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39】孫大午悲情預言自己不會有好下場

11月11日凌晨1點左右,六輛大巴載着手持衝鋒槍、牽着警犬和帶着梯子的特警,闖入河北保定徐水區高林村鎮郎五莊村的大午新民居,將大午集團董事長孫大午及其家人抓走。孫大午曾明言,自己「是個乾淨的人」,可以成功,但不會有好下場。

1985年,孫大午和妻子以一千隻雞與50頭豬起家,直至創辦大午集團。10年後,大午集團躋身中國民企五百強。如今,大午集團有9000多名員工,總部佔地5000畝,固定資產20億元,年產值超過30億元。集團下轄28家獨立子公司、一家合資公司,是河北省級農業產業化經營的龍頭公司。

然而,11月11日凌晨1點左右,六輛大巴載着手持衝鋒槍、牽着警犬和帶着梯子的特警,闖入河北保定徐水區高林村鎮郎五莊村的大午新民居。這是大午集團自建的小區,孫大午一家人和集團員工都住在小區裏。

《南方週末》報導說,孫大午夫婦二人、他們的兩個兒子和兩個兒媳以及其他高管都被帶走,孫大午一個年幼的孫子被留在家中,由警察看管並且不讓保姆靠近。當局給孫大午等人定的罪名是「尋釁滋事」和「破壞生產經營」。

目前,大午集團所有產業已被當地政府全面接管。署名「王昊軒」的網評人士稱,政府進駐大午集團「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另有網友評論,大午集團被強行接管,「或開危險先例」,這是「打土豪2.0版」。

法律學者、獨立時評人虞平認為,中共最近一系列打壓民營企業家的動作,目的就是要釋放出「黨領導一切」的信號。

孫大午好友、企業家和民權活動人士王應國對美國之音說,孫大午這次出事,與大午集團和徐水國營農場的土地糾紛有關。

今年6月21日和8月4日,大午集團人員與徐水國營農場人員先後發生了兩次衝突。8月4日凌晨,徐水國營農場人員意圖擅自拆除大午集團位於郎五莊村的辦公室,大午員工阻止,雙方發生衝突。徐水區公安介入,數十位大午工人及村民受傷。

此後,孫大午接受媒體採訪說,公安明顯偏袒徐水國營農場,「認定他們是國家的,其實他們是以國家名義謀個人私利的團伙」。

然而,這只是其中一個導火索,王應國說,孫大午這些年發展迅猛,已經建成了獨立王國。他的體育館可以容納兩萬人,大午醫院至少有16層,裝修豪華;郎五莊村的村民和大午集團職工每月只要交一元錢,看病不花錢,做個B超和驗血的全套體檢只要10元……這些受人歡迎的福利衝擊到地方政府的權威。

推特上熱傳的視頻顯示,孫大午明言,大午醫院不許賺錢,醫院賺錢是他的恥辱。

王應國還透露,孫大午在微信朋友圈發的文章都圍繞民主理念,任志強、胡德華等人經常到孫大午的休閑度假山莊——溫泉酒店聚會聊天,這在當局眼裏肯定是不能容忍的,甚至是會被視為反黨的。

熟悉孫大午、流亡美國的民營企業家王瑞琴形容孫大午是個有思想有擔當的人。「你的企業規模過大,能夠對政府形成威脅,這是中國共產黨不能接受的。同時企業主對國家的未來比較關注,關注時政,這也是(政府)他們不能接受的。只要你一關注時政,你對共產黨就會有看法,跟他不一致,你就是離心因素,不是跟黨走的人,(官方)就要對你進行限制甚至打壓。」

現年66歲的孫大午,是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企業家。他有億萬家產,卻生活清苦,沒有別墅,沒有專車。然而他卻實現了讓村民住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學的夢想。

事實上,這並非孫大午第一次被抓,2003年他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判刑3年,緩刑4年。孫大午出獄後接受財經記者專訪,他認定自己「是個乾淨的人」,但「孤立,不被社會兼容,和大環境不匹配。我明白潛規則,不去適應,依然我行我素,我可以成功,但不會有好下場。」

孫大午一直不隱藏對中共極權體制不平等的看法。2012年,他撰寫的《中國城鎮化要走怎樣的道路》一文中指出,「在農村,八個『大檐帽』管一個『破草帽』」,揭示處於中國底層的農村和農民受到政府極度碾壓的現實。

*安徽美女護士吊死副院長家樓頂 遺書曝光遭強暴

近日,安徽26歲美女護士鄧娟在醫院副院長家樓頂離奇吊死。死前,她留下一封手寫遺書控訴,多次遭到副院長毆打和強暴。警方恢復的短訊顯示,副院長已婚,鄧娟曾為他2次墮胎。

據陸媒11月16日報導,死者的表弟鄧先生說,其表姐鄧娟是人民醫院護士,今年26歲。10月14日,她在醫院副院長家樓頂死亡。

鄧父稱,經法醫鑑定排除他殺,警方判定其為自殺。但家屬認為,鄧娟死亡的種種跡象都不合常理。

鄧先生說,表姐死亡時呈跪姿,跪在空調外機架下,架子離地僅一米高。但其表姐身高超過一米六。

鄧娟手機裏的內容也很異常,沒有通訊記錄和短訊息,打開微信,登陸的是她註冊的一個小號,只有副院長一人,也沒有聊天記錄,屍體是副院長的好朋友發現的。

鄧先生說,事發當天,表姐向她的父母說自己去上班,但是微信記錄顯示,當天7點左右,她曾向醫院請假,在街上轉了幾圈後,來到副院長家樓頂,然後一天沒下來。

鄧娟死前,留下一封手寫遺書。上面寫道:「我這次真的扛不下來了,對不起媽媽,從打胎那段時間裏,陳(某)無數次的欺騙我……。」

鄧先生提供一份南京腦科醫院診斷書顯示,2019年10月,鄧娟因上當受騙、被語言攻擊,情緒低落,被診斷為「抑鬱狀態」。

鄧娟當時參加了宣城市的一場考試,在住地被副院長強姦,去年年底懷孕,被副院長帶到外地打胎。死者住院時被副院長妻子毆打,還被副院長語言攻擊,因此患上了抑鬱症。

警方恢復的短訊顯示,鄧娟曾兩次為副院長墮胎。醫院回應在調查。當地警方認為排除刑事案件,已結案。

在此之前,鄧父曾在微博上發表公開信,指女兒曾多次遭到副院長毆打和強暴,並對警方給出的自殺結果表示質疑。

鄧父表示,其女鄧娟生前在郎溪縣人民醫院工作,性格活潑。他相信女兒的死同醫院副院長陳進有關聯。其女生前曾多次遭到陳進的強暴。

首次強暴發生在2019年10月16日,鄧娟被陳進騙去,被多人灌酒,後被帶到房間強暴。由於其女來自農民家庭,性格膽小,更懼怕副院長陳進的勢力,沒敢發聲。

公開信說,鄧娟年底因強暴導致懷孕,被陳帶到醫院流產。因此精神上受到刺激。今年,陳進一邊對鄧娟進行哄騙,又時不時的對她施暴,導致她身上很多淤青和傷痕。

公開信說,鄧娟離世前兩天曾接到電話出去,遭人毆打,也曾遭到陳進夫婦及其他人在醫院的毆打,身上的淤青和血塊讓家人觸目驚心。即使其女兒被毆打之後,陳進還當着警察和醫院領導的面對其女進行言語和人格侮辱。

儘管警方稱死者是自殺,不是他殺。但公開信中表示,鄧娟死亡的地點是陳進小區的11樓樓頂,鄧娟上吊於樓頂的空調外機架子上,而空調外機架子離地僅一米多高,完全不至於吊死鄧娟。這讓他們難以接受。

信中說,針對死者生前被毆打、強暴及死亡,警方至今都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而事件的始作俑者依然安然無事。他們不相信警方給出的自殺的結果,希望權威機構進行二次屍檢,讓事實真相水落石出。也希望媒體報導,讓鄧娟在九泉之下瞑目。

但鄧父的公開信等相關求救信息在社交媒體上遭到封殺。(ID 15402)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