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 #144】美國名家觀點:大選憲政過程同樣重要

黛安·戴蒙德是新聞調查記者。她著有新書《跳出犯罪與正義的思維框框》,她認為遵守法定程序,只有在這些爭議和未竟事宜得到解決後才能宣布最終獲勝者。

本文選自作者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同時也是一名新聞調查記者。原文An Inconvenient Truth—America’s Presidential Process Matte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2020年美國大選,還沒有結束。在多個關鍵的搖擺州,法律訴訟和重新計票仍在進行。根據法定程序,只有在這些爭議和未竟事宜得到解決之後,才能宣布最終的獲勝者。

我知道,全國有大約一半的人,不想聽到這些話,可這是事實。

這樣的情形,並非沒有先例。20年前,就曾經有一個年輕的電視新聞記者,在華盛頓首府的副總統住所外,守了三十多天。為的就是能夠向觀眾實時報導,這間寓所的主人,對佛州大選計票提出的爭議。這位當時的副總統戈爾(Al Gore),用了超過一個月的時間,來挑戰佛州選舉人票的歸屬,那場法律戰一路打到了美國最高法院。

我之所以記得這些細節,是因為我就是那個年輕記者。當時,抗議者們日復一日地聚集在戈爾的住所外,嚷道:「從切尼(Cheney)的房子裡滾出去!」(迪克‧切尼是隨後當選的美國副總統。)但不管怎樣,所有人還是得等到整個進程走完。最終,戈爾在最高法院敗訴,整個國家也見證了一場有序的權力交接。2001年1月20日,喬治‧W‧布什,順利成為美國第43任總統。

那麼現在,為什麼媒體要如此倉促,在尚未有一個州最終認證計票結果時,就趕著判定大選的輸贏呢?整個過程還沒有走完,為什麼如此急不可耐地,就要把喬‧拜登送進白宮呢?答案就是:他們確實有這樣做的自由,而且他們從來不吸取教訓。

2000年的大選夜也是一樣。當時的主流電視媒體,援引了一些錯誤百出的民調,全都早早判定,佛羅里達人選擇了戈爾做總統。但是,隨著當晚的選票被不斷計入,他們又不得不改口,稱布什將贏得佛州。然而到了凌晨,票數又發生了變化,此時這些媒體的尷尬程度,已經不言而喻。最後,他們只能承認,佛州的選情太過膠著,無法判斷。

如今的情形更加複雜。因為不可否認的是,媒體的大選民調經常錯得離譜,而且媒體公信力已經跌至谷底。

這麼說吧!喬‧拜登(Joseph Robinette Biden Jr.)完全可能最後當選下屆總統。但同時藉用#AmericaMatters(一個非盈利的美國價值倡議機構)的一句話:法律規則很重要;尊重過程也同樣重要。就在我寫作此文時,美國總務署(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負責總統權力交接的機構)剛剛表示,在「依據憲法規定的進程」,明確選出下屆總統之前,將不會啟動權力交接。

在這個公信力危機愈加彰顯的時代,我們有必要知道,這場大選的過程是否值得信賴。如果大範圍的選舉欺詐被發現了呢?如果一個搖擺州重新計票後,結果出入很大呢?媒體尷尬的自說自話,非但無法彌合這個國家的傷痕,反而會造成更大的社會撕裂。

不管是誰最終入主白宮,美國人都必須找到一種方式,重新走到一起。這個國家好比一塊織錦,已經被政治分歧、種族差異、街頭暴亂(偽裝成合法示威),和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和精神壓力,磨損得破敗不堪。我們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

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是我最尊崇的一位總統。他曾告誡說:「一個分裂的家庭不會長久。」「如果我們退縮,丟失了自由,只能是因為我們自己毀了自己。」這些話是否記述詳實,仍然存在爭議。但當時,林肯總統確實告誡人們,因為奴隸制問題的分歧,可能對國家造成深遠的影響。而今天,我們所面臨的分裂,同樣嚴峻。

是時候該清醒了,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烏托邦;是時候該認識到,大政府並不能解決我們所有的問題;是時候,讓每一個公民視社會為己任,用自己認為的最好的方式,去彌合人與人之間的分裂;也是時候,讓每一個人都各司其職、安心工作,不要想著天上掉餡餅。

誠然,這個國家並不完美。但每一天,大小城鎮中的人都在努力,以期將社會變得更美好、更公平。這個國家值得人們傾注心血,將其變成一個更好的聯邦。儘管眼下,針對此次選舉的爭議仍在繼續,但我們每個人都應耐心等待,尊重這個過程。(ID 15417)

責任編輯:T so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