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視角聽新聞#201】山西黑老大獄中享「帝王」待遇牽出93名保護傘

【新視角聽新聞】山西黑道大佬獄中享受「帝王」待遇,牽出93名「保護傘」 ,10年有期徒刑入監僅7個月,判處無期徒刑實際服刑僅10年,前妻選擇魚死網破實名舉報引爆窩案。

山西黑道大佬任愛軍二十多年間多次入獄,服刑相當於住賓館,享受「帝王」待遇;還曾7次違規減刑,10年有期徒刑入監服刑時間僅7個月;判處無期徒刑後實際服刑僅10年。任愛軍案牽出山西政法系統93名「保護傘」。

文:韓雲鷺

*多次入獄 兩次被判無期徒刑

據中共黨媒新華網11月30日報道,1972年出生的任愛軍別名「小四毛」,是山西黑社會組織主犯,在20世紀90年代就是太原的黑道「新貴」。

任愛軍1988年4月即因傷害他人被公安機關行政處罰。1994年12月又因參與搶劫、故意傷害、流氓犯罪,被山西省高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6年。1995年9月,任愛軍保外就醫後,糾集刑滿釋放、解教人員和社會閒散人員,開設賭局、聚眾賭博以聚斂錢財,並逐步擴大組織規模,購買槍支彈藥和車輛,有組織地實施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毆打行政執法人員。

2003年,任愛軍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被判處無期徒刑,2013年6月28日提前減刑釋放。

任愛軍二次出獄前,積極籠絡其他服刑人員,出獄後又迅速糾集、拉攏張天舒、任曉浩、張貴保等多人,以親友、獄友等為紐帶,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繼續獲得經濟利益,樹立強勢地位,再次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

2018年2月,以任愛軍為首的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團夥被再次打掉,共抓獲42人,繳獲槍支7支及大量管制刀具、電警棍、對講機等作案工具,凍結追繳涉案資金1444.2萬元,查封北京、太原等地房產25套,扣押轎車13輛。

 2019年,太原市中級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任愛軍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強迫交易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與先前所判刑罰數罪並罰,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山西省高級法院二審裁定維持原判決。

*服刑相當於住賓館 享受「帝王」待遇

報道稱,任愛軍服刑相當於住賓館,享受「帝王」待遇。任愛軍在監獄裏住單間、設小灶、用雪櫃、玩電腦、用手機,甚至還有專門儲存東西的倉庫,這些在外人看來不可能發生的事,成為任愛軍服刑期間的「常規操作」。

嗜賭成性的任愛軍在獄中甚至還用電腦參與賭博,涉及賭資上千萬元。在汾陽監獄服刑期間,任愛軍酒後無故毆打同監獄服刑人員王某,因為監獄處理不公,王某自焚,導致全身90%面積燒傷。

在服刑期間,任愛軍不服管教,充當牢頭獄霸。對其嚴重違反監規行為,監獄不僅不予懲處,反而多次為其記功、表揚,報請減刑。

*7次違規減刑 判處無期徒刑實際服刑僅10年

任愛軍兩次服刑期間的七次減刑均不同程度存在偽造立功材料、虛構在監表現等情形;相關政法單位在此過程中,也不同程度存在弄虛作假、虛位監督、徇私舞弊等問題。

1994年,任愛軍被太原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0年。任愛軍上訴後,山西省高級法院合議庭在對其虛假立功材料沒有核實的情況下,二審改判為有期徒刑6年。在任愛軍首次服刑期間,太原市第一監獄為其出具虛假保外就醫意見和重大立功材料,先後保外就醫1年、減刑2年6個月。任愛軍入監服刑時間僅7個月。

2001年,任愛軍因涉嫌綁架罪被逮捕,2003年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等7項罪名,被判處無期徒刑,先後在汾陽監獄、晉中監獄、臨汾監獄、曲沃監獄服刑。

任愛軍服刑期間把減刑用到了極致,基本上是能減必減,且每次都是頂格去減。他申請減刑的方式有兩種:監獄改造獲取積分和重大立功。被判處無期徒刑後,從入獄到出獄,任愛軍有4次常規減刑和兩次重大立功記錄。

任愛軍通過電話等方式,與其妻張天舒等人保持密切聯繫,在他服刑期間,張天舒在外到處奔走、籌集資金,協助違規減刑事宜。

律師郝某則通過檢察院有關領導,認識山西省監獄管理局時任分管副局長、負責減刑相關處室的處長,又通過其他老鄉,不斷打招呼。

山西省高級法院將任愛軍無期徒刑減為有期徒刑18年;臨汾市中級法院分別三次裁定減去其有期徒刑1年8個月、2年、1年10個月23天。自無期徒刑判決生效至2013年6月刑滿釋放,任愛軍實際服刑僅10年2個月。

經核查,任愛軍服刑期間現實表現與監獄考核結果不符,記功、減刑、重大立功等涉嫌作假。

*牽出93名「保護傘」 中共司法系統性腐敗

 任愛軍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共查處涉案違紀違法人員93人,其中國家工作人員91人,律師1人,其他社會人員1人。國家工作人員中,監獄系統58人、法院系統15人、檢察系統8人、公安系統10人。

山西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說,這是一起監獄、法院、檢察、公安系統人員和「黑」律師交織的司法腐敗窩案。

目前,查處人員中有12人涉刑事犯罪,其中4人為廳級官員,案件均已審判終結,相關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至8年6個月不等刑罰;另有32人被給予黨紀政務撤職以上處分。

報道稱,任愛軍違規減刑窩案,暴露司法系統部份領域「圈子文化」「打招呼文化」盛行,為濫用職權提供土壤。

以山西省監獄管理系統為例,從省局領導到監區領導,多由系統內部產生,他們以老鄉、同學等關係為紐帶結成圈子,相互依托。

在任愛軍減刑問題上,山西省監獄管理系統從省監獄管理局局長、分管副局長、重要處室部門負責人,到監獄長、監區長、監獄管教民警,大量人員違紀違法,形成系統性腐敗。

*前妻選擇魚死網破實名舉報 窩案被引爆

據陸媒此前報道,任愛軍2013年被釋放後,通過幫助企業老闆打擊競爭對手、搶佔迪廳酒店、在澳門設局誘賭等方式,在短時間內聚斂了10多億元的巨額財富。

多名知情人稱,任愛軍出獄後平時並不高調,將主戰場從太原市轉移到了老家呂梁和澳門賭場。憑借多年來在山西省政法系統建立的人脈和手中的巨額財富,任愛軍開始吸毒、玩女人。

由於多次遭遇妻子阻撓,任愛軍執意要與妻子張天舒離婚。任愛軍妻子張天舒曾為其早日出獄多方奔走卻被拋棄,她選擇魚死網破、同歸於盡,最終向中央實名舉報了當年買通山西省政法系統有關官員為小四毛辦理減刑之事。

於是,多米諾骨牌開始倒塌。2018年2月10日,跑到海南過年的小四毛被太原警方抓捕。

2018年5月31日,山西省紀委監委一次性發佈5名政法系統人員被調查的消息,包括省高級法院專職委員關中翔、省監獄管理局副巡視員高奇、汾陽監獄副調研員武建東、臨汾市中級法院審監庭副庭長邢銳和曲沃監獄看守大隊大隊長裴軍亮。

6月13日,山西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王偉落馬;9天後,6月22日,臨汾監獄監獄長楊磊和已退休一年半的山西省檢察院原副巡視員賈文聲也被查。

據山西省政法系統知情人士透露,落馬的包括山西省公檢法司系統的50多名官員,「僅僅省監獄局就有四十幾個幹部被處理」。(ID 15953)

責任編輯:yst

點擊大圖,訂閱YouTube:

 

您也許會喜歡