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30】北京高層密集離京 習近平警告「拿錢救國」

中共五中全會後,北京高層密集離京考察調研。習近平在江蘇考察時,參觀了民初時期主張「實業救國」的狀元企業家張謇的生平展覽,並讚揚張謇是中國民企的先賢和楷模。分析認為,習的講話疑在警告馬雲等私企老闆們,把錢拿出來搞「救國」。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10月末閉幕後,中共政治局常委等高層密集離京考察調研。其中,中共總理李克強考察了河南,中共政協主席汪洋考察了河北,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考察了江西等等。

習近平更是接連出訪上海浦東、江蘇南通、廣東深圳等沿海經濟區。中共黨媒對此進行密集報導。

報導稱,10月中旬,習近平考察廣東並出席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大會後,11月12日,習又出現在上海浦東開發開放30周年慶祝大會上,習強調,要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結束上海之行後,習近平前往江蘇,考察了南通等長三角一體化發展。

期間,習近平一行來到南通博物苑,參觀民初時期主張「實業救國」的狀元企業家張謇(1852-1926年)的生平展覽。

習稱,張謇在興辦實業的同時,積極興辦教育和社會公益事業,造福鄉梓,影響深遠,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先賢和楷模。習更喊話,民營企業家富起來以後,要見賢思齊,增強家國情懷、擔當社會責任,發揮先富幫後富的作用。

資料顯示,張謇是晚清的狀元,1913年至1914年,擔任北洋政府工商總長兼農林總長、農商總長以及全國水利局總裁,1915年,張謇棄官,投身興商及辦學,而他一生創辦了20多個企業,370多所學校,因而被稱為「狀元實業家」。

有分析認為,作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公開場合的言行往往帶有針對時勢的指向意義,他的此次講話被猜測或與稍早前馬雲所陷入的金融監管大爭論有關。

目前當局遭遇內循環困境日子越來越難過,因此打起私企的主意,馬雲剛出事,加上大午集團被閃電式清算。習的這番講話,可能是在警告馬雲等私企老闆,把錢拿出來搞「實業救國」。

換句話說,也就是國庫里沒錢了,中共當局為了維穩,不得不向私企開刀,逼着私企老闆「花錢買平安,否則就清算」。

習近平參觀了民初時期主張「實業救國」的狀元企業家張謇的生平展覽。(微博圖片)

習近平江蘇考察之前,中國民營企業家孫大午11日被抓。大午集團企業高管全部被抓。該集團28家子公司也被官方接管。

孫大午之前,中國經濟金融界還發生另一起的轟動國際輿論的事件。

10月24日,馬雲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批評當前的金融監管思維落後,過分嚴苛的金融監管,在扼殺創新。他還稱,中國的銀行還是當鋪思想,害了很多企業家。

峰會結束後,具有官方背景的金融時報和中共新華社,以及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經濟日報等官媒連續發文,對馬雲展開了文革式的大批判。

11月2日,馬雲等人受到中共4大監管機構約談。3日螞蟻集團上市計劃被叫停。隨後,中共先後發佈規範互聯網小貸、防範平台經濟壟斷的新規。

對此,一些金融學者分析認為,這代表中共對網絡小額貸款的行業監管法規即將上路,可能影響到未來螞蟻集團的營運模式。

螞蟻招股書顯示,截至6月底,螞蟻平台促成消費者和小微電商的信用貸款金額分別達1.7兆人民幣和4,000億人民幣,螞蟻旗下的支付寶所服務的小微電商超過8000萬家,過去一年內在中國經手的總支付交易金額超過118兆人民幣。

有台灣政治學者說,中國P2P網貸所引發的捲款倒閉或資金遭挪用等爆雷事件,說明網絡小貸隱含極大的風險。但是不管螞蟻的業務有多大的風險,中共監管單位應該評估過這些風險。但卻又叫停其上市計劃,反應中國資本市場的人治色彩。

中共海外黨媒多維說,馬雲作為一名民營企業家,其個人事業卻因之接連遭受重創,相關企業如何發展正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在此背景下,習近平特地選址南通博物苑,讚揚主張「實業救國」的張謇,不排除正有為馬雲等民企們指明道路之意。

報導說,習近平所說的「民營企業家富起來以後,要見賢思齊,增強家國情懷、擔當社會責任,發揮先富幫後富的作用,積極參與和興辦社會公益事業」,則值得馬雲們仔細領會。

*大午集團近20名高層被抓,28家子公司全被接管

中國民營企業家孫大午被抓後,大午集團企業高管全部被抓,約20人,該集團28家子公司也被官方接管。大午集團管理人員認為這是官方醞釀很長的統一行動,因為派來接管大午集團的都具有企業背景。

中國知名企業家、河北大午農牧集團創辦人孫大午11日凌晨被警方帶走。目擊者說,警方包圍了大午集團,地方政府則全面接管了大午集團,要求除了財務部門其他所有分公司和服務據點照常營業。

北京市友邦律師事務所主任趙光證實,警方在11日抓捕了28人,其中包括孫大午夫婦、孫大午的兩個兒子、兩個兒媳等家人以及一些公司高管等,至11日下午,上述28人已經釋放了4人。

大午集團管理人員張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11日大午集團約20名企業高管。現在該集團28家子公司都已經被官方接管。

他說,看來此前官方已經醞釀了很長時間,是各系統的統一行動,因為派來接管大午集團的一些人,具有企業背景。

張先生稱,20個人左右被抓了三天了,沒有任何消息。28家公司每個公司都在對接,類似於監管。區政府、各個部門都來人了,有的人可能有企業背景。當局只是說企業維穩,其它的不談。也不讓公司人員參加這個。公司還在營業,但人心惶惶。

徐水區委在回應媒體時證實,大午集團是直接被保定市接管了,徐水區除了參與維穩和做一些後勤,沒有別的權限。他強調,他都不清楚接管大午集團的工作組的資訊。

警方通報稱,孫大午等人涉及「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被刑事拘留。

當地人士透露,孫大午被捕與集團8月初與同省徐水區國營農場的土地糾紛有關。

事情的起因是8月4號凌晨,徐水國營農場人員開着挖掘機、吊車,偷拆大午集團農業公司的辦公室。大午集團員工為了阻止而跟警察發生了衝突,有20多人受傷。大午集團召開職工會議,公開抗議地方當局的打壓行為。

大午集團是中國500大民營企業之一,有員工9000多人,固定資產20億元,年產值超過30億元。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對新唐人表示,孫大午有錢又有反政府的意識,當局認為是個隱患,所以要予以剷除。

華頗說:孫大午是企業著名的農民企業家,但是他確實是個異類,所以他有這個企業憲法,什麼三權分立的,獨樹一幟。這還不算,他這個人往往就是對體制很追求新的民主,對這個中共這個體制非常不認同。他搞的企業具有非常大的規模,經營了不少,積累了不少財產。

「而且這個人對政府又不滿,可能會利用他的人脈資金資產,進行一些反政府,反對中共的一些活動。現在這個形式下,中共不允許孫大午這樣的企業家存在。」華頗說。

孫大午於1984年創辦大午集團,當時僅1000隻雞、50頭豬的養殖場起步,最後發展成省級農業產業化經營重點龍頭企業,並蓋醫院、設學校、經營旅館。

孫大午公開說,大午集團「不以盈利為目的,而以發展為目標,以共同富裕為歸宿。」在被捕前,他發微博說:人在高處有威嚴、在低處有底氣,站位低一點才能看得明白,才能踏實幹實事。我們永遠是小人物,在幹大事業。

今年5月孫大午曾在網上表達對許志永等維權律師的讚佩之意,「他們讓受害者看到了一點亮光,保持了一點對法律的信心,點亮了他們生存下去的希望」。

孫大午10月接受自由亞洲訪問時也曾批評中共經濟體制,「公有制度是共產黨發明的,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理應是私有經濟,但是實踐上很難實現」。

孫大午被抓後,大量消息迅速在網上流傳。關於他說,大午醫院不許賺錢,要為員工和村民提供免費醫療的講話,更是持續在網上刷屏。

當地官媒人士透露,孫大午提供免費醫療的做法,讓當地政府和官辦醫院非常難堪。也讓當地政府和官方醫院尷尬,大午醫院禁止醫院賺患者的錢,有北京一些著名醫院的專家被孫大午的人格魅力感動,退休後自願來大午醫院做醫生。

據稱,孫大午曾數次捲入法律官司,其中一次是2003年4月,大午集團官網發表「小康社會的建設及難點」等文章受警告,警方稱文章「嚴重損害國家機關的形象」,下令整頓網站,停業6個月。

另一次是同年5月,孫大午因集資1.8餘億元而被捕,當地法院之後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罪名判處孫大午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ID 15316)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