了。

萊文注意到,民主黨人希望早投票、晚計票,這是為什麼呢?

斯帕科夫斯基解釋說:「投票越早,關於候選人的信息就越少。如果人們投票後又改變了主意。更改就為時已晚。 遺憾的是,由於推遲了計票,特別是對於缺席選票,他就有機會嘗試收集在選舉日之後沒有投票的選票,這是他們希望在各地收割選票的另一個原因。他們可以遍訪鄰居,收集尚未投票的缺席選票,然後用這些選票來嘗試更改選舉結果。」

「公平和自由選舉中,最重要的一個就是透明度,這就是為什麼每個州都授權從候選人到政黨的監票員,他們不僅在投票站,而且也在計票的地方。讓人們通過郵寄投票,這套監督機制就不起作用了,因為郵寄投票是在選舉官員的監督之外,以及監票員的觀察範圍之外進行的。」

因此他建議今後的選舉,要盡量減少郵遞選票,否則舞弊還會出現。(ID 15114)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