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26】拜登基金會黑幕曝光 牽出奧巴馬和輝瑞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再次爆出醜聞。聯邦文件顯示,拜登夫婦成立的癌症慈善機構不是把錢用來進行醫療研究,而是給奧巴馬政府和輝瑞的「高管們」發高薪。

《紐約郵報》11月15日報道,「拜登癌症計畫」(The Biden Cancer Initiative )基金會由喬·拜登(Joe Biden)及其妻子吉爾·拜登(Jill Biden)於2017年成立,基金會的目的號稱是「開發和推動治療方案,加快對癌症的預防、檢測、診斷、研究和護理。」

根據調查,這個癌症慈善機構在成立前兩年,沒有把其收到的任何捐款用於癌症方面的研究,而是花費了數百萬美元來聘用奧巴馬的親信。該慈善機構在2017和2018財政年度收到的捐款為4,809,619美元,但是工資總額的支出就是驚人的3,070,301美元。

根據拜登的慈善機構最近的聯邦稅務備案,該機構的總裁格雷戈里·西蒙(Gregory Simon)在2018財年(2018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收入為429,850美元。

稅務文件顯示,西蒙是輝瑞(Pfizer)公司的前高管,還是奧巴馬政府白宮癌症工作組的負責人,他的薪水在2017財年是224,539美元,在基金會2018的收入幾乎翻了一番。

拜登癌症基金會還僱用了丹尼爾·嘉年華(Danielle Carnival),他是奧巴馬的癌症計畫(the Cancer Moonshot Task Force)的前幕僚長,他在2018年從拜登基金會拿走了258,207美元。

此外,稅務文件顯示,第一年該慈善機構在會議上花費了56,738美元,差旅費是59,356美元。第二年差旅支出激增至97,149美元,非營利會議的支出是742,953美元。

但是該機構發放的款項,卻為零。換句話說,該機構沒有把任何收到的捐款發給癌症機構。

西蒙曾經說過,該慈善機構的主要目的不是給癌症機構提供贈款,而是尋找各種方法,加速對所有人(不論其經濟或文化背景如何)的診療。

拜登在大兒子博(Beau)2015年因腦瘤去世之後,在2017年成立了這個基金會。

11月11日,在美國WMAL廣播節目的採訪中,特朗普政府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阿扎爾(Alex Azar)說,他是從新聞裡聽到輝瑞疫苗成功的信息的。

阿扎爾說,「我週一(9日)早上從媒體報道中獲知。」而他是特朗普政府跟醫藥公司合作研製疫苗的官方負責人。拜登團隊卻在週一早上的一份聲明中說:「昨晚(8日),我的公共衛生顧問被告知了這一好消息。」

更加詭異的是,在輝瑞宣佈疫苗試驗成功的同一天,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阿爾伯特·布爾拉(Albert Bourla)以每股41.94美元的價格出售了60%的個人股票,總計560萬美元。

特朗普總統說過,輝瑞涉嫌有意向公眾隱瞞中共病毒(武漢病毒)疫苗數據,直到選舉日之後才發出這個信息,目的就是為了打擊自己。特朗普說,「美國FDA和民主黨人不希望在選舉前讓我獲得疫苗勝利,所以它卻在5天後出來了——正如我一直說的那樣!」。

拜登的基金會成立兩年之後,拜登和他的妻子從基金會辭職,全力準備參加總統競選,該慈善機構「暫停」了運作。

根據美國國稅局(IRS)的說法,該組織仍在運行,但西蒙在2019年的一次採訪中表示,如果沒有拜登掌舵,該慈善機構將失去優勢。

在2019年7月西蒙對美聯社表示:「我們試圖繼續前進,但越來越難獲得完成任務的能力。」(ID 15297)

責任編輯:wym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